艾文 /231024

網路用語「潤(注1)」被「走線」取代,瞬間成為熱搜詞。 直到最近我家的新鄰居也要「走線(注2)」了,「走線」這個詞對我來說就更加深刻。

跨越美墨边境的“走线者”

1

有一天晚餐後,我們一家人出門散步,剛好看到一對和我們年紀相仿的夫妻領著一大一小兩個娃孩子走過來。 大的是女孩,居然是我家老大的同班同學。 小的是男孩,剛學會走路,比我家老二小兩歲。 我們用中文聊起來,巧了,居然就住在我們斜對面,新搬來的。

那是一棟採光隔音都不好的連棟別墅,租價快趕上我家的獨棟價格了。 「看來最近出來的家庭真的是跟聽到的一樣,越來越多了。」我心裡默默嘀咕。

沒過幾天,我們邀請新鄰居來家裡作客,四個孩子在院子裡玩,我們在屋子裡閒聊。 女主人小櫻居然和我太太是老鄉,也是江西人。 我妻子可開心了,終於找到一個和她一樣能吃辣的人,可以經常互相蹭飯,切磋廚藝。 男主人小陳一開始不太說話。 我們聊了很久,他們離開時,看到我院子裡停的車,小陳說也想買一輛,接送孩子方便。 我答應幫他去看車。

2

第二天,我們去了我熟悉的二手車行。 是歐美的基督徒開的,雖然都是二手車,但品質有保障,很多歐美人士都會來買。 小陳雖然聽不懂英語,但看到歐美老闆的臉,便當即選了一輛白色豐田,價格和我那輛差不多。

他希望我能去幫忙商量一下價格。 當我問好價格回到車場,小陳旁邊又站了一個人,是小陳的朋友老孟,就住在附近,是來幫小陳一起看車的。 老孟大概比我大幾歲,說起話來很慢,是一邊打量著你一邊說的那種,感覺心裡有事一樣。 他一上來就問我有沒有打過疫苗,我說沒有(其實我打過一針,那時還在上班,公司要求必須打)。 老孟聽說我沒有打過疫苗,表情頓時驚訝,又以一種非常敬佩的眼神看我。 我被看得莫名奇妙。

買完車,小陳說要請我和老孟吃個飯,以表謝意。 吃飯時閒聊,得知老孟和小陳在做“加密貨幣”,跟“七哥(注3)”有關,聽起來不太靠譜。 我突然明白了他們是做什麼的,也明白了為啥來了泰國。

3

捅破了窗戶紙,小陳便對我無話可說。 他說自己雖然讀書不多,但之前在上海工作,年薪幾十萬。 在老家村上還蓋了三層別墅,前年又新添置了一輛林肯轎車。 他和小櫻雖然都是二婚,但一無所缺感情穩定。 但是自從般到這裡後,就整天為生活焦慮,發愁如何可以有收入,尤其是小櫻。 是因為他們在「七哥」那邊投了很多錢,一分都拿不回來,只能當奉獻了。

沒多久,我們去他家作客,他們說房子要轉租,車子也要賣掉,連女兒下半學期的學費也要轉讓掉。 我和妻子都特別驚訝。 他們說,「七哥」出來無望,他們要帶著兩個孩子,跟戰友一起去「走線」。 有很多線路被研究透徹了,沒有想像的危險,有一些戰友靠「走線」已經成功登陸美國,聽說他們在那邊生活得很好,已經開始安頓下來,每天光靠跑外賣就能賺 好多錢。 而且政府會對有小孩的家庭特別照顧。 小陳還說,“況且你們不是帶小櫻去過教會嗎,到時就光憑這點,美國人也會特別照顧我們。”

他們問我們為啥不和他們一起“走線”,這裡太危險了。 我真是無言。 我說:「我家親戚就在美國,那邊的生活並不容易……」但他們心意已決,我也只能為他們禱告,求福音的種子能在他們心裡結果。

4

事後,我仔細想了想「走線」這件事,又去網上查了些資料,驚訝地發現今年「走線」的人居然比以往多了幾十倍。 小陳他們家是迫不得已。 但那些有更多選擇機會的家庭,他們又在計畫做什麼?

自從我們來到這裡,週邊的好多家庭都在計畫要去下一站。 剛來的時候,我們淘到好多二手家具和電器,每次我都會很好奇地問他們去哪裡,大部分是去加拿大。 有一次,我照例坐在學校的咖啡館,等孩子放學。 臨近桌子坐著一對夫妻,他們在商量要不要去加拿大,妻子想讓丈夫去讀神學,艱苦幾年全家人就能都出去了。 我聽到他們在某個很大的福音機構工作。 我孩子的學校有很多這樣的基督徒家庭,他們來了之後都想走,但不知道能去哪裡。

有時我也會問妻子:「我們要走嗎?」這是個時代的話題,關係到每個小家庭。

在這個學期的舊約導論課上,老師把以色列的地圖展現給我們看,那是一塊連接歐洲、非洲、亞洲的陸地,被稱為「流奶與蜜」之地。 但當我們再細微去看的時候,始終都無法把它和「流奶與蜜」連結起來。 的確,那裡可以牧羊,也出產蜜棗,但在周邊那些「大貓」的抓蹄下,似乎很難有平安和富足。

任何一個正常人都不會選擇那樣一塊地域作為自己的國家。 但是神卻把苦難深重的以色列民帶出埃及,引領他們到這裡-迦南地。 神要讓以色列民依靠他,便能得享平安和富足,就如神和大衛立約,要讓大衛的子孫永遠作王,只要他們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正的事。 但是我們卻看到,當以色列民離開神,那些「大貓」便起來擄掠,攻占破壞以色列國。 「大貓」就是那些週邊強大的民族,從非利士到巴比倫,再到波斯。

神透過歷史讓我們看到,真正能賜平安的,只有神自己。 如果我們沒有神,我們認為最安全的地方也不能給我們帶來平安。

而今的歐美街頭,隨處可見吸食芬太尼的“殭屍”和越來越多的“零元購”,我們看到基督教的文化已經離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越來越遠。 以色列的地圖卻提醒我們:神在哪裡,平安就在那裡,神可以挪去我們一切的焦慮。 聖經上說,「我們從前在亞西亞遭遇苦難,被壓太重,力不能勝,甚至連活命的指望都絕了。自己心裡也斷定是必死的,叫我們不靠自己,只靠叫死人復活 的神。」(參考《哥林多後書》1:8-9)有誰可以保全自己的性命呢,不是人人都要面對死亡嗎? 既然神讓我們連死都可以勝過,我們還有什麼好焦慮的呢?

6

我打開門,看見對面院子小陳的車子已經不在了。 我知道他們走了。 我最大的希望便是希望他們能信福音。 很多時候人們會走錯路,但就像約瑟說的,「神的意思原是好的」(參考《創世記》50:02)他定會保守那些信靠祂的人。 無論他們經歷什麼,我相信,若是神搭救他們的靈魂,一定會帶給他們平安。

有時我會問妻子:「我們要不要回中國去?那邊更需要福音。」也許,我們需要一場真正的「走線」。

1: 潤學(拼音:rùnxué)是一個源於中國大陸的網絡流行語,意指研究如何離開中國並移民到發達國家的網絡迷因。「潤學」與內卷、躺平被認為是中國90後和00後青年職業發展的三種選擇。(維基百科)

2.「走線」是人們從厄瓜多爾出發,穿越中南美洲的熱帶雨林,通過墨西哥進入美國而興起的熱詞。疫情之後的中國社交媒體出現了一個新名詞:「走線」。 許多大陸人走上了這條本由南美偷渡客和難民走出來的路線,從南美厄瓜多爾開始,穿越哥倫比亞﹑巴拿馬﹑危地馬拉﹑墨西哥等國,再進入美國申請庇護。 走線客通常要用當地蛇頭提供的服務,還要跋山涉水穿越未經開發的原始地形,才能走完全程近五千公里的偷渡路線。

3. 七哥是網友對郭文貴的稱呼之一,曾為中國富商,於2017年被中國政府通緝而逃亡美國。現被羈押於紐約布魯克林大都會拘留所待審,其所涉案件預計於2024年4月開庭審理。(維基百科)

文章來源:  有盞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