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太福音22: 15_22_納稅給該撒

15 當時,法利賽人出去商議,怎樣就著耶穌的話陷害他, 16 就打發他們的門徒同希律黨的人去見耶穌,說:「夫子,我們知道你是誠實人,並且誠誠實實傳神的道,什麼人你都不徇情面,因為你不看人的外貌。 17 請告訴我們你的意見如何:納稅給愷撒可以不可以?」

18 耶穌看出他們的惡意,就說:「假冒為善的人哪,為什麼試探我? 19 拿一個上稅的錢給我看。」他們就拿一個銀錢來給他。 20 耶穌說:「這像和這號是誰的?」21 他們說:「是愷撒的。」耶穌說:「這樣,愷撒的物當歸給愷撒,神的物當歸給神。」 22 他們聽見就稀奇,離開他走了。

再一次我們看到耶穌面對難題所表現的智慧。而耶穌回答問題的智慧經常可以給我們很多靈感去面對生活中的一些抉擇。讀《聖經》時,我們若肯花一點時間去思想,就會發現神就是用祂的話在指引我們人生的方向,生活的選擇。但是你若每次讀《聖經》只是為了應付必須的“靈修”要求,很可能會覺得味如嚼臘。

在馬太和馬可的記錄中,他們指出法利賽人和希律黨人想要陷害耶穌;路加卻更進一步指出,他們窺探耶穌,打發奸細裝作好人,為要在祂的話上得把柄,好將祂交在巡撫的政權之下。因為猶太人的公會不能定人死罪,只有羅馬賦予政權、所指派的巡撫才有權致人於死。在他們三人的記載裡,我們不難發現,原本分道揚鑣的政客,竟然合作要致耶穌於死地。在這裡一共有四群人想害耶穌:法利賽人、希律黨人、文士和祭司長。

法利賽的原意是分離,指一些為了在神面前的聖潔而與世俗保持距離的人,與撒都該人追求世俗的權力及物慾相對。文士都是研究舊約律法和舊約的專家,專職講解並執行聖經教訓的人,有時也稱為律法師。大多數在聖職上做文士的人,同時在信仰生活上也是法利賽人。撒都該人最有可能是從大衛王的大祭司傳下來的後裔,因為到了以西結先知時,仍以“撒督的子孫"的稱呼來代表所有的祭司(結40:46)。在瑪加比革命成功之後,大祭司和祭司團為了保持那令人尊敬的世襲傳統,以求獲得應有的聲望和權力,來達到他們控制的目的,於是強調自己是撒都該人,大祭司撒都的子孫。

希律黨是一個古猶太教派,希望猶大國能獨立,脫離羅馬的統治的一個政黨。大希律是一半猶太人、一半以東人的以土買人,但是在馬加比王朝的許爾堪一世(Hyrcanus I)在位期間,所有以東人被迫歸化猶太教。因而希律在血統上雖然只是半個猶太人,但宗教上卻算是猶太教教徒。希律黨人相信希律和他的子孫,是保持以色列擁有一個國家政府的最終希望。

這個交稅的問題,正是他們之間因為立場不同,爭執不下的一個問題。他們所問的納稅是指給羅馬政府的人丁稅。猶太人非常憎恨羅馬所定的稅制,因為納稅代表對羅馬臣服的表記。

他們先恭維耶穌,但是耶穌並沒有著他們的道。耶穌立刻指出他們的計謀:“假冒為善的人哪,為什麼試探我”。納稅給凱撒在猶太人之間是個很敏感的問題。那時猶太人中間流行兩種錢制,繳稅給羅馬政府要用羅馬印制的錢幣;而聖殿的稅和奉獻則不可以用羅馬錢,因為上面有凱撒皇帝的印像和名號,對猶太人而言那是一種偶像的標誌,因而要用猶太錢才可以。耶穌若說可以,百姓便會說祂背叛猶大;若說不可以,他們就可以去向巡撫告發,拘捕耶穌。

耶穌的回答為普世的人解開了一個很大的難題:“凱撒的物當歸給凱撒,神的物當歸給神。”這兩句話指出人的義務和對神當盡的責任,兩者之間互不衝突。現在我們的生活裡最主要的就是區分何者歸凱撒,何者歸神。凱撒成為世界、社會、工作、自我,等等的代表。我們怎樣讓“凱撒的物歸給凱撒,神的物歸給神"?怎樣讓“凱撒的時間歸給凱撒,神的時間歸給神"?怎樣讓“凱撒的錢歸給凱撒,神的錢歸給神”?

讓我們一起禱告:

親愛的主耶穌,謝謝祢,雖然法利賽人經常為難祢,祢卻化每一個危機為轉機,使我們有學習的機會。求祢也提醒我們,神的物當歸給神。奉耶穌的聖名求,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