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苦人發昏的時候,在耶和華面前吐露苦情的禱告。

耶和華啊,求祢聽我的禱告,容我的呼求達到祢面前!
我在急難的日子,求祢向我側耳,不要向我掩面;我呼求的日子,求祢快快應允我。
因為我的年日如煙雲消滅,我的骨頭如火把燒著。
我的心被傷,如草枯乾,甚至我忘記吃飯。
因我唉哼的聲音,我的肉緊貼骨頭。
我如同曠野的鵜鶘,我好像荒場的鸮鳥。
我警醒不睡,我像房頂上孤單的麻雀。
我的仇敵終日辱罵我,向我猖狂的人指著我賭咒。
我吃過爐灰,如同吃飯,我所喝的與眼淚摻雜,
10 這都因祢的惱恨和憤怒。祢把我拾起來,又把我摔下去。
11 我的年日如日影偏斜,我也如草枯乾。
12 唯祢耶和華必存到永遠,祢可記念的名也存到萬代。
13 祢必起來憐恤錫安,因現在是可憐她的時候,日期已經到了。
14 祢的僕人原來喜悅她的石頭,可憐她的塵土。
15 列國要敬畏耶和華的名,世上諸王都敬畏祢的榮耀。
16 因為耶和華建造了錫安,在祂榮耀裡顯現。
17 祂垂聽窮人的禱告,並不藐視他們的祈求。
18 這必為後代的人記下,將來受造的民要讚美耶和華。
19 因為祂從至高的聖所垂看,耶和華從天向地觀察,
20 要垂聽被囚之人的嘆息,要釋放將要死的人,
21 使人在錫安傳揚耶和華的名,在耶路撒冷傳揚讚美祂的話,
22 就是在萬民和列國聚會侍奉耶和華的時候。
23 祂使我的力量中道衰弱,使我的年日短少。
24 我說:「我的神啊,不要使我中年去世;祢的年數世世無窮。
25 祢起初立了地的根基,天也是祢手所造的。
26 天地都要滅沒,祢卻要長存;天地都要如外衣漸漸舊了。祢要將天地如裡衣更換,天地就改變了。
27 唯有祢永不改變,祢的年數沒有窮盡。
28 祢僕人的子孫要長存,他們的後裔要堅立在祢面前。」

這首詩篇也是一首彌賽亞詩篇,因為在〈希伯來書〉的一章10-12節裡引用了第25/26節的經文,在第一段1-11節裡也彷彿是主耶穌在受難時的孤單和痛苦。若我們記得主在客西馬尼園裡的禱告情景,這詩篇裡的描述更能使我們進入主的孤單,稍微體會祂當時的恐懼和哀傷。聖經學者多數認為,這是某個以色列人在被巴比倫擄去之後期所寫,最可能的便是但以理。若以但以理為背景來讀這首詩篇就會體會更深。

因為在〈但以理書〉第九章裡,當但以理知道了耶利米論到神對耶路撒冷的預言時,便禁食又披麻蒙灰,為以色列人祈禱認罪。那時但以理的年記也相當大了,瑪代波斯已經取代了巴比倫。但以理在青少年時被擄到巴比倫,此時已經過了約七十年,正是神應許以色列人歸回故土的時候,他的心情怎能不激動?但他的年記也不允許他長途跋涉了。在此詩人向神呼籲:“因為我的年日如煙雲消滅,我的骨頭如火把燒著”,“我的年日如日影偏斜,我也如草枯乾”,詩人覺得年華如煙雲般飄逝,力氣也不如當年,他可能當時患病又很瘦吧,所以他的肉緊貼骨頭。因此他祈求:“我的神啊,不要使我中年去世”,因為他覺得力量中道衰弱,年日短少,他的心卻尚未能接受要離開人世的事實。當我們生病時,也會有這樣的祈求吧。

在巴比倫的但以理十分孤單,雖然他位高權重,實際上沒什麼朋友。在他四周的人大多數是外邦人,不是巴比倫的官員術士,就是瑪代的,都是拜偶像的,但以理住在那裡就彷彿是房頂上孤單的麻雀。我今年去紐約時看到很多麻雀,都是好幾隻飛來飛去,或一起覓食。但是但以理是孤單的,他的同伴都不在身邊。在以色列加利利北部的赫拉湖有鵜鶘出沒,牠們常站在沼澤旁,以頭捶胸。所以牠們若出現在曠野裡,便是到了陌生又無法覓食的地方,十分悲慘。荒場的鸮鳥是指黃褐貓頭鷹(tawny owl),牠們本是居住在森林裡,荒場的英文是desert,也可譯作沙漠或廢墟。牠被放在錯誤的環境裡,怎能快樂?這三種鳥都形容詩人的悲慘心境。也提醒我們,主耶穌在客西馬尼園時,也是如此的孤單淒涼。

詩人也面對仇敵和猖狂的人的逼迫。但以理雖然蒙王寵愛,卻被惡人設計陷害,丟入獅子坑中。可見他的警醒不睡是有原因的,仇敵的窺探,竟把他的生活作息都打聽得一清二楚。但是他的悲哀不是為自己,而是為以色列人,為耶路撒冷,為神的子民。在這樣的哀傷裡,但以理卻又是最有盼望的,因為神讓他見到許多異象,甚至把末後的事都顯明給但以理,因此他讚美神,並且說:“祢必起來憐恤錫安,因現在是可憐她的時候,日期已經到了。”七十年了,神藉著耶利米所發的預言就要應驗了!

有誰比但以理能看得更清楚:“天地都要滅沒,祢卻要長存;天地都要如外衣漸漸舊了。祢要將天地如裡衣更換,天地就改變了。”有牧者指出,觀看現在世界被污染得無一淨土,所以天地不滅沒是不行的,神要改變天地如裡衣更換。“唯有祢永不改變,祢的年數沒有窮盡”,和自有永有的神相比,天地算什麼呢?都是被造之物啊!

在異象裡,但以理看到歷史的更替,國度的興衰,人所立的都要成為過去,神的國必來臨,永遠堅立。詩人還“看到” “列國要敬畏耶和華的名,世上諸王都敬畏你的榮耀。因為耶和華建造了錫安,在祂榮耀裡顯現”,這裡指的是末時了,因為從以色列亡國到現在,這個現象都尚未發生。但是在末時,“神要從至聖所垂看,要垂聽被囚之人的嘆息,要釋放將要死的人,使人在錫安傳揚耶和華的名,在耶路撒冷傳揚讚美他的話, 就是在萬民和列國聚會侍奉耶和華的時候。”這也是我們的盼望,祂必再來!

国内的朋友请按这里   上千古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