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衛的詩歌。

神啊,我心堅定,我口要唱詩歌頌!
琴瑟啊,你們當醒起!我自己要極早醒起。
耶和華啊,我要在萬民中稱謝祢,在列邦中歌頌祢。
因為祢的慈愛大過諸天,祢的誠實達到穹蒼。
神啊,願祢崇高過於諸天,願祢的榮耀高過全地!
求祢應允我們,用右手拯救我們,好叫祢所親愛的人得救。
神已經指著祂的聖潔說:「我要歡樂,我要分開示劍,丈量疏割谷。
基列是我的,瑪拿西是我的。以法蓮是護衛我頭的,猶大是我的杖。
摩押是我的沐浴盆,我要向以東拋鞋,我必因勝非利士呼喊。」
10 誰能領我進堅固城?誰能引我到以東地?
11 神啊,祢不是丟棄了我們嗎?神啊,祢不和我們的軍兵同去嗎?
12 求祢幫助我們攻擊敵人,因為人的幫助是枉然的。
13 我們倚靠神才得施展大能,因為踐踏我們敵人的就是祂。

這詩篇有一個特色,是由大衛的兩首詩的結尾組成的:前5節引自〈詩篇〉57篇7-11節,後面8節引自〈詩篇〉60篇5-12節。57篇的背景是大衛逃避掃羅的追殺,60篇的背景是大衛王和敵人作戰。所以這詩篇的作者必然是大衛王。從這詩篇裡,詩人讓我們看到,不管大衛是平民或做了王之後,對神的倚靠都沒有改變。有許多人在發達之前非常愛主,但是得勢之後便逐漸遠離主,但是大衛與他們不同,大衛對神的愛始終如一。

在此詩篇的1-5節裡,背景是大衛為了躲避掃羅而躲在山洞的時期。那時他非常落魄,像一個沒有家的流浪漢,到處逃竄;又像隻過街老鼠,人人喊打,誰見了都要去追,要把他抓住殺害。他說:“我的性命在獅子中間,我躺臥在性如烈火的世人當中,他們的牙齒是槍、箭,他們的舌頭是快刀(詩57:4)”。

但是大衛不因為環境消沉,反而因為倚靠神,而做出如此振奮人心的詩歌:“神啊,我心堅定,我口要唱詩歌頌!琴瑟啊,你們當醒起!我自己要極早醒起。耶和華啊,我要在萬民中稱謝你,在列邦中歌頌你。因為你的慈愛大過諸天,你的誠實達到穹蒼。神啊,願你崇高過於諸天,願你的榮耀高過全地!”我不曉得你處在怎樣的景況裡,唯願不管在怎樣的環境中,也都能像大衛一樣堅定地倚靠神;在每天早上醒來時就讚美歌頌神。

保羅說:“因為我深信:無論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權的,是有能的,是現在的事,是將來的事, 是高處的,是低處的,是別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們與神的愛隔絕;這愛是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裡的。(羅8:38-39)”環境的難處不能使神的愛隔絕,資源的匱乏也不能使神的愛隔絕,因為“神既不愛惜自己的兒子,為我們眾人捨了,豈不也把萬物和他一同白白地賜給我們嗎?(羅8:32)”相信神的愛,可以使你站在屬靈的高處,笑看風浪。

此詩篇的後半段6-13節,是引自〈詩篇〉60篇5-12節。此時大衛已經做王,正與兩河間的亞蘭並瑣巴的亞蘭爭戰,此時以東又加入,情況十分危急,元帥約押從另一個戰場轉回馳援,在鹽谷攻擊以東,殺了一萬二千人,使大衛脫離險境。7-9節是以神的口氣表明神要為自己的聖潔應許以色列勝過諸仇敵,表明神決意收復以色列所有的地,並征服外邦的仇敵。示劍、疏割、基列、瑪拿西、以法蓮和猶大都是猶太人的領土。神主張神的百姓對這些地有絕對的擁有權。摩押是羅得的後裔,以東是以掃的後裔,神本來給他們有既定的疆界,但因為和以色列為敵,因此神要使他們成為卑下服役的僕人。非利士人歷來是以色列的敵人,神也要幫助以色列制服他們。

10-13節是大衛對神的求援和信靠。雖然情勢一時危急,彷彿神丟棄了他們,但是大衛還是繼續呼求,相信只有神的幫助才能得勝。這就是我們需要的人生態度,不管環境如何,即使看起來不樂觀,也要繼續相信神,繼續倚靠,繼續禱告。因為倚靠神才得施展大能,不是因為自己才華洋溢,不是因為自己飽讀詩書,而是因為神的同在,我們的能力才能發揮得淋灕盡致。

美國脫口秀明星Michael Jr.做見證,說到他人生經歷中幾個重要的關頭,都是因為神給他的靈感,以致他能化險為夷,步步高升。例如有一次他去監獄佈道,卻一直想不出有什麼笑話可以破冰。但是面對那些虎背熊腰,不懷好意的犯人,又沒有警衛的保護,他知道他的第一句話就必須抓住所有人的笑點。突然有個光頭的擠到他面前,他問:你叫什麼名字?犯人說:摩西。他立刻感謝神,因為神給了他一點子。他立刻說:“摩西,你不會是想把我們都帶離這個地方吧!”所有的犯人都笑了,因為摩西當年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脫離為奴之地。整個情況立刻進入他的掌控之中。我們要倚靠神,才能施展能力,因為祂幫助我們。

国内的朋友请按这里   愿祢崇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