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衛的詩。

耶和華啊,與我相爭的,求祢與他們相爭;與我相戰的,求祢與他們相戰。
拿著大小的盾牌,起來幫助我;
抽出槍來,擋住那追趕我的。求祢對我的靈魂說:「我是拯救你的!」
願那尋索我命的,蒙羞受辱;願那謀害我的,退後羞愧。
願他們像風前的糠,有耶和華的使者趕逐他們。
願他們的道路又暗又滑,有耶和華的使者追趕他們。
因他們無故地為我暗設網羅,無故地挖坑要害我的性命。
願災禍忽然臨到他身上,願他暗設的網纏住自己,願他落在其中遭災禍。
我的心必靠耶和華快樂,靠祂的救恩高興。
10 我的骨頭都要說:「耶和華啊,誰能像祢,救護困苦人脫離那比他強壯的,救護困苦窮乏人脫離那搶奪他的?」
11 凶惡的見證人起來,盤問我所不知道的事。
12 他們向我以惡報善,使我的靈魂孤苦。
13 至於我,當他們有病的時候,我便穿麻衣,禁食刻苦己心,我所求的都歸到自己的懷中。
14 我這樣行,好像他是我的朋友,我的弟兄;我屈身悲哀,如同人為母親哀痛。
15 我在患難中,他們卻歡喜,大家聚集。我所不認識的那些下流人聚集攻擊我,他們不住地把我撕裂。
16 他們如同席上好戲笑的狂妄人,向我咬牙。
17 主啊,祢看著不理要到幾時呢?求祢救我的靈魂脫離他們的殘害,救我的生命脫離少壯獅子。
18 我在大會中要稱謝祢,在眾民中要讚美祢。
19 求祢不容那無理與我為仇的向我誇耀,不容那無故恨我的向我擠眼。
20 因為他們不說和平話,倒想出詭詐的言語,害地上的安靜人。
21 他們大大張口攻擊我,說:「啊哈!啊哈!我們的眼已經看見了!」
22 耶和華啊,祢已經看見了,求祢不要閉口。主啊,求祢不要遠離我。
23 我的神我的主啊,求祢奮興醒起,判清我的事,申明我的冤。
24 耶和華我的神啊,求祢按祢的公義判斷我,不容他們向我誇耀。
25 不容他們心裡說:「阿哈!遂我們的心願了!」不容他們說:「我們已經把他吞了!」
26 願那喜歡我遭難的一同抱愧蒙羞,願那向我妄自尊大的披慚愧,蒙羞辱。
27 願那喜悅我冤屈得申的歡呼快樂,願他們常說:「當尊耶和華為大,耶和華喜悅祂的僕人平安。」
28 我的舌頭要終日論說祢的公義,時常讚美祢。

有人說過禱告要以神為中心,而不是把自己放在中心。從大衛的詩篇裡,我們可以很強烈地感受到這一點,大衛的人生坎坷,但是因為他敬畏耶和華,他讓神成為他生命裡的重心,凡事倚靠神,向神求智慧,求帶領,求拯救。他不讓環境成為他的主宰,不管環境如何,神都是他的中心。

曾經有人懷疑大衛王存在過的真實性,以為那是以色列人揑造的神話,但是大衛寫的詩篇讓我們明白,他曾經是一個有血、有肉、有感覺、有思想的人。有一個存在的實體才會有相爭的對象。你有沒有這樣的經歷呢?在大大小小的競爭裡,我們也都會遇到相爭的對象,相爭的目的就是打倒對方,使自己勝出。對大衛而言,與他相爭的,不僅有目的性,而且想要他的命。

因此大衛求神拿著大小的盾牌去幫助他。大衛實在非常可愛,為什麼要神拿著大小盾牌來呢?這樣才能蓋滿全身啊,讓他的全身全部都不會受到傷害,可見大衛不僅怕死也怕痛,跟我們都一樣。他還要神抽住槍來,不是要神把那些人都一槍斃掉,而是擋住、讓他們退後,嚇嚇他們就好了。

大衛所求的就是“願他暗設的網纏住自己”,就像俗諺說的“害人害自己”,我覺得這也是神的一種幽默感。幫助人的也往往幫到自己。有一次在台灣的一條高速公路上,有個私家車的駕駛看到路邊有個老人似乎需要幫助,他停下車去看看,沒想到那個老人正是他的父親。

當大衛得到神的幫助時,他說連他的骨頭都要說 :「耶和華啊,誰能像祢,救護困苦人脫離那比他強壯的,救護困苦窮乏人脫離那搶奪他的?」骨頭是不說話的,但是當我們拉直或運動時,它有時會喀喀響,表示他的心情激動到全身的骨頭都興奮無比。這就是嚐到主恩的滋味,自己無能,但是神的恩典就是這樣臨到不配的我們身上,這樣的恩典使人連骨頭都要發出讚美!

在大衛的朋友中有一些有“用了就丟”的惡習,這種人在社會上很多。需要你時就享受你的幫助,覺得你沒什麼好處可拿了就一腳把你踹掉,再往你頭上用力踩。大衛向神哭訴,求神申冤。大衛求神為他出面,因為他心尊耶和華為大。大衛真是我們一個很好的榜樣,因為他有一個以神為中心的生命。

国内朋友请访问此链接:得胜的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