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篇第六篇

耶和華啊,求你不要在怒中責備我,也不要在烈怒中懲罰我!
耶和華啊,求你可憐我,因為我軟弱。耶和華啊,求你醫治我,因為我的骨頭發戰。
我心也大大地驚惶。耶和華啊,你要到幾時才救我呢?
耶和華啊,求你轉回,搭救我,因你的慈愛拯救我。
因為在死地無人記念你,在陰間有誰稱謝你?
我因唉哼而困乏,我每夜流淚,把床榻漂起,把褥子濕透。
我因憂愁眼睛乾癟,又因我一切的敵人眼睛昏花。
你們一切作孽的人,離開我吧!因為耶和華聽了我哀哭的聲音。
耶和華聽了我的懇求,耶和華必收納我的禱告。
10 我的一切仇敵都必羞愧,大大驚惶;他們必要退後,忽然羞愧。

這是大衛的詩歌,也是詩篇裡七首懺悔詩篇的第一首。這篇詩歌寫出在患病或正在受苦的人的心聲,也表達了以色列遭受他國壓迫和被蹂躪時的苦楚。

大衛王因罪惹動了神的怒氣,在詩歌裡他寫出他的痛苦不只是因為對手的反擊,而且他深深感受到永死,也就是與神隔絕的恐怖。他迫切渴望能得到神的寬恕。他對神的訴求是,倘若神在憤怒中取走他的性命,那麼還有誰像他一樣能讚美神,稱謝神?當然,還有許多人會稱謝讚美神,但是當大衛這樣說時,你會感受到他像小孩子般地在向神撒嬌。此時神彷彿慈父般地憐憫,讓他重新得力,充滿自信地面對欺負他的仇敵。

對馬丁路德而言,這篇詩篇非常重要,因為它闡述了路德的神學思想,人的痛苦來自於和神的關係發生問題。大衛描述的痛苦裡包括:無能為力、軟弱、骨頭發戰、心裡驚惶,他每夜流淚,淚濕床褥。要流淚到淚濕床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能淚濕一絛毛巾都很難了。可見那種痛苦之深。也因而憂愁眼睛乾癟、昏花,哭到不行了。

但是當神轉向他時,詩人的心立刻得到安慰,回復自信,因為神聽了他的禱告。神聽禱告是信徒力量的來源,昨天我和朋友去採藍莓,但是前天的氣象報告說次日不僅下雨而且有閃電,意即有風暴來襲。沒想到昨天一醒來,陽光竟美美地照耀著。出乎眾人的意料之外,一場風暴就在我的睡夢中消失得無影無蹤。神的能力和回應何等信實。雖是小事,神也垂顧,使我們的心充滿感恩和喜樂。

今天採用的圖是法國畫家Jean Fouquet的作品,他是第一位前往意大利並親身體驗意大利早期文藝復興時期的法國藝術家。這幅圖是他在450年的創造。圖中戴著盔甲的大衛在被基路伯包圍的上帝面前跪下訴求,而在他前面有一具屍體,其靈魂正受著魔鬼的折磨。下面那行金字正是〈詩篇〉第六篇的第一節:“主啊,不要在你的憤怒中責備我,也不要在你的憤怒中懲罰我。”但願我們不管在怎樣的情況下,都記得神的愛,與神和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