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衛的詩,交於伶長。用絲弦的樂器。

神啊,求祢聽我的呼求,側耳聽我的禱告。
我心裡發昏的時候,我要從地極求告祢,求祢領我到那比我更高的磐石。
因為祢做過我的避難所,做過我的堅固臺,脫離仇敵。
我要永遠住在祢的帳幕裡,我要投靠在祢翅膀下的隱密處。(細拉)
神啊,祢原是聽了我所許的願;祢將產業賜給敬畏祢名的人。
祢要加添王的壽數,他的年歲必存到世世。
他必永遠坐在神面前,願祢預備慈愛和誠實保佑他。
這樣,我要歌頌祢的名直到永遠,好天天還我所許的願。

讀〈詩篇〉時,我有一個很深的感想。以色列人最偉大的君王大衛,留給世人的詩歌裡,幾乎全是他倚靠神的經歷。在每一篇詩歌裡,都是他仰望神的見證。那麼平凡如我們,為什麼要覺得倚靠神是一件羞恥的事呢?為什麼要說,信仰是老人、病人或窮途末路之人的拐杖呢?大衛的生平讓我們看見,神不是軟弱者的拐杖;相反地,祂是每一個願意倚靠祂之人的力量。

大衛之所以成功,就是因為他知道自己不過是人。他很英勇,在看羊時碰到獅子或熊都可以打贏牠們;聽到巨人歌利亞咒罵以色列人的神,他也奮不顧身地站出去迎戰。但是他肯面對自己的軟弱,這才是一個真正的強者之所以剛強的原因。好幾年前,我兒子去參加醫學院的口試後,他說有一道題,口試官問他有沒有什麼弱點?假如是你,你想讓口試官有好印象,會怎樣回答呢?兒子回答,他有一些弱點,並解釋了他的弱勢之處。後來他被錄取了。敢承認自己有弱點的人,才知道自己應該在哪些方面加倍小心;倘若一個人覺得自己什麼弱點都沒有,很可能會承受不了突如其來的打擊。

大衛在這詩篇中,就像在許多其它詩篇中一樣,以憂傷的心開始,但以喜樂和歡呼結束 ;以禱告和眼淚開始,但以讚美的歌聲結束。大衛提到他心裡發昏的時候,就是在地極,他也要求告神,領他到比他自己更高的磐石。他可能覺得自己是塊磐石,很剛強,可以做許多人的倚靠。當他在曠野躲避掃羅時,他的親友和一些弱勢者都紛紛來投靠他,這使他像塊磐石。但是當事情不順時,他才發現自己這塊磐石也甚軟弱,心裡發昏,怎麼讓人倚靠?他知道他需要一塊比他更高的磐石讓他倚靠,那就是神。

即使在地極,大衛也可以求告神。這就是做神的兒女之福氣,不管在哪裡,都可以和神聯絡上。不像手機一上了高山或是叢林,訊號就會不清楚,有的甚至斷線。大衛用避難所、堅固臺來形容神;而且是“我的"避難所、“我的"堅固臺來形容他和神的關係。神是“我的"神,不是別人的神。不像雅各對妻子們提到神時,他說:“我父親的神(創31:5)”。有人說,基督徒沒有第二代。每一個基督徒都是第一代,因為每個人都得自己向神悔改,才能得到救恩。即使你家上面五代下面五代都信耶穌,你不信的話,也不能靠任何一個人得救。不能靠你父母,不能靠你的丈夫或妻子,更不能靠兒女。神必須是“我的”神、“我的”避難所、“我的”堅固臺,換成是你的或他的,對你就沒有意義了。

當大衛憑著信心向神祈求時,很快地,他的禱告就開始充滿力量和盼望:“我要永遠住在祢的帳幕裡,我要投靠在祢翅膀下的隱密處”。因為有前面蒙神拯救的經歷,所以有後面的投靠。所以在領聖餐時,牧者常常會讀〈哥林多前書〉十一章裡主耶穌在最後的晚餐裡所說的話:“這是我的身體,為你們捨的。你們應當如此行,為的是記念我。這杯是用我的血所立的新約。你們每逢喝的時候,要如此行,為的是記念我。”每次聖餐都要記念主為我們所做的,使我們可以回憶救恩之樂,並且重新得力。

大衛一禱告就不再發昏,也找到他的磐石;立刻有信心,知道神已經聽了他所許的願,神必將產業賜給他。但他沒有直接這樣講,而是說神會將產業賜給敬畏神名字之人。這是大衛的謙虛,他相信所有敬畏神的人都會得到神恩賜的產業。

在這裡的“王”,指的好像是大衛自己,因為在詩歌裡若用“我”,感覺就太自大了。用“王”的話,還可以讓人猜一猜。但再讀下去,感覺又不像是指大衛了,因為他一定知道自己的年歲不可能存到世世。誰能坐在神面前呢?這又是大衛被聖靈感動而寫下的詩句,因為他寫下將來的王,耶穌基督,祂的年歲才能存到世世,祂也要坐在神面前;神的慈愛和誠實也必然保佑祂。

大衛感謝神的救贖,不是只有口頭的歌頌,還有實際的行動,就是要天天還他所許的願。當你禱告求神幫助時,可曾許下什麼願?你有沒有真實地還願呢?但願我們向神感恩時,不是只有口頭的讚美,還有實際的行動。

国内朋友请访问此链接:求听我呼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