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衛猶大曠野的時候,作了這詩。

神啊,祢是我的神,我要切切地尋求祢!在乾旱疲乏無水之地,我渴想祢,我的心切慕祢。
我在聖所中曾如此瞻仰祢,為要見祢的能力和祢的榮耀。
因祢的慈愛比生命更好,我的嘴唇要頌讚祢。
我還活的時候要這樣稱頌祢,我要奉祢的名舉手。
我在床上記念祢,在夜更的時候思想祢,我的心就像飽足了骨髓肥油,
我也要以歡樂的嘴唇讚美祢。
因為祢曾幫助我,我就在祢翅膀的蔭下歡呼。
我心緊緊地跟隨祢,祢的右手扶持我。
但那些尋索要滅我命的人,必往地底下去。
10 他們必被刀劍所殺,被野狗所吃。
11 但是王必因神歡喜,凡指著祂發誓的,必要誇口,因為說謊之人的口必被塞住。

有一個人求上帝祝福他,給他蒙福的七天。上帝說:好,你可以選擇七天,我賜福 給你!那人說:星期天、星期一、星期二……這七天裡你都賜福給我。上帝說:你很取巧,給你四天就算了。那人說:四天就四天吧;春天、夏天、秋天、冬天。上 帝說:那不是一樣的嗎?減你一天,祇給你三天。那人說:好,三天就三天;我要昨天、今天、明天。上帝見這人很懂說話,心忖,給你一天,看你又如何。那人 說:一天都行,一天裡面有白天和黑天,不論是白天和黑天,上帝你都要祝福我。

今天的題目「在曠野的一天」(One Day at a Time in the Wilderness) ,來自詩篇63篇標題:「大衛在曠野的時候,作了這詩。」大衛有兩次在曠野逃避敵人,第一次逃避掃羅王(Saul) :大衛殺死敵軍巨人哥利亞(Goliah) ,百姓擁戴頌讚他「掃羅殺死千千,大德殺死萬萬」,功高蓋主,掃羅王嫉妒,要追殺大衛(撒上23: 14,15) 。另一次是逃避叛變的兒子押沙龍(撒下15, 16) 。根據v. 16,「王必因神歡喜」,這次在曠野應該是逃避兒子押沙龍。

一 位在曠野的在逃者,祇有一天的生活–one day at a time,七天的生活節奏、程序沒有了。以前可能星期二與核心內閣開行政會議,星期三、四批示奏摺,星期五上午會見祭司,傍晚安息日到會幕獻祭祈禱。曠野 也沒有四季,在乾旱無水之地,植物稀少,沒有春天的風華,秋天的落葉。一位在曠野的在逃者,也失去昨天;昨天的權力、地位、財富,已成為過去。明天如何?會有明天嗎?明天是凶是吉還未知曉;缺水、野獸和追兵,都威脅著在逃者的生命,活到今天,已是恩典,明天如何還不知道;一覺醒來,要面對的是漫長的明天,不確實的明天。所以,在曠野的大衛,祇有今天—白晝和黑夜的一天,他祇能夠One day at a time。

在曠野,白晝和黑夜顯得非常真實;太陽下山後,四周愈來愈黑,舉目繁星閃閃,是那麼接近,但又很遙遠。這些星宿,億兆年已在那裡;望見的光,也可能來自億萬年前已消逝的星體。人世間的恩怨情仇,人世間的權力鬥爭,就像劃過黑夜的流星,轉眼即逝,何必爭個你死我活呢?

以前,大衛王作為一國之尊,是最有榮耀和能力的人,但現在成為曠野的在逃者,失去了以前擁有的榮耀和能力,對上主的能力和榮耀有特別的體會。失戀的人,被信任的人所背叛的人,對上主不離不棄的愛特別感動。

詩人想起過去聖殿崇拜的情景,想起上主的能力和榮耀。此刻,天幕為蓋,野地為席,仰望頭頂繁星點點,上主何其親近;他切慕上主,像守夜的等候天明:「我在床上記念祢,在夜更的時候思想祢。」 此刻,心中就像飽足了的骨髓肥油,他不再懼怕死亡了。一個曠野的在逃者,沒有七天的生活程序,沒有昨天和明天,祇有今天,他最關注的是保全自己的生命,生命最重要。但他發現有一樣東西比生命更重要—與上主的親密關係比生命更重要,詩人說:「祢的慈愛比生命更好」。

生命比任何都重要,當人認為有一些東西比生命更重要時,他是有福的人,因為他找到了一樣東西,比生命更恆久,更有價值。不是「人一生,物一世」那麼短暫;沒 有復活盼望的以弗所人,祇能說:「我們吃吃喝喝吧,因為明天要死了。 (林前15: 32) 」孔子說,未知生,焉知死;但聯合國第二任秘書長韓馬紹 (Dag Hammarskjold)說:「若不認識我們會死,我們就不會好好去活。」他說:「我們不需要尋求死亡,死亡會找上門的,但我們要找到往死亡的路,使死亡顯得有意義。」

我們真的要追求一些比生命更寶貴的東西,因為生命終有一天結束。有人晚上坐船看煙花的時候,船就沉了,生命突然終結;有人在白天坐氣球升空的時候,生命突然終結。當我們面對死亡時,能否像詩人所說: 「上主啊,祢的慈愛比生命更好」?

在聖殿的敬拜中,大衛讚美上主:「祢的慈愛比生命更好」,但大衛並沒有因此而 輕視生命。相反,他生活得更積極;他要透過這生命,把上主的慈愛告訴其他人。我們各人都有不同的身份,這些身份,是用來表明上主的慈愛。不同的身份接觸不 同的人,不同的身份,履行不同的責任,服侍不同的群體。

「在曠野的一天」是大衛作為在曠野的逃者生命的寫照,聖經也用曠野的飄流比喻人生,我們的家不在曠野,乃在迦南美地,我們在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我們羨 慕更美的家鄉。教宗本篤十六離任時說:「他是一位朝聖者(pilgrim),步上最後的朝聖旅程。」每一個基督徒都是朝聖者,行完人生的路,我們便歸家了,我們便迎見我們的上主了。今天的經文給我們一個應許,上主的慈愛,比生命更美好,上主也要使用我們的生命,去顯揚祂的慈愛。阿們。(節錄自伍渭文牧師講章)

国内朋友请访问此链接:神啊,祢是我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