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犹大旷野的时候,作了这诗。

神啊,祢是我的神,我要切切地寻求祢!在干旱疲乏无水之地,我渴想祢,我的心切慕祢。
我在圣所中曾如此瞻仰祢,为要见祢的能力和祢的荣耀。
因祢的慈爱比生命更好,我的嘴唇要颂赞祢。
我还活的时候要这样称颂祢,我要奉祢的名举手。
我在床上记念祢,在夜更的时候思想祢,我的心就像饱足了骨髓肥油,
我也要以欢乐的嘴唇赞美祢。
因为祢曾帮助我,我就在祢翅膀的荫下欢呼。
我心紧紧地跟随祢,祢的右手扶持我。
但那些寻索要灭我命的人,必往地底下去。
10 他们必被刀剑所杀,被野狗所吃。
11 但是王必因神欢喜,凡指着祂发誓的,必要夸口,因为说谎之人的口必被塞住。

有一个人求上帝祝福他,给他蒙福的七天。上帝说:好,你可以选择七天,我赐福 给你!那人说:星期天、星期一、星期二……这七天里你都赐福给我。上帝说:你很取巧,给你四天就算了。那人说:四天就四天吧;春天、夏天、秋天、冬天。上 帝说:那不是一样的吗?减你一天,祇给你三天。那人说:好,三天就三天;我要昨天、今天、明天。上帝见这人很懂说话,心忖,给你一天,看你又如何。那人 说:一天都行,一天里面有白天和黑天,不论是白天和黑天,上帝你都要祝福我。

今天的题目「在旷野的一天」(One Day at a Time in the Wilderness) ,来自诗篇63篇标题:「大卫在旷野的时候,作了这诗。」大卫有两次在旷野逃避敌人,第一次逃避扫罗王(Saul) :大卫杀死敌军巨人哥利亚(Goliah) ,百姓拥戴颂赞他「扫罗杀死千千,大德杀死万万」,功高盖主,扫罗王嫉妒,要追杀大卫(撒上23: 14,15) 。另一次是逃避叛变的儿子押沙龙(撒下15, 16) 。根据v. 16,「王必因神欢喜」,这次在旷野应该是逃避儿子押沙龙。

一 位在旷野的在逃者,祇有一天的生活–one day at a time,七天的生活节奏、程序没有了。以前可能星期二与核心内阁开行政会议,星期三、四批示奏折,星期五上午会见祭司,傍晚安息日到会幕献祭祈祷。旷野 也没有四季,在干旱无水之地,植物稀少,没有春天的风华,秋天的落叶。一位在旷野的在逃者,也失去昨天;昨天的权力、地位、财富,已成为过去。明天如何?会有明天吗?明天是凶是吉还未知晓;缺水、野兽和追兵,都威胁著在逃者的生命,活到今天,已是恩典,明天如何还不知道;一觉醒来,要面对的是漫长的明天,不确实的明天。所以,在旷野的大卫,祇有今天—白昼和黑夜的一天,他祇能够One day at a time。

在旷野,白昼和黑夜显得非常真实;太阳下山后,四周愈来愈黑,举目繁星闪闪,是那么接近,但又很遥远。这些星宿,亿兆年已在那里;望见的光,也可能来自亿万年前已消逝的星体。人世间的恩怨情仇,人世间的权力斗争,就像划过黑夜的流星,转眼即逝,何必争个你死我活呢?

以前,大卫王作为一国之尊,是最有荣耀和能力的人,但现在成为旷野的在逃者,失去了以前拥有的荣耀和能力,对上主的能力和荣耀有特别的体会。失恋的人,被信任的人所背叛的人,对上主不离不弃的爱特别感动。

诗人想起过去圣殿崇拜的情景,想起上主的能力和荣耀。此刻,天幕为盖,野地为席,仰望头顶繁星点点,上主何其亲近;他切慕上主,像守夜的等候天明:「我在床上记念祢,在夜更的时候思想祢。」 此刻,心中就像饱足了的骨髓肥油,他不再惧怕死亡了。一个旷野的在逃者,没有七天的生活程序,没有昨天和明天,祇有今天,他最关注的是保全自己的生命,生命最重要。但他发现有一样东西比生命更重要—与上主的亲密关系比生命更重要,诗人说:「祢的慈爱比生命更好」。

生命比任何都重要,当人认为有一些东西比生命更重要时,他是有福的人,因为他找到了一样东西,比生命更恒久,更有价值。不是「人一生,物一世」那么短暂;没 有复活盼望的以弗所人,祇能说:「我们吃吃喝喝吧,因为明天要死了。 (林前15: 32) 」孔子说,未知生,焉知死;但联合国第二任秘书长韩马绍 (Dag Hammarskjold)说:「若不认识我们会死,我们就不会好好去活。」他说:「我们不需要寻求死亡,死亡会找上门的,但我们要找到往死亡的路,使死亡显得有意义。」

我们真的要追求一些比生命更宝贵的东西,因为生命终有一天结束。有人晚上坐船看烟花的时候,船就沉了,生命突然终结;有人在白天坐气球升空的时候,生命突然终结。当我们面对死亡时,能否像诗人所说: 「上主啊,祢的慈爱比生命更好」?

在圣殿的敬拜中,大卫赞美上主:「祢的慈爱比生命更好」,但大卫并没有因此而 轻视生命。相反,他生活得更积极;他要透过这生命,把上主的慈爱告诉其他人。我们各人都有不同的身份,这些身份,是用来表明上主的慈爱。不同的身份接触不 同的人,不同的身份,履行不同的责任,服侍不同的群体。

「在旷野的一天」是大卫作为在旷野的逃者生命的写照,圣经也用旷野的飘流比喻人生,我们的家不在旷野,乃在迦南美地,我们在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我们羡 慕更美的家乡。教宗本笃十六离任时说:「他是一位朝圣者(pilgrim),步上最后的朝圣旅程。」每一个基督徒都是朝圣者,行完人生的路,我们便归家了,我们便迎见我们的上主了。今天的经文给我们一个应许,上主的慈爱,比生命更美好,上主也要使用我们的生命,去显扬祂的慈爱。阿们。(节录自伍渭文牧师讲章)

国内朋友请访问此链接:神啊,祢是我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