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衛的詩,交於伶長。

神啊,我哀嘆的時候,求祢聽我的聲音。求祢保護我的性命,不受仇敵的驚恐。
求祢把我隱藏,使我脫離作惡之人的暗謀和作孽之人的擾亂。
他們磨舌如刀,發出苦毒的言語,好像比準了的箭,
要在暗地射完全人。他們忽然射他,並不懼怕。
他們彼此勉勵設下惡計,他們商量暗設網羅,說:「誰能看見?」
他們圖謀奸惡,說:「我們是極力圖謀的!」他們各人的意念心思是深的。
但神要射他們,他們忽然被箭射傷。
他們必然絆跌,被自己的舌頭所害,凡看見他們的必都搖頭。
眾人都要害怕,要傳揚神的工作,並且明白祂的作為。
10 義人必因耶和華歡喜,並要投靠祂。凡心裡正直的人,都要誇口。

南非牧師慕安德烈曾在1895年造訪英格蘭。當時他深受背部舊傷復發之苦,在等待康復期間,接待他的女主人告訴他,有位姐妹正面對極大的困難,希望得到他的輔導。慕安德烈說:“把這張紙拿給她,上面我寫了一些話語來激勵自己,或許對她有幫助。”紙上這樣寫:“在面對患難時,我告訴自己:首先,上帝讓我遭遇困境,這既然是祂的心意,我就安穩歇息。接著,祂會保守我在祂的愛中,並在試煉中賜給我恩典,保守我行事為人合乎祂兒女的身分。然後,祂會將試煉化為祝福,從中教導我當學的功課,以祂的恩典造就我。最後,祂會按照祂所定的時刻,帶領我離開這困境。至於會以什麼方式,什麼時候,唯有祂知道。我在這裡,順從祂的心意、得蒙祂的保守、接受祂的訓練、按著祂的時間。”

大衛的一生幾乎有三分之二都苦難中度過,時時到生命的威脅,但也因為樣的歷煉,使他學會了藏身主懷的功課。我們每一個人在這世界上,都難免會受到一些試煉或苦難,有的可能不算苦難,而是一些挫折。神允許我們經歷挫折和失去,在曠野的道路上徘徊,卻又不立即回應我們的禱祈求,但也就是在這樣的等待和盼望中,我們才能得到神要在暗中給我們的美好禮物。我相信,和慕安德烈一樣,有的人也在經歷身體的苦痛,藉著他的經歷乃得到的功課,他立刻就可以鼓勵安慰另一個也在受苦的人。

根據慕安德烈的指導,要勝過苦難或劣境有幾個屬靈的步驟:1)先順服神的主權,安穩歇息。2)相信神的保守和愛,並保守自己行事為人合乎神兒女的身份。3)從其中學功課。4)相信神的時候到,必離苦境。大衛在這篇詩歌裡也有相仿的教導。當他發現有人對他的性命產生威脅時,立刻把自己交給神,求神保護,求神隱藏,神使他脫離惡人的暗謀和作孽之人的擾亂。這是很智慧的禱告,因為我們很難知道敵人的暗謀詭計,但是神知道;我們不知道怎樣脫離作孽之人的擾亂,但是神有辦法。惡人摩石如刀,發出苦毒的言語,像箭一樣要射完全人,指的是屬神的人,所以最好的應付方法,就是默默無聲,專等候神,看祂怎樣為我們成就大事。

大衛在這首詩歌裡寫下惡人的結局,這些惡人攻擊大衛不是臨時起意,而是極力圖謀,早有安排。但是神要射他們,他們會忽然被箭所傷。他們必然絆跌,被自己的舌頭所害。從神的反應裡,我們看到神是很有幽默感的神。惡人想要射神的兒女,不料反被神所射;惡人磨舌如刀,卻反而被自己的舌頭所害。當世人看到一向囂張的惡人絆跌時,他們必搖頭,並傳揚神的工作。

有一位陳必蔭長老在他的自傳裡寫下在文革時的遭遇,他們被鬥爭之後,又被下放到農村工作。在農村裡有些人看他們不一起走罪惡的道路就陷害他們,用莫須有的罪名指控他們,把他們定為反革命,判刑十年。就在他們等候上法庭時,中央主席改換;新的主席上任以後,就開始逮捕前任為非作歹的官員。迫害陳長老的社長也被逮捕入獄,和陳長老關同一個房間,不到幾天就被拖出去槍斃了;另一個逼迫陳長老的老鄉坐車去建瓯巿,在半路上也翻車死了,車上其他旅客都沒有死也沒有傷,只有那個壞人死了。

因此,不管在怎樣的困境中,我們都要堅持仰望神,因為神的作為超乎我們所想所求。“義人必因耶和華歡喜,並要投靠祂。凡心裡正直的人,都要誇口”,陳長老活到94歲時,還可以把自己一生的見證寫出來,證明我們所信靠的神何等信實。“你們來看神所行的,祂向世人所作之事是可畏的(詩66: 5)”,“因此眾人都要害怕,要傳揚神的工作,並且明白祂的作為。”

国内朋友请访问此链接:Elohim 必為你們爭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