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衛的詩歌,交於伶長。

神啊,錫安的人都等候讚美祢,所許的願也要向祢償還。
聽禱告的主啊,凡有血氣的都要來就祢。
罪孽勝了我,至於我們的過犯,祢都要赦免。
祢所揀選使他親近祢,住在祢院中的,這人便為有福!我們必因祢居所,祢聖殿的美福知足了。
拯救我們的神啊,祢必以威嚴秉公義應允我們,祢本是一切地極和海上遠處的人所倚靠的。
祂既以大能束腰,就用力量安定諸山,
使諸海的響聲和其中波浪的響聲,並萬民的喧嘩,都平靜了。
住在地極的人因祢的神蹟懼怕,祢使日出日落之地都歡呼。

祢眷顧地,降下透雨,使地大得肥美;神的河滿了水。祢這樣澆灌了地,好為人預備五穀。

10 祢澆透地的犁溝,潤平犁脊,降甘霖使地軟和,其中發長的蒙祢賜福。
11 祢以恩典為年歲的冠冕,祢的路徑都滴下脂油。
12 滴在曠野的草場上,小山以歡樂束腰,
13 草場以羊群為衣,谷中也長滿了五穀,這一切都歡呼歌唱。

這是一首讚美的詩歌,有人認為是以色列經過了一段乾旱時期,重獲甘霖的讚美。在大衛做王的時期,以色列曾經有三年的饑荒。大衛去求問神時,才發現在以色列境內曾經發生過一椿很不公平的屠殺。這事要從〈約書亞記〉說起,當約書亞率領以色列人進迦南之後,就開始一連串的戰爭,住在迦南地的外邦人都因而震驚了。尤其是當時有非常堅固城牆的耶利哥城,在以色列人繞了七天之後,居然城牆就都倒了,以色列人的第一仗已經讓外邦人聞風喪膽。

那時在艾城附近的基遍人就設詭計,假充使者,拿舊口袋和破裂縫補的舊皮酒袋馱在驢上,將補過的舊鞋穿在腳上,把舊衣服穿在身上。他們所帶的餅都是乾的,長了霉了。他們去吉甲見約書亞,說是從遠方來的,要和以色列人立約。約書亞沒有求問神就立約了,之後才發現他們是住在附近的基遍人。但是已經立約,不能再殺滅他們,只好讓他們做以色列人服苦的人(書9)。

這件事過了幾百年後,基遍人都已經成為以色列人的一部份了,沒想到掃羅做王時大發熱心,不顧他們和以色列人所立的約,竟想殺滅基遍人。因為掃羅破壞盟約,所以神使以色列地有三年的饑荒。大衛知道了饑荒的起因,立刻向基遍人道歉求和,按他們的要求交出七個掃羅的子孫,懸掛在耶和華揀選掃羅的基比亞山上。等這被懸掛的七人之骸骨被收殮之後,大衛又把掃羅和約拿單的屍體埋在掃羅父親的墳裡。從此神垂聽以色列民的祈求(撒下21:1-14)。以色列地恢復風調雨順的日子,重享神的恩典。

因此在此詩篇的第一節就提到:“所許的願也要向祢償還”,許願也是立約的一種,是跟神立約。神非常看重立約,掃羅背約使以色列人落在饑荒的狀況之下,若我們背棄與神所立的約,所許的願不還,豈能得到神的祝福?

大衛在蒙福時,感謝神的揀選,因為能夠親近神,住在神的恩典裡的人,實在有福。大衛也以住在神的居所和聖殿之中而感到知足。神不給多數人大富大貴,因為在祂的恩典裡,我們不用憂愁。“耶和華所賜的福,使人富足,並不加上憂慮。(箴10:22)"在大衛讚美時,就想到神的大能和權柄。

在張文亮教授所著的《聖經與植物》一書裡,他對於第8、9節有很獨到的看法:“寫這首詩歌的人,在聖靈的感動下,將雨水濕潤土壤、使土地柔軟的現象,用透雨、澆灌、潤平、甘霖等豐富詞彙,描述雨水濕潤土壤的型態,不只有自然科學的美,更是令人深省。這段經文提到使地柔軟的方法,不是用犁用鋤來翻土。用犁、用鋤來翻土,只是整平農地的措施,不會使地柔軟;加水還得慢慢地,以穩定方式給水,讓水有時間將土充分浸泡,土質才會鬆軟。

誰那麼有學問,給土壤慢慢、穩定地加水?答案是上帝。“透雨”是降雨的一種方式,雨量不大,但是持續地下,雨水滲入土壤,讓土壤吸飽了水,近代科學稱之為“漫地流(overland flow)”,“透雨”的原文即是overland flow。澆灌的原文是stable,即是穩定供水,使土壤的水分充足。上帝是最高明的灌溉工程師,祂對澆灌還有不同的方式:一種稱為澆透(soak water),另一種稱為潤平(enter water),這是使更多的水流入土壤,使作物多得水量,供作物中期生長。末了在旱季還使用甘露(dew)作供物後期結穗所需不多的水量。

為什麼要用這麼多的詞彙,來敘述雨水濕潤土壤的狀態?也許上帝是想提醒我們,不要用自己的血氣力量,去與乾硬的土壤搏鬥,好土不是挖出來的,而是上帝用祂的恩典淋灌出來的。當土壤乾硬時,我們要與土壤戰爭嗎?要咒罵土壤嗎?不!要等待透雨,等待澆灌,等待甘霖,仰望上帝的祝福,各樣的作物還是會長出來的。”

當時雨降下,五穀豐收時,大衛寫下了最大的讚美:“祢以恩典為年歲的冠冕,祢的路徑都滴下脂油。滴在曠野的草場上,小山以歡樂束腰,草場以羊群為衣,谷中也長滿了五穀,這一切都歡呼歌唱。” 時雨降下,五穀豐收,我們就都蒙恩得福,焉能不感謝?

国内朋友请访问此链接:祢以恩典为年岁的冠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