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篇第七篇

大衛指著便雅憫人古實的話,向耶和華唱的流離歌。

1 耶和華我的神啊,我投靠祢,求祢救我脫離一切追趕我的人,將我救拔出來,
2 恐怕他們像獅子撕裂我,甚至撕碎,無人搭救。
3 耶和華我的神啊,我若行了這事,若有罪孽在我手裡,
4 我若以惡報那與我交好的人(連那無故與我為敵的,我也救了他),
5 就任憑仇敵追趕我,直到追上,將我的性命踏在地下,使我的榮耀歸於灰塵!(細拉)
6 耶和華啊,求祢在怒中起來,挺身而立,抵擋我敵人的暴怒;求祢為我興起,你已經命定施行審判。
7 願眾民的會環繞你,願祢從其上歸於高位。
8 耶和華向眾民施行審判。耶和華啊,求祢按我的公義和我心中的純正判斷我。
9 願惡人的惡斷絕,願你堅立義人,因為公義的神察驗人的心腸肺腑。
10 神是我的盾牌,祂拯救心裡正直的人。
11 神是公義的審判者,又是天天向惡人發怒的神。
12 若有人不回頭,他的刀必磨快,弓必上弦,預備妥當了。
13 祂也預備了殺人的器械,祂所射的是火箭。
14 試看惡人因奸惡而劬勞,所懷的是毒害,所生的是虛假。
15 他掘了坑,又挖深了,竟掉在自己所挖的阱裡。
16 他的毒害必臨到他自己的頭上,他的強暴必落到他自己的腦袋上。
17 我要照著耶和華的公義稱謝祂,歌頌耶和華至高者的名。

大衛王是這首詩的作者,但是便雅憫人古實是指誰呢?流離歌是一種不規則的抒情詩,有點像我們的現代詩,隨著當時的心情和情景而吟頌的詩。古實的意思原是黑色,但在此是一個人的名字,因為冠上了便雅憫人,不免讓人聯想到掃羅。掃羅就是便雅憫人,所以當掃羅在追殺大衛時,他的族人必然傾心相助,也去追趕大衛。古實很可能就是緊追大衛不捨的一個。

在這首詩裡講到正義之人看起來彷彿很軟弱,就像他和掃羅相比,掃羅是王,擁有軍隊,而大衛手無寸鐵,只有一把非利士人哥利亞的刀,還有一批流浪者跟著他,兩相比較,大衛何等虛弱。但大衛到神面前祈求時,他以自己的公義求神判斷,他相信神必拯救無辜之人。因為神是公義的審判者。

在以色列人歡慶普珥節時也會讀〈詩篇〉第七篇,記念神藉著以斯帖皇后拯救在波斯的以色列人,脫離哈曼消滅以色列人的惡謀。這首詩很恰當地表明了以色列人當時的處境,非常無助恐懼,但神藉著以斯帖扭轉了整個局面,使以色列人打敗仇敵。

有時我們的敵人來自隣近的人或國家,有時來自內部或親人,來自自己人的傷害更是難躲。大衛對這樣的內部鬥爭非常無奈,只能採取逃亡的方式去面對。在掃羅做王時,他幾乎一直都在外逃亡。但他並不絕望,因為他相信神的公義,在苦難中即使有機會,也絕不伸手加害耶和華的受膏者。

在此他向古實發話:若有人不回頭,繼續磨快他的刀,神也預備了殺人的器械,要回報心裡惡毒的人。惡人必掉在自己所掘的坑裡,他的強暴必落到他自己的腦袋上。這是大衛對神的信心,他保守自己的手不犯罪,也相信伸冤在神,神必報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