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篇第七篇

大卫指着便雅悯人古实的话,向耶和华唱的流离歌。

1 耶和华我的神啊,我投靠祢,求祢救我脱离一切追赶我的人,将我救拔出来,
2 恐怕他们像狮子撕裂我,甚至撕碎,无人搭救。
3 耶和华我的神啊,我若行了这事,若有罪孽在我手里,
4 我若以恶报那与我交好的人(连那无故与我为敌的,我也救了他),
5 就任凭仇敌追赶我,直到追上,将我的性命踏在地下,使我的荣耀归于灰尘!(细拉)
6 耶和华啊,求祢在怒中起来,挺身而立,抵挡我敌人的暴怒;求祢为我兴起,你已经命定施行审判。
7 愿众民的会环绕你,愿祢从其上归于高位。
8 耶和华向众民施行审判。耶和华啊,求祢按我的公义和我心中的纯正判断我。
9 愿恶人的恶断绝,愿你坚立义人,因为公义的神察验人的心肠肺腑。
10 神是我的盾牌,祂拯救心里正直的人。
11 神是公义的审判者,又是天天向恶人发怒的神。
12 若有人不回头,他的刀必磨快,弓必上弦,预备妥当了。
13 祂也预备了杀人的器械,祂所射的是火箭。
14 试看恶人因奸恶而劬劳,所怀的是毒害,所生的是虚假。
15 他掘了坑,又挖深了,竟掉在自己所挖的阱里。
16 他的毒害必临到他自己的头上,他的强暴必落到他自己的脑袋上。
17 我要照着耶和华的公义称谢祂,歌颂耶和华至高者的名。

大卫王是这首诗的作者,但是便雅悯人古实是指谁呢?流离歌是一种不规则的抒情诗,有点像我们的现代诗,随着当时的心情和情景而吟颂的诗。古实的意思原是黑色,但在此是一个人的名字,因为冠上了便雅悯人,不免让人联想到扫罗。扫罗就是便雅悯人,所以当扫罗在追杀大卫时,他的族人必然倾心相助,也去追赶大卫。古实很可能就是紧追大卫不舍的一个。

在这首诗里讲到正义之人看起来仿佛很软弱,就像他和扫罗相比,扫罗是王,拥有军队,而大卫手无寸铁,只有一把非利士人哥利亚的刀,还有一批流浪者跟着他,两相比较,大卫何等虚弱。但大卫到神面前祈求时,他以自己的公义求神判断,他相信神必拯救无辜之人。因为神是公义的审判者。

在以色列人欢庆普珥节时也会读〈诗篇〉第七篇,记念神借着以斯帖皇后拯救在波斯的以色列人,脱离哈曼消灭以色列人的恶谋。这首诗很恰当地表明了以色列人当时的处境,非常无助恐惧,但神借着以斯帖扭转了整个局面,使以色列人打败仇敌。

有时我们的敌人来自隣近的人或国家,有时来自内部或亲人,来自自己人的伤害更是难躲。大卫对这样的内部斗争非常无奈,只能采取逃亡的方式去面对。在扫罗做王时,他几乎一直都在外逃亡。但他并不绝望,因为他相信神的公义,在苦难中即使有机会,也绝不伸手加害耶和华的受膏者。

在此他向古实发话:若有人不回头,继续磨快他的刀,神也预备了杀人的器械,要回报心里恶毒的人。恶人必掉在自己所掘的坑里,他的强暴必落到他自己的脑袋上。这是大卫对神的信心,他保守自己的手不犯罪,也相信伸冤在神,神必报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