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薩的詩,照耶杜頓的做法,交於伶長。

1 我要向神發聲呼求,我向神發聲,祂必留心聽我。
2 我在患難之日尋求主,我在夜間不住地舉手禱告,我的心不肯受安慰。
3 我想念神,就煩躁不安;我沉吟悲傷,心便發昏。(細拉)
4 祢叫我不能閉眼,我煩亂不安,甚至不能說話。
5 我追想古時之日,上古之年。
6 我想起我夜間的歌曲,捫心自問,我心裡也仔細省察:
7 難道主要永遠丟棄我,不再施恩嗎?
8 難道祂的慈愛永遠窮盡,祂的應許世世廢棄嗎?
9 難道神忘記開恩,因發怒就止住祂的慈悲嗎?(細拉)
10 我便說:「這是我的懦弱,但我要追念至高者顯出右手之年代。」
11 我要提說耶和華所行的,我要記念祢古時的奇事。
12 我也要思想祢的經營,默念祢的作為。
13 神啊,祢的作為是潔淨的,有何神大如神呢?
14 祢是行奇事的神,祢曾在列邦中彰顯祢的能力。
15 祢曾用你的膀臂贖了祢的民,就是雅各和約瑟的子孫。(細拉)
16 神啊,諸水見你,一見就都驚惶,深淵也都戰抖。
17 雲中倒出水來,天空發出響聲,祢的箭也飛行四方。
18 祢的雷聲在旋風中,電光照亮世界,大地戰抖震動。
19 祢的道在海中,祢的路在大水中,祢的腳蹤無人知道。
20 祢曾藉摩西和亞倫的手引導祢的百姓,好像羊群一般。

在這詩篇開始有一段小字:“亞薩的詩、照耶杜頓的作法、交與伶長”。這裡說亞薩是作者但用的是耶杜頓所作的曲調,在150篇詩篇中,有三篇詩跟耶杜頓這個作曲家有關,就是39,62,和77篇。39篇和62篇都是大衛寫的,77篇是亞薩寫的,都是用耶杜頓的調子。在大衛作王的時代,耶杜頓、亞薩和希幔是大衛的詩班長,專門給大衛的詩配樂,耶杜頓的名字又作以探(代上15:17)。這三篇詩篇用的都是耶杜頓所作的曲調,所以他們必定是類似的詩歌,如果我們看這三篇的一開始,會發現一個相似的地方,39:1,2我要謹慎我的言行……我默然無聲,連好話也不出口……62:1我的心默默無聲,專等候神,我的救恩是從祂而來。77:1我要向神發聲呼求,我向神發聲,祂必留心聽我。

你看出來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嗎?大衛是默然無聲,一句話都不說,亞薩的77篇卻是大聲向神呼求,能夠把無聲或是有聲的情景和人在那種困境的光景,用同一種音樂表達出來的大概就是耶杜頓所寫的曲調。

亞薩作的這一篇詩的3,9,15節後面都有一個“細拉”曲調休止符,所以這篇詩可以被分成四小段。但也可以簡單的分成兩大段,就是1-9節和11-20節。1-9節是說亞薩的苦難煩惱,11-20節是說亞薩得到安慰。而中央的第十節是最重要的一節,正是亞薩從苦惱絕境中到得安慰的轉折點,也是我們今天信息要強調的一個重點。

這位亞薩是什麼人?他不是大衛時代的人,不是大衛的詩班長亞薩,而是後來以色列王國滅亡以後,百姓被擄時期的人。他寫下了詩篇73到83篇一共11篇詩篇,都是他懇切向神的禱告,讓我們看見他跟神關系一直很好,他常常禱告而且都很誠懇迫切。但有一個時期他落入困境,禱告好像不靈了,不知道怎麼回事,非常苦惱。他要怎麼樣才能從苦惱中翻轉,得到安慰呢?(節錄自何春勛牧師著作)

我們當中可能有的人也曾經歷過這樣的苦惱,當我們不停地禱告,我們的心卻不肯受安慰,心裡悲傷到發昏,睡也睡不著,以為被神丟棄時,那時該怎麼辦?亞薩的經歷告訴我們,要回想神的作為。不管是在我們個人身上經歷的救恩,或是《聖經》裡神大能的作為,或是在歷史的洪流裡你所記得的神的作為,那時我們的心便會甦醒過來,我們將會明白:神的道在海中,神的路在大水中,人看不見,但神的手要親自引領我們,如同牧人帶領祂的羊。因此我們可以安然,跟著祂走。

国内朋友请访问此链接:如同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