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萨的诗,照耶杜顿的做法,交于伶长。

1 我要向神发声呼求,我向神发声,祂必留心听我。
2 我在患难之日寻求主,我在夜间不住地举手祷告,我的心不肯受安慰。
3 我想念神,就烦躁不安;我沉吟悲伤,心便发昏。(细拉)
4 祢叫我不能闭眼,我烦乱不安,甚至不能说话。
5 我追想古时之日,上古之年。
6 我想起我夜间的歌曲,扪心自问,我心里也仔细省察:
7 难道主要永远丢弃我,不再施恩吗?
8 难道祂的慈爱永远穷尽,祂的应许世世废弃吗?
9 难道神忘记开恩,因发怒就止住祂的慈悲吗?(细拉)
10 我便说:「这是我的懦弱,但我要追念至高者显出右手之年代。」
11 我要提说耶和华所行的,我要记念祢古时的奇事。
12 我也要思想祢的经营,默念祢的作为。
13 神啊,祢的作为是洁净的,有何神大如神呢?
14 祢是行奇事的神,祢曾在列邦中彰显祢的能力。
15 祢曾用你的膀臂赎了祢的民,就是雅各和约瑟的子孙。(细拉)
16 神啊,诸水见你,一见就都惊惶,深渊也都战抖。
17 云中倒出水来,天空发出响声,祢的箭也飞行四方。
18 祢的雷声在旋风中,电光照亮世界,大地战抖震动。
19 祢的道在海中,祢的路在大水中,祢的脚踪无人知道。
20 祢曾藉摩西和亚伦的手引导祢的百姓,好像羊群一般。

在这诗篇开始有一段小字:“亚萨的诗、照耶杜顿的作法、交与伶长”。这里说亚萨是作者但用的是耶杜顿所作的曲调,在150篇诗篇中,有三篇诗跟耶杜顿这个作曲家有关,就是39,62,和77篇。39篇和62篇都是大卫写的,77篇是亚萨写的,都是用耶杜顿的调子。在大卫作王的时代,耶杜顿、亚萨和希幔是大卫的诗班长,专门给大卫的诗配乐,耶杜顿的名字又作以探(代上15:17)。这三篇诗篇用的都是耶杜顿所作的曲调,所以他们必定是类似的诗歌,如果我们看这三篇的一开始,会发现一个相似的地方,39:1,2我要谨慎我的言行……我默然无声,连好话也不出口……62:1我的心默默无声,专等候神,我的救恩是从祂而来。77:1我要向神发声呼求,我向神发声,祂必留心听我。

你看出来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大卫是默然无声,一句话都不说,亚萨的77篇却是大声向神呼求,能够把无声或是有声的情景和人在那种困境的光景,用同一种音乐表达出来的大概就是耶杜顿所写的曲调。

亚萨作的这一篇诗的3,9,15节后面都有一个“细拉”曲调休止符,所以这篇诗可以被分成四小段。但也可以简单的分成两大段,就是1-9节和11-20节。1-9节是说亚萨的苦难烦恼,11-20节是说亚萨得到安慰。而中央的第十节是最重要的一节,正是亚萨从苦恼绝境中到得安慰的转折点,也是我们今天信息要强调的一个重点。

这位亚萨是什么人?他不是大卫时代的人,不是大卫的诗班长亚萨,而是后来以色列王国灭亡以后,百姓被掳时期的人。他写下了诗篇73到83篇一共11篇诗篇,都是他恳切向神的祷告,让我们看见他跟神关系一直很好,他常常祷告而且都很诚恳迫切。但有一个时期他落入困境,祷告好像不灵了,不知道怎么回事,非常苦恼。他要怎么样才能从苦恼中翻转,得到安慰呢?(节录自何春勋牧师著作)

我们当中可能有的人也曾经历过这样的苦恼,当我们不停地祷告,我们的心却不肯受安慰,心里悲伤到发昏,睡也睡不着,以为被神丢弃时,那时该怎么办?亚萨的经历告诉我们,要回想神的作为。不管是在我们个人身上经历的救恩,或是《圣经》里神大能的作为,或是在历史的洪流里你所记得的神的作为,那时我们的心便会苏醒过来,我们将会明白:神的道在海中,神的路在大水中,人看不见,但神的手要亲自引领我们,如同牧人带领祂的羊。因此我们可以安然,跟着祂走。

国内朋友请访问此链接:如同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