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拉後裔的詩歌。

耶和華所立的根基在聖山上。
祂愛錫安的門,勝於愛雅各一切的住處。
神的城啊,有榮耀的事乃指著祢說的。(細拉)
我要提起拉哈伯巴比倫人,是在認識我之中的;看哪,非利士推羅古實人,個個生在那裡。
論到錫安,必說:「這一個那一個都生在其中。」而且至高者必親自堅立這城。
當耶和華記錄萬民的時候,祂要點出:「這一個生在那裡。」(細拉)
歌唱的、跳舞的都要說:「我的泉源都在祢裡面!」

溫哥華剛剛有過一次大風過境,森林裡有不少樹被連根拔起,有的倒下來横在路中間,有的就斜躺在眾樹之中。看到樹連根拔起令人感到震驚,那麼高的樹,那麼大的底盤,樹根卻抓不住泥土。在這詩篇裡,詩人提到:耶和華所立的根基在聖山上。根基,是一切事物的根本,根基若不堅固,再大的事業也會倒下去。主耶穌說過一個有關屋子建在磐石和沙土的比喻,表明人若聽從神的話去行,才能像屋子建在磐石上地堅立,不輕易倒下來。

耶和華所立的根基在聖山上,這聖山是摩利亞山,而神的殿就建立在聖山上。在這山上,亞伯拉罕按著神的要求把以撒獻上,後來神為他預備了獻祭的公羊;這裡也曾是撒母耳記所說的亞勞拿禾場,在歷代志則稱為阿珥楠的禾場,是大衛築壇獻祭的地方。耶和華的使者原本在此要滅絕耶路撒冷,後來神卻命定在此建聖殿。在全世界那麼大的地方,神只揀選了這個地方。可見選立根基的地方要十分慎重,而且不可三心二意。正如信仰是人立命之根基,根基若不穩,就很容易倒下來。

錫安一般是指耶路撒冷,有時也泛指以色列地,在這裡應是指耶路撒冷,第二節後半句“雅各一切的住處”是指耶路撒冷之外,以色列人住的其他地方。耶路撒冷是世界三大宗教公認的聖城:猶太教、基督教和伊斯蘭教,因為都有以耶和華神為中心的故事,雖然伊蘭教的阿拉和聖經裡的耶和華神之性情十分不同,但因為亞伯拉罕的緣故,所以也算是以耶和華神為依據。所以她(耶路撒冷)被稱為神的城,榮耀之事當然是指耶和華神曾經在此施行的奇妙作為。

有聖經學者指出,拉哈伯是指埃及,埃及和巴比倫都是逼迫以色列的隣國,非利士人和推羅也都是在巴勒斯坦之內,也都曾與以色列為敵。古實是指衣索匹亞,這些都是以色列遠近的敵人。有的與她同在一塊土地上,都是生在那裡的;有的就在她旁邊,神都認識他們。雖然強敵虎視眈眈想吞食以色列,但是至高者卻必堅立祂所立的錫安。

在第5節有個轉折,這裡指的錫安已不再是地理上的錫安,而是指所有得救的人將要進去的新耶路撒冷。因為在第6節提到神記錄在其上的萬民,這是指神的生命冊,在啟示錄的21章27節的總結說:有名字寫在羔羊生命冊上的才得進去。便是指新天新地,新耶路撒冷。所以在其中出生的每一個人,神都知道。“這一個那一個都生在其中”,指的便是因著羔羊寶血而得救重生的人。想到我們每一個有重生經歷的人,神都知道,並且記錄了我們的名字,神對我們一點不陌生,何等奇妙。我們在哪裡重生,神都記錄了。

“歌唱的、跳舞的”是指在主裡大有喜樂的人,這些人因為得到了新生命,所以充滿神所賜的喜樂,像大衛迎約櫃一樣,忍不住要以歌舞去表達他們的讚美之情。因此他們說:“我的泉源都在你裡面!”泉源之於土地是不可缺的,有了泉源的供應才有農作物和草地的生長,人和牲畜也才有活命的可能,不會乾渴至死。這就是神和信靠祂之人的關係,神是萬福的源頭。人立根基,豈能不立在萬福源頭那裡嗎?

国内的朋友请按这里   万福源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