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拉後裔的詩歌,就是以斯拉希幔的訓誨詩,交於伶長。調用麻哈拉利暗俄。

耶和華拯救我的神啊,我晝夜在祢面前呼籲。
願我的禱告達到祢面前,求祢側耳聽我的呼求。
因為我心裡滿了患難,我的性命臨近陰間。
我算和下坑的人同列,如同無力的人一樣。
我被丟在死人中,好像被殺的人躺在墳墓裡,他們是祢不再記念的,與祢隔絕了。
祢把我放在極深的坑裡,在黑暗地方,在深處。
祢的憤怒重壓我身,祢用一切的波浪困住我。(細拉)
祢把我所認識的隔在遠處,使我為他們所憎惡。我被拘困,不得出來。
我的眼睛因困苦而乾癟。耶和華啊,我天天求告祢,向祢舉手。
10 祢豈要行奇事給死人看嗎?難道陰魂還能起來稱讚祢嗎?(細拉)
11 豈能在墳墓裡述說祢的慈愛嗎?豈能在滅亡中述說祢的信實嗎?
12 祢的奇事豈能在幽暗裡被知道嗎?祢的公義豈能在忘記之地被知道嗎?
13 耶和華啊,我呼求祢,我早晨的禱告要達到祢面前。
14 耶和華啊,祢為何丟棄我?為何掩面不顧我?
15 我自幼受苦,幾乎死亡;我受祢的驚恐,甚至慌張。
16 祢的烈怒漫過我身,祢的驚嚇把我剪除。
17 這些終日如水環繞我,一齊都來圍困我。
18 祢把我的良朋密友隔在遠處,使我所認識的人進入黑暗裡。

這是可拉後裔在詩篇裡的最後一篇詩,全文充滿了灰暗的色彩,是所有詩篇裡最沒有盼望和喜樂的詩篇,提醒我們,即使是作為神的子民或神的兒女,有時也會碰到如此的光景。因為我們都是人,既是人,便會碰到人有可能遇見的事,生老病死,無一可免。有時禱告真的彷彿在向空氣講話,因為情況一點都沒有改變;我們彷彿走在流淚谷中,在曠野,在沙漠,甚至是在漫長的黑夜裡,見不到一線曙光。

生命裡有很多這樣的時刻,當你生病極為辛苦,想跳樓又沒力氣和勇氣,真感到人生太苦了;失業後找工作幾十年找不到,只能打零工,勉強維持一天三餐;在家裡每天都要和情不投意不和的配偶吵架,甚至打架;母親抱著啼哭不肯入睡的嬰兒,日復一日、夜復一夜;或是債台高築,一天到晚到躲債主;不幸的事一件接一件發生,讓人疲於奔命,等等。我們忍受等待,希望黎明早點來臨。因此我們有時也像詩人一樣晝夜向神呼求,卻得不到回應,彷彿是置身於神的烈怒之中。因而問神,為何掩面不顧?

當我們禱告時豈不是因為相信神有能力幫助或開路嗎?我們禱告時,也往往是自已再沒有辦法可想了。詩人形容他的景況:“性命臨近陰間”,因此很可能是患了重病,用現在的話說可能是癌症或絕症,因此他“算和下坑的人同列/被丟在死人中,好像被殺的人躺在墳墓裡”。病重到一個地步,沒有醫生可以救他,只好把他丟到一邊,任其自生自滅了。他又有可能得了嚴重的傳染病,因此被憎惡,被拘困,不得出去。

人在這樣絕望的深淵裡,最終想到的解脫方法,就是安樂死。現代的人希望死得有尊嚴,因為看到許多人死前的掙扎和痛苦,因而想要自尋了斷。但是很多人病到最後連自行了斷的能力也沒有了,因此希望有人給他們一針,了結塵緣。其實有很多安寧病房早已如此施行,不給任何治療,只是不斷給嗎啡止痛,只要把劑量加多一點點,病人呼吸不靈就過去了。但是詩人不這樣想,他不想安樂死,他還希望能讚美神,述說神的慈愛,述說神的信實,他沒有放棄對神的信心。

有不少人在這樣的時刻轉移信心,去廟裡求醫治,或求特異功能,哪裡聽說有人可以醫治,就上山下水不遠千里去求治,傾家蕩產在所不惜,因此被騙到一清二白,命也沒了。因為世界上哪有人可以讓人長生不死呢?不過是騙錢罷了。人想活命,自古皆然;但是信主的人知道肉體必然毀壞,神卻已經把永生賜給我們,所以盼望的是在永恒,絕不是這有限的今生。因此,轉移信心不但不會讓人長生不死,卻會把自己或家人都帶到十分悲慘的地步。

詩人好像約伯一樣,在苦境中仰望神。約伯沒有轉移信心,詩人也定睛仰望神,他們不隱瞞自己的苦境,不裝作非常屬靈,不知人間疾苦的樣子,他們很誠實。因為對神不誠實是沒有意義的,你不說,神也都知道。希幔的生命劫難重重,自幼就受苦,他覺得他的生命一直在死亡的威脅之下,但是他的信心不轉移。以致於他的苦難之歌竟成為眾人在黑暗時的安慰,他的詩歌成為詩篇裡唯一一首沒有答案的詩歌,似乎沒有出路,卻是受苦之人的出路。當猶太人被希特勒屠殺時,這首詩歌會不會成為他們痛苦的出路?在黑暗中,依然相信神的同在。雖然不能明白神的計劃,卻知道只要是出於神,不管後果如何,我們都願意。我們的痛苦若是成為神榮耀計劃裡的一小部份,那是何等地令人驚喜?

詩人可能找不到肉體的解脫,但是在神那裡已經為他安排了出路;在人看來,他似乎走進更深的黑暗裡,實際上卻直接走進神的永恒裡。神若沒有醫治我們的肉體,祂也已經讓基督戰勝了死亡的權勢,所以我們也能毫無畏懼地面對死亡。因為死亡的那頭,主耶穌必迎接我們進入祂的永恒。在靈命日糧裡這麼說:“希幔的坦誠讓我感到安慰,而那些從來未曾經歷掙扎、苦難的基督徒,則讓我感到困惑。當然,沒有人想與成天抱怨的人在一起,但知道其他人也同樣面臨掙扎,對我的心靈是有益處的。”

希幔的坦誠教導我們如何向神禱告,他那堅韌不拔的信心是我們的榜樣,因為他的根基立在對神的認識之上,除神以外,他不向其他的假神祈求。我很佩服像希幔這樣的人,他教會了我這個信心的功課,就是緊緊地抓住神,絕不放手。

国内的朋友请按这里   我心灵得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