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拉后裔的诗歌,就是以斯拉希幔的训诲诗,交于伶长。调用麻哈拉利暗俄。

耶和华拯救我的神啊,我昼夜在祢面前呼吁。
愿我的祷告达到祢面前,求祢侧耳听我的呼求。
因为我心里满了患难,我的性命临近阴间。
我算和下坑的人同列,如同无力的人一样。
我被丢在死人中,好像被杀的人躺在坟墓里,他们是祢不再记念的,与祢隔绝了。
祢把我放在极深的坑里,在黑暗地方,在深处。
祢的愤怒重压我身,祢用一切的波浪困住我。(细拉)
祢把我所认识的隔在远处,使我为他们所憎恶。我被拘困,不得出来。
我的眼睛因困苦而干瘪。耶和华啊,我天天求告祢,向祢举手。
10 祢岂要行奇事给死人看吗?难道阴魂还能起来称赞祢吗?(细拉)
11 岂能在坟墓里述说祢的慈爱吗?岂能在灭亡中述说祢的信实吗?
12 祢的奇事岂能在幽暗里被知道吗?祢的公义岂能在忘记之地被知道吗?
13 耶和华啊,我呼求祢,我早晨的祷告要达到祢面前。
14 耶和华啊,祢为何丢弃我?为何掩面不顾我?
15 我自幼受苦,几乎死亡;我受祢的惊恐,甚至慌张。
16 祢的烈怒漫过我身,祢的惊吓把我剪除。
17 这些终日如水环绕我,一齐都来围困我。
18 祢把我的良朋密友隔在远处,使我所认识的人进入黑暗里。

这是可拉后裔在诗篇里的最后一篇诗,全文充满了灰暗的色彩,是所有诗篇里最没有盼望和喜乐的诗篇,提醒我们,即使是作为神的子民或神的儿女,有时也会碰到如此的光景。因为我们都是人,既是人,便会碰到人有可能遇见的事,生老病死,无一可免。有时祷告真的仿佛在向空气讲话,因为情况一点都没有改变;我们仿佛走在流泪谷中,在旷野,在沙漠,甚至是在漫长的黑夜里,见不到一线曙光。

生命里有很多这样的时刻,当你生病极为辛苦,想跳楼又没力气和勇气,真感到人生太苦了;失业后找工作几十年找不到,只能打零工,勉强维持一天三餐;在家里每天都要和情不投意不和的配偶吵架,甚至打架;母亲抱着啼哭不肯入睡的婴儿,日复一日、夜复一夜;或是债台高筑,一天到晚到躲债主;不幸的事一件接一件发生,让人疲于奔命,等等。我们忍受等待,希望黎明早点来临。因此我们有时也像诗人一样昼夜向神呼求,却得不到回应,仿佛是置身于神的烈怒之中。因而问神,为何掩面不顾?

当我们祷告时岂不是因为相信神有能力帮助或开路吗?我们祷告时,也往往是自已再没有办法可想了。诗人形容他的景况:“性命临近阴间”,因此很可能是患了重病,用现在的话说可能是癌症或绝症,因此他“算和下坑的人同列/被丢在死人中,好像被杀的人躺在坟墓里”。病重到一个地步,没有医生可以救他,只好把他丢到一边,任其自生自灭了。他又有可能得了严重的传染病,因此被憎恶,被拘困,不得出去。

人在这样绝望的深渊里,最终想到的解脱方法,就是安乐死。现代的人希望死得有尊严,因为看到许多人死前的挣扎和痛苦,因而想要自寻了断。但是很多人病到最后连自行了断的能力也没有了,因此希望有人给他们一针,了结尘缘。其实有很多安宁病房早已如此施行,不给任何治疗,只是不断给吗啡止痛,只要把剂量加多一点点,病人呼吸不灵就过去了。但是诗人不这样想,他不想安乐死,他还希望能赞美神,述说神的慈爱,述说神的信实,他没有放弃对神的信心。

有不少人在这样的时刻转移信心,去庙里求医治,或求特异功能,哪里听说有人可以医治,就上山下水不远千里去求治,倾家荡产在所不惜,因此被骗到一清二白,命也没了。因为世界上哪有人可以让人长生不死呢?不过是骗钱罢了。人想活命,自古皆然;但是信主的人知道肉体必然毁坏,神却已经把永生赐给我们,所以盼望的是在永恒,绝不是这有限的今生。因此,转移信心不但不会让人长生不死,却会把自己或家人都带到十分悲惨的地步。

诗人好像约伯一样,在苦境中仰望神。约伯没有转移信心,诗人也定睛仰望神,他们不隐瞒自己的苦境,不装作非常属灵,不知人间疾苦的样子,他们很诚实。因为对神不诚实是没有意义的,你不说,神也都知道。希幔的生命劫难重重,自幼就受苦,他觉得他的生命一直在死亡的威胁之下,但是他的信心不转移。以致于他的苦难之歌竟成为众人在黑暗时的安慰,他的诗歌成为诗篇里唯一一首没有答案的诗歌,似乎没有出路,却是受苦之人的出路。当犹太人被希特勒屠杀时,这首诗歌会不会成为他们痛苦的出路?在黑暗中,依然相信神的同在。虽然不能明白神的计划,却知道只要是出于神,不管后果如何,我们都愿意。我们的痛苦若是成为神荣耀计划里的一小部份,那是何等地令人惊喜?

诗人可能找不到肉体的解脱,但是在神那里已经为他安排了出路;在人看来,他似乎走进更深的黑暗里,实际上却直接走进神的永恒里。神若没有医治我们的肉体,祂也已经让基督战胜了死亡的权势,所以我们也能毫无畏惧地面对死亡。因为死亡的那头,主耶稣必迎接我们进入祂的永恒。在灵命日粮里这么说:“希幔的坦诚让我感到安慰,而那些从来未曾经历挣扎、苦难的基督徒,则让我感到困惑。当然,没有人想与成天抱怨的人在一起,但知道其他人也同样面临挣扎,对我的心灵是有益处的。”

希幔的坦诚教导我们如何向神祷告,他那坚韧不拔的信心是我们的榜样,因为他的根基立在对神的认识之上,除神以外,他不向其他的假神祈求。我很佩服像希幔这样的人,他教会了我这个信心的功课,就是紧紧地抓住神,绝不放手。

国内的朋友请按这里   我心灵得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