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斯·盧卡多牧師著/以恩譯

像該隱和亞伯一樣,布斯兄弟就是這種選擇的例證。

您是否聽說過舞台大師埃德溫·托馬斯(Edwin Thomas)?在1800年代後半葉,這個聲音巨大的小人物幾乎沒有對手。 15歲時,他在理查三世(Richard III)當政時首次亮相,很快就確立了自己作為莎士比亞傑出演員的地位。在紐約,他連續100個晚上演出《哈姆雷特》。在倫敦,他贏得了最嚴厲的英國評論家的認可。在舞台上發生那個悲劇時,埃德溫·托馬斯(Edwin Thomas)己經被選入了特別的小組。

當談到人生悲劇時,也可以這樣說大致相似。埃德溫有兩個兄弟,約翰和朱尼烏斯,兩人都是演員,儘管都沒有像他那樣出名。 1863年,三兄弟齊心協力表演凱撒大帝(Julius Caesar)的歌劇。埃德溫(Edwin)的兄弟約翰(John John)扮演布魯圖斯(Brutus),這事對兩年後的兄弟倆,以及整個國家,顯然是個令人毛骨悚然的預兆。

對於這位在尤利烏斯·凱撒(Julius Caesar)中扮演刺客的約翰來說,他也是同一位在福特劇院中扮演刺客角色的約翰。在1865年的一個清靜的四月夜裡,他悄悄地偷偷進入華盛頓劇院,躲藏在一個盒子後面,向亞伯拉罕·林肯的頭射了一顆子彈。是的,他們兄弟的姓氏是Booth-埃德溫·托馬斯·布斯(Edwin Thomas Booth)和約翰·威爾克斯·布斯(John Wilkes Booth)。

那天晚上之後,埃德溫不再一樣了。因弟弟的罪行而感到羞恥,使他提早退休。若不是因為新澤西火車站的事件,他可能永遠不會再回到舞台。有天埃德溫在新澤西火車站等待他的教練時,有一個衣冠楚楚的年輕人在人群的擁擠下失去平衡,跌下月台,正好有一列火車行駛進來,眼看就要撞到年輕人了,埃德溫毫不猶豫地將一條腿綁在欄杆上,探身出去抓住了那個人,然後將他拉到安全地帶。鬆了一口氣後,這位年輕人認出了著名的埃德溫·布斯。但是,埃德溫(Edwin)卻不認識他所營救的年輕人是誰。

幾週後,這件事藉著一封信傳了出來,一封他一直放在口袋裡,想留著帶到墳墓裡的信。那是來自陸軍上將的一封信,感謝埃德溫·布斯(Edwin Booth)挽救了亞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兒子羅伯特·托德·林肯(Robert Todd Lincoln)的生命。當一個兄弟殺死總統,而另一個兄弟救了總統的兒子時,歷史發生了有趣的變化。

埃德溫(Edwin)和約翰·布斯(John Booth)有相同的父親,母親,也有相同的職業,但一個選擇生命,另一個選擇死亡。怎麼會這樣我不知道,但確實如此。儘管他們的故事是戲劇性的,但並不是唯一的。就像亞當(Adam)的兒子亞伯(Abel)和該隱(Cain)。亞伯選擇上帝。該隱選擇謀殺。上帝任他們選擇。亞伯拉罕和羅得都是去迦南的朝聖者。亞伯拉罕選擇上帝,羅得選擇了所多瑪。上帝任他們選擇。大衛和掃羅都是以色列的國王。大衛選擇上帝,掃羅選擇權力。上帝任他們選擇。

彼得和猶大都否認自己的主。彼得尋求神的憐憫,猶大尋求死亡。上帝任他們選擇。

在歷史的每個時代,《聖經》的每一頁都揭示了真理:上帝允許我們做出自己的選擇。沒有人比耶穌更清楚地描述這一點。根據祂的說法,我們可以選擇:狹窄的門或寬闊的大門(太7:13–14),狹窄的道路或寬闊的道路(太7:13–14),跟隨多人還是少人(太7: 13–14)。我們可以選擇:在岩石或沙灘上建造屋子(太7:24–27),為上帝或富人服務(太6:24),要做綿羊或山羊(太25:32–33)。上帝賜給人對永生的抉擇,而這些選擇具有永恆的後果。

這不是骷髏地三個十架的提醒嗎?有沒有想過為什麼基督兩旁有兩個十字架?為什麼不六個或十個?有沒有想過耶穌為什麼在中心呢?為什麼不在最右邊或最左邊?難道山上的兩個十字架象徵著上帝最偉大的恩賜之一?那是神給人的禮物:選擇的自由。

兩名罪犯有很多共同點:由同一系統定罪,由同一人判處死刑,被同一群人包圍,同樣接近同一個耶穌。實際上,他們以相同的嘲諷開始:「這兩個罪犯也對耶穌說了殘酷的話」(太27:44 CEV)。但是其中一個改變了。

十字架上的一個罪犯開始對耶穌大聲侮辱:「你不是基督嗎?可以救自己和我們吧!」但是另一名罪犯制止了他,說:「你既是一樣受刑的,還不怕 神嗎?我們是應該的,因我們所受的與我們所做的相稱,但這個人沒有做過一件不好的事。」然後他說:「耶穌啊,祢得國降臨的時候,求祢記念我。」耶穌對他說:「我告訴你實話,今天你將在同我在樂園裡了。 (路23:39–43)」
當我們為懺悔的小偷改變心意而高興時,那沒有改變心意的小偷呢?耶穌的個人邀請不合適嗎?一句話的說服不及時嗎?牧者豈不當離開那99隻羊,去尋找那隻迷失的羊嗎?家庭主婦豈不打掃房子直到找到失去的硬幣嗎?是的,牧羊人會去尋找迷羊;家庭主婦也會打掃屋子直到找到失去的硬幣;但是要記得,浪子的父親,什麼也沒做。羊無辜地迷路了,硬幣不負責任地丟失了。但是浪子是故意離開的。父親給了他選擇權。正如耶穌給了兩個罪犯相同的東西,選擇的權柄。

有時候上帝發出雷聲來攪擾我們。有時候,上帝會發出祝福來吸引我們。但是有時候,上帝無聲無息地等待著,祂尊重我們的選擇,是否願意與祂同度永恒。何等榮幸! 在生活的許多領域中,我們別無選擇-我們不能選擇我們的家庭或我們的天賦,但我們可以選擇人生的終點。還有比這更大的特權嗎?為永生做的一個美好選擇可以抵消我們在世上曾經做過的一千個不正確的選擇。但是,這是你的選擇。

兩個兄弟由同一個母親出生,在同一個家庭中長大,為何一個選擇生命而另一個選擇死亡呢?我不知道,但是他們知道。為何兩個人看到同一個耶穌,一個人選擇嘲笑他,而另一個人選擇向祂祈禱?我不知道,但是他們知道。當一個人祈禱時,耶穌的愛可以讓他得救;當另一個人發出嘲笑時,耶穌還是愛他,任他做出選擇。上帝允許我們有自己的選擇,祂也會按著你的選擇回應你。

馬克斯·盧卡多(Max Lucado)是聖安東尼奧的牧師和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