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明道

馬可福音8章38節   凡在這淫亂罪惡的世代,把我和我的道當作可恥的,人子在他父的榮耀裡同聖天使降臨的時候,也要把那人當作可恥的。

如果有一位聖徒問我說,“我吃飯以前謝恩,只舉目向天禱告,並不閉眼,可以不可以呢?”我回答他說,“可以。”不過我要問他,他自己在家中吃飯,或是與其他聖徒在一處吃飯,是不是也這樣作?我又要問他,從他信主以後,是否一向就這樣作?如果他從信主以後,在吃飯的時候一向都是舉目望天謝恩,而且自己獨自吃飯的時候也是這樣,當然他可以一直作下去。但如果他以前一向是閉目謝恩,而且在自己單獨吃飯並與其他聖徒一同吃飯的時候也是閉目謝恩,唯獨與不信的人一同吃飯的時候不閉目禱告,只舉目望天謝恩,這就有問題了。

主要的一點不是閉目不閉目,乃是閉目和不閉目的動機在哪裡?

很多聖徒都能見證說,在不信的人面前吃飯時謝恩,是多麼不容易的一件事。如果那些不信的人具有常識,知道尊重別人的信仰,對一個吃飯前禱告謝恩的信徒沒有什麼表示,比較還容易。不幸有一些不信的人看見一個基督徒吃飯前謝恩,便加以冷嘲熱諷,或是對他發出一些問題和他辯論,給他一些難堪,這實在是一場劇烈的戰爭。而且這種戰爭不是一次兩次就過去的。許多聖徒每日要和不信的人一同吃飯,因此每日要遇見這種戰爭。吃飯本是一件愉快的事,在他們卻像上陣作戰一樣。這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這就是屬靈的戰爭。如果我們在這件事上能得勝,我們就能多得恩典和能力。如果我們想逃避,困難固然可以不臨到我們,但我們同時也失去了得勝的機會並得勝的人所得的賞賜。我們不只失去得勝的機會,而且成了臨陣脫逃的兵丁。不少信徒就因為在這一件事上軟弱,以致繼續著軟弱下去,在一切的事上都不能剛強,都不能得勝,至終成為一個失敗的人。

吃飯以前謝恩,看著好像是一件小事,其實它是一件極重要的事,因為這就是一個基督徒在人面前承認基督的一個最好的表示。我們應當勇敢地在人面前承認我們的主。這件事可以試驗我們對我們的主是否忠誠,也可以使我們在今日就知道在我們的主顯現的日子是否能和祂同得榮耀。因為我們的主曾說了兩段警戒我們的話──

“凡在人面前認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認他。凡在人面前不認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不認他。”(太十32-33 )

“凡在這淫亂罪惡的世代,把我和我的道當作可恥的,人子在他父的榮耀裡同聖天使降臨的時候,也要把那人當作可恥的。”(可八38 )

但我們怎樣在人面前承認主呢?我們不能、也不必見著人就對他們說,“我是一個基督徒”,但我們吃飯的時候謝恩,便是我們承認基督的一個很好的表示。這件事可以向不信的人宣布我們的信仰,也可以告訴我們所不認識的聖徒說,這裡有他們在主裡面的弟兄姊妹。

近來我有好幾次聽見聖徒作見證,說他們到一個新的地方去工作,希望遇見主裡面的弟兄姊妹,卻苦於沒有方法打聽。但在食堂中吃飯的時候,看見有人禱告謝恩,便這樣與他們取了聯繫,建立了交通。這樣我們吃飯謝恩不但使我們在人面前承認了我們所信的主,打了美好的勝仗,還可以使我們藉此找到主裡的伴侶,使我與他們發生聯繫,彼此幫助,互相勉勵,一同奔跑天路,一同為主的真道打那美好的仗。這對我們和他們都是一件極重要、極有助益的事。

我常看見有信徒因為想逃避不信的人的譏笑反對,便停止了吃飯以前的謝恩,他們卻不願意承認他們的軟弱,反用方法遮掩自己的失敗,因此說,“禱告不一定要閉目。我心中禱告,神一樣垂聽。”或說,“無論從神領受什麼好處都應當謝恩,不僅吃飯的時候應當這樣。”或說,“別人坐下就吃飯,我何必這樣標奇立異,一定要閉目禱告,惹別人的不快,使人對基督徒懷著一種特別的印象呢?”或說,“聖經哪裡有話教訓我們說吃飯以前必須禱告謝恩呢?”

說這話的人除了自己的軟弱失敗以外,還加上了遮掩自己的失敗的罪,這種罪比他們的軟弱失敗更為可憎。倒不如爽爽快快地承認說,“我因為受不住不信的人的譏笑反對,便想逃脫這些,因此我吃飯的時候不敢閉目謝恩。”這樣說還不失為誠實,也不致犯“遮掩自己罪過”的罪,而且也比較容易悔改,比較容易從失敗轉為得勝。

也許有人說,“吃飯的時候謝恩不謝恩,原是很小的事,不值得我們多用時間討論,這件事只可按著各人的良心決定。在重大的事上我們絕不畏縮,絕不讓步。”

說這話的人也許不知道他所說是什麼。我們姑且承認這是一件小事罷。我們可曾記得主的話麼? “人在最小的事上忠心,在大事上也忠心;在最小的事上不義,在大事上也不義。”(路十六10)在小事上尚且膽怯失敗,在大事當前的時候,如何能有勇氣去得勝呢?就是因為許多信徒覺得小事無關緊要,所以便退縮讓步,以致越來越軟弱,越來越膽怯,在神面前既失忠心,神所賜的恩惠與能力也就不能臨到他們的身上,他們便失敗到底了。我們絕不當分辨什麼是小事,什麼是大事。只要應當作的,大事固然要作,小事也照樣去作;只要是不當作的,大事固然不作,小事也照樣不作。我們必須勇敢前進,不能退縮,也不能讓步。一次得勝,便為以後更大的勝利鋪下了道路。反過來說,失敗也是這樣,一次失敗,就會在以後節節敗退。我們為什麼不為以後更大的勝利鋪下道路,卻為以後更大的失敗鋪下道路呢?

生命季刊微信專稿 / 王明道(1900-1991)中國家庭教會領袖。本文選自《王明道文庫第2冊·小徑》第4章“時代信息”,浸宣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