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明道

马可福音8章38节   凡在这淫乱罪恶的世代,把我和我的道当作可耻的,人子在他父的荣耀里同圣天使降临的时候,也要把那人当作可耻的。

如果有一位圣徒问我说,“我吃饭以前谢恩,只举目向天祷告,并不闭眼,可以不可以呢?”我回答他说,“可以。”不过我要问他,他自己在家中吃饭,或是与其他圣徒在一处吃饭,是不是也这样作?我又要问他,从他信主以后,是否一向就这样作?如果他从信主以后,在吃饭的时候一向都是举目望天谢恩,而且自己独自吃饭的时候也是这样,当然他可以一直作下去。但如果他以前一向是闭目谢恩,而且在自己单独吃饭并与其他圣徒一同吃饭的时候也是闭目谢恩,唯独与不信的人一同吃饭的时候不闭目祷告,只举目望天谢恩,这就有问题了。

主要的一点不是闭目不闭目,乃是闭目和不闭目的动机在哪里?

很多圣徒都能见证说,在不信的人面前吃饭时谢恩,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如果那些不信的人具有常识,知道尊重别人的信仰,对一个吃饭前祷告谢恩的信徒没有什么表示,比较还容易。不幸有一些不信的人看见一个基督徒吃饭前谢恩,便加以冷嘲热讽,或是对他发出一些问题和他辩论,给他一些难堪,这实在是一场剧烈的战争。而且这种战争不是一次两次就过去的。许多圣徒每日要和不信的人一同吃饭,因此每日要遇见这种战争。吃饭本是一件愉快的事,在他们却像上阵作战一样。这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这就是属灵的战争。如果我们在这件事上能得胜,我们就能多得恩典和能力。如果我们想逃避,困难固然可以不临到我们,但我们同时也失去了得胜的机会并得胜的人所得的赏赐。我们不只失去得胜的机会,而且成了临阵脱逃的兵丁。不少信徒就因为在这一件事上软弱,以致继续著软弱下去,在一切的事上都不能刚强,都不能得胜,至终成为一个失败的人。

吃饭以前谢恩,看着好像是一件小事,其实它是一件极重要的事,因为这就是一个基督徒在人面前承认基督的一个最好的表示。我们应当勇敢地在人面前承认我们的主。这件事可以试验我们对我们的主是否忠诚,也可以使我们在今日就知道在我们的主显现的日子是否能和祂同得荣耀。因为我们的主曾说了两段警戒我们的话──

“凡在人面前认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认他。凡在人面前不认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不认他。”(太十32-33 )

“凡在这淫乱罪恶的世代,把我和我的道当作可耻的,人子在他父的荣耀里同圣天使降临的时候,也要把那人当作可耻的。”(可八38 )

但我们怎样在人面前承认主呢?我们不能、也不必见着人就对他们说,“我是一个基督徒”,但我们吃饭的时候谢恩,便是我们承认基督的一个很好的表示。这件事可以向不信的人宣布我们的信仰,也可以告诉我们所不认识的圣徒说,这里有他们在主里面的弟兄姊妹。

近来我有好几次听见圣徒作见证,说他们到一个新的地方去工作,希望遇见主里面的弟兄姊妹,却苦于没有方法打听。但在食堂中吃饭的时候,看见有人祷告谢恩,便这样与他们取了联系,建立了交通。这样我们吃饭谢恩不但使我们在人面前承认了我们所信的主,打了美好的胜仗,还可以使我们借此找到主里的伴侣,使我与他们发生联系,彼此帮助,互相勉励,一同奔跑天路,一同为主的真道打那美好的仗。这对我们和他们都是一件极重要、极有助益的事。

我常看见有信徒因为想逃避不信的人的讥笑反对,便停止了吃饭以前的谢恩,他们却不愿意承认他们的软弱,反用方法遮掩自己的失败,因此说,“祷告不一定要闭目。我心中祷告,神一样垂听。”或说,“无论从神领受什么好处都应当谢恩,不仅吃饭的时候应当这样。”或说,“别人坐下就吃饭,我何必这样标奇立异,一定要闭目祷告,惹别人的不快,使人对基督徒怀着一种特别的印象呢?”或说,“圣经哪里有话教训我们说吃饭以前必须祷告谢恩呢?”

说这话的人除了自己的软弱失败以外,还加上了遮掩自己的失败的罪,这种罪比他们的软弱失败更为可憎。倒不如爽爽快快地承认说,“我因为受不住不信的人的讥笑反对,便想逃脱这些,因此我吃饭的时候不敢闭目谢恩。”这样说还不失为诚实,也不致犯“遮掩自己罪过”的罪,而且也比较容易悔改,比较容易从失败转为得胜。

也许有人说,“吃饭的时候谢恩不谢恩,原是很小的事,不值得我们多用时间讨论,这件事只可按著各人的良心决定。在重大的事上我们绝不畏缩,绝不让步。”

说这话的人也许不知道他所说是什么。我们姑且承认这是一件小事罢。我们可曾记得主的话么? “人在最小的事上忠心,在大事上也忠心;在最小的事上不义,在大事上也不义。”(路十六10)在小事上尚且胆怯失败,在大事当前的时候,如何能有勇气去得胜呢?就是因为许多信徒觉得小事无关紧要,所以便退缩让步,以致越来越软弱,越来越胆怯,在神面前既失忠心,神所赐的恩惠与能力也就不能临到他们的身上,他们便失败到底了。我们绝不当分辨什么是小事,什么是大事。只要应当作的,大事固然要作,小事也照样去作;只要是不当作的,大事固然不作,小事也照样不作。我们必须勇敢前进,不能退缩,也不能让步。一次得胜,便为以后更大的胜利铺下了道路。反过来说,失败也是这样,一次失败,就会在以后节节败退。我们为什么不为以后更大的胜利铺下道路,却为以后更大的失败铺下道路呢?

生命季刊微信专稿 / 王明道(1900-1991)中国家庭教会领袖。本文选自《王明道文库第2册·小径》第4章“时代信息”,浸宣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