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英雄難過美人關(下)

士師記 16章28節  參孫求告耶和華說:「主耶和華啊,求祢眷念我。 神啊,就這一次,求祢賜給我力量,使我向非利士人報那挖我雙眼的仇。」

有人說,不要小看你的敵人對你的批評,因為他們知道你的弱點,往往講得一針見血;反之,你的朋友們為了討好你,往往不敢講真話,因而使你活在迷茫之中,讓你看不見真相。這話對參孫來講真的很確切,因為非利士人非常清楚參孫的弱點,參孫卻一點不自覺,一而再,再而三地,因著女人而讓自己陷入險境。

迦薩位於非利士平原的中央,是今日迦薩走廊的首府,當年也是非利士人的大城之一。參孫一到迦薩就去找了個妓女過夜。迦薩一知道此事,就準備天一亮就殺他。沒想到參孫睡到半夜就起來了,半夜裡的城門都是緊閉的。他不必找人開門,抓住城門的門扇和兩個門框,把它們和門閂一起拆下來,扛在肩上,抬到希伯崙前面的山頂上。迦薩距離希伯崙大約60公里,且整段路程大部分是上坡路,還要背著城門的門扇和兩個門框。可以想像一下,參孫的力氣實在驚人。

這事過後,他去了梭烈谷,愛上了一個女子名叫大利拉。梭烈谷是非利士地的一個山谷,很靠近參孫的出生地瑣拉。可想而知,非利士人又開始慫恿大利拉出賣參孫,主要就是要探知參孫的力量之源的秘密。

當大利拉一而再,再而三地探問參孫時,參孫都給她假訊息。每一次,大利拉都會叫:「參孫,非利士人來捉你了!」以測試參孫的消息是真或假。參孫再笨,也沒想到大利拉真的和非利士人有勾結,他也知道那個秘密是不能隨便說的。但是男人的耳朵天生是軟的。

英雄難過美人關(上)

士師記 13章24節   後來婦人生了一個兒子,給他起名叫參孫。孩子漸漸長大,耶和華賜福給他。

和亞比米勒,耶弗他不同,參孫出生在一個非常愛他的家庭裡,他的父母都非常敬虔。參孫的出生是出於神的使者之預告,參孫的成長更充滿了神的祝福。按人的眼光來看,這樣的孩子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前途無可限量。

神要求參孫做拿細耳人,也就是母親懷胎時,胎兒就歸於神了。所以參孫的母親在懷胎時,葡萄樹所結的不可吃,清酒烈酒都不可喝,任何不潔之物都不可吃。而參孫從出生到死也都要守這些例,也不可用剃刀剃頭,不可接觸死物。因為神要使用他拯救以色列人。

從人的眼光來看,這是何等榮耀的揀選;從參孫的眼光來看,這實在是很痛苦的生涯。因為從一出生,他的命運就己經被註定了。有很多人不想信耶穌,就是因為害怕被束縛,不可以做這,不可以做那,雖然明白這都是為了自己的好處,但有的人還是想穿破那一層束縛的感覺,去為心所欲。所以在參孫的一生裡,他破壞了所有拿細耳人當守的規矩。我相信他不是故意的,而只是不願被束縛,不願成為條例下的被迫者。就好像疫情當中,很多人不肯戴口罩,鬧出很多抗議遊行,甚至打人殺人事件,因為他們就是不要戴口罩,覺得扼殺了他們的人權。

但是不管參孫怎樣違背拿細耳人的條例,神還是按著祂的計劃,使用他去拯救以色列人。神的計劃,人很難明白。那時以色列人被非利士人轄制,參孫偏偏喜歡上一個非利士女子。作者說,這事出於神。

兩個被父家拒絕的男人

士師記 11章1節   基列人耶弗他是個大能的勇士,是妓女的兒子。基列生了耶弗他。

有許多男人不知道自己為父的重要性,到處留種,結果種下了好多禍根。因為有了孩子而不教養,以致於自己的家都破碎了。基甸就是一個這樣的例子,神雖然呼召他,他打了個勝仗後就到處風流。不僅有了七十個親生的兒子,在示劍也有個不帶回家的妾,給他生了兒子亞比米勒。亞比米勒在基甸死後,就殺掉了69個兄弟,只有一個約坦逃出去。他自立為王三年,卻不算是以色列人的士師,後來也被自己人殺死。

大約過了六十幾年後,有一個名叫基列的基列人,己有妻子兒子,又和一個妓女生下一個兒子耶弗他。基列的兒子們長大後就把耶弗他趕出門,免得他也要繼承產業。耶弗他便出去和一些無賴混在一起。

但是耶弗他可能很有智慧和能力,所以當亞捫人轄制以色列人時,基列人在沒有選擇的餘地下,只好去請耶弗他回來幫助他們。耶弗他懂得敬畏神,一接下任務,便到米斯巴將他一切的事陳述在耶和華面前。

耶弗他的智慧表現在敬畏神和論事的智慧上,他一開始想以德服人,跟亞捫人據理力爭,表現出他對以色列人的歷史十分清楚,不是只有猛力。當亞捫人不講理時,他就與他們爭戰。耶和華的靈在他身上,但是出征前他還是有太多擔心。他擔心什麼呢?

他害怕戰事失利,好不容易重新被接納,何等擔心因為失敗又被踢出去! 他相信耶和華神,但是他覺得若許個願會更可靠。你有沒有這樣的想法?在民間信仰裡,那些人去拜託偶像幫忙時都會許願,要為偶像修金身或送台戲,反正就覺得有許願,邪靈會比較肯幫忙。信徒也經常也有這樣的想法,有的人患了癌症求神醫治,便許願病好了去讀神學;有的人有難關求神幫忙,許願難關一過便奉獻多少錢給教會,有的人更許願去全世界傳福音,誇下很難做到的宏願。

雖然疲乏,還是追趕

士師記八章4節    他們雖然疲乏,還是追趕。

在神主導的戰役中,真正的主帥永遠是神。祂只給基甸留下三百人,要去對付13萬5千的敵軍,還有無數的駱駝。換了是你,會不會想逃回家?那夜,耶和華對基甸說:「起來,下去攻營,因我已把它交在你手中。」

我們仔細聽神的用語:「起來」,意思是別休息了。「下去攻營」,就是現在,要打仗了。「因我己把它交在你手中」,你己經得勝了,去領獎吧! 整去加起來,就是我己經幫你打完仗了,去領獎吧! 也知道基甸聽不懂,又加了一句:「倘若你害怕下去,可以帶你的僕人普拉下到那營裏去, 你必聽見他們所說的,這樣你的手就有力量下去攻營。」

神知道基甸心裡害怕,神也知道我們心裡的害怕。所以祂用方法去鼓勵基甸。基甸真的害怕,所以他真的帶著普拉去探敵營。到了敵營,看到敵人如同蝗蟲那樣多;他們的駱駝無數,多如海邊的沙。但是他聽到另一件事:有一人把夢告訴同伴說:「看哪,我做了一個夢。看哪,一個大麥餅滾入米甸營中,來到帳幕,把帳幕撞倒,帳幕就翻轉倒塌了。」同伴回答說:「這不是別的,而是以色列人約阿施的兒子基甸的刀。 神已把米甸和全軍都交在他手中了。」基甸看到的是環境,聽到的是神的應許,他終於願意放手一搏。

以色列人沒有刀也沒有槍,三百人要對付13萬5千的敵軍和無數的駱駝,這仗怎麼打呢?我相信《孫子兵法》裡絕對沒有這一招。基甸將三百人分成三隊,把角和空瓶交在每個人手中,瓶內有火把。 他對他們說:「看著我,你們要照樣做。看哪,我來到營邊,我怎樣做,你們也要照樣做。我和所有跟隨我的人吹角的時候,你們也要在營的四圍吹角,喊叫:『為耶和華!為基甸!』」

耶路巴力—基甸(2)

士師記六章32節  所以那日人稱基甸為耶路巴力,意思是:「他拆毀了巴力的壇,讓巴力與他爭辯吧。」

有的人和基甸一樣,雖然聽聞有神,卻因為看到這個世界有太多災難而懷疑神的存在。當神的使者來找基甸時,基甸就把他的疑惑都說出來,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開始。當我們心裡有疑惑時,當告訴神,只有祂知道如何解決你心裡的疑惑。很多無神論者因而成為神的僕人,到處傳福音。

基甸一旦知道有神,他的人生目標就整個改變了,他開始學習順服神。神給他的第一個使命不容易,神要他去拆掉他父親拜巴力的祭壇,還要砍下旁邊的亞舍拉當柴燒。就像我們信主後的第一個使命,便是跟家人傳福音,去掉他們拜的偶像,有的人為此禱告了幾十年。

基甸不敢在白天做,怕犯眾怒,便帶著僕人偷偷在夜裡做。第二天,自然有人發現,並且發現是基甸做的,便要求基甸的父親阿施把兒子交出來。奇妙的是,約阿施護著兒子,對站着敵對他的眾人說:「你們是為巴力辯護嗎?你們要救它嗎?誰為它辯護,就在早晨把誰處死吧!巴力如果是 神,有人拆毀了它的壇,就讓它為自己辯護吧!」巴力如果是神,就可以為自己辯護;巴力若不是神,為它辯護豈不是多此一舉?

大能的勇士—基甸(1)

士師記六章17節  基甸對他說:「我若在你眼前蒙恩,求你給我一個證據,證明是你在跟我說話。」

今天是以色列人的聖殿被毀日(希伯來語:תשעה באב‎或ט׳ באב‎;Tisha B’Av,意為「埃波月第九日」),是猶太教一年一度的禁食日,紀念耶路撒冷第一聖殿和第二聖殿的被毀。這一天也是為了紀念發生在同一天的其他降臨猶太人的災難,其中包括在公元135年超過50萬猶太人在羅馬被屠殺。 聖殿被毀日被認為是猶太日曆最悲傷的一天。很多猶太人因為發生在以色列的災難,而不能相信有一位耶和華神在眷顧他們。

〈希伯來書〉的作者說:「人非有信,就不能討神的喜悅,因為到神面前來的人必須信有神,並且信祂會賞賜尋求祂的人。(希11:6)」 但是並非每個人都像底波拉一樣,對神有滿滿的信心。當你諸事不順時,你相信世上有神嗎?

當底波拉過世之後,以色列人又遠離耶和華神,轉去拜外邦人的偶像,神就讓米甸人轄制他們。每當以色列人撒種之後,米甸、亞瑪力和東邊的人都上來攻打他們,對着他們安營,毀壞那地的農作物,直到迦薩,沒有給以色列留下食物,牛、羊、驢也沒有留下。那些人帶着他們的牲畜和帳棚上來,像蝗蟲那樣多;人和駱駝無數,都進入境內,毀壞全地。

〈士師記〉第六章形容他們的困苦,為了躲避米甸人,以色列人就在山中挖洞穴,挖洞建營寨。所以當神的使者去看基甸時,他正躲在酒榨那裡打麥子。有一種出土的酒榨,上池約8英尺見方,15英寸深,下方約2英尺處有一個用來承接果汁的較小的池。基甸就是用這種酒榨來打小麥。酒榨是為了要把葡萄榨成汁,所以只需要一個很小的地方;但是打麥子要在空曠的地方,因為需要利用風力將麥糠和麥子分開,才能有最多的收成。在一個不通風的地方打麥子,麥糠會到處飄,連呼吸都不容易。但是基甸沒有辦法,他不敢去外面空曠的地方打麥子,免得被米甸人發現來搶他的糧食。

底波拉

箴言 3章 5-6節   你要專心仰賴耶和華、不可倚靠自己的聰明. 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認定祂,祂必指引你的路。

在烈陽發威時,突然想起了一位很聰明的女士師兼先知。她喜歡坐在一棵棕樹底下,為百姓排解糾紛。因此大家都稱那棵棕樹是底波拉的棕樹。

在士師管理的時代,以色列人有一個不好的習慣,當他們順利平安時,就去拜外邦人的偶像,耶和華神就任由外邦人欺負他們。當以色列人被欺負得民不聊生時,就會轉向耶和華神祈求。

約書亞過世之後,便是士師的時代。第一個士師是約書亞的女婿俄陀聶,他戰勝了美索不達米亞王古珊‧利薩田,獲得四十年的太平;接著是以笏刺殺了摩押王伊磯倫,以色列太平八十年;以笏之後,有亞拿的兒子珊迦,他用趕牛的棍子打死六百非利士人。底波拉是第四任的士師兼先知。

根據底波拉在〈士師記〉第五章的史詩,她說:「在亞拿之子珊迦的時候,在雅億的日子,大道無人行走,過路人繞道而行。以色列農村荒蕪,空無一人,直到我底波拉興起,興起作以色列之母!」珊迦雖然用趕牛棍打死六百非利士人,獲得一時的平安。但是珊迦沒有帶領以色列人抗敵,也沒有帶領以色列人轉向神。

因此以色列人很快又被迦南人轄制。迦南人把守要道,又四出擄掠,大道不安全,百姓須繞小道而行。「以色列農村荒蕪,空無一人」,因為農村缺乏防衛的條件和力量,並且迦南人時時來搶劫,人們不敢耕種都逃走躲起來,因此田地都荒廢了。田地荒廢就沒有糧食,何等困苦的處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