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篇一百廿九篇

上行之詩。

1 以色列當說:「從我幼年以來,敵人屢次苦害我。
2 從我幼年以來,敵人屢次苦害我,卻沒有勝了我。
3 如同扶犁的在我背上扶犁而耕,耕的犁溝甚長。」
4 耶和華是公義的,祂砍斷了惡人的繩索。
5 願恨惡錫安的都蒙羞退後!
6 願他們像房頂上的草,未長成而枯乾,
7 收割的不夠一把,捆禾的也不滿懷,
8 過路的也不說:「願耶和華所賜的福歸於你們,我們奉耶和華的名給你們祝福!」

讀了幾首上行之詩很有感慨,感受到以色列人去敬拜神的時候,一路仰望著遠高處的耶路撒冷,一面思想神的恩典和神的關係。不像我們現在去教會,大多是忙著找停車的位置,忙著和人打招呼,一心都是忙,思想的都不是和神有關的事情。

當以色列人朝拜神時,前塵往事都上心頭,一件件在心裡湧現,所有的壓力和苦情,和天父每一次的拯救,交織成了他們的生命。從歷史來看,以色列人從出埃及後就不斷面臨爭戰,撒旦藉著無數敵人想要消滅神的選民。

當他們倚靠神時,神就成為他們的力量,戰無不勝,攻無不克;但是當他們轉去拜偶像,情假意地敬拜神時,就失去力量,被敵所制。他們屢次轉回,神就拯救他們,因此他們才能說:「敵人屢次苦害我,卻沒有勝了我」,但是留在他們背上有如犁溝的傷痕,卻是他們遠離神被敵人苦待的見證。

詩篇一百廿八篇

上行之詩。

1 凡敬畏耶和華、遵行祂道的人便為有福!
2 你要吃勞碌得來的,你要享福,事情順利。
3 你妻子在你的內室,好像多結果子的葡萄樹;你兒女圍繞你的桌子,好像橄欖栽子。
4 看哪,敬畏耶和華的人,必要這樣蒙福。
5 願耶和華從錫安賜福給你!願你一生一世看見耶路撒冷的好處,
6 願你看見你兒女的兒女!願平安歸於以色列!

2020年的春節快到了,巿面上的〈福〉也大行其道。人人都渴望有福,拜佛的人爭著去廟裡拿頭香,甚至還有人去,幫忙佔位賣黃牛票,因為他們相信這頭香可以帶來一年的好運和平安,這好運主要是指財運。

世人渴求福氣,聖經也講福氣。但是真正的福氣是什麼?人所追求的福氣和神所說的福氣是否一樣?在中國古書上記載了五福:一曰壽、二曰富、三曰康寧、四曰修好德、五曰考的終命(《書經洪范》)。 ‘長壽’是指命不夭折而且福壽綿長;‘富貴’是錢財富足而且地位尊貴;‘康寧’是身體健康而且心靈安寧;‘好德’是生性仁善而且寬厚寧靜;‘善終’是能預先知道自己的死期。臨命終時,沒有遭遇橫禍,身體沒有病痛,心裡沒有掛慮和煩惱,安詳且自在地離開人間。

詩篇一百廿七篇

所羅門上行之詩。

1 若不是耶和華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勞力;若不是耶和華看守城池,看守的人就枉然警醒。
2 你們清晨早起,夜晚安歇,吃勞碌得來的飯,本是枉然;唯有耶和華所親愛的,必叫他安然睡覺。
3 兒女是耶和華所賜的產業,所懷的胎是祂所給的賞賜。
4 少年時所生的兒女,好像勇士手中的箭。
5 箭袋充滿的人便為有福!他們在城門口和仇敵說話的時候,必不至於羞愧。

記得有人在作見證時,提及在家裡做謝飯禱告時,尚未信主的父親非常生氣,為什麼他辛苦賺錢養家,孩子有飯吃卻在感謝耶穌?也有朋友說,他們一生勤奮,所得財富都是自己一汗一血換來的,為什麼要感謝那看也看不見的神?

去年我們家附近興蓋一間老人院,眼看就要建成,突然在一夜之間被燒得精光。溫哥華六層樓以下的建築多是木頭,所以一起火便燒得很快。我們看電影時,也經常看到放哨的人被殺掉,因為敵人來得不知不覺。

有很多行業的人在開張或開始時,都要拜拜,他們相信他們的工作和平安都需要鬼神的保護,尤其是電影界的,他們希望不要受到鬼神的打擾,希望一切順利。假如不信神的人都相信靈界有力量影響他們要做的事情,那麼相信有真神的人,豈不更應明白神在我們的工作上之主權和重要性?

詩篇一百廿六篇

上行之詩。

1 當耶和華將那些被擄的帶回錫安的時候,我們好像做夢的人。
2 我們滿口喜笑、滿舌歡呼的時候,外邦中就有人說:「耶和華為他們行了大事!」
3 耶和華果然為我們行了大事,我們就歡喜。
4 耶和華啊,求祢使我們被擄的人歸回,好像南地的河水復流。
5 流淚撒種的,必歡呼收割。
6 那帶種流淚出去的,必要歡歡樂樂地帶禾捆回來。

在南國猶大被巴比倫滅掉以先,先知耶利米曾預言,七十年後,神要讓那些被擄的人歸回。七十年,是一段十分漫長的時間,猶大人被擄到遠離家鄉的巴比倫,在那裡重新立下根基,重建家業。有點像現代人移民到不同的國家。經過七十年,都變成華僑或猶僑了。生活一旦穩定,還想回去那千瘡百孔的老家嗎?感覺上,那是屬於祖輩的地方,再也不是自己的地方了。

但是當聖靈感動人的時候,當神要動工時,祂就會喚醒那些人心靈裡最深的渴望:回家,歸家,回到那塊神為我們定意之地,重建靈魂的故鄉。就這樣,大約有五萬人跟著所羅巴伯等人回到了迦南地。

那時沒有飛機,也沒有火車或汽車,那些人都是步行或騎牲畜。回想被鎖鏈銬住帶到巴比倫時,再想想可以自由身,又帶著財產回到故鄉,真是此一時也彼一時,彷彿做了一個好長的夢,夢醒人都老了。

詩篇一百廿五篇

上行之詩。

1 倚靠耶和華的人好像錫安山,永不動搖。
2 眾山怎樣圍繞耶路撒冷,耶和華也照樣圍繞祂的百姓,從今時直到永遠。
3 惡人的杖不常落在義人的份上,免得義人伸手作惡。
4 耶和華啊,求祢善待那些為善和心裡正直的人。
5 至於那偏行彎曲道路的人,耶和華必使他和作惡的人一同出去受刑。願平安歸於以色列!

錫安山是耶路撒冷老城南部一座山的名稱。這個詞在《聖經》中首先用於形容大衛城( 《代下》5:2 ; 《代下》11:5; 《撒下》5:7; 《王上》8:1 ),後來用於聖殿山,現在被用作古代耶路撒冷西山的名字。當詩人舉頭觀看,回想大衛王怎樣戰勝耶布斯人,神怎樣保守這塊地,不生免生出許多讚嘆。錫安代表神的居所,就是神與祂子民相會的地方。耶路撒冷常與錫安合用,代表彌賽亞要在那裡作王掌權,凡被贖的子民都要與祂一同顯現在榮耀裡。

“眾山怎樣圍繞耶路撒冷,耶和華也照樣圍繞祂的百姓”,耶路撒冷的地勢:耶路撒冷位於以色列中央山脈最高處的平台上,海拔約750公尺。東有汲淪溪,西邊和南邊是欣嫩溪,三面溪底和城的高差在40至80公尺之間。城區包括五座山頭,東南有俄斐勒山,東有摩利亞山,東北有貝西大山,西北有亞克拉山,西南有錫安山。城的東邊有橄欖山,群山環繞成為屏障,外敵接近不易,但交通十分便利,是天然的統治中心。詩人用群山圍繞耶路撒冷來形容神對我們的愛,也是指出我們若肯倚靠神,就可以蒙保守;反之,我們若不倚靠神,要憑自己的血氣去抵抗,那麼一定會失敗。沒有了群山環繞的耶路撒冷,就有如其他平地的城鎮一樣容易攻取,防不勝防。

詩篇一百廿四篇

大衛上行之詩。

1 以色列人要說:「若不是耶和華幫助我們,
2 若不是耶和華幫助我們,當人起來攻擊我們,
3 向我們發怒的時候,就把我們活活地吞了。
4 那時波濤必漫過我們,河水必淹沒我們,
5 狂傲的水必淹沒我們。」
6 耶和華是應當稱頌的!祂沒有把我們當野食交給他們吞吃。
7 我們好像雀鳥從捕鳥人的網羅裡逃脫,網羅破裂,我們逃脫了。
8 我們得幫助,是在乎倚靠造天地之耶和華的名。

大衛在這詩篇裡用三個比喻來形容他的敵人,一被當成野食吞吃,二猶如狂傲的水、波濤、河水,三是捕鳥人及其網羅。前面兩種是看得見,迎面而來,卻很難逃脫的危險,第三種是看不見的陷阱。在羅馬皇帝逼迫基督徒時,他採用了猛獸來吞食基督徒。把他們綁在獸皮裡,然後放到競技場,任饑餓的獅子撕咬。有時是讓基督徒跟餓了好幾天的猛獸廝打,可想而知,結果十分褄慘。被當作野食,何等可憐。

第二種災難像大洪水般地來臨,這種災難就好比社會上的潮流。一波波地在向信徒挑戰聖經的可靠性,神的話語之權威,以及社會道德的低落,等等。當我們看到變性的男人可以進去女性使用的廁所和浴室及更衣室時,有女兒的父親豈能不站出來抗議嗎?同性婚姻的議題,大麻合法化,還有更多涉及道德底線的挑戰,讓人看到撒旦的手遍及這個社會,而每進一步,就聽到撒旦的狂笑聲。但是神依然掌權。

詩篇一百廿三篇

上行之詩。

1 坐在天上的主啊,我向祢舉目!
2 看哪,僕人的眼睛怎樣望主人的手,使女的眼睛怎樣望主母的手,我們的眼睛也照樣望耶和華我們的神,直到祂憐憫我們。
3 耶和華啊,求祢憐憫我們,憐憫我們!因為我們被藐視,已到極處。
4 我們被那些安逸人的譏誚和驕傲人的藐視已到極處。

眼睛,是人的靈魂之窗。往往,人的眼睛注目的,就是他心裡所在意的人或事物。不僅是自己喜歡的,就是不喜歡的,也會常常去看,為了抓住別人的把柄或弱點,以便攻擊。眼睛所看的,會流露出人真正的心意。有個年輕男子在和一個年輕的女性交往時,仍然頻頻去看其他女子,想當然耳,那段感情就無法繼續了。因為他的眼睛動態,表明了他的不專情。因此結婚後的人應該更加小心自己的眼睛往哪裡看,因為你若不把心放在配偶身上,你的婚姻一定不快樂,容易失敗。你的心就是你的眼睛。

古時的中東,一般家庭裡都會有僕人或使女,他們的主人和主母不會一天到晚開口叫僕人或使女做事情,而是用手表達。尤其是在客人面前,開口叫僕人做事,等於表示自己對下人的訓練不週全。主人示意時,往往是用某種姿勢傳達,揮揮手、動動手指頭,所以僕人必須十分留意主人或主母的手,才能按著主人和主母的心意去完成任務。這種訓練需要經過長時期的觀察和配合,並不是短時間內就可以清楚主人或主母的意願。

詩篇一百廿二篇

大衛上行之詩。

1 人對我說「我們往耶和華的殿去」,我就歡喜。
2 耶路撒冷啊,我們的腳站在祢的門內。
3 耶路撒冷被建造,如同連絡整齊的一座城。
4 眾支派,就是耶和華的支派,上那裡去,按以色列的常例稱讚耶和華的名。
5 因為在那裡設立審判的寶座,就是大衛家的寶座。
6 你們要為耶路撒冷求平安:「耶路撒冷啊,愛你的人必然興旺。
7 願你城中平安,願你宮內興旺!」
8 因我弟兄和同伴的緣故,我要說:「願平安在你中間!」
9 因耶和華我們神殿的緣故,我要為你求福。

耶路撒冷,在全世界裡具有不可磨滅的位置。很多人去那裡旅遊是抱著一種朝聖的心情,想要去經歷舊約和新約聖經裡的情景。這種現象說明了一個事實,雖然許多人不相信有神,但是有更多人相信聖經的史實。不然他們去做什麼呢?特別是以色列人,有些人很窮,但是總要想盡辦法,一生裡怎樣也要去一次。去過的人總會把那旅程當成一生最大的炫耀。是的,人的心相信有神,不管他們的生活或外表不斷地拒絕神,但是他們的行動卻洩露出心裡的秘密。

上行之詩從詩篇120篇開始,有人認為120篇是一首悔改詩,因為認識到世界的虛謊和充滿敵意,因而向世界說“不”,掉轉自己的腳步,歸向神的一個開始。121篇則是開始靠交託的詩篇,證明在對神的信心裡,能勝過試煉和苦難;經過許多辛苦,終於到了耶路撒冷,這就是122篇的心境。

詩篇一百廿一篇

上行之詩。

1 我要向山舉目。我的幫助從何而來?
2 我的幫助從造天地的耶和華而來。
3 祂必不叫你的腳搖動,保護你的必不打盹。
4 保護以色列的也不打盹,也不睡覺。
5 保護你的是耶和華,耶和華在你右邊蔭庇你。
6 白日,太陽必不傷你;夜間,月亮必不害你。
7 耶和華要保護你免受一切的災害,祂要保護你的性命。
8 你出你入,耶和華要保護你,從今時直到永遠。

這是一首大家都很喜歡的詩,有人譜曲,作成詩歌,連小朋友都朗朗上口。這首詩篇也很容易背誦,每一句經文都是無比的祝福。當詩人帶著滿心的仰慕朝著耶路撒冷的聖殿,一步比一步高地往上走時,他無可避免地看到圍繞著耶路撒冷的群山。當他看到四週圍著耶路撒冷的眾山時,他發出了一個問題:“我的幫助從何而來?”

在所羅門做王的後期,納了許多外邦的妃嬪,她們帶來各自在家鄉裡祭拜的偶像。為了討取她們的歡心,所羅門王也隨著她們去拜偶像。從那時開始,百姓就在高處和各山崗上做祭拜偶像的丘壇。在華人住的地方,在各大山小丘上也是處處有廟。

詩篇一百廿篇

上行之詩。

1 我在急難中求告耶和華,祂就應允我。
2 耶和華啊,求祢救我脫離說謊的嘴唇和詭詐的舌頭。
3 詭詐的舌頭啊,要給你什麼呢?要拿什麼加給你呢?
4 就是勇士的利箭和羅騰木的炭火。
5 我寄居在米設,住在基達帳篷之中有禍了!
6 我與那恨惡和睦的人許久同住。
7 我願和睦,但我發言,他們就要爭戰。

詩篇120-134篇都稱為上行之詩。“上行”一詞包含了台階、階段和等級,以及上升、登上、爬上等意思,故又稱“登階之詩”。根據神賜給以色列人的律法,所有以色列的男丁必須一年三次朝見耶和華,從各處前來耶路撒冷向神守節:即無酵節(逾越節)、收割節(五旬節)和收藏節(住棚節)。無論他們住在那裏,都必須離開自己的家園,前往耶路撒冷朝見神。當這些朝聖者從各處往耶路撒冷時,有時在路上相遇,因此成了一大群人。他們一路前行時,就歌唱這十五篇詩。〈詩篇〉122:4說:“眾支派,就是耶和華的支派,上那裏去,作以色列的證據,稱讚耶和華的名”,以色列的眾支派就是雅各的後裔十二支派,都要盡可能上耶路撒冷去敬拜耶和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