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哀悼押尼珥

撒母耳记下 三章39节    我虽然受膏为王,今日还是软弱,这洗鲁雅的两个儿子比我刚强。愿耶和华照着恶人所行的恶报应他!

虽是同一个团队,但是每个人对同一件事也会有不同的看法。好像乾隆同时使用和珅和纪晓岚,和珅是大贪官,纪晓岚是大清官,但是乾隆的帝王术就是要让两者并存在他的朝中,才能起制衡的作用。所以即使押尼珥的人品不怎么样,大卫也会考虑用他。大卫作了犹大王之后,他的心志就是要统一以色列,但是他并不心急,他耐性等候时机的来临。

时机终于来临,大卫家日见强盛,扫罗日渐衰微。押尼珥审度时势,若与大卫谈条件,他还有可能谋到高官肥缺,若再等下去,只剩个烂摊子时,谁还跟他谈条件?一下子就可以把他给收拾掉,他就什么也捞不到了。因此他越过伊施波设,这个形同虚设的王,竟自去跟大卫谈判。押尼珥在为自己舖路,但是他也需要得到以色列长老们的同意。他在犹大和以色列之间来回奔跑,发挥三寸不烂之舌的功用,使大卫和以色列长老们都频频点头。

约押是大卫的元帅,与押尼珥有杀弟之仇。因此他对大卫说:「尼珥的儿子押尼珥来是要诓哄你,要知道你的出入和你一切所行的事。」他不相信押尼珥的居心是出于好意,他觉得押尼珥来做间谍。虽然大卫和约押曾经是出生入死的伙伴,但此时他们看事情的角度已经有很大的区别。大卫从一个王的角度去审度形势,他要的是犹大和以色列的统一,他要做全以色列的王;但是约押只记得押尼珥杀了他弟弟,此仇不报非君子。大卫看到的是在两个国度的统一中,需要押尼珥这个棋子,他的人品好不好是次要的,他在统一这事上能发挥什么作用,那才是主要的。

约押被自己的仇恨控制了,他追赶押尼珥,领他到城门的瓮洞,假装要和他说机密话,就在那里刺透他的肚腹,押尼珥死了。约押痛快地报了仇,大卫却立刻明白他有祸了。押尼珥死在犹大,死在约押的刀下。约押是大卫的元帅,以色列长老们有谁会再信任大卫?有谁会相信那不是出自大卫的意思?大卫是王,约押是他的部下,谁都会认为那是大卫叫约押做的。

大卫在希伯仑作王

历代志上 11章1-2节   以色列众人聚集到希伯仑见大卫,说:「我们原是你的骨肉。 从前扫罗做王的时候,率领以色列人出入的是你。耶和华你的神也曾应许你说:『你必牧养我的民以色列,做以色列的君。』」

随着扫罗的阵亡,大卫的逃亡生涯结束了。他第一件事是求问神:「我上犹大的一个城去可以吗?」这就是大卫合神心意的做法之一。假如你中了彩票,或是有什么好处临到,你第一件事会求问神,怎样处理吗?现在新冠疫情比较缓和,有些教会开始有实体聚会了,你有没有求问神:「我要不要回去教会聚会呢?」

扫罗死了,大卫哪里都可以去,但是他觉得自己是神的人,是神所膏的王,所以他必须听从神的命令。这是何等的顺服!然后他再求问神要上哪一个城去?神指示他上希伯仑,所以他就带着妻子和跟随他的人都带到希伯仑。每次读到大卫求问神,我都觉得是对自己的一个挑战,学习对神的敬畏和尊重,在生活里把自己摆在仆人和使女的位置上,像大卫一样。

当大卫到了希伯仑之后,他以前所送的礼,所结交的朋友,现在都「发酵」了。犹大人来到希伯仑,在那里膏大卫作王。大卫知道「建立关系」的重要性,所以他听到基伊拉的城受困,他就去救基伊拉;在旷野时,他就帮助放羊的,免得他们被掳掠;他打胜仗得了掠物,就拿去送犹大的长老们。在逃亡的生涯中,大卫没有因而自暴自弃,反而在每一个关键时刻去帮助别人,与人建立良好的关系。如此,当他住进希伯仑时,犹大支派就承认了撒母耳曾经膏大卫做王这件事,更同心接受大卫做他们的王。大卫一生中三次被膏为王,这是第二次,第三次是被膏为全以色列的王。

珍惜自己的性命

以弗所书三章17节  使基督因你们的信住在你们心里,叫你们的爱心有根有基。

从今年七月以来,开始有教会尝试着让会众回到教堂聚会,原则上不能超50人,而且不可以唱诗歌敬拜,也只能看己经录好的影像讲道,因此有的人表示兴趣不大。

主要是一来大家对敬拜的理解己经和以前不一样。以前非得早起赶去教会,现在过了几个月的家居敬拜,明白敬拜的本质不在于教堂,而在于自己和神的关系。在家里敬拜好像更舒服,还可以跟着唱诗歌敬拜。似乎比去教堂敬拜更好。

其二也是因为怕被传染,国外的疫情还没受到完全的控制,每天都有几十来个确诊;有时传来家人团聚,也纷纷被感染,心里不由得更加谨慎小心,而不敢逾距。

这些原因都让我们看到自己的胆小和害怕,或是十分珍情自己的性命。珍惜自己的性命,也就是珍惜他人的性命,因为万一自己被感染而不知道,无形之中就会传给很多人了。

寇世远牧师说过一个故事:神在十九世纪所重用的仆人,英国的司布真,自述曾做了多年挂名的基督徒,因为他一直没有负担去抢救灵魂。 

他住家的巷口有一个车店,每次骑车出门,都要到店里打气。有一天,车店老板信主了,一看到司布真来了,立刻兴高彩烈的说:「朋友,我劝你赶快信耶稣,信耶稣可以得永生,心中有平安,灵里有喜乐,得到祝福,得到恩典。」 

大卫的〈弓歌〉

撒母耳记下一章27节    英雄何竟仆倒!战具何竟灭没!

就在大卫去追赶亚玛力人,夺回自己和众人的妻儿、财物和牲畜之际,也正是扫罗带领以色列人和非利士人大战之时。大卫和跟随他的人正在庆幸找回了家人和财物时,扫罗和约拿单都战死了,以色列人大败。

那时没有电视,没有伊妹儿(email),也没有爱凤(iphone)或其他手机,消息传得相当慢。到了第三天,才有人来讨赏。

那是一个住在以色列人中的亚玛力人,可能是作为雇佣兵而参战的。他把扫罗临死的情形告诉大卫,并取来扫罗头上的冠冕、臂上的镯子以作证据。他可能知道大卫已被撒母耳膏立为以色列的下一任王,也知道扫罗追杀大卫的事,所以他认为大卫知道扫罗被杀一定很高兴,因为他的仇敌死了,大卫就可以作王了。因此他觉得自己一定可以领到不少奖赏。

出乎意料之外,大卫不但不感激他,把他训了一顿,还叫人把他杀了。

这就是大卫。可能有人觉得他矫情,扫罗死了,他岂有不高兴之理?他不是终于不必东躲西逃了吗?但是大卫的过人之处就在于他敬畏神,所以他一直很尊重扫罗。他在吊扫罗和约拿单所写的哀歌里,把他对扫罗的尊重和对约拿单表露无遗。

虽然扫罗对大卫充满嫉恨残酷,但是大卫不看私人恩怨,只看扫罗在国中所做的。他称扫罗为尊荣者、大英雄。扫罗起初的作为的确是以色列的尊荣者、大英雄。大卫记得扫罗为以色列人做过的好事。

神的调虎离山计

撒母耳记辷30章6节下    大卫却倚靠耶和华他的神,心里坚固。

当亚吉兴高采烈地叫大卫做他永远的护卫长,让他和跟随的人一起去攻击以色列人时,这时大卫的心里有何打算呢?当非利士人的首领各率军队,挨次前进,有点像在阅兵时,他们发现了走在亚吉后面的大卫和从人。他们恐慌了。他们想得很远,大卫有可能以他们的头作为与扫罗和好的礼物。

这是很有可能的。非利士人在前面跟扫罗打仗,大卫在后面帮忙杀非利士人。因为大卫绝不会去杀以色列人。如此一来,前后围攻,非利士人就会被歼灭了。神允许大卫和跟随他的人被赶出非利士人的阵营,因为神有祂的计划。当大卫听到这个消息时,很可能松了一口气。

这次非利士人又在亚弗安营,以色列人在耶斯列的泉旁安营。亚弗位于南北交通要道上;耶斯列是耶斯列平原的东口,位于东西向的交通要道上。两相对峙,箭弩拔张,一触即发。

神不让大卫参与这场战事,也不让大卫有机会去救扫罗。因为神明白大卫的心,倘若不把大卫支开,大卫为了约拿单,肯定会上前参战。神用什么方法支开大卫呢?你猜得到吗?

大卫离开了非利士,走了三日,终于回到洗革拉。原以为能见到家人,没想到洗革拉已面目全非。亚玛力人来过了,攻破洗革拉,焚烧了洗革拉,带走城内的妇女和大小人口,却没有杀一个。这是神很大的恩典和保守,身外物可以失去,生命却无法挽回。看似好像很惨,可是我们继续读下去,便会发现,原来这有可能是神要把大卫支开的一个方法。倘若大卫留在洗革拉,必然听到扫罗和非利士人的战情,为了约拿单,为了在神面前的义,也为了以色列人,他不可能干坐在洗革拉,很可能就带人冲上战场了。

大卫在洗革拉

诗篇 34章10节   少壮狮子还缺食忍饿,但寻求耶和华的,什么好处都不缺。

大卫应不应该离开以色列的国境,跑到非利士地呢?有的人认为这是大卫灵里最软弱的时候,虽然神在屡次危难时都拯救他,保守他十分平安,但是那种惊吓和负荷还是让大卫选择了离开。人实在很有限,不是吗?就好像〈路得记〉里的以利米勒,因为以色列地遭遇饥荒,就带着妻儿离开伯利恒去摩押地,到最后只剩妻子拿俄米和媳妇路得回到伯利恒。离开神命定的地方,会碰到更多的困难,这是大卫事前没想到的。

大卫第一次到迦特找亚吉时,为了保命而不得不装疯,才得以逃离迦特。但是这次来到迦特,亚吉却对他另眼相看,还给了他一座城洗革拉。因为在第一次时,亚吉还不知道大卫被扫罗追杀的实情,有可能认为他是间谍,来打探军情;但是经过了一段时间,扫罗追杀大卫一事已经传遍各地了,大家都知道大卫是扫罗的眼中钉,因此亚吉大喜,希望把大卫收为自己的仆人。

果然,扫罗听到大卫逃到非利士地,就不再寻索大卫了。大卫在非利士地住了一年零四个月。这是一段不算短的时间。洗革拉原是犹大南部的一座城,后来给了西缅支派,不知何时却落入非利士人手中。亚吉又把它赐给大卫。有人说,就因为如此,大卫终于从非利士人那里得到了冶铁的知识和方法。因为非利士人恐怕希伯来人制造刀枪,所以不肯教以色列人冶铁。以色列人要磨锄、犁、斧、铲,就下到非利士人那里去磨,但有锉可以锉铲、犁、三齿叉、斧子并赶牛锥,所以在争战的日子里,只有扫罗和约拿单有刀有枪(撒上13:19-22)。现在大卫得到了这座非利士城,焉不是神给他的良机吗?

大卫在西弗再饶扫罗

撒母耳记上 26章23节 今日耶和华将王交在我手里,我却不肯伸手害耶和华的受膏者。耶和华必照各人的公义诚实报应他。

现在出现的人名越来越多了,我们要来看一下,扫罗的元帅是谁?押尼珥是谁?大卫的元帅又是谁?不要小看大卫只有六百多人,也是一个小小的军队。扫罗的父亲是基士,押尼珥的父亲是尼珥,基士和尼珥是兄弟,所以扫罗和押尼珥是堂兄弟。亚比筛、约押和亚撒黑是大卫的姐姐洗鲁雅的儿子,算是大卫的外甥。所以不只是华人兄弟亲,在以色列人那样重视宗派的民族里,亲人的份量也很重。

〈历代志上〉十一章记载了一个故事,当非利士的防营在伯利恒时,防营即防守地方的军队;那时大卫躲在亚杜兰洞的山寨里,不能下去伯利恒。但是他非常想喝伯利恒城门旁井里的水。他原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真的有三个勇士听到他的话,就闯过非利士人的营盘,从伯利恒城门旁的井里打水,拿来给大卫喝。大卫知道后却不肯喝,因为他说那水就好像是三个勇士的血一样,因为他们冒着生命的危险去为他取水。因此他把水浇奠在耶和华面前。这三个勇士的首领就是大卫的外甥,约押的弟弟亚比筛。亚比筛曾经一个人用枪杀了三百人,这枪不是现代的子弹枪,是古时的长矛枪。所以他被推选为卅个勇士的首领。

亚比筛一生对大卫都非常忠诚,他骁勇善战,曾率兵击杀了一万八千个以东人,也带头击溃了亚扪人,平定后来便雅悯人示巴的叛乱。在大卫最后一次出征时,大卫碰上非利士巨人以实比诺,他的铜枪重三百舍客勒(约三公斤),又佩著新刀,也是亚比筛上前帮忙,杀死以实比诺,救了大卫。也因为忠于大卫,所以凡是有人要对大卫不利,他都会挺身而出,不顾自己的性命。

大卫和亚比该

撒母耳记上 25章33节   你和你的见识也当称赞,因为你今日拦阻我亲手报仇,流人的血。

这是一段发生在旷野逃亡时的一段爱情故事,也让我们对大卫的性情多一点理解。因为读过大卫的逃亡和在隐基底不杀扫罗一事,可能会让人误解大卫是个怕事的胆小鬼,让我们来看看大卫阳刚的一面。

话说大卫带着六百多人左逃右躲的,去的地方不是旷野就是沙漠或树林,睡觉可以进山洞或就地,但是他们从哪里得粮食呢?这里有三段话可以作为我们的参考。第一个部份就是大卫差人去见拿八时说的话:「 我听说有人为你剪羊毛,你的牧人在迦密的时候和我们在一处,我们没有欺负他们,他们也未曾失落什么。(撒上25:7)」

然后是拿八的仆人对主母亚比该说的话:「那些人待我们甚好,我们在田野与他们来往的时候,没有受他们的欺负,也未曾失落什么。 我们在他们那里牧羊的时候,他们昼夜做我们的保障。(撒上25:15-16)」

第三句是大卫要去找拿八算帐时说的:「我在旷野为那人看守所有的,以致他一样不失落,实在是徒然了。(撒上25:21)」

可以稍微想像一下,以色列人曾是游牧民族,其中牛羊就是他们的财产。牛羊一多,要牧养牠们也不容易。大卫就提过在他牧羊时偶有猛兽来衔羊羔,他就得追赶牠,击打牠,将羊羔从牠口中救出来,并把猛兽打死。除了猛兽,非利士人或迦南人都有可能来偷袭,若是人力不足,很可能就会被抢去大半。因此大卫和从人便做这些人的保障,保护他们没有损失。然后再向他们的主人要一些「保护费」,这其实很公平,因为大卫和从人付出劳力和心血,让对方没有损失,对方付一些费用也很合理。

与祢同行

当教会开放的日子越来越不可期待时,你和神还是好朋友吗?

曾经我们以为关闭教会只是铁幕下的作为,共产国家的逼迫。曾几何时,因为一只小小的病毒,北美的教会也都关闭了,我们也尝到了没有教会的滋味。在有些地方,没有公开的教会,也可以偷偷地在隐藏的家庭教会聚会,但是我们连这个都做不到,因为必须居家隔离。

聚集在一起几乎等于是集体自杀,因为经常有人一聚集,就立刻有人得病了,那只病毒真的太厉害了。也曾有教会的诗班长距离地一起练诗,很快就有人生病了。这些例子使我们不敢再踏进教会,即使教会开放,我们也不敢进去。

这种情形让我们怎样来评价以前的热心聚会,是否真的没有价值?这种情形好像撒旦在狂笑,没有了教会,看你们这些信徒怎么办?又好像是神借着这机会在筛选谁是真门徒。我们被推到了一个没有教会的时代,我们怎样敬拜呢?

回想圣经里的起初,其实也没有教会。神拣选亚伯拉罕,他就是一个孤单的信徒,只有他一个人相信耶和华神。没有教会,也没有牧者,更没有弟兄姐妹。以撒,雅各,约瑟和其他以色列人都是这样过来的,可是他们心里就是有神。真的好奇妙的信仰。

亚伯拉罕和雅各在特别的时候会筑坛敬拜神,可是为什么他们在特别的时候会想起神呢?因为有时在梦里得到神的指引,有时是完成了某一阶段的路程,为了平安而献上感谢。他们的心里就是有神。所以,其实在没有教会,没有牧者,没有弟兄姐妹的情况下,神要我们孤单到一个程度,让我们明白,除了神以外,没有一个人可以永远伴着我们。这就是现实。

美丽的隐基底

撒母耳记上24章6节   我的主乃是耶和华的受膏者,我在耶和华面前万不敢伸手害他,因祂是耶和华的受膏者。

现在的隐基底是以色列的国立天然公园,也是一个旅客必然要去的地方,因为它除了有沙漠中的甘泉之外,还含有一个以色列最伟大的国王在这里发生的故事,带给后人极大的启示。

话说大约两千多年前,大卫还是一个廿岁出头的小伙子,因为被神拣选,预备当以色列的王,因此受到当时的王扫罗极大的嫉恨,要追杀置他于死地。大卫带着几百人在扫罗王的追杀里四处奔逃,来到了这个干旱的旷野,到处都是危崖绝壁山洞,却有涌自崖壁的泉水。这里,是野羊出没之处,又名「野羊的磐石」。这里,有一条流淌不息的小溪,名为「大卫河」,是为了纪念大卫在流亡时的一段经历。

当大卫与从人为了有美好的栖息之所而高兴时,有人也把这消息传给扫罗。扫罗就带着三千军兵,往野羊的磐石去寻索大卫和跟随他的人。

〈撒母耳记上〉24章记着:到了路旁的羊圈,在那里有洞,扫罗进去大解;当时,大卫和跟随他的人正藏在洞里的深处。(怎么这样巧?)  大卫本来可以轻而易举地夺去扫罗的性命,但由于大卫敬畏神,因此不伸手加害耶和华的受膏者,也不让跟随的人去杀害他,最后只是悄悄割下扫罗外袍的衣襟。他说:「我的主乃是耶和华的受膏者,我在耶和华面前万不敢伸手害他,因祂是耶和华的受膏者。」

多好的机会啊! 扫罗己是60多岁之人,大卫正值青年,扫罗大解时身边也没有军士,只要大卫一伸手,这个恶梦就可以解决,大卫就可以登基当王,为什么不做?换了你,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吗?从人都可以说,是神把他交在你手里啊!莫负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