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篇第十九篇

詩篇第十九篇

大衛的詩,交於伶長。

1 諸天述說神的榮耀,穹蒼傳揚祂的手段。
2 這日到那日發出言語,這夜到那夜傳出知識。
3 無言無語,也無聲音可聽。
4 他的量帶通遍天下,他的言語傳到地極。神在其間為太陽安設帳幕,
5 太陽如同新郎出洞房,又如勇士歡然奔路。
6 它從天這邊出來,繞到天那邊,沒有一物被隱藏不得他的熱氣。

7 耶和華的律法全備,能甦醒人心。耶和華的法度確定,能使愚人有智慧。

8 耶和華的訓詞正直,能快活人的心。耶和華的命令清潔,能明亮人的眼目。
9 耶和華的道理潔淨,存到永遠。耶和華的典章真實,全然公義。
10 都比金子可羨慕,且比極多的精金可羨慕;比蜜甘甜,且比蜂房下滴的蜜甘甜。……

這是大衛的詩,當他寫完後交給伶長,相當於現在的詩班長或指揮,也就是負責詩班的人,讓他為詩譜曲吧!這詩篇是猶太人在安息日和其他節日敬拜時經常引用的詩篇。在1-6節裡,大衛用大自然來形容神的榮耀和偉大;在7-11節裡,用明喻和暗喻來形容耶和華的律法之聖潔和甜蜜;12-14節是大衛對神的祈禱。C. S. Lewis說這詩篇是他認為詩篇中最偉大的詩篇,其內容堪稱是世上最偉大的歌詞之一。

詩篇第十八篇

詩篇十八篇

耶和華的僕人大衛的詩,交於伶長。當耶和華救他脫離一切仇敵和掃羅之手的日子,他向耶和華念這詩的話,說:

1 耶和華我的力量啊,我愛祢!
2 耶和華是我的巖石,我的山寨,我的救主,我的神,我的磐石,我所投靠的。祂是我的盾牌,是拯救我的角,是我的高臺。
3 我要求告當讚美的耶和華,這樣我必從仇敵手中被救出來。
4 曾有死亡的繩索纏繞我,匪類的急流使我驚懼,
5 陰間的繩索纏繞我,死亡的網羅臨到我。
6 我在急難中求告耶和華,向我的神呼求。祂從殿中聽了我的聲音,我在祂面前的呼求入了他的耳中。
7 那時因祂發怒,地就搖撼戰抖,山的根基也震動搖撼。
8 從祂鼻孔冒煙上騰,從祂口中發火焚燒,連炭也著了。
9 祂又使天下垂,親自降臨,有黑雲在祂腳下。
10 祂坐著基路伯飛行,祂藉著風的翅膀快飛。……….

這首詩和〈撒母耳記下〉22章完全一樣,是大衛脫離一切仇敵和掃羅之手後所寫的讚美詩,也是一首感恩詩。

倘若讓你用自己的話來形容神,你會怎樣形容呢?大衛形容神是他的力量,岩石,山寨,盾牌,高台,是他的神,他所投靠的。你有沒有同樣的感受呢?你會不會像大衛一樣,隨時隨地都投靠神呢?

詩篇第十七 篇

詩篇第十七篇

大衛的祈禱。

1 耶和華啊,求祢聽聞公義,側耳聽我的呼籲,求祢留心聽我這不出於詭詐嘴唇的祈禱。
2 願我的判語從你面前發出,願你的眼睛觀看公正。
3 祢已經試驗我的心,祢在夜間鑒察我,祢熬煉我,卻找不著什麼。我立志叫我口中沒有過失。
4 論到人的行為,我藉著祢嘴唇的言語,自己謹守,不行強暴人的道路。
5 我的腳踏定了祢的路徑,我的兩腳未曾滑跌。
6 神啊,我曾求告祢,因為祢必應允我,求祢向我側耳,聽我的言語。
7 求祢顯出祢奇妙的慈愛來,祢是那用右手拯救投靠你的,脫離起來攻擊他們的人。
8 求祢保護我,如同保護眼中的瞳人,將我隱藏在祢翅膀的蔭下,
9 使我脫離那欺壓我的惡人,就是圍困我,要害我命的仇敵。
10 他們的心被脂油包裹,他們用口說驕傲的話。…….

這詩篇是大衛的祈禱,我們可以從大衛的祈禱裡學到什麼功課呢?在第一節裡,你就可以感受到大衛心裡的迫切。他的禱告不是隨隨便便地跟神講話,而是情真意切地祈求:「耶和華阿,求祢聽聞公義,(求祢)側耳聽我的呼籲;求祢留心聽我這不出於詭詐嘴唇的祈禱。」 此節中有三次求神聽他的祈禱。大衛知道他禱告的對象,也向神表明他的公義和誠實。

神不是我們的打手,我們不能在自己心懷不軌時求神幫助,因為神不聽不義之人的祈求。這個特點讓我們看到真神和假神的分別。在台灣有位國寶級的陶藝大師劉銘侮,他曾經四處蓋廟宇、造佛像、念咒、作法樣樣精通。因為蓋廟宇,他了解許多迷惑善男信女的「把戲」,包括如何把手伸進沸騰油鍋卻不受傷,或是把石頭綁起來丟入鍋中炸,讓石頭發出鬼哭神號之泣。

詩篇第十六篇

詩篇第十六篇

大衛的金詩。

1 神啊,求祢保佑我,因為我投靠祢。
2 我的心哪,你曾對耶和華說:「祢是我的主,我的好處不在祢以外。」
3 論到世上的聖民,他們又美又善,是我最喜悅的。
4 以別神代替耶和華的,他們的愁苦必加增。他們所澆奠的血我不獻上,我嘴唇也不提別神的名號。
5 耶和華是我的產業,是我杯中的份,我所得的祢為我持守。
6 用繩量給我的地界坐落在佳美之處,我的產業實在美好!
7 我必稱頌那指教我的耶和華,我的心腸在夜間也警戒我。
8 我將耶和華常擺在我面前,因他在我右邊,我便不致搖動。
9 因此我的心歡喜,我的靈快樂,我的肉身也要安然居住。
10 因為祢必不將我的靈魂撇在陰間,也不叫祢的聖者見朽壞。
11 祢必將生命的道路指示我,在祢面前有滿足的喜樂,在祢右手中有永遠的福樂。

這詩篇一般被稱為金詩,是因為詩人在經過熬煉,濾淨雜質,禱告默想之後,有深刻的感概,每句話都像金子刻在心上般地寶貴且永久。又因為是生命的歷練所引出來的話語,又被稱為信心之詩。這樣的金詩一共有六篇,這是第一篇。

以色列人的產業是在約書亞帶領以色列人進迦南後,按著神的吩咐給十二支派拈鬮來決定每個支派的所得之地。每個支派都有他們獨得的地業,人多的就地大,人少的地也小。有些地業連接海洋,可以經營海上的貿易;有的在山上,有的在平原。這樣的拈鬮讓神來決定每個支派應得的土地和產業,各有特色。

詩篇第十五篇

詩篇第十五篇

大衛的詩。

1 耶和華啊,誰能寄居你的帳幕?誰能住在你的聖山?
2 就是行為正直,做事公義,心裡說實話的人。
3 他不以舌頭讒謗人,不惡待朋友,也不隨夥毀謗鄰里。
4 他眼中藐視匪類,卻尊重那敬畏耶和華的人。他發了誓,雖然自己吃虧,也不更改。
5 他不放債取利,不受賄賂以害無辜。行這些事的人,必永不動搖。

這是一篇教導的詩篇。以大衛問神,誰能棲身在耶和華的帳幕為主題。和合本翻譯為「寄居」,從希伯來文翻譯為英文是「sojourn棲身」,用「棲身」比較妥切的原因是因為「棲身」含有我不想再離開之意,我就要在這裡住下了。「寄居」則含有暫時之意,以後很可能還要去找別的地方住。

這首詩篇在猶太人稱為「入門禮儀」,崇拜的人詢問進入聖殿敬拜的條件。你有沒有想過,我們要具備怎樣的條件才能進入神的聖所敬拜祂?

我們從來都沒想過我們的「資格」,因為《聖經》告訴我們神的愛是沒有條件的;神接納我們好像耶穌接納那個在十字架上被釘的強盜。按我們的本相接納我們。但是在舊約裡,每一次神的祝福裡都有警戒,人若保守自己在神的律法,敬畏神,就必蒙福;反之,離開神的人必遭到咒詛。所以當我們信主後,要清楚明白,神的特性除了愛之外,還有公義。

詩篇第十四篇

詩篇第14篇

大衛的詩,交於伶長。

1 愚頑人心裡說:「沒有神!」他們都是邪惡,行了可憎惡的事,沒有一個人行善。
2 耶和華從天上垂看世人,要看有明白的沒有,有尋求神的沒有。
3 他們都偏離正路,一同變為汙穢;並沒有行善的,連一個也沒有。
4 作孽的都沒有知識嗎?他們吞吃我的百姓,如同吃飯一樣,並不求告耶和華。
5 他們在那裡大大地害怕,因為神在義人的族類中。
6 你們叫困苦人的謀算變為羞辱,然而耶和華是他的避難所。
7 但願以色列的救恩從錫安而出!耶和華救回他被擄的子民,那時雅各要快樂,以色列要歡喜。

網上傳出這樣的一個故事:有一位無神論者有一次搭飛機時,他的旁邊坐了一個小女孩。他對女孩說:「我們來聊天吧,這樣會讓人覺得旅程不會那麼枯燥乏味。」小女孩其實剛剛打開一本書想看,便禮貌地回答:「您想聊什麼呢?」無神論者說:「隨便吧!例如根本沒有神或在人死後有沒有天堂或地獄?」

「好啊,」小女孩說:「這話題很有意思,但是我先問你,你知不知道馬、牛和鹿都是草食動物,為什麼鹿的大便是小顆粒狀,而牛的大便卻是一個大餅似的形狀?馬的則是一團塊的?」無神論者對小女孩的問題很感驚奇,想了一下說:「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小女孩回答他:「你連大便都不懂,那你覺得自己有資格去討論有沒有神存在,有沒有天堂和地獄的問題嗎? 」說完就自顧自地看書去了。

詩篇第十三篇

詩篇13篇

大衛的詩,交於伶長。

1 耶和華啊,祢忘記我要到幾時呢?要到永遠嗎?祢掩面不顧我要到幾時呢?
2 我心裡籌算,終日愁苦,要到幾時呢?我的仇敵升高壓制我,要到幾時呢?
3 耶和華我的神啊,求祢看顧我,應允我,使我眼目光明,免得我沉睡至死,
4 免得我的仇敵說「我勝了他」,免得我的敵人在我搖動的時候喜樂。
5 但我倚靠祢的慈愛,我的心因祢的救恩快樂。
6 我要向耶和華歌唱,因祂用厚恩待我。

在這首詩篇裡,大衛用了四次 “How long, O Lord”  (要到幾時呢), 來表明他心裡的沉痛訴求。司布真將此詩篇稱為“多長時間的詩篇, 或者“嚎叫的詩篇”,因為這是心靈的吶喊。有神學家認為這是在大衛的兒子押沙龍反叛,大衛逃亡時寫的,但是有更多說法,認為大衛王此詩可以應用於一個人生活中的每一種情境。

因為大衛王經歷了他的苦難,藉著詩篇表達他的感受,每個人都可以在這些詩篇中找到回應自己經歷的話語。在大衛的詩篇裡,讓我們看到無論大衛經歷了怎樣的苦難,即使是在人生的最低點,在他感到被棄和氣餒時,他都記得仰望神,不停地仰望神,也因而永遠抱著希望,相信神一定會拯救。

詩篇第十二篇

詩篇第八篇

大衛的詩,交於伶長。調用第八。

1 耶和華啊,求祢幫助,因虔誠人斷絕了,世人中間的忠信人沒有了。
2 人人向鄰舍說謊,他們說話是嘴唇油滑,心口不一。
3 凡油滑的嘴唇和誇大的舌頭,耶和華必要剪除。
4 他們曾說:「我們必能以舌頭得勝,我們的嘴唇是我們自己的,誰能做我們的主呢?」
5 耶和華說:「因為困苦人的冤屈和貧窮人的嘆息,我現在要起來,把他安置在他所切慕的穩妥之地。」
6 耶和華的言語是純淨的言語,如同銀子在泥爐中煉過七次。
7 耶和華啊,祢必保護他們,祢必保佑他們永遠脫離這世代的人。
8 下流人在世人中升高,就有惡人到處遊行。

這首詩篇也是大衛寫的,他真是一個很有才華的人。調用第八是指以男低音低八度的音調,或是用有第八弦之樂器發音,可見這首詩篇唱起來極為深沉。

在這詩篇裡大衛對人的謊言和油嘴滑舌感到極其不耐,不知你有沒有聽過那樣的言語,你的感覺又是如何?在〈雅各書〉裡,說到舌頭在百體中最小,卻能說大話,又可以點起地獄之火。

詩篇第十一篇

詩篇第十一篇

大衛的詩,交於伶長。

1 我是投靠耶和華,你們怎麼對我說:「你當像鳥,飛往你的山去!
2 看哪,惡人彎弓,把箭搭在弦上,要在暗中射那心裡正直的人。
3 根基若毀壞,義人還能做什麼呢?」
4 耶和華在祂的聖殿裡,耶和華的寶座在天上,祂的慧眼察看世人。
5 耶和華試驗義人,唯有惡人和喜愛強暴的人,祂心裡恨惡。
6 祂要向惡人密布網羅,有烈火、硫磺、熱風做他們杯中的份。
7 因為耶和華是公義的,祂喜愛公義,正直人必得見祂的面。

這首詩篇雖然說是大衛的作品,但有不少學者認為這是在巴比倫之囚回歸耶路撒冷後的作品。在這首詩篇裡分了三部份,第一部份在第1節的上半:「我是投靠耶和華」,這是作者的立場。人必須先有立場,才能決定怎樣面對遇件的事,採取怎樣的方法或心態去走前面的路。作者有了立場,所以對關心他的朋友們之建議有不同的反應。

他拒絕了朋友的建議在第1節下半到第3節:「你當像鳥,飛往你的山去!看哪,惡人彎弓,把箭搭在弦上,要在暗中射那心裡正直的人。根基若毀壞,義人還能做什麼呢?」朋友的建議是叫他回去躲起來,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但是作者在4-7節裡表明對神的信任,所以他要勇往直前。

詩篇第十篇

詩篇第十篇

1耶和華啊,祢為什麼站在遠處?在患難的時候為什麼隱藏?
2 惡人在驕橫中把困苦人追得火急,願他們陷在自己所設的計謀裡。
3 因為惡人以心願自誇,貪財的背棄耶和華,並且輕慢他。
4 惡人面帶驕傲,說:「耶和華必不追究。」他一切所想的,都以為沒有神。
5 凡他所做的,時常穩固,祢的審判超過他的眼界。至於他一切的敵人,他都向他們噴氣。
6 他心裡說:「我必不動搖,世世代代不遭災難。」
7 他滿口是咒罵、詭詐、欺壓,舌底是毒害、奸惡。
8 他在村莊埋伏等候,他在隱密處殺害無辜的人,他的眼睛窺探無倚無靠的人。
9 他埋伏在暗地,如獅子蹲在洞中。他埋伏,要擄去困苦人;他拉網,就把困苦人擄去。
10 他屈身蹲伏,無倚無靠的人就倒在他爪牙之下。…………

在希臘七十士譯本裡,詩篇第9/10篇是同一詩篇,但是在國王詹姆斯(King James)版本裡分成了兩個詩篇。從內容來看,第10篇更注重在個人與神的關係。通常以色列人在吹角節到贖罪日的十天裡,會朗讀這首詩歌。

在香港的局勢如此不穩定時,讀這詩篇似乎很合此時的心境。誰是惡人?誰是義人?似乎在每個團體裡都有惡人,也有義人。我們看到港警一些不合宜的作法,也看到有些港警試著偷偷地保護民眾,叫他們快跑不要被抓到;我們看到港民和平示威,也看到有港民作亂。在我們不知如何為香港禱告時,這首詩篇似乎派上了用場。因為只有監察人心的神知道誰是惡人,誰是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