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篇七十二篇

所羅門的詩。

1 神啊,求祢將判斷的權柄賜給王,將公義賜給王的兒子。
2 他要按公義審判你的民,按公平審判祢的困苦人。
3 大山小山,都要因公義使民得享平安。
4 他必為民中的困苦人申冤,拯救窮乏之輩,壓碎那欺壓人的。
5 太陽還存,月亮還在,人要敬畏祢,直到萬代。
6 他必降臨,像雨降在已割的草地上,如甘霖滋潤田地。
7 在他的日子義人要發旺,大有平安,好像月亮長存。
8 他要執掌權柄,從這海直到那海,從大河直到地極。
9 住在曠野的必在他面前下拜,他的仇敵必要舔土。
10 他施和海島的王要進貢,示巴和西巴的王要獻禮物。……

〈詩篇〉第72篇是第二卷〈詩篇〉的最後一篇。聖經學者把整部〈詩篇〉分成五卷,並且按著內容它們做了以下的分類:第一卷:1至41篇(詩篇的創世紀),第二卷:42至72篇(詩篇的出埃及記),第三卷:73至89篇(詩篇的利未記),第四卷: 90至106篇(詩篇的民數記),第五卷:107至150篇(詩篇的申命記)。要找出分類的原始出處並不容易,可能只是其中有幾篇可以歸類。

這一篇前面註明是所羅門的詩,在末後的一節卻寫是耶西的兒子大衛的禱告。所以一般有兩種看法:一是大衛年邁時所唸,由所羅門記錄下來;二是大衛為所羅門所做的祈禱。

神揀選所羅門做王(代上28:5-7),大衛因而把王位傳給所羅門。其他的王子曾經覬覦王位,也都有所行動。大衛的長子暗嫩因為強姦三子押沙龍的妹妹他瑪,被押沙龍設計殺死;聖經沒有提到二子的去向。三子就是押沙龍,

詩篇七十一篇

1耶和華啊,我投靠祢,求祢叫我永不羞愧。
2 求祢憑祢的公義搭救我,救拔我;側耳聽我,拯救我。
3 求祢做我常住的磐石,祢已經命定要救我,因為祢是我的巖石,我的山寨。
4 我的神啊,求祢救我脫離惡人的手,脫離不義和殘暴之人的手。
5 主耶和華啊,祢是我所盼望的,從我年幼祢是我所倚靠的。
6 我從出母胎被你扶持,使我出母腹的是祢,我必常常讚美祢。
7 許多人以我為怪,但祢是我堅固的避難所。
8 祢的讚美,祢的榮耀,終日必滿了我的口。
9 我年老的時候,求祢不要丟棄我;我力氣衰弱的時候,求祢不要離棄我。
10 我的仇敵議論我,那些窺探要害我命的彼此商議,……

這詩篇顯然是大衛王年老時所寫,雖然沒有作者名字,但是猶太人認為這詩的作者是大衛王。大衛王把他在母腹時蒙神扶持,一直到年邁時的光景,用這樣短短的詩篇來記念來感恩,更附上年邁時的需求,他真是一位寫詩高手。

大衛在年邁時再一次向神祈求:“耶和華啊,我投靠祢,求祢叫我永不羞愧。”大衛年輕時縱橫戰場,經過了人世間許多坎坷,在軟弱時也曾求神讓他不致羞愧;現在年老,沒有力氣,萬事不由人,他依然希望活得燦爛,讓人能從他身上看到,一個投靠神的人必永不羞愧。我相信這也是許多年老基督徒的心態。我們雖然老了,但是求主讓我們活得有主的光采,讓我們的生命依然能彰顯神的豐盛和能力。

詩篇七十篇

大衛的紀念詩,交於伶長。
1 神啊,求祢快快搭救我!耶和華啊,求祢速速幫助我!
2 願那些尋索我命的抱愧蒙羞,願那些喜悅我遭害的退後受辱。
3 願那些對我說「啊哈!啊哈!」的,因羞愧退後。
4 願一切尋求祢的因祢高興歡喜,願那些喜愛祢救恩的常說:「當尊神為大!」
5 但我是困苦窮乏的,神啊,求祢速速到我這裡來!祢是幫助我的,搭救我的,耶和華啊,求祢不要耽延!

這首詩為何稱為記念詩呢?當你讀完它時,可能覺得它更像一首求救詩或請願詩。從希伯來文和英文的翻譯 lehazkir (להזכיר),這個字本身就是記念 remind或提及mention之意,但也因為其內容,所以有的英文聖經的翻譯也用A petition(請願)。

大衛做王,他的生活有兩個方面,一是對外公開的,一是對內私人的。我們的生活又何嘗不是這樣?大家表面上都很好,開開心心的,好像臉書的世界,許多人把各種節日或旅遊的相片放上去,有的人就因而被迷惑了,以為別人的日子都過得鮮亮有趣,只有自己什麼都沒有。事實上,他們不會把旅行或生活裡所碰到的糟糕透頂的經歷告訴別人。

大衛做王似乎很榮耀,可是他要面對的攻擊也是多得不得了。他一當王,非利士人就來攻擊;他善意地想安慰死了父親的亞捫,結果使者去了卻慘遭羞辱;除了軍事還有政治。現在我們看新聞,哪個當政者不是天天被批評被攻擊?在表面看他是個榮耀的君王,但是他的內心卻充滿了掙扎和恐懼。

詩篇六十九篇

大衛的詩,交於伶長。調用百合花。

1 神啊,求祢救我!因為眾水要淹沒我。
2 我陷在深淤泥中,沒有立腳之地;我到了深水中,大水漫過我身。
3 我因呼求困乏,喉嚨發乾;我因等候神,眼睛失明。
4 無故恨我的,比我頭髮還多;無理與我為仇,要把我剪除的,甚為強盛;我沒有搶奪的,要叫我償還。
5 神啊,我的愚昧祢原知道,我的罪愆不能隱瞞。
6 萬軍的主耶和華啊,求祢叫那等候祢的不要因我蒙羞。以色列的神啊,求祢叫那尋求祢的不要因我受辱。
7 因我為祢的緣故受了辱罵,滿面羞愧。
8 我的弟兄看我為外路人,我的同胞看我為外邦人。
9 因我為祢的殿心裡焦急,如同火燒,並且辱罵祢人的辱罵都落在我身上。
10 我哭泣,以禁食刻苦我心,這倒算為我的羞辱。……

這篇“彌賽亞詩篇”裡有很多在新約被引用的經文,這些經文都直接指向主耶穌在十字架上的經歷。當大衛在苦難中時,他向神發聲求援,但是聖靈卻使他說出許多預言,論及彌賽亞要受到的迫害。在1-6節裡,大衛形容他的苦難有可能來自他的愚昧或罪愆,他深陷淤泥中,沒有立腳之地;又到了深水中,大水漫過他身。前者指站都站不住,後者指已經没頂,快沒命了。他曾呼救,直到喉嚨發乾,因為等候神,眼睛失明。這是一場在黑暗裡的爭戰,看不見任何亮光。

仇敵比頭髮還多,那時大衛應該還有很多頭髮,仇敵多到像頭髮那樣數算不了;想剪除他的,比他強盛;他沒有搶奪,人卻要他償還。這是個不合理的世界,沒有任何理由可講。主耶穌在最後的晚餐時,就是這樣跟門徒說的:“這要應驗他們律法上所寫的話說:他們無故地恨我。(約15:25)”當時的以色列人、羅馬軍兵真是無緣無故地恨耶穌,要置祂於死地。但是大衛的祈禱不是為了自己,更為了神的榮耀,這就是大衛禱告最高明的地方:“萬軍的主耶和華啊,求祢叫那等候祢的不要因我蒙羞。以色列的神啊,求祢叫那尋求祢的不要因我受辱。”

詩篇六十八篇

大衛的詩歌,交於伶長。

1 願神興起,使祂的仇敵四散,叫那恨祂的人從祂面前逃跑。
2 他們被驅逐,如煙被風吹散;惡人見神之面而消滅,如蠟被火熔化。
3 唯有義人必然歡喜,在神面前高興快樂。
4 你們當向神唱詩,歌頌他的名,為那坐車行過曠野的修平大路——祂的名是耶和華,要在祂面前歡樂!
5 神在祂的聖所做孤兒的父,做寡婦的申冤者。
6 神叫孤獨的有家,使被囚的出來享福,唯有悖逆的住在乾燥之地。

7 神啊,祢曾在祢百姓前頭出來,在曠野行走。(細拉)

8 那時地見神的面而震動,天也落雨,西奈山見以色列神的面也震動。
9 神啊,祢降下大雨,祢產業以色列疲乏的時候,祢使他堅固。
10 祢的會眾住在其中,神啊,祢的恩惠是為困苦人預備的。……

這首詩歌因為保羅引用了這詩篇裡的第18節:“他升上高天的時候,擄掠了仇敵(弗4:8)”來指證基督,所以被列為“彌賽亞詩篇”之一。有聖經學者認為,這首詩篇的背景是〈歷代志上〉第15章,大衛把約櫃從俄別以東的家運到錫安山時所寫的。它不僅提及離開埃及、西乃山的約和曠野的聖所,更提到“彌賽亞國度”的建立,因而被稱為歷史和預言的剪影。在這首詩歌裡也有神的應許,祂要做孤兒的父,為寡婦申冤,又叫孤獨的有家,被囚的得自由,使人讀了甚感安慰。當鄭果牧師的家人從中國出來與他團圓時,他就曾經提到過神的應許,叫他這個孤獨的終於和家人團聚了。

詩篇六十七篇

一篇詩歌,交於伶長。用絲弦的樂器。

1 願神憐憫我們,賜福於我們,用臉光照我們,(細拉)
2 好叫世界得知祢的道路,萬國得知祢的救恩。
3 神啊,願列邦稱讚祢,願萬民都稱讚祢!
4 願萬國都快樂歡呼,因為祢必按公正審判萬民,引導世上的萬國。(細拉)
5 神啊,願列邦稱讚祢,願萬民都稱讚祢!
6 地已經出了土產,神,就是我們的神,要賜福於我們。
7 神要賜福於我們,地的四極都要敬畏祂。

縱橫影壇25年,曾經五度入圍奧斯卡演技獎的李奧納多‧狄卡皮歐,終於在2016年,第88屆奧斯卡金像獎時,因為“神鬼獵人”(The Revenant)的傑出演技而奪到小金人。“神鬼獵人”原預計在加拿大拍攝,卻因為氣候不夠寒冷,必須到阿根廷南部拍攝部份場景。李奧納多的得獎感言除了感謝之外,更著重在環保的呼籲,他說:“我們只有一個地球,不該把她視為理所當然,如同我不把今晚的成就視為理所當然。”

當我們從出生就享受著神所賜的一切時,我們很難不把神的恩典視為理所當然,予取予求,毫無顧忌。但是藉著這詩篇,讓我們知道所有的恩典都是來自神的賜予。這詩篇裡一共有六個“願”,“願”代表了在禱告裡的期望。1-3節是在〈民數記〉的第六章24-26節裡,神曉喻摩西教導亞倫和其後裔,對以色列人的祝福:“願耶和華賜福給你,保護你!願耶和華使祂的臉光照你,賜恩給你! 願耶和華向你仰臉,賜你平安!”因此又稱大祭司的祝禱。

詩篇六十六篇

一篇詩歌,交於伶長。

1 全地都當向神歡呼!
2 歌頌他名的榮耀,用讚美的言語將祂的榮耀發明!
3 當對神說:「祢的作為何等可畏!因祢的大能,仇敵要投降祢。
4 全地要敬拜祢,歌頌祢,要歌頌祢的名。」(細拉)
5 你們來看神所行的,祂向世人所做之事是可畏的。
6 祂將海變成乾地,眾民步行過河,我們在那裡因祂歡喜。
7 祂用權能治理萬民直到永遠,祂的眼睛鑒察列邦,悖逆的人不可自高。(細拉)
8 萬民哪,你們當稱頌我們的神,使人得聽讚美祂的聲音。
9 祂使我們的性命存活,也不叫我們的腳搖動。
10 神啊,你曾試驗我們,熬煉我們如熬煉銀子一樣。……

有一幅以色列的圖畫很可以說明神的恩典是等信實。在〈以西結書〉36章10-11節,那是猶太人亡國,被擄到巴比倫的時候,神已經預言:“我必使以色列全家的人數在你上面增多,城邑有人居住,荒場再被建造。我必使人和牲畜在你上面加增,他們必生養眾多。我要使你照舊有人居住,並要賜福於你比先前更多,你就知道我是耶和華。”比較一下現在的以色列和以色列建國之前的巴勒斯坦,我們就可以明白為何詩人要如此地讚美神。

詩篇六十五篇

大衛的詩歌,交於伶長。

1 神啊,錫安的人都等候讚美祢,所許的願也要向祢償還。
2 聽禱告的主啊,凡有血氣的都要來就祢。
3 罪孽勝了我,至於我們的過犯,祢都要赦免。
4 祢所揀選使他親近祢,住在祢院中的,這人便為有福!我們必因祢居所,祢聖殿的美福知足了。
5 拯救我們的神啊,祢必以威嚴秉公義應允我們,祢本是一切地極和海上遠處的人所倚靠的。
6 祂既以大能束腰,就用力量安定諸山,
7 使諸海的響聲和其中波浪的響聲,並萬民的喧嘩,都平靜了。
8 住在地極的人因祢的神蹟懼怕,祢使日出日落之地都歡呼。

9 祢眷顧地,降下透雨,使地大得肥美;神的河滿了水。祢這樣澆灌了地,好為人預備五穀。

10 祢澆透地的犁溝,潤平犁脊,降甘霖使地軟和,其中發長的蒙祢賜福。
11 祢以恩典為年歲的冠冕,祢的路徑都滴下脂油。
12 滴在曠野的草場上,小山以歡樂束腰,
13 草場以羊群為衣,谷中也長滿了五穀,這一切都歡呼歌唱。

這是一首讚美的詩歌,有人認為是以色列經過了一段乾旱時期,重獲甘霖的讚美。在大衛做王的時期,以色列曾經有三年的饑荒。大衛去求問神時,才發現在以色列境內曾經發生過一椿很不公平的屠殺。這事要從〈約書亞記〉說起,當約書亞率領以色列人進迦南之後,就開始一連串的戰爭,住在迦南地的外邦人都因而震驚了。尤其是當時有非常堅固城牆的耶利哥城,在以色列人繞了七天之後,居然城牆就都倒了,以色列人的第一仗已經讓外邦人聞風喪膽。

詩篇六十四篇

大衛的詩,交於伶長。

1 神啊,我哀嘆的時候,求祢聽我的聲音。求祢保護我的性命,不受仇敵的驚恐。
2 求祢把我隱藏,使我脫離作惡之人的暗謀和作孽之人的擾亂。
3 他們磨舌如刀,發出苦毒的言語,好像比準了的箭,
4 要在暗地射完全人。他們忽然射他,並不懼怕。
5 他們彼此勉勵設下惡計,他們商量暗設網羅,說:「誰能看見?」
6 他們圖謀奸惡,說:「我們是極力圖謀的!」他們各人的意念心思是深的。
7 但神要射他們,他們忽然被箭射傷。
8 他們必然絆跌,被自己的舌頭所害,凡看見他們的必都搖頭。
9 眾人都要害怕,要傳揚神的工作,並且明白祂的作為。
10 義人必因耶和華歡喜,並要投靠祂。凡心裡正直的人,都要誇口。

南非牧師慕安德烈曾在1895年造訪英格蘭。當時他深受背部舊傷復發之苦,在等待康復期間,接待他的女主人告訴他,有位姐妹正面對極大的困難,希望得到他的輔導。慕安德烈說:“把這張紙拿給她,上面我寫了一些話語來激勵自己,或許對她有幫助。”紙上這樣寫:“在面對患難時,我告訴自己:首先,上帝讓我遭遇困境,這既然是祂的心意,我就安穩歇息。接著,祂會保守我在祂的愛中,並在試煉中賜給我恩典,保守我行事為人合乎祂兒女的身分。然後,祂會將試煉化為祝福,從中教導我當學的功課,以祂的恩典造就我。最後,祂會按照祂所定的時刻,帶領我離開這困境。至於會以什麼方式,什麼時候,唯有祂知道。我在這裡,順從祂的心意、得蒙祂的保守、接受祂的訓練、按著祂的時間。”

詩篇六十三篇

大衛在猶大曠野的時候,作了這詩。

1 神啊,祢是我的神,我要切切地尋求祢!在乾旱疲乏無水之地,我渴想祢,我的心切慕祢。
2 我在聖所中曾如此瞻仰祢,為要見祢的能力和祢的榮耀。
3 因祢的慈愛比生命更好,我的嘴唇要頌讚祢。
4 我還活的時候要這樣稱頌祢,我要奉祢的名舉手。
5 我在床上記念祢,在夜更的時候思想祢,我的心就像飽足了骨髓肥油,
6 我也要以歡樂的嘴唇讚美祢。
7 因為祢曾幫助我,我就在祢翅膀的蔭下歡呼。
8 我心緊緊地跟隨祢,祢的右手扶持我。
9 但那些尋索要滅我命的人,必往地底下去。
10 他們必被刀劍所殺,被野狗所吃。
11 但是王必因神歡喜,凡指著祂發誓的,必要誇口,因為說謊之人的口必被塞住。

有一個人求上帝祝福他,給他蒙福的七天。上帝說:好,你可以選擇七天,我賜福 給你!那人說:星期天、星期一、星期二……這七天裡你都賜福給我。上帝說:你很取巧,給你四天就算了。那人說:四天就四天吧;春天、夏天、秋天、冬天。上 帝說:那不是一樣的嗎?減你一天,祇給你三天。那人說:好,三天就三天;我要昨天、今天、明天。上帝見這人很懂說話,心忖,給你一天,看你又如何。那人 說:一天都行,一天裡面有白天和黑天,不論是白天和黑天,上帝你都要祝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