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人繞耶利哥城

〈約書亞記〉 6: 3     你們的一切兵丁要圍繞這城,一日圍繞一次,六日都要這樣行。

閱讀經文:〈約書亞記 〉6:1-14

以色列人在曠野走了四十年,現在進到迦南地的大多數人都是在曠野出生的;即使有在埃及出生的,對於城巿的印象也模糊不清了。來到迦南地,看到耶利哥城那麼高大的城牆,可能都是生平第一次。沒有人知道,他們要怎樣攻打耶利哥城。好像作夢一樣,要攻打銅牆鐵壁般的耶利哥城?不知道你有沒有看過電視劇三國裡演的攻城,他們有火炮先射,然後有雲梯前撲後繼地上,以色列人什麼都沒有。連埃及人那樣的戰車都沒有。他們憑什麼去打耶利哥城?耶利哥城裡的人又為何怕他們怕成那個樣子,他們怕的是誰?竟然因以色列人而把城門關得嚴緊,無人敢出入?

耶利哥是迦南地的門戶,城牆高厚,是古代極強大的堡壘,她有兩重城牆,外城六呎厚,內城十二呎厚。她的守軍極其高大健壯,就像以色列人的探子說的,以色列人在他們面前就像蚱蜢一樣。以色列人有何謀略,有何軍備,能夠打下耶利哥城?但是耶和華神說,祂已經把耶利哥城、耶利哥王和其中大能的勇士,都交在約書亞和以色列人手中。好像父親對兒子說,我已經幫你買好一輛車子了,這是車子的鑰匙,你去開吧!假如兒子看到那把車子的鑰匙,只是一個長方形的小遙控器,他會不會去試試看呢?

現在有的汽車根本不用鑰匙,用個遙控器就行了。假如有人不知道這樣的趨勢,看到父親只給一個遙控器,沒給鑰匙,他會相信父親的話嗎?神叫以色列人的兵丁去圍繞耶利哥城,每天繞行一次,共繞六天。每一天,祭司要拿著七個羊角走在約櫃前吹角。到了第七天,兵丁要繞城七次。當他們聽到角聲拖長拖長時,所有的百姓要一起呼喊,不是只有兵丁,而是百姓要一起參與。那時城牆就必塌陷,兵丁就要勇往上前。

應當恐懼戰兢做成得救的功夫

〈馬太福音〉7:21-23 「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當那日必有許多人對我說:『主啊,主啊,我們不是奉你的名傳道,奉你的名趕鬼,奉你的名行許多異能嗎?』我就明明地告訴他們說:『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

感謝上帝,從馬太福音第五章開始,耶穌把天國子民、真正屬上帝的人所要領受的福氣,所要領受的應許、恩典,一一地擺列在我們眼前,即我們所知道的九福,並把許多教訓告訴我們。到了馬太福音第七章,耶穌基督告訴我們相當可怕的警誡性的話語,前面提到你們要進窄門、走小路(參:太7:13-14),要尋找這一條遵行上帝旨意的道路,接下去,提到要結出好果子,因為只有好樹才能結好果子,壞樹不能結好果子,我們從一個人的行為得知一個人的品格、為人的程度、生命的根源(參:太7:15-20)。

從謙卑的心志到為主受苦的心志

  講完這兩段以後,耶穌就提到今天我們所讀的這幾段經文,「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太7:21)。耶穌最先提到:「虛心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太5:3),把上帝國度的權柄、恩典、旨意賜給虛心尋找上帝、渴慕上帝真理的人,並在第九個福氣提到:「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太5:10),表明天國的子民一定是從謙卑的心志做出發點,到最後定下為主受苦的心志,以順服上帝的旨意,與世界大逆不道的潮流相抗衡,這是天國子民的品質。

誰是元帥

〈約書亞記〉 5:13-14   約書亞靠近耶利哥的時候,舉目觀看,不料,有一個人手裡有拔出來的刀,對面站立。約書亞到他那裡,問他說:「你是幫助我們呢,是幫助我們敵人呢?」他回答說:「不是的,我來是要作耶和華軍隊的元帥。」約書亞就俯伏在地下拜,說:「我主有甚麼話吩咐僕人。」

經文:〈約書亞記〉 5:10-15

以色列人出埃及的第四十年正月初十,以色列人過了約旦河,接著約書亞做火石刀,為以色列人行割禮,緊接著就是逾越節了。約書亞的動作真的很快,三天之內,把這些事都擺平了。正月十四日晚上過逾越節家家戶戶烤羊羔,那是一個怎樣的場面啊!到處都是香噴噴的烤羊味,令人垂涎三尺。逾越節的第二天,他們吃了當地的出產,無酵餅和烘的穀;逾越節的第三天,嗎哪就不再下降,再也沒有嗎哪了。這時,以色列人才發現,在曠野裡讓他們感到厭煩的嗎哪,原來在世間找不到,原來那是稀奇之物,原來那是上天之珍。他們竟然身在福中不知福。很多東西都是沒有了,我們才會感到它們的寶貴,神的恩典之奇妙。

但是他們剛剛渡過約旦河,哪裡來的穀物和當地的出產呢?從這裡,我們就可以看到《聖經》記載的真實和連貫性。前兩章都提到,那時正是迦南地收穫大麥和亞麻的時候,因為約旦河谷的氣候比較熱,也是穀物最早熟,最先收割的地方。所以有可能當地人去向他們兜售土產,也有可能當地人聞風而逃,以色列人就自便了。那一年,他們開始吃人間煙火,再沒有天上的食物嗎哪了。我們住在自由地區,可以很方便地敬拜神,但是有很多地方沒有這樣的自由。我們也看到,在北美信仰基督教的自由,莫明其妙地在縮小範圍,從不許公開傳福音,不許用《聖經》的觀點表達意見,不許按自己的信仰原則去作生意,經常看到有新聞提到因為基督教的信仰而被告上法院,而且還被判輸了。所以要珍惜神給我們的一切,不要視為理所當然。

進迦南的第一刀

〈約書亞記〉 5:9   耶和華對約書亞說:「我今日將埃及的羞辱從你們身上滾去了。」因此那地方名叫吉甲,直到今日。

閱讀經文:〈約書亞記〉 5:1-9

大敵當前,在耶利哥人和其他迦南人的密切「監視」下,神竟然要求以色列人先對自己的壯士們動刀,行割禮。我們都知道成人行割禮後,要忍受幾乎一星期的疼痛和坐立不安。雅各的兒子利未和西緬可殺盡示劍城的人,就是叫他們行割禮,才允許妹妹底拿和示劍結緍。示劍人不察,行了割禮(割包皮手術)後,大家疼痛不已時,利未和西緬便把他們都殺了。可見行了割禮之後,這些大男人是不能打仗的。神為何會在他們的敵人面前,讓他們變得如此軟弱,豈不十分危險?

但是我們看到神挑選了一個好時機,「約旦河西亞摩利人的諸王和靠海迦南人的諸王,聽見耶和華在以色列人前面使約旦河的水乾了,等到我們過去,他們的心因以色列人的緣故就消化了,不再有膽氣。」他們看到以色列人走過洶湧的約旦河如走乾地,大家都嚇破膽了。即使以色列人痛得哇哇叫,他們也不敢越雷池半步。因為以色列人的神太厲害了!

摩西時,世界已經進入晚銅器時代,即將進入鐵器時代。摩西在曠野裡就曾經做了一條銅蛇。既然已進入銅器時代,為何神要約書亞用「舊的新石器時代技術old neolithic technology」去做火石刀呢?火石刀是一種用燧石磨成的平面雙面刀片,這種燧石刀刃很鋒利,其鋒利足以用作外科器械,並且比青銅刀更銳利。青銅刀的硬度不如火石刀,比較柔軟。火石刀的刀片因為鋒利又有足夠的硬度,可以割得更好,減輕疼痛,使傷口復原得快一點。

立石為記

〈約書亞記〉 4:24要使地上萬民都知道耶和華的手大有能力,也要使你們永遠敬畏耶和華你們的神。

閱讀經文:〈約書亞記〉  4:1-24

摩西帶領以色列人過紅海已是一件令人爭議許久的神蹟,約書亞率領另一代的以色列人走乾地、過約旦河,更是讓人驚訝得難以置信。有可能嗎?有人說,約旦河並不是一年到頭河水洶湧,漫過兩岸,但是在旱季時,有多處地方都可以涉水而過。根據史丹福大學的阿摩司教授查考歷史,約旦河在1160年、1267年、1546年、1834年、1906年、1924年、1927年曾數次因地震而河堤陷塌,大量的泥沙充塞河道,興起一道攔河壩,因此有人認為,約書亞帶領以色列人渡河時會不會就是這樣的自然現象?

但是根據《聖經》的記載:「那從上往下流的水…撒拉但旁的亞當城那裡停住,立起成壘;那往亞拉巴的海,就是鹽海,下流的水全然斷絕…以色列眾人都從乾地上過去.. 」。可見當時的水流甚急,一不是乾旱,二也沒有地震發生。因為若有地震,百姓必然驚惶失措,哪還敢走到河中間?若是地震引起的攔河壩,河底也不會立即變成乾地,一定非常潮濕泥濘,難以行走。更何況抬約櫃的祭司腳踏進水中,河水就停;踏上乾地,河水就又流了,這豈是自然現象可以解釋?

人是有限的,人的認知都在自己的經驗和知識範圍裡,若是超越了自己的經驗和認知,他就覺得不可相信,要找很多理由來把它合理化,這是人的自大。人也是健忘的,得了好處很快忘記,被人得罪則記一生一世。因此,神要妁書亞選十二個人,在祭司的腳站定的地方,取十二塊石頭帶上岸;十二塊石頭代表以色列的十二支派。這些石頭要扛在肩上,可見不是小石頭,而是有份量的大石頭。

約書亞率民過約旦河

〈約書亞記〉 3: 5    約書亞吩咐百姓說:「你們要自潔,因為明天耶和華必在你們中間行奇事。」

閱讀經文:〈約書亞記〉  3:1-17

四十年前,當摩西率領以色列人來到紅海邊時,前無去路,後有追兵,摩西完全不知道當如何行。百姓起哄,懼怕萬分。耶和華對摩西說:「你為什麼向我哀求呢?你吩咐以色列人往前走。 你舉手向海伸杖,把水分開,以色列人要下海中走乾地。(出14:15-16)」摩西按著神所說的向海舉杖,東風吹了一夜,海水才分開,變成乾地。摩西經歷過之前的十個神蹟,已經曉得只要神說什麼,他做什麼,就對了。約書亞雖然也經歷過那些神蹟,但還不是輪到他舉杖的時候,他還沒有感受到那種心理上的壓力。直到要過約旦河之前,他開始經歷第一個考驗。

以色列人都知道要過約旦河,但是沒有人知道要怎樣過河。在喇合救探子的故事裡,我們曾提到那是收割大麥的季節。在巴勒斯坦,也就是迦南地,三四月份是收割大麥的時期。他們在秋季下種,春季收割。那時正是雨季結束,北方黑門山冰雪消融,河水氾濫,漲過兩岸的時期。沒有人建議造船,也沒有人建議等到河水緩流再過去。沒有計劃。

有位弟兄曾作被解雇四次的見證。他每次禱告交託後,總是很樂觀地相信事情會有轉機,但每次都免不了被解雇。在最近一次的解雇裡,公司提早通知兩個月,所以在接下來的兩個月裡就沒什麼事好做了,等於停職領薪。正好老家有朋友來,他便帶著他們玩了四十天。朋友前腳搭機離去,他後腳也搭機去面試。正好在領到解雇書的第二個星期,他就搬到美國另一個州去工作了。這就是基督徒的生涯,我們不知道明天將如何,但我們相信神知道,祂必帶領我們的每一步。

喇合的信心

〈約書亞記〉 2:11  我們一聽見這些事,心就消化了。因你們的緣故,並無一人有膽氣。耶和華─你們的神本是上天下地的神。

閱讀經文:〈約書亞記〉 2:1-24

妓女,是社會上被看不起的女人。有不少學者想美化喇合的職業,更不想讓以色列人的探子去找妓女。但《聖經》的記載總是誠實地報導,連大衛王謀殺烏利亞的手段都詳細地記錄下來。因為神不隱藏人的卑賤,卻讓我們看到再卑賤的人,只要相信祂,都可以成為神要使用的貴重器皿。亞伯拉罕的父親相傳是做偶像生意的,大衛是個牧羊人,約瑟是個奴隸兼囚犯,保羅織帳棚,彼得打漁,你想美化哪一個?從這些被揀選的人身上,我們發現他們都有一個特點,能看見人所看不見的神,他們都有一對超乎常人的眼睛和信心。他們的眼睛不被現世界的情形所迷惑,能透過物質看到永恒的神。因此,他們都成了神手中貴重的器皿。

一個非常緊張的局面,以色列的探子偷偷摸摸地進了耶利哥城,才到喇合那裡,已經有人告訴耶利哥王。可見在以色列人的營中或附近,也有耶利哥城派出去的探子,他們的消息非常正確。但是約書亞不知道他們的機密已經洩露,耶利哥王正想來個甕中捉鱉,探子們的性命危在旦夕。在電視影集的三國演義中,孔明第六次北伐,本以為可以在祈山上方谷將司馬懿燒死。司馬懿也查覺無路可走,正想自殺時,卻驚覺有水滴下,原來下大雨了,把火都澆滅了。孔明在高處看到,氣得大吐血,終於死亡。天意難測,祈山有九個月不下雨了,竟在最緊要的關頭下雨了!連孔明也預測不到,天意難違。那麼,神要怎樣保護約書亞的探子呢?

耶利哥王戒備森嚴,以為探子插翅難飛,探子也以為難逃一死。沒想到,神卻準備了一個女人,人人看不起,卻有先知灼見的女人。其實探子去耶利哥城,跑到妓女戶是最不會被人注意,也是比較安全之舉,因為那是不同男人出入的地方,誰管你是誰呢?

愛你的仇敵

為什麼不提?
  基督教的倫理是動機倫理,也是主動倫理。倫理的動機應當是良善的,倫理的性質應當是主動的。耶穌說:「你們的義若不能超過法利賽人的義,就不能進天國」,這表示基督徒的義是超過世人的義。登山寶訓告訴我們天國子民的倫理,這裡記載的基督徒道德標準是很高超的,是一種合乎上帝心意的道德,不是人類宗教或文化的產物。當我們在聖經中看見與世不同、獨一無二的教訓,我們要感謝上帝,我們要看見基督教信仰的珍貴,我們要樂意把這些話行在我們生活中。耶穌說:「你們聽見有話說:『當愛你的鄰舍,恨你的仇敵。』只是我告訴你們,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太5:43-44)

  基督徒被打的時候,我們是被動的,但當你再次把你的臉交由對方打的時候,你變成主動的。基督徒的倫理是主動倫理,如果我們受苦,是因為我們甘心受苦,如果我們受逼迫,是因為我們願意受逼迫,我們就是站在主動的地位過著聖徒的生活。耶穌說:「當愛你的仇敵」,這句話是破天荒的一句話,人無法靠著肉體做到這一點。很多人以為耶穌要人變得奴才像,任人欺負。我告訴你,做人很難。如果有人欺負你,你不反抗,對方就認為你好欺負,不斷欺負下去,他認為他的欺負是應該的,你被欺負也是應該的。所以這兩千年來,基督教在被欺負的時候是被動的人,那些反基督教的人越來越兇惡,這種情況是對的嗎?這種情況是應該的嗎?所以很多人每當解釋這段經文時都很不願意解釋,因為這段經文太違背人性。

要愛你們的仇敵 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
  當浙江禮拜堂的十字架被拆下來的時候,我相信這是北京政府的投石問路,看基督教會怎麼反對,看百姓會怎麼反抗。結果,拆了三千多間禮拜堂的十字架。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宗教條例,中國人有宗教的自由,同時也有反宗教的自由,當中國政府拆下境內教堂的十字架時,英、美、法都沒有反對,因為英、美、法都擔心與中國的生意受損,不敢干涉中國境內基督教的事。

百姓順服約書亞

〈約書亞記〉 1:17 我們從前在一切事上怎樣聽從摩西,現在也必照樣聽從你。唯願耶和華你的神與你同在,像與摩西同在一樣。

閱讀經文:〈約書亞記〉 1:10-18 

神吩咐約書亞要剛強壯膽之後,約書亞立即有反應。他的反應就是開始行動,這就是信心。所以雅各說,「若有人說自己有信心,卻沒有行為,有什麼益處呢?(雅1:14)」假如你想找一份工作,卻只是坐在家裡什麼也不做,那怎樣證明你真的想去工作?所以我們雖然不是靠行為稱義,但是從一個人的行為卻可以看出他對神有沒有信心。

約書亞不僅自己準備,也要全營的百姓和他一起準備。全營行動時,最主要的便是食物,沒有食物就無法進行。一般打仗,特別是外出作戰,糧草供應都是重中之重。所以說兵馬未動,糧草先行。倘若沒有糧草,便會軍心渙散。可見食物於人之重要性。以色列人想過約旦河進入神賜給他們的為業之地,要先準備食物;我們若想領受神的應許,也要把屬靈的糧草準備好,倘若沒有足夠的屬靈糧草(神的話語在心裡),便會時時感到靈裡的饑渴,力不從心,無法把神的恩典傳出去,反而常常感到心有餘而力不足,頻頻失去傳福音的機會,徒嘆耐何!

其次要收集軍心。流便支派、迦得支派和瑪拿西半支派的人已經在約旦河西得到他們的地了,他們能夠同心過約旦河,和其他支派一起努力去贏取未得之地嗎?因此約書亞先跟他們有一個對談,提醒他們之前和摩西所做的約定。要一起努力,等他們的弟兄們都有了自己的地,他們才可以回到自己的地。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決定。

你當剛強壯膽!

〈約書亞記〉 1:9  我豈沒有吩咐你嗎?你當剛強壯膽!不要懼怕,也不要驚惶,因為你無論往哪裡去,耶和華你的神必與你同在。

閱讀經文:〈約書亞記〉 1:1-9 

死亡,是一個何等令人難以接受的名詞。剛才還在談笑風生的人,忽然之間就不在了。再也不能看到他(她),不能與之交談,沒有反應,他(她)什麼都不知道了。生死之間,令人難以接受這種殘酷的事實。神對約書亞說:「我的僕人摩西死了」。意思就是,你不要再期望摩西可以指導你或幫你了。You are on your own.英文就是這樣說的,你得自行負責了。約書亞的大半輩子都跟跟著摩西,摩西說什麼,他就做什麼,惟摩西是瞻。一下子,摩西走了。他情何以堪?

就像很多倚靠了老公大半輩子的女人,老公一去世,她不會開車,不會加油,不會處理帳目,因為丈夫在世時太能幹了,所以她什麼都不知道。所以在葬禮時,聽到有女人哭:「你走了,我怎麼辦啊?」她擔心的是自己如何走前面的路,不是老伴兒究竟去了何處。所羅門王說:「 活著的人知道必死,死了的人毫無所知(傳9:5)」。人雖然有靈魂,但肉體歸於塵土之後:「他們的愛、他們的恨、他們的嫉妒早都消滅了,在日光之下所行的一切事上,他們永不再有份了。(傳9:6)」他們與世人無份了。摩西再厲害也幫不到約書亞了。

神知道約書亞心裡的軟弱。摩西交給約書亞的,不是一間兩間工廠,不是一兩個家庭,而是兩三百萬的以色列人。約書亞看過那些支派的首領們怎樣悖逆,對付摩西和亞倫;想到兩三百萬人的需要和管理,約書亞明白自己的擔子有多重。大衛王在〈詩篇〉144篇第二節說:「祂是我慈愛的主,我的山寨,我的高臺,我的救主,我的盾牌,是我所投靠的,祂使我的百姓服在我以下。」唯有神可以使百姓服在一人之下,因為每個人都有個性,誰都不服誰,憑什麼你可以做領袖,我就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