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難背後的傳世聖歌】系列之一:「我心靈得安寧」

导言

你知道在「泰坦尼克號」海難之前在大西洋同樣還發生過一次重大的客輪沉船悲劇嗎?你能夠想像一個幸福的家庭所有的孩子在一次海難中全部喪生給父母親帶來的痛苦嗎?你知道作為失去所有孩子的父親能夠寫出這首《我心靈得安寧》詩歌背後的原因嗎?你知道為什麼這首詩歌誕生近一個半世紀後還仍然吸引了世界上那麼多人的目光,甚至連世界三大男高音也一起聚首為之歌唱的理由嗎?如果您想瞭解,請閱讀下麵的介紹。

01客輪起航

1873年11月15日,一艘名為《威樂杜哈弗爾號》(Ville du Havre)的客輪鳴笛起航(見上圖),開始了她的死亡之旅。與後來的「泰坦尼克號」的航線相反,它是從紐約起航,目的地是法國西北岸的著名港口城市勒阿佛爾。

這是一艘屬於法國通用運輸公司的5065噸位的蒸汽動力螺旋槳推進的客輪,1866年由著名的英國泰晤士鋼鐵公司建造,並在1871年剛完成重大技術改造和內部裝修;客輪最高航速可達13節海裏,船上有170個頭等艙,100個二等艙,50個三等艙,是那個時代最好的客輪。

本次航行乘客和船員加起來有313人,其中包括本文主人翁哈瑞修.斯彼福的妻子和四個年齡分別為2歲、7歲、9歲、11歲的女兒。下圖從左到右分別是安妮、瑪姬、貝莎、塔納塔

哈瑞修.斯彼福(Horatio G. Spafford 1828-1888)是一名芝加哥的著名律師和律師事務所的合夥人,也是當地一名成功的房地產投資人。

作為一家之主的哈瑞修. 斯彼福其實是買了船票要和妻女一起坐這艘客輪前往法國的,可就在他與家人已經到達碼頭準備登船的前一刻,正好碰到他所參與投資的芝加哥房地產在區域規劃(Zoning)上出現問題,必須由他出面來加以解決。於是他毅然決定讓妻女先行,自己等到處理完有關事務後再搭乘下一班船與她們匯合。

                                      斯彼福一家在芝加哥的住宅

02夜半悲劇

威樂杜哈弗爾號客輪啟程後在一望無際的大西洋航行,一帆風順。到了航行的第七天即11月22日的淩晨2點,船航行到北緯47°21’西經35 °31′ 的位置,熟睡在夢中的旅客突然被巨大的鋼鐵撞擊聲驚醒。大家蜂擁沖出船艙跑到甲板上一看,原來客輪已被一條鐵甲船,英國的《洛希爾號》(Lochear)攔腰撞上,主桅杆已經斷裂倒下,大量的海水從撞擊處湧來,船正在快速地下沉….。

在一片混亂中客輪在被撞的第12分鐘那一刻驟然斷裂成兩半,沉入到漆黑一片的大洋中,並在海面上產生了巨大的海浪漩渦;大多數乘客和船員根本來不及自救就全部掉入冰冷的海水之中。

在這場早於《泰塔尼號》悲劇39年的著名船難中,全船313條鮮活生命只有87人得以生還,其餘人均葬身於大西洋。

反映這次船難的畫作

哈瑞修. 斯彼福的妻子安娜及四個女兒當時都一起墜入到海裏。安娜落水後在洶湧起伏的海浪中艱難地尋找失散了的孩子們,曾經還一度拽住了小女兒塔娜塔的裙邊,但即刻兩人又被急流衝開;有一條救生艇也一度有希望搭救到快沖到艇附近的另外兩個孩子,但仍因海浪過於喘急而未獲成功….。

最終四個小女孩鮮活的生命全部都被無情的大海吞沒。安娜本人也僅因為在陷入昏迷前抓住了一塊漂浮到眼前的木板而僥倖被洛希爾號的一艘救生艇發現救起。

 03「僅我生還」

斯彼福和妻子安娜照片

安娜和其他生還者獲救後被轉移到另一艘前往英國的美國輪船上繼續航行,幾天後終於抵達威爾士的卡迪夫港口。

海難發生後斯彼福立刻從報紙上得知了消息,正焦急地等待著妻子和孩子們是否平安的資訊,而此時傷心欲絕的安娜卻實在不知道該用什麼方法告訴丈夫這一噩耗;最後她在給斯彼福的電報的開頭,只用了兩個最簡單的英文單詞“Save Alone ”(僅我生還)來告知四個女兒全部遇難的事實。

這封著名的電報底稿原件作為這次海難的重要見證和文物至今仍然保存在美國國會圖書館。

安娜拍給丈夫的電報底稿,正文中前兩個英文單詞即是“僅我生還”

收到妻子報喪電報後,斯彼福心如刀割,他立即搭乘最近時間的班船前往英倫,同行的旅客中有不少旅客都是船難死者的家屬。當船行駛到《威樂杜哈弗爾》傾覆發生的經緯度地點時,船長特地來到這位失去了四個女兒的父親的艙房內,告訴他此刻客輪正在越過船難發生的海峽地域….。 

04苦難浪滾 

親愛的讀者,讀到此處你可以想像那時的斯彼福會是什麼樣的心情?痛心?哀傷?沮喪?自責?憤怒?命運對他來說實在過於殘酷和不公平,作為基督徒他甚至還可以對上帝呼喊:天父啊,我是那麼的愛你,為什麼還要讓我經受那麼多苦難!

確實,無論是作為一位父親或者一名公民,還是作為一位基督徒,哈瑞修.斯彼福近幾年遇到的苦難實在是太多,太重了!他和妻子安娜是在教會的主日學時認識的,當時安娜才15歲,斯彼福大她整整14歲。斯彼福苦等了三年才與她結成美好的婚姻,這才有了兩人愛情的結晶:五個孩子,四女一男;然而在三年前他們唯一的男孩卻因為得猩紅熱而死去。

兩年前芝加哥發生了美國19世紀史上最大的一次火災,大火燒掉了城市面積三分之一土地上的一切建築物,而斯彼福三年前剛購入的沿密西根湖北岸的大片房產物業,包括他的辦公室在內,正好位於在火災地區,因此造成他大半生的積蓄財富毀於一旦!

被芝加哥大火燒毀的城市建築

災後的兩年中他依然盡其所有,積極參與了城市的重建工作,而造成他客輪出發前臨時改期的原因,恰恰就是他作為律師和重要投資人需要緊急處理有關社區重建規劃中出現的問題,但卻因此導致在海難發生時他未能在現場,盡己之力去救援四個女兒們,哪怕是其中一個!

而作為一名基督徒,他不但一直是當地長老會教會的忠實信徒,而且一直盡心竭力支持贊助教會外各種福音事工;連他選擇這個時間點帶家人去歐洲度假的原因之一,也是為了能夠順道到英國愛丁堡去支持他的老朋友、著名佈道家慕迪籌備的大型佈道會,但卻因此行而失去了四個天使般可愛的女兒……。

 05 心靈聖歌

然而,面對人生這樣如海浪一波接著一波的苦難打擊,斯彼福那天卻用《我心靈得安寧》這樣的主題寫下來這首傳世不朽的偉大詩歌:

《我心靈得安寧》

有時享平安,如江河又平穩,

有時憂傷來似海浪滾;

無論何環境,我已蒙主引領,

我心靈得安寧,得安寧。

撒但雖來侵,眾試煉雖來臨,

但有主美證在我心;

基督已看清我乏助之困境,

甘流血救贖我,賜安寧。

回看我眾罪,全釘在十架上,

每念此衷心極歡暢;

主擔我重擔,何奇妙大恩情,

讚美主!我心靈,得安寧。

求主快再來,使信心得親見,

雲彩將卷起在主前;

號筒聲吹響,主再臨掌權柄,

願主來!我心靈,必安寧。

副歌:我心靈,得安寧;我心靈, 

          得安寧,得安寧!

在詩中作者雖然用如“海浪翻滾”那樣來形容這場海難給他帶來的刻骨椎心的“憂傷”和悲痛,但面對這樣的苦難打擊,他的心靈卻依然保持著那份“安寧”,因為他相信他已經得到主耶穌十字架寶血換來的“救贖”和恩典,不但有主的“領引”,而且有主親自為他擔負“重擔”,因此無論是處在什麼樣的“環境”,無論自己是如何的“乏助”,無論遇到了何種的“試煉”,都無法動搖自己堅定的信仰。全詩的最後一節“求主快再來,使信心得親見”的詩句更反映了他的真切的盼望,即等到“主再臨”的這一天,他必將在天上與他親愛的女兒們重新相見!而這正是他在經歷了如此的人生悲劇後,依然保持“我心靈得安寧”的信心來源和寫照!

 作者寫下《我心靈得安寧》詩歌的手稿

06 船名為調

這首詩歌完成配曲後在1876年正式發表在由著名聖樂家桑迪 (Ira D. Sankey)和貝力斯(Philip P. Bliss)主編的第2期《福音歌曲》一書上,而為其作曲的就是貝力斯本人。詩歌之所以能夠很快成為一首震撼人心的著名經典聖詩,實在離不開貝力斯在旋律上賦予它的非凡張力!

貝力斯1838年出生於美國濱州的一個貧窮的基督徒家庭,他雖然從小就喜歡音樂,但因家境原因11歲就被迫離家去農場和林木場打工,靠著斷斷續續的半工半讀才完成基本教育。這樣的出身和背景本來很難讓一個人在音樂領域上有所作為,但他在成人後卻有幸得到了幾位“貴人”的幫助,因而走上音樂的成功之路。

第一位是他19歲時遇到的一位音樂老師,後者因為發現他有音樂天賦,而熱心訓練他如何提高唱歌技巧。第二個是他的妻子,21歲那年他與女友露西結婚,而露西出生在一個音樂世家,具有良好的音樂素養,因而給了他許多鼓勵和幫助;露西的祖母甚至還盡其畢生所有給了貝力斯三十美元,從而使他能夠去紐約音樂師範學院接受了為期兩個月的正規音樂培訓,為他後來成為著名的歌手和作曲家奠定了基礎。31歲時他有緣結識了大佈道家穆迪,並成了穆迪團隊主要歌手,幾年後成為一名全職事奉福音音樂的歌手及作曲家,在聖樂史上留下盛名。

貝力斯為斯彼福這首詩所創作的曲調調名就用了那首沉船的船名:Ville du Havre。他寫下的詩歌旋律與斯彼福的歌詞內容彼此相互交融,充滿著莊嚴、恢弘、力量和敬虔;旋律從低沉穩重的聲符開始,然後逐漸一層層的昇華和渲染,最後反復烘托出“我心靈得安寧”的主題,從而將詩歌的感染力發揮得淋漓盡致!

                                                                                           作曲家貝力斯

07 巨星聚首

《我心靈得安寧》詩歌發表後迅速在世界各地得到廣泛的傳播,給歷代無數經歷了苦難的帶來了心靈的慰藉和安寧,被譽為至今為止最能感動人們靈魂的聖詩之一。因這首詩歌巨大的影響力,甚至吸引了樂壇上許多著名的歌唱家也為之折服,引吭高歌,其中包括如今已經三缺一的世界三大男高音帕瓦羅蒂、卡雷拉斯和多明戈。

2003年8月7日上述三位巨星再次聚首,一起來到英國唯一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城市的巴斯。他們在那裏將舉辦被人稱之為三大男高音最後一次連袂演出(見上圖)。主辦方特地選擇了有城市代表性的場地作為演出地點,那就是建於1767年的著名皇家建築物「新月樓」前面可容納數萬人的圓形廣場。(見下圖)

本次的演出所產生的全部費用都是來自剛在當地完成一個重要企業收購的馬來西亞著名華裔企業家楊肅斌先生。當天總共有4萬觀眾得以免費入場,英國多家廣播電視也都全程轉播了這場盛大的演出,並在全世界產生了巨大的影響。而演出海報上最醒目的節目就是《我心靈得安寧》!(見下圖)

楊肅斌是一名虔誠的基督徒,《我心靈得安寧》是他最喜歡的一首聖詩。當天的演出不但盛況空前,而且觀眾中還出現了一位神秘嘉賓,她就是詩歌作者斯彼福的曾外孫女!原來楊肅斌演出前一直在聯繫斯彼福在美國的後人,希望他們中間能夠有一人作為代表來英國出席這場盛會,但卻因各種原因未能實現;可萬萬沒想到後來得知斯彼福家族後代中居然有一位就住在演出的城市巴斯。她就是傑米拉.蔲普女爵(Lady Djemila Cope)。(下圖中的文字說明錯將傑米拉寫成“孫女”)

在楊肅斌的盛情邀請下,到了演出這一天,傑米拉代表斯彼福家族來到現場,與數萬觀眾一起欣賞世界最著名的三大歌劇明星如何用宏大、震撼的男高音演繹其曾外祖父在一個半世紀前創作的這首詩歌!

在這場盛大演出之後第三年的8月5日,楊肅斌的妻子陳儀罄女士因癌症復發不幸去世,享年才54歲;楊肅斌在之後的一次接受記者訪問時,平靜地談到此事,說:「我知道,早在那天的音樂會上帝已經預備了我的心,讓我“心靈得安寧”」。

08 苦難天問

在本文即將結束前,讓我們再回到本詩歌故事系列的主題:「苦難」。也許有人此時會問這樣一個問題:即當斯彼福經歷了這麼大的苦難時,上帝在哪里?上帝為什麼會允許世上有那麼多苦難發生在好人身上?

坦率地說,對這個世界無數人苦苦追尋答案而未解的“天問”,我無法給出一個令所有人滿意的“正確”答案。甚至我還可以告訴你,詩歌作者斯彼福在海難之後又得了三個孩子,但其中唯一的男孩仍然在四歲時不幸病故,而且死因還是與他前面失去的那個兒子一樣,同樣是因為猩紅熱;而斯彼福本人也在他六十歲生日的前四天在以色列的耶路撒冷因患急性瘧疾而去世,去世前他一直在當地開拓一項福音慈善事工。至於詩歌的作曲家菲利普.貝力斯,在1876年的11月24日剛在佈道家穆迪舉辦的佈道會上第一次唱了這首詩歌,可就在第二個月的29日那天,在他和妻子一起乘火車前往芝加哥的途中,因俄亥俄州阿什塔布拉附近的一座橋樑坍塌所造成的列車出軌、墜落事故,而夫妻雙雙不幸遇難,貝力斯享年僅38歲!如果再算上贊助了巴斯音樂會的楊肅斌,在演出三年後妻子因癌症而去世,在本文中出現的人物中已經有十個人都因遭遇各種苦難和不幸而死亡!如此一連串的悲劇似乎更讓人從心裏為那麼多厄運降臨在好人身上而感到不平!!??

但是,我依然想借用曾經兩次獲金球獎提名的美國電影演員柯克·卡梅隆(Kirk T. Camerron, 其代表作品有《消防員》《末世迷蹤》等)說過的一段話,來回答這個困惑了無數世人的“天問”。那是卡梅隆2013年拍完由他編劇和主演的一部名為《永不止步》(Unstoppable) 的福音紀錄片後,在記者採訪時針對苦難發生原因問題的回答:

關於「上帝在哪,為什麼他允許苦難發生在好人身上?」這個問題,如果我們只是從個人的視角看待那些痛苦和悲劇,是我們所愛的人正在遭受痛苦,我們被擊垮,我們從中看不到其理由或目的。但是如果我們上升到10萬英尺高的角度重新去看待歷史,上帝其實是一直使用疼痛和痛苦,為這個世界帶來了偉大的事。

我們看看十字架,無辜的神的兒子耶穌承受了痛苦,但卻為這個世界帶來了拯救。因此,當我們明白更大的背景,從天上的視角看待這些悲劇,我們對於神的工作會有更廣的認識和清晰的視角。我們知道,事實是上帝強於邪惡,生命戰勝了死亡,信心勝過了懷疑!

上帝是一位有旨意的神,他的旨意不可阻擋。一個人無論是動作敏捷還是身體殘疾;無論是有生理缺陷還是一個世界級的運動員;無論是因為患有癌症只活到5歲,還是像舊約時期那樣活到500 歲,上帝都在掌管著所有的事情;他在兌現他的承諾,並有一天會翻轉這些詛咒,使一切成為新的!

柯克. 卡梅隆主演的《消防員》電影海報

我完全贊同卡梅隆的上述觀點。是的,信基督者在主裏有平安和喜樂,但早在兩千多年前主耶穌在即將被釘十字架前,就明確告訴他所有的追隨者:

在同一篇聖經中,他更明確堅定地告訴他的門徒們:

我想,這,就是這首詩歌故事中所有的人物,以及世世代代的基督徒,面對“苦難”這個“天問”的莊嚴回答!

下面的視頻是世界三大男高音在英國巴斯音樂會上演唱的《我心靈得安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