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難背後的傳世聖詩」系列之二:「泰坦尼克號」上的琴聲–《更加與主接近》 Copy

徐彬    ▌

【引言】今天我要給大家介紹「海難背後的傳世聖詩」系列的第二集「泰坦尼克號」上的琴聲 –《更加與主接近》。與第一集我介紹的聖詩《我心靈得安寧》是作者在知道自己的四個女兒全部都死於海難悲劇之後所寫的不一樣,這首《更加與主接近》的作者其人生和創作經過均非與海難相關,但她寫的這首詩歌卻因數十年後「泰坦尼克號」郵輪上幾個樂手在甲板上的演奏而感動、安慰、激勵了無數人的心靈,故在聖詩歷史上留下了濃重的後續。

01電影與史實

1912年4月14日深夜至15日淩晨,在北大西洋靠近加拿大紐芬蘭省海岸640千米的海面發生了人類和平時期最嚴重的重大海難,那首號稱「永不沉沒」的世界級的豪華郵輪「泰坦尼克號」在其首航途中因撞上冰山而不幸沉沒,因此造成2224名旅客和船員中有1514人葬身於大海,死者中有三分之二甚至屍骨無存的悲劇。這次海難至今雖然已過百年之久,但因1997年由美國著名導演詹姆斯. 卡梅隆拍攝的好萊塢世紀大片泰坦尼克號而給當代的人們留下了難以磨滅的深刻印象。

  △上圖為趕來救援的船隻在海難現場拍攝到最大的一座冰山,上面有明顯的擦撞痕跡

伴隨著同一首樂曲持續的琴聲,影片接著出現的是一連串鏡頭: 船長愛德華•約翰•史密斯上尉獨自一人屹立在已經進水了的駕駛艙,手扶著船舵輪盤,等待那最後一刻的來臨; 郵輪總設計師托馬斯•安德魯斯安靜地走向屋內壁爐,撥開火爐上方的時鐘面板,定下沉船的時間; 紐約最大百貨公司創始人伊西多•施特勞斯和夫人相擁對視安靜地躺在客房的床上,彼此親吻告別; 一位不知名的年輕媽媽明知大難將至,還對著一雙入睡前的可愛兒女喃喃細語,講述起一個古老童話的美麗傳說…。

  上圖從左到右分別是施特勞斯夫妇、船長愛德華•約翰•史密斯上尉和總設計師托馬斯

螢幕上的些感人的場景將這場海難中的人性光輝表現得淋漓盡致,然而它們卻並不是卡梅隆導演為博人眼目而虛構的電影「橋段」,而是取材於發生在海難的真人真事那位留在原地的小提琴樂手,他的的名字叫華萊士•哈特利(Wallace Henry Hartley),生前是「泰坦尼克號」上樂隊的指揮兼小提琴手;與他合奏的幾位夥伴也是郵輪樂隊的成員。而他們最後演奏的那首曲子是一首讚美詩歌,就是我今天要介紹的「更加與主接近」(Nearer, My God, to Thee )

 

△以上為《泰坦尼克号》電影中華萊士拉起《更加與主接近》的视频影像

02 作者與創作

我們先來瞭解一下這首詩歌的作者。她的本名叫莎拉•弗勞爾 (Sarah F. Flower),婚後隨夫姓叫莎拉• 亞當斯(Sarah F. Adams),1805年2月22日生於英國埃塞克斯的哈洛。莎拉的父親曾是劍橋大學的一名職員,後來成為劍橋一份報紙的記者和編輯。受家庭的薰陶和影響,莎拉在22歲起就在文壇上嶄露頭角,經常在報刊上發表自己的作品。

相比較文學創作,莎拉其實更喜歡戲劇,而且在聲樂上極有天賦。她一直夢想著有一天能夠登上舞臺,盡情表現自己的表演才華。1834 年她29歲時與約翰•亞當斯(John B. Adams)結婚。丈夫雖然是一名鐵路工程師,卻非常理解支持她的抱負,鼓勵她去實現理想。

1837年,她終於首次公開登臺亮相,在倫敦的一家劇院演出莎士比亞麥克白中的主角麥克白夫人。演出一鳴驚人獲得巨大成功,接下來她又出演莎翁劇《威尼斯商人》中的女繼承人波西亞,以及謝裏丹諷刺喜劇《醜聞學校》裏的鄉下女人蒂則爾夫人,均大受觀眾歡迎。不少知名劇評家在報刊上發表文章對其表演大加讚美,甚至連那家劇院都因莎拉而“沾光”,被評價為倫敦最好的演員學校。

△上圖為当代演出的莎翁劇《麥克白》中的麥克白將軍和夫人

然而就在她在戲劇演唱領域打開了一片廣闊天地的時候,她的健康卻不幸出了問題。也許是因為遺傳她六歲時就去世母親的原因,莎拉自幼就體質偏弱,曾經還得過肺結核。那天她是在家中洗澡時突然跌倒休克,事後經醫生診斷,她的身體狀況今後不再適合重登舞臺。從此之後莎拉被迫告別戲劇,把她的全部精力轉回到文學寫作。然而正因為有了這一“不幸”,才有了後來她這首佳作「更加與主接近」。

說起來,莎拉這首詩歌還是一篇“應命”作品。那是在1841年,莎拉所在教會的一位牧師已準備好下一周主日的講道題目,請莎拉創作一首相應的讚美詩。牧师讲道涉及到的經文內容與《聖經》「創世紀」的28章的雅各之梦有關,說的是亞伯拉罕的孫子雅各因得罪了哥哥以掃有被其報復殺害的危險,父母因此安排他去遠方的舅舅家入贅避難;在雅各孤身一人前往目的地的途中,在曠野的某地因天色已晚便枕石入睡,夢中見到了直達天庭的天梯,有天使上下,並聽到耶和華上帝在天梯之上親口賜給他的美好應許,第二天醒來後將此地取名為「伯特利」(“神殿”的意思)以作紀念的情節。

 接了這個“任務”後,莎拉花了許多時間反復去研讀相關經文,最後寫成了這首「更加與主接近」。在詩中莎拉成功地將《聖經》經文中有關曠野、日落、夜深、枕石、做夢、天梯、天使神的應許等一系列場景和動作元素與耶穌基督十字架救恩和永恆等信仰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寫成了一段段銜接有序,寓意盎然,文字優美的詩句,並且反復烘托出全詩的主題更加與主接近」

△上圖為莎拉此詩的手稿和莎拉的肖像畫

詩歌寫完後由莎拉的妹妹伊莉莎配曲,發表後廣受讀者歡迎,最後成為一首膾炙人口的經典聖詩歌。(如今我們傳唱的已不是莎拉姐姐创作的曲调,而是后来美国聖樂家樂威爾.梅森的作曲版本)                                                     

03 指挥與樂隊

也許此時讀者會問,在海難的最後時刻,為什麼華萊士.哈特利會選擇演奏這首特定的詩歌呢?那麼讓我們一起回到真實的史海中去尋找答案。

華萊士出生於英格蘭蘭開夏郡的科爾恩,並在那裏長大。其父親阿爾比恩·哈特利(Albion Hartley) 是當地「伯特利獨立衛理公會教堂」的唱詩班主任和主日學校校長。沒錯!這家教會名字中的「伯特利」(Bethel),就是前面我介紹的雅各在曠野中夢見耶和華上帝後給那個地方所取的名字。

華萊士的一家人都在這家教會參加敬拜和服事,他本人很早就參加了他父親負責的詩班。而「與主更接近」這首聖詩就是在詩班裏通過他父親的帶領而學會的;甚至連他開始學小提琴的第一個“師傅”也是這家教會的成員。

華萊士成人後成了一名優秀的音樂人。他是在1912年的4月初剛被所屬的演出經紀公司外派到泰坦尼克號郵輪上擔任樂隊指揮以及小提琴手的,在這之前他在另一家航運公司的船上工作。起初華萊士還一度猶豫過是否要接受這份新職位,因為這意味著他因馬上要出發遠航而與他訂婚不久的未婚妻瑪利亞·羅賓遜分別;最後考慮到有了泰坦尼克的處女航的工作經歷對他以後找新的工作有幫助,這才下了決心。

泰坦尼克號上的樂隊成員其實有八人。平時裏他們會分成兩個部分在船上表演: 一個是由華萊士帶領的五重奏,負責晚餐後音樂會和每週的主日敬拜演奏; 剩下三人組成的小提琴、大提琴和鋼琴三重奏則負責在點菜餐廳和咖啡館裏的表演。他們演出的曲目都是出自郵輪公司專門印製的歌集,裏面收有314首各類歌曲,也包括每週主日敬拜時所用的讚美詩歌。

△上圖是由泰坦尼克號所屬郵輪公司「白星航線」發行的乐队歌本目錄

海難那夜,華萊士和他的樂隊是在船長命令船員們開始下放救生艇安排旅客逃生的時刻來到甲板上演出的。那時眾人因為知道船上已有的救生艇遠不夠滿足所有人逃生的需求而出現了極度的恐慌和混亂。因此他們首先選擇了演奏舒伯特的「小夜曲(穿過樹林」)、小約翰.施特勞斯的「藍色多瑙河」、愛德華.埃爾加的「愛的禮贊」、巴赫的「聖母頌」等安詳輕鬆的音樂和舞曲,企圖借此幫助旅客們安靜下來。

接下來就是電影《泰坦尼克號》還原的那一幕了。當郵輪的危急狀況到了樂隊不得不結束演奏時,樂手們彼此告別準備離開,但華萊士卻繼續留在原地,拉起這首「更加與主接近」。而此時他的這一決定絕非偶然!

據海難之後一位過去曾經與他在另一個郵輪公司一起工作過的同事他的同事劉易斯·克羅斯(Lewis Cross)回憶,他清楚地記得華萊士曾經這樣對他說過:如果在一條即將沉沒的船上,他最後選擇演奏的曲子必定是「更加與主接近」或「千古保障歌」Our God, Our Help in Ages Past因此,在泰坦尼克號上的那一刻他只是實踐了自己的諾言。

根據一位已坐上救生艇的旅客的見證,郵輪傾覆時華萊士樂隊中有三人先被海浪沖走,而華萊士和其他四人則是緊抓著欄杆與巨輪一起沉入大海。他們八人中最小的才20歲,最年長者也不過是40歲,其中五人甚至海難後沒有找到遺體。華萊士的遺體在海難後的第10天被一膄船的船員在靠近加拿大新斯科舍省府哈利法克斯附近的海面上發現。他父親親自前往加拿大把他的遺體帶回英國,安葬在家鄉科恩郡的基利路公墓;那天有三萬人在街上目送華萊士靈車的經過,在葬禮上人們再次唱起了這首「更加與主接近」。

△上圖为樂隊的八名成員,位於第一排居中的就是華萊士

04 提琴與主人

在哈特利.華萊士10英尺高的墓碑基座上刻有一把小提琴(見下圖),以紀念這位泰坦尼克號上大無畏的英雄。神奇的是這架在泰坦尼克號上拉過「更加與主接近」的小提琴居然並沒有成為“絕響”,消失在大海之中。據當時的多家媒體報導證實,當華萊士的遺體被那艘船的船員發現時,人們豁然發現他“還穿戴整齊,背後綁著他的小提琴琴盒!”

這把小提琴之所以被華萊士如此珍重的原因是它是瑪利亞送給他的定情禮物,提琴背後刻有「獻給華萊士,在我們訂婚之際–瑪利亞」,因此華萊士在最後一刻將這把對他來說具有特別意義的提琴連琴盒一起捆在身上墜入大海。他的這一遺物經幾番碾轉最後交到了瑪利亞手裏。她在1912年7月19日的日記上記錄了她打給加拿大新斯科舍省政府的一位部長官員的電文,上面寫道:「向所有讓我已故未婚夫的小提琴得以歸還的人們表達我最衷心的感謝!」

 時間過去了漫長的一個世紀。2013年3月世界各大媒體都報導了一個令人轟動的消息:英國的一家拍賣行鄭重宣佈,他們即將拍賣一位匿名英國男子在自己家裏閣樓上找到的一把德國制的小提琴,而它就是當年華萊士在泰坦尼克號上使用過的原物因為那位提琴的擁有者並非哈特利或瑪利亞的後人,所以拍賣行花費了數萬英鎊,經過相關的科學家、歷史學家、法醫等多方面專業人士長達七年的調查、研究和考證,最後確定了這把德國製造的小提琴確實是屬於華萊士的遺物!

△上圖分別為拍賣行準備拍賣的小提琴以及这把小提琴背後由瑪利亞定制的訂婚紀念文字

原來華萊士的未婚妻瑪利亞在1939年去世後,她的姐姐把這把小提琴捐給當地的救世軍組織,並把有關這把提琴的故事告訴了該救世軍的負責人倫維克少校(Major Renwick)。之後這把小提琴到了當地救世軍成員中一位小提琴老師手裏,再通過這位老師傳給了自己的女兒伊芙(Eve);而在閣樓上發現這把小提琴的男子就是伊芙的後代。

最後這把小提琴最後以90萬英鎊相當170萬美金的價格(含傭金)被一位匿名的泰坦尼克號遺物收藏家買下。在正式進入拍賣前該提琴曾在英國包括華萊士家鄉在內的多地展出,吸引了數以萬計的觀眾。展出的物品中居然還包括在這把小提琴琴盒裏發現華萊士生前使用過的、滿是水漬的樂譜!

 在剛過去的2020年2月8日至6月15日,華萊士這把倖存的的小提琴又再一次出現在密蘇裏州布蘭森的泰坦尼克號博物館」展廳,讓今日的觀眾再次想起提琴主人當年的故事和這把琴上最後演奏的「更加與主接近」詩歌。

△上圖是密蘇裏州布蘭森的「泰坦尼克號博物館」外景

05 留下和離開

泰坦尼克號郵輪總共有三種類型共20艘救生艇,按其設計的承載人數最多也只可容納1178人,而船上旅客加船員總共有2224人,這意味著即使救生艇滿載船上仍然將有一半的人必葬身於冰海!但在這生與死的選擇關頭有許許多多的人和華萊士樂隊成員一樣選擇了自願留在船上,而把上救生艇的機會讓給更需要的人。他們都是泰坦尼克號上的英雄,但他們各自決定留下的具體出發點又有所不同。如:

郵輪上的五十多名高級職員,除了負責指揮救生的二副萊托勒因工作需要而登上救生艇外,其餘所有人都留在船上的崗位上直至最後。他們的犧牲是出於忠於自己的職責。

當時的世界首富約翰·雅各布·阿斯特四世(按現在的換算他擁有的財富相當於22億美元)把懷著五個月身孕的妻子送上救生艇時,一旁的一副也命令他上船,結果被他憤怒地拒絕。他說"我更願意保護弱者!"

 創辦紐約梅西百貨公司的伊西多.施特勞斯拒絕在“別的男人之前”登上救生艇,他的妻子埃達毅然選擇與丈夫一起留下來,並把自己的機會讓給她在英國剛招聘了沒幾天的侍女艾倫.伯德。儘管埃達的遺體海難後一直沒有找到,但是他們夫婦的情感就像後人為他們所建紀念碑碑文上引用的聖經經文那樣:「愛情,眾水不能熄滅,大水也不能淹沒。」(雅歌8:7)

著名的銀行大亨本傑明·古根海姆在給太太留下的紙條上寫著:“這艘船不會有任何一個女性因我搶佔了救生艇的位置而被困在甲板上”他的決定是出於作為紳士對“婦女優先”的尊重

一位倖存的無名母親證實:“當時我的兩個孩子被抱上了救生艇,而我由於艇已經超載上不去了;這時一位已經坐上艇的女士立刻起身離座回到甲板上,並把我一把推上了救生艇。她對我這樣說:上去吧,孩子不能沒有母親!’”。

△上图为营救船只在海难现场救起旅客乘坐过的救生艇,后被集中在纽约港停放

以上這些人物都是英雄,他們的身影在《泰坦尼克號》電影上也都有所反映。但是有一個在電影中沒有還原出來的人卻更值得我們回顧和懷;他不但留下來的原因與眾不同,而且還與我今天所介紹的這首詩歌直接有關甚至他在入水之後還沒有忘記自己傳福音的使命他就是約翰. 哈伯(John Harper),一位來自蘇格蘭的浸信會牧師。

哈伯是因受美國著名佈道家穆迪的邀請去芝加哥做三個月的客座講道牧師而上了泰坦尼克號。因妻子數年前因病去世,所以他還帶上了女兒娜娜隨行。(左图是哈伯和他的女兒)

郵輪撞上冰山後,按船上的救生艇可容納的總人數,除去婦女兒童加起來的546人,還有近一半空位可提供給有特別需要的男性旅客上艇;而娜娜當時才六歲,又已經失去了媽媽,因此哈伯作為她唯一的經濟依靠和監護人理應有資格陪女兒一起上救生艇。但哈伯卻毅然決定留下。他把娜娜交給了救生艇上的船員後,不但把自己的救生衣給了另一位需要的旅客,而且奔走在甲板上,四處召集船上的基督徒,大聲鼓勵他們「把生的機會讓給那些還沒有信主得救的人!」當郵輪傾覆到鍋爐房發生爆炸,燈光突然熄滅的最後時刻,哈伯帶領大家一起唱起了讚美詩歌「與主更接近」,直到郵輪沉沒的那一刻。美國1953年拍攝的另一本與郵輪同名的電影中就還原眾旅客與船員一起高唱這首歌的場景。

更讓人感動的是,當哈伯在墜入大海之後,他僅靠抓住一塊船上掉下來的漂浮物,在洶湧起伏的海浪中沉浮;但他仍然利用這一機會,兩次向一位被海浪沖到他身邊的年輕人傳福音,告訴他「當信主耶穌,你必得救!」。最後這位叫阿吉拉·韋伯的年輕人成了海難中被返回的救生艇救起的少數幾名幸運者之一;他也因為哈伯生命中的最後一次呼召,成了一名虔誠的基督徒。

06「得救」和「永生」–兼結束語

海難之後一段時間裏媒體熱衷於探討郵輪不同的艙位等級所帶來的不同的得救比率,並且將其歸咎於因階級差異給人帶來的不同命運。確實泰坦尼克號作為當時世界上最豪華的郵輪其船票價格差異極大,當時最便宜的三等艙一個床位價格只要3英鎊,而帶客廳的頭等艙卻高達870英鎊(相當如今的10萬美金),兩者差異在數百倍以上。但這並不表示頭等艙的旅客有優先逃生的特權;造成三等艙旅客得救比率低於頭等艙的客觀原因確實存在,包括三等艙所在地離船上存放救生艇位置最遠,相當一部分三等艙旅客聽不懂船上的英文廣播以及逃生引導船員的指揮等。

  △上圖為白星公司售出的《泰坦尼克号》邮轮的头等舱船票

儘管如此,在海難發生後,泰坦尼克號郵輪所屬的英國利物浦白星航線公司(White Star Line Co.)所公佈的旅客資訊只剩下兩種人:即已知得救的已知喪生的(Known to be Saved, and Known to be Lost)

 時間又過去了近百年,2009年的5月31日世界各大媒體再次報導了一個與泰坦尼克號相關的新聞,即海難發生時才九個星期大的伊莉莎白·格拉迪斯·迪安女士(Elizabeth Gladys Dean)在英國南安普頓的一家老人護理院去世(見左圖);從此之後世上已再無一個泰坦尼克號海難的倖存者。然而此時我卻想問大家一個嚴肅的問題:所有那些曾經得救的倖存者,如今他們的靈魂是否安在?所有那些在海難中的喪生者,如今他們的靈魂又在何處?

讓我們再回到這首「更加與主接近」詩歌寫作背景中去探討這個問題。我在前面介紹詩歌創作背景時提到舊約《創世紀》裏記載了雅各在曠野裏夢到了天梯,有神的使者在梯子上,上去下來創世紀28:12)。頂天立地的「梯子」其實就是預表耶穌基督,因為到了新約的《約翰福音》同樣出現了「神的使者上去下來在人子身上」的經文(約1:51)。而耶穌基督又是信徒「到父那裏去」的惟一「道路」(約14|:6),也是「神和人中間」惟一的「中保」(提前2|:5)。

我們再看在「天梯」之上的耶和華對雅各的應許是什麼?那就是「我與你同在總不離棄你,直到我成全了向你所應許的。創28:15而主耶穌與耶和華神原為一祂親自來到世上,在十字架上流血犧牲赦免了世人的罪,恢復了神與人之間的親密關係,並應許叫一切信祂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3∶16)

 正因為莎拉明白了《創世紀》雅各伯特利之夢中梯」的寓意,她才能夠寫出一生蒙主所賜 慈悲充盈喜樂如翼加身向天飛升縱使在十字架高舉我身,我心依然歌詠更加與主接近,更加接近這樣的詩句!而哈特利和哈伯以及船上那麼多的基督徒之所以在生命最後關頭都選擇演奏或高唱這首詩歌,就是因為他們確信自己因主耶穌十字架上的犧牲已經得救,並因著信主耶穌而得到永生的應許,因此他們才那麼坦然地面對即將來到的肉體死亡!

△美國德州艾柏林基督教大學校園內的「雅各伯特利之夢 – 天梯」的雕塑

親愛的朋友,百年滄海,彈指一揮間!當年號稱「永不沉沒」的《泰坦尼克號》超級豪華巨輪如今只剩下半截殘骸靜靜地躺臥在大西洋海底,仿佛告訴後人一個嚴酷的真理:這世上所有的物質財富和成就終究會成為腐朽和過去!

同样的道理,我們每一個人無論一生的生活經歷是否精彩輝煌,但我們的肉體無一例外終究有一天死去;而經歷了同一個世代的人在肉體死亡後靈魂的歸處卻有不同的地方聖經告訴我們耶穌以外,別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耶穌本人在兩千多年前更明確地宣告:「凡是想救自己生命的,必喪掉生命;但為我犧牲生命的,必得著生命。」這裏所說的生命就是與永生」有份的生命!

 親愛的朋友,在未來的人生旅途中您想買到那艘真正永不會沉沒,前方「更加與主接近」的「永生號」生命之舟的「船票」嗎?!

「海難背後的傳世聖詩」系列之二:「泰坦尼克號」上的琴聲–《更加與主接近》

徐彬    ▌

【引言】今天我要給大家介紹「海難背後的傳世聖詩」系列的第二集「泰坦尼克號」上的琴聲 –《更加與主接近》。與第一集我介紹的聖詩《我心靈得安寧》是作者在知道自己的四個女兒全部都死於海難悲劇之後所寫的不一樣,這首《更加與主接近》的作者其人生和創作經過均非與海難相關,但她寫的這首詩歌卻因數十年後「泰坦尼克號」郵輪上幾個樂手在甲板上的演奏而感動、安慰、激勵了無數人的心靈,故在聖詩歷史上留下了濃重的後續。

01電影與史實

1912年4月14日深夜至15日淩晨,在北大西洋靠近加拿大紐芬蘭省海岸640千米的海面發生了人類和平時期最嚴重的重大海難,那首號稱「永不沉沒」的世界級的豪華郵輪「泰坦尼克號」在其首航途中因撞上冰山而不幸沉沒,因此造成2224名旅客和船員中有1514人葬身於大海,死者中有三分之二甚至屍骨無存的悲劇。這次海難至今雖然已過百年之久,但因1997年由美國著名導演詹姆斯. 卡梅隆拍攝的好萊塢世紀大片泰坦尼克號而給當代的人們留下了難以磨滅的深刻印象。

  △上圖為趕來救援的船隻在海難現場拍攝到最大的一座冰山,上面有明顯的擦撞痕跡

伴隨著同一首樂曲持續的琴聲,影片接著出現的是一連串鏡頭: 船長愛德華•約翰•史密斯上尉獨自一人屹立在已經進水了的駕駛艙,手扶著船舵輪盤,等待那最後一刻的來臨; 郵輪總設計師托馬斯•安德魯斯安靜地走向屋內壁爐,撥開火爐上方的時鐘面板,定下沉船的時間; 紐約最大百貨公司創始人伊西多•施特勞斯和夫人相擁對視安靜地躺在客房的床上,彼此親吻告別; 一位不知名的年輕媽媽明知大難將至,還對著一雙入睡前的可愛兒女喃喃細語,講述起一個古老童話的美麗傳說…。

  上圖從左到右分別是施特勞斯夫妇、船長愛德華•約翰•史密斯上尉和總設計師托馬斯

螢幕上的些感人的場景將這場海難中的人性光輝表現得淋漓盡致,然而它們卻並不是卡梅隆導演為博人眼目而虛構的電影「橋段」,而是取材於發生在海難的真人真事那位留在原地的小提琴樂手,他的的名字叫華萊士•哈特利(Wallace Henry Hartley),生前是「泰坦尼克號」上樂隊的指揮兼小提琴手;與他合奏的幾位夥伴也是郵輪樂隊的成員。而他們最後演奏的那首曲子是一首讚美詩歌,就是我今天要介紹的「更加與主接近」(Nearer, My God, to Thee )

 

△以上為《泰坦尼克号》電影中華萊士拉起《更加與主接近》的视频影像

02 作者與創作

我們先來瞭解一下這首詩歌的作者。她的本名叫莎拉•弗勞爾 (Sarah F. Flower),婚後隨夫姓叫莎拉• 亞當斯(Sarah F. Adams),1805年2月22日生於英國埃塞克斯的哈洛。莎拉的父親曾是劍橋大學的一名職員,後來成為劍橋一份報紙的記者和編輯。受家庭的薰陶和影響,莎拉在22歲起就在文壇上嶄露頭角,經常在報刊上發表自己的作品。

相比較文學創作,莎拉其實更喜歡戲劇,而且在聲樂上極有天賦。她一直夢想著有一天能夠登上舞臺,盡情表現自己的表演才華。1834 年她29歲時與約翰•亞當斯(John B. Adams)結婚。丈夫雖然是一名鐵路工程師,卻非常理解支持她的抱負,鼓勵她去實現理想。

1837年,她終於首次公開登臺亮相,在倫敦的一家劇院演出莎士比亞麥克白中的主角麥克白夫人。演出一鳴驚人獲得巨大成功,接下來她又出演莎翁劇《威尼斯商人》中的女繼承人波西亞,以及謝裏丹諷刺喜劇《醜聞學校》裏的鄉下女人蒂則爾夫人,均大受觀眾歡迎。不少知名劇評家在報刊上發表文章對其表演大加讚美,甚至連那家劇院都因莎拉而“沾光”,被評價為倫敦最好的演員學校。

△上圖為当代演出的莎翁劇《麥克白》中的麥克白將軍和夫人

然而就在她在戲劇演唱領域打開了一片廣闊天地的時候,她的健康卻不幸出了問題。也許是因為遺傳她六歲時就去世母親的原因,莎拉自幼就體質偏弱,曾經還得過肺結核。那天她是在家中洗澡時突然跌倒休克,事後經醫生診斷,她的身體狀況今後不再適合重登舞臺。從此之後莎拉被迫告別戲劇,把她的全部精力轉回到文學寫作。然而正因為有了這一“不幸”,才有了後來她這首佳作「更加與主接近」。

說起來,莎拉這首詩歌還是一篇“應命”作品。那是在1841年,莎拉所在教會的一位牧師已準備好下一周主日的講道題目,請莎拉創作一首相應的讚美詩。牧师讲道涉及到的經文內容與《聖經》「創世紀」的28章的雅各之梦有關,說的是亞伯拉罕的孫子雅各因得罪了哥哥以掃有被其報復殺害的危險,父母因此安排他去遠方的舅舅家入贅避難;在雅各孤身一人前往目的地的途中,在曠野的某地因天色已晚便枕石入睡,夢中見到了直達天庭的天梯,有天使上下,並聽到耶和華上帝在天梯之上親口賜給他的美好應許,第二天醒來後將此地取名為「伯特利」(“神殿”的意思)以作紀念的情節。

 接了這個“任務”後,莎拉花了許多時間反復去研讀相關經文,最後寫成了這首「更加與主接近」。在詩中莎拉成功地將《聖經》經文中有關曠野、日落、夜深、枕石、做夢、天梯、天使神的應許等一系列場景和動作元素與耶穌基督十字架救恩和永恆等信仰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寫成了一段段銜接有序,寓意盎然,文字優美的詩句,並且反復烘托出全詩的主題更加與主接近」

△上圖為莎拉此詩的手稿和莎拉的肖像畫

詩歌寫完後由莎拉的妹妹伊莉莎配曲,發表後廣受讀者歡迎,最後成為一首膾炙人口的經典聖詩歌。(如今我們傳唱的已不是莎拉姐姐创作的曲调,而是后来美国聖樂家樂威爾.梅森的作曲版本)                                                     

03 指挥與樂隊

也許此時讀者會問,在海難的最後時刻,為什麼華萊士.哈特利會選擇演奏這首特定的詩歌呢?那麼讓我們一起回到真實的史海中去尋找答案。

華萊士出生於英格蘭蘭開夏郡的科爾恩,並在那裏長大。其父親阿爾比恩·哈特利(Albion Hartley) 是當地「伯特利獨立衛理公會教堂」的唱詩班主任和主日學校校長。沒錯!這家教會名字中的「伯特利」(Bethel),就是前面我介紹的雅各在曠野中夢見耶和華上帝後給那個地方所取的名字。

華萊士的一家人都在這家教會參加敬拜和服事,他本人很早就參加了他父親負責的詩班。而「與主更接近」這首聖詩就是在詩班裏通過他父親的帶領而學會的;甚至連他開始學小提琴的第一個“師傅”也是這家教會的成員。

華萊士成人後成了一名優秀的音樂人。他是在1912年的4月初剛被所屬的演出經紀公司外派到泰坦尼克號郵輪上擔任樂隊指揮以及小提琴手的,在這之前他在另一家航運公司的船上工作。起初華萊士還一度猶豫過是否要接受這份新職位,因為這意味著他因馬上要出發遠航而與他訂婚不久的未婚妻瑪利亞·羅賓遜分別;最後考慮到有了泰坦尼克的處女航的工作經歷對他以後找新的工作有幫助,這才下了決心。

泰坦尼克號上的樂隊成員其實有八人。平時裏他們會分成兩個部分在船上表演: 一個是由華萊士帶領的五重奏,負責晚餐後音樂會和每週的主日敬拜演奏; 剩下三人組成的小提琴、大提琴和鋼琴三重奏則負責在點菜餐廳和咖啡館裏的表演。他們演出的曲目都是出自郵輪公司專門印製的歌集,裏面收有314首各類歌曲,也包括每週主日敬拜時所用的讚美詩歌。

△上圖是由泰坦尼克號所屬郵輪公司「白星航線」發行的乐队歌本目錄

海難那夜,華萊士和他的樂隊是在船長命令船員們開始下放救生艇安排旅客逃生的時刻來到甲板上演出的。那時眾人因為知道船上已有的救生艇遠不夠滿足所有人逃生的需求而出現了極度的恐慌和混亂。因此他們首先選擇了演奏舒伯特的「小夜曲(穿過樹林」)、小約翰.施特勞斯的「藍色多瑙河」、愛德華.埃爾加的「愛的禮贊」、巴赫的「聖母頌」等安詳輕鬆的音樂和舞曲,企圖借此幫助旅客們安靜下來。

接下來就是電影《泰坦尼克號》還原的那一幕了。當郵輪的危急狀況到了樂隊不得不結束演奏時,樂手們彼此告別準備離開,但華萊士卻繼續留在原地,拉起這首「更加與主接近」。而此時他的這一決定絕非偶然!

據海難之後一位過去曾經與他在另一個郵輪公司一起工作過的同事他的同事劉易斯·克羅斯(Lewis Cross)回憶,他清楚地記得華萊士曾經這樣對他說過:如果在一條即將沉沒的船上,他最後選擇演奏的曲子必定是「更加與主接近」或「千古保障歌」Our God, Our Help in Ages Past因此,在泰坦尼克號上的那一刻他只是實踐了自己的諾言。

根據一位已坐上救生艇的旅客的見證,郵輪傾覆時華萊士樂隊中有三人先被海浪沖走,而華萊士和其他四人則是緊抓著欄杆與巨輪一起沉入大海。他們八人中最小的才20歲,最年長者也不過是40歲,其中五人甚至海難後沒有找到遺體。華萊士的遺體在海難後的第10天被一膄船的船員在靠近加拿大新斯科舍省府哈利法克斯附近的海面上發現。他父親親自前往加拿大把他的遺體帶回英國,安葬在家鄉科恩郡的基利路公墓;那天有三萬人在街上目送華萊士靈車的經過,在葬禮上人們再次唱起了這首「更加與主接近」。

△上圖为樂隊的八名成員,位於第一排居中的就是華萊士

04 提琴與主人

在哈特利.華萊士10英尺高的墓碑基座上刻有一把小提琴(見下圖),以紀念這位泰坦尼克號上大無畏的英雄。神奇的是這架在泰坦尼克號上拉過「更加與主接近」的小提琴居然並沒有成為“絕響”,消失在大海之中。據當時的多家媒體報導證實,當華萊士的遺體被那艘船的船員發現時,人們豁然發現他“還穿戴整齊,背後綁著他的小提琴琴盒!”

這把小提琴之所以被華萊士如此珍重的原因是它是瑪利亞送給他的定情禮物,提琴背後刻有「獻給華萊士,在我們訂婚之際–瑪利亞」,因此華萊士在最後一刻將這把對他來說具有特別意義的提琴連琴盒一起捆在身上墜入大海。他的這一遺物經幾番碾轉最後交到了瑪利亞手裏。她在1912年7月19日的日記上記錄了她打給加拿大新斯科舍省政府的一位部長官員的電文,上面寫道:「向所有讓我已故未婚夫的小提琴得以歸還的人們表達我最衷心的感謝!」

 時間過去了漫長的一個世紀。2013年3月世界各大媒體都報導了一個令人轟動的消息:英國的一家拍賣行鄭重宣佈,他們即將拍賣一位匿名英國男子在自己家裏閣樓上找到的一把德國制的小提琴,而它就是當年華萊士在泰坦尼克號上使用過的原物因為那位提琴的擁有者並非哈特利或瑪利亞的後人,所以拍賣行花費了數萬英鎊,經過相關的科學家、歷史學家、法醫等多方面專業人士長達七年的調查、研究和考證,最後確定了這把德國製造的小提琴確實是屬於華萊士的遺物!

△上圖分別為拍賣行準備拍賣的小提琴以及这把小提琴背後由瑪利亞定制的訂婚紀念文字

原來華萊士的未婚妻瑪利亞在1939年去世後,她的姐姐把這把小提琴捐給當地的救世軍組織,並把有關這把提琴的故事告訴了該救世軍的負責人倫維克少校(Major Renwick)。之後這把小提琴到了當地救世軍成員中一位小提琴老師手裏,再通過這位老師傳給了自己的女兒伊芙(Eve);而在閣樓上發現這把小提琴的男子就是伊芙的後代。

最後這把小提琴最後以90萬英鎊相當170萬美金的價格(含傭金)被一位匿名的泰坦尼克號遺物收藏家買下。在正式進入拍賣前該提琴曾在英國包括華萊士家鄉在內的多地展出,吸引了數以萬計的觀眾。展出的物品中居然還包括在這把小提琴琴盒裏發現華萊士生前使用過的、滿是水漬的樂譜!

 在剛過去的2020年2月8日至6月15日,華萊士這把倖存的的小提琴又再一次出現在密蘇裏州布蘭森的泰坦尼克號博物館」展廳,讓今日的觀眾再次想起提琴主人當年的故事和這把琴上最後演奏的「更加與主接近」詩歌。

△上圖是密蘇裏州布蘭森的「泰坦尼克號博物館」外景

05 留下和離開

泰坦尼克號郵輪總共有三種類型共20艘救生艇,按其設計的承載人數最多也只可容納1178人,而船上旅客加船員總共有2224人,這意味著即使救生艇滿載船上仍然將有一半的人必葬身於冰海!但在這生與死的選擇關頭有許許多多的人和華萊士樂隊成員一樣選擇了自願留在船上,而把上救生艇的機會讓給更需要的人。他們都是泰坦尼克號上的英雄,但他們各自決定留下的具體出發點又有所不同。如:

郵輪上的五十多名高級職員,除了負責指揮救生的二副萊托勒因工作需要而登上救生艇外,其餘所有人都留在船上的崗位上直至最後。他們的犧牲是出於忠於自己的職責。

當時的世界首富約翰·雅各布·阿斯特四世(按現在的換算他擁有的財富相當於22億美元)把懷著五個月身孕的妻子送上救生艇時,一旁的一副也命令他上船,結果被他憤怒地拒絕。他說"我更願意保護弱者!"

 創辦紐約梅西百貨公司的伊西多.施特勞斯拒絕在“別的男人之前”登上救生艇,他的妻子埃達毅然選擇與丈夫一起留下來,並把自己的機會讓給她在英國剛招聘了沒幾天的侍女艾倫.伯德。儘管埃達的遺體海難後一直沒有找到,但是他們夫婦的情感就像後人為他們所建紀念碑碑文上引用的聖經經文那樣:「愛情,眾水不能熄滅,大水也不能淹沒。」(雅歌8:7)

著名的銀行大亨本傑明·古根海姆在給太太留下的紙條上寫著:“這艘船不會有任何一個女性因我搶佔了救生艇的位置而被困在甲板上”他的決定是出於作為紳士對“婦女優先”的尊重

一位倖存的無名母親證實:“當時我的兩個孩子被抱上了救生艇,而我由於艇已經超載上不去了;這時一位已經坐上艇的女士立刻起身離座回到甲板上,並把我一把推上了救生艇。她對我這樣說:上去吧,孩子不能沒有母親!’”。

△上图为营救船只在海难现场救起旅客乘坐过的救生艇,后被集中在纽约港停放

以上這些人物都是英雄,他們的身影在《泰坦尼克號》電影上也都有所反映。但是有一個在電影中沒有還原出來的人卻更值得我們回顧和懷;他不但留下來的原因與眾不同,而且還與我今天所介紹的這首詩歌直接有關甚至他在入水之後還沒有忘記自己傳福音的使命他就是約翰. 哈伯(John Harper),一位來自蘇格蘭的浸信會牧師。

哈伯是因受美國著名佈道家穆迪的邀請去芝加哥做三個月的客座講道牧師而上了泰坦尼克號。因妻子數年前因病去世,所以他還帶上了女兒娜娜隨行。(左图是哈伯和他的女兒)

郵輪撞上冰山後,按船上的救生艇可容納的總人數,除去婦女兒童加起來的546人,還有近一半空位可提供給有特別需要的男性旅客上艇;而娜娜當時才六歲,又已經失去了媽媽,因此哈伯作為她唯一的經濟依靠和監護人理應有資格陪女兒一起上救生艇。但哈伯卻毅然決定留下。他把娜娜交給了救生艇上的船員後,不但把自己的救生衣給了另一位需要的旅客,而且奔走在甲板上,四處召集船上的基督徒,大聲鼓勵他們「把生的機會讓給那些還沒有信主得救的人!」當郵輪傾覆到鍋爐房發生爆炸,燈光突然熄滅的最後時刻,哈伯帶領大家一起唱起了讚美詩歌「與主更接近」,直到郵輪沉沒的那一刻。美國1953年拍攝的另一本與郵輪同名的電影中就還原眾旅客與船員一起高唱這首歌的場景。

更讓人感動的是,當哈伯在墜入大海之後,他僅靠抓住一塊船上掉下來的漂浮物,在洶湧起伏的海浪中沉浮;但他仍然利用這一機會,兩次向一位被海浪沖到他身邊的年輕人傳福音,告訴他「當信主耶穌,你必得救!」。最後這位叫阿吉拉·韋伯的年輕人成了海難中被返回的救生艇救起的少數幾名幸運者之一;他也因為哈伯生命中的最後一次呼召,成了一名虔誠的基督徒。

06「得救」和「永生」–兼結束語

海難之後一段時間裏媒體熱衷於探討郵輪不同的艙位等級所帶來的不同的得救比率,並且將其歸咎於因階級差異給人帶來的不同命運。確實泰坦尼克號作為當時世界上最豪華的郵輪其船票價格差異極大,當時最便宜的三等艙一個床位價格只要3英鎊,而帶客廳的頭等艙卻高達870英鎊(相當如今的10萬美金),兩者差異在數百倍以上。但這並不表示頭等艙的旅客有優先逃生的特權;造成三等艙旅客得救比率低於頭等艙的客觀原因確實存在,包括三等艙所在地離船上存放救生艇位置最遠,相當一部分三等艙旅客聽不懂船上的英文廣播以及逃生引導船員的指揮等。

  △上圖為白星公司售出的《泰坦尼克号》邮轮的头等舱船票

儘管如此,在海難發生後,泰坦尼克號郵輪所屬的英國利物浦白星航線公司(White Star Line Co.)所公佈的旅客資訊只剩下兩種人:即已知得救的已知喪生的(Known to be Saved, and Known to be Lost)

 時間又過去了近百年,2009年的5月31日世界各大媒體再次報導了一個與泰坦尼克號相關的新聞,即海難發生時才九個星期大的伊莉莎白·格拉迪斯·迪安女士(Elizabeth Gladys Dean)在英國南安普頓的一家老人護理院去世(見左圖);從此之後世上已再無一個泰坦尼克號海難的倖存者。然而此時我卻想問大家一個嚴肅的問題:所有那些曾經得救的倖存者,如今他們的靈魂是否安在?所有那些在海難中的喪生者,如今他們的靈魂又在何處?

讓我們再回到這首「更加與主接近」詩歌寫作背景中去探討這個問題。我在前面介紹詩歌創作背景時提到舊約《創世紀》裏記載了雅各在曠野裏夢到了天梯,有神的使者在梯子上,上去下來創世紀28:12)。頂天立地的「梯子」其實就是預表耶穌基督,因為到了新約的《約翰福音》同樣出現了「神的使者上去下來在人子身上」的經文(約1:51)。而耶穌基督又是信徒「到父那裏去」的惟一「道路」(約14|:6),也是「神和人中間」惟一的「中保」(提前2|:5)。

我們再看在「天梯」之上的耶和華對雅各的應許是什麼?那就是「我與你同在總不離棄你,直到我成全了向你所應許的。創28:15而主耶穌與耶和華神原為一祂親自來到世上,在十字架上流血犧牲赦免了世人的罪,恢復了神與人之間的親密關係,並應許叫一切信祂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3∶16)

 正因為莎拉明白了《創世紀》雅各伯特利之夢中梯」的寓意,她才能夠寫出一生蒙主所賜 慈悲充盈喜樂如翼加身向天飛升縱使在十字架高舉我身,我心依然歌詠更加與主接近,更加接近這樣的詩句!而哈特利和哈伯以及船上那麼多的基督徒之所以在生命最後關頭都選擇演奏或高唱這首詩歌,就是因為他們確信自己因主耶穌十字架上的犧牲已經得救,並因著信主耶穌而得到永生的應許,因此他們才那麼坦然地面對即將來到的肉體死亡!

△美國德州艾柏林基督教大學校園內的「雅各伯特利之夢 – 天梯」的雕塑

親愛的朋友,百年滄海,彈指一揮間!當年號稱「永不沉沒」的《泰坦尼克號》超級豪華巨輪如今只剩下半截殘骸靜靜地躺臥在大西洋海底,仿佛告訴後人一個嚴酷的真理:這世上所有的物質財富和成就終究會成為腐朽和過去!

同样的道理,我們每一個人無論一生的生活經歷是否精彩輝煌,但我們的肉體無一例外終究有一天死去;而經歷了同一個世代的人在肉體死亡後靈魂的歸處卻有不同的地方聖經告訴我們耶穌以外,別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耶穌本人在兩千多年前更明確地宣告:「凡是想救自己生命的,必喪掉生命;但為我犧牲生命的,必得著生命。」這裏所說的生命就是與永生」有份的生命!

 親愛的朋友,在未來的人生旅途中您想買到那艘真正永不會沉沒,前方「更加與主接近」的「永生號」生命之舟的「船票」嗎?!

【海難背後的傳世聖歌】系列之一:「我心靈得安寧」

导言

你知道在「泰坦尼克號」海難之前在大西洋同樣還發生過一次重大的客輪沉船悲劇嗎?你能夠想像一個幸福的家庭所有的孩子在一次海難中全部喪生給父母親帶來的痛苦嗎?你知道作為失去所有孩子的父親能夠寫出這首《我心靈得安寧》詩歌背後的原因嗎?你知道為什麼這首詩歌誕生近一個半世紀後還仍然吸引了世界上那麼多人的目光,甚至連世界三大男高音也一起聚首為之歌唱的理由嗎?如果您想瞭解,請閱讀下麵的介紹。

01客輪起航

1873年11月15日,一艘名為《威樂杜哈弗爾號》(Ville du Havre)的客輪鳴笛起航(見上圖),開始了她的死亡之旅。與後來的「泰坦尼克號」的航線相反,它是從紐約起航,目的地是法國西北岸的著名港口城市勒阿佛爾。

這是一艘屬於法國通用運輸公司的5065噸位的蒸汽動力螺旋槳推進的客輪,1866年由著名的英國泰晤士鋼鐵公司建造,並在1871年剛完成重大技術改造和內部裝修;客輪最高航速可達13節海裏,船上有170個頭等艙,100個二等艙,50個三等艙,是那個時代最好的客輪。

本次航行乘客和船員加起來有313人,其中包括本文主人翁哈瑞修.斯彼福的妻子和四個年齡分別為2歲、7歲、9歲、11歲的女兒。下圖從左到右分別是安妮、瑪姬、貝莎、塔納塔

哈瑞修.斯彼福(Horatio G. Spafford 1828-1888)是一名芝加哥的著名律師和律師事務所的合夥人,也是當地一名成功的房地產投資人。

作為一家之主的哈瑞修. 斯彼福其實是買了船票要和妻女一起坐這艘客輪前往法國的,可就在他與家人已經到達碼頭準備登船的前一刻,正好碰到他所參與投資的芝加哥房地產在區域規劃(Zoning)上出現問題,必須由他出面來加以解決。於是他毅然決定讓妻女先行,自己等到處理完有關事務後再搭乘下一班船與她們匯合。

                                      斯彼福一家在芝加哥的住宅

02夜半悲劇

威樂杜哈弗爾號客輪啟程後在一望無際的大西洋航行,一帆風順。到了航行的第七天即11月22日的淩晨2點,船航行到北緯47°21’西經35 °31′ 的位置,熟睡在夢中的旅客突然被巨大的鋼鐵撞擊聲驚醒。大家蜂擁沖出船艙跑到甲板上一看,原來客輪已被一條鐵甲船,英國的《洛希爾號》(Lochear)攔腰撞上,主桅杆已經斷裂倒下,大量的海水從撞擊處湧來,船正在快速地下沉….。

在一片混亂中客輪在被撞的第12分鐘那一刻驟然斷裂成兩半,沉入到漆黑一片的大洋中,並在海面上產生了巨大的海浪漩渦;大多數乘客和船員根本來不及自救就全部掉入冰冷的海水之中。

在這場早於《泰塔尼號》悲劇39年的著名船難中,全船313條鮮活生命只有87人得以生還,其餘人均葬身於大西洋。

反映這次船難的畫作

哈瑞修. 斯彼福的妻子安娜及四個女兒當時都一起墜入到海裏。安娜落水後在洶湧起伏的海浪中艱難地尋找失散了的孩子們,曾經還一度拽住了小女兒塔娜塔的裙邊,但即刻兩人又被急流衝開;有一條救生艇也一度有希望搭救到快沖到艇附近的另外兩個孩子,但仍因海浪過於喘急而未獲成功….。

最終四個小女孩鮮活的生命全部都被無情的大海吞沒。安娜本人也僅因為在陷入昏迷前抓住了一塊漂浮到眼前的木板而僥倖被洛希爾號的一艘救生艇發現救起。

 03「僅我生還」

斯彼福和妻子安娜照片

安娜和其他生還者獲救後被轉移到另一艘前往英國的美國輪船上繼續航行,幾天後終於抵達威爾士的卡迪夫港口。

海難發生後斯彼福立刻從報紙上得知了消息,正焦急地等待著妻子和孩子們是否平安的資訊,而此時傷心欲絕的安娜卻實在不知道該用什麼方法告訴丈夫這一噩耗;最後她在給斯彼福的電報的開頭,只用了兩個最簡單的英文單詞“Save Alone ”(僅我生還)來告知四個女兒全部遇難的事實。

這封著名的電報底稿原件作為這次海難的重要見證和文物至今仍然保存在美國國會圖書館。

安娜拍給丈夫的電報底稿,正文中前兩個英文單詞即是“僅我生還”

收到妻子報喪電報後,斯彼福心如刀割,他立即搭乘最近時間的班船前往英倫,同行的旅客中有不少旅客都是船難死者的家屬。當船行駛到《威樂杜哈弗爾》傾覆發生的經緯度地點時,船長特地來到這位失去了四個女兒的父親的艙房內,告訴他此刻客輪正在越過船難發生的海峽地域….。 

04苦難浪滾 

親愛的讀者,讀到此處你可以想像那時的斯彼福會是什麼樣的心情?痛心?哀傷?沮喪?自責?憤怒?命運對他來說實在過於殘酷和不公平,作為基督徒他甚至還可以對上帝呼喊:天父啊,我是那麼的愛你,為什麼還要讓我經受那麼多苦難!

確實,無論是作為一位父親或者一名公民,還是作為一位基督徒,哈瑞修.斯彼福近幾年遇到的苦難實在是太多,太重了!他和妻子安娜是在教會的主日學時認識的,當時安娜才15歲,斯彼福大她整整14歲。斯彼福苦等了三年才與她結成美好的婚姻,這才有了兩人愛情的結晶:五個孩子,四女一男;然而在三年前他們唯一的男孩卻因為得猩紅熱而死去。

兩年前芝加哥發生了美國19世紀史上最大的一次火災,大火燒掉了城市面積三分之一土地上的一切建築物,而斯彼福三年前剛購入的沿密西根湖北岸的大片房產物業,包括他的辦公室在內,正好位於在火災地區,因此造成他大半生的積蓄財富毀於一旦!

被芝加哥大火燒毀的城市建築

災後的兩年中他依然盡其所有,積極參與了城市的重建工作,而造成他客輪出發前臨時改期的原因,恰恰就是他作為律師和重要投資人需要緊急處理有關社區重建規劃中出現的問題,但卻因此導致在海難發生時他未能在現場,盡己之力去救援四個女兒們,哪怕是其中一個!

而作為一名基督徒,他不但一直是當地長老會教會的忠實信徒,而且一直盡心竭力支持贊助教會外各種福音事工;連他選擇這個時間點帶家人去歐洲度假的原因之一,也是為了能夠順道到英國愛丁堡去支持他的老朋友、著名佈道家慕迪籌備的大型佈道會,但卻因此行而失去了四個天使般可愛的女兒……。

 05 心靈聖歌

然而,面對人生這樣如海浪一波接著一波的苦難打擊,斯彼福那天卻用《我心靈得安寧》這樣的主題寫下來這首傳世不朽的偉大詩歌:

《我心靈得安寧》

有時享平安,如江河又平穩,

有時憂傷來似海浪滾;

無論何環境,我已蒙主引領,

我心靈得安寧,得安寧。

撒但雖來侵,眾試煉雖來臨,

但有主美證在我心;

基督已看清我乏助之困境,

甘流血救贖我,賜安寧。

回看我眾罪,全釘在十架上,

每念此衷心極歡暢;

主擔我重擔,何奇妙大恩情,

讚美主!我心靈,得安寧。

求主快再來,使信心得親見,

雲彩將卷起在主前;

號筒聲吹響,主再臨掌權柄,

願主來!我心靈,必安寧。

副歌:我心靈,得安寧;我心靈, 

          得安寧,得安寧!

在詩中作者雖然用如“海浪翻滾”那樣來形容這場海難給他帶來的刻骨椎心的“憂傷”和悲痛,但面對這樣的苦難打擊,他的心靈卻依然保持著那份“安寧”,因為他相信他已經得到主耶穌十字架寶血換來的“救贖”和恩典,不但有主的“領引”,而且有主親自為他擔負“重擔”,因此無論是處在什麼樣的“環境”,無論自己是如何的“乏助”,無論遇到了何種的“試煉”,都無法動搖自己堅定的信仰。全詩的最後一節“求主快再來,使信心得親見”的詩句更反映了他的真切的盼望,即等到“主再臨”的這一天,他必將在天上與他親愛的女兒們重新相見!而這正是他在經歷了如此的人生悲劇後,依然保持“我心靈得安寧”的信心來源和寫照!

 作者寫下《我心靈得安寧》詩歌的手稿

06 船名為調

這首詩歌完成配曲後在1876年正式發表在由著名聖樂家桑迪 (Ira D. Sankey)和貝力斯(Philip P. Bliss)主編的第2期《福音歌曲》一書上,而為其作曲的就是貝力斯本人。詩歌之所以能夠很快成為一首震撼人心的著名經典聖詩,實在離不開貝力斯在旋律上賦予它的非凡張力!

貝力斯1838年出生於美國濱州的一個貧窮的基督徒家庭,他雖然從小就喜歡音樂,但因家境原因11歲就被迫離家去農場和林木場打工,靠著斷斷續續的半工半讀才完成基本教育。這樣的出身和背景本來很難讓一個人在音樂領域上有所作為,但他在成人後卻有幸得到了幾位“貴人”的幫助,因而走上音樂的成功之路。

第一位是他19歲時遇到的一位音樂老師,後者因為發現他有音樂天賦,而熱心訓練他如何提高唱歌技巧。第二個是他的妻子,21歲那年他與女友露西結婚,而露西出生在一個音樂世家,具有良好的音樂素養,因而給了他許多鼓勵和幫助;露西的祖母甚至還盡其畢生所有給了貝力斯三十美元,從而使他能夠去紐約音樂師範學院接受了為期兩個月的正規音樂培訓,為他後來成為著名的歌手和作曲家奠定了基礎。31歲時他有緣結識了大佈道家穆迪,並成了穆迪團隊主要歌手,幾年後成為一名全職事奉福音音樂的歌手及作曲家,在聖樂史上留下盛名。

貝力斯為斯彼福這首詩所創作的曲調調名就用了那首沉船的船名:Ville du Havre。他寫下的詩歌旋律與斯彼福的歌詞內容彼此相互交融,充滿著莊嚴、恢弘、力量和敬虔;旋律從低沉穩重的聲符開始,然後逐漸一層層的昇華和渲染,最後反復烘托出“我心靈得安寧”的主題,從而將詩歌的感染力發揮得淋漓盡致!

                                                                                           作曲家貝力斯

07 巨星聚首

《我心靈得安寧》詩歌發表後迅速在世界各地得到廣泛的傳播,給歷代無數經歷了苦難的帶來了心靈的慰藉和安寧,被譽為至今為止最能感動人們靈魂的聖詩之一。因這首詩歌巨大的影響力,甚至吸引了樂壇上許多著名的歌唱家也為之折服,引吭高歌,其中包括如今已經三缺一的世界三大男高音帕瓦羅蒂、卡雷拉斯和多明戈。

2003年8月7日上述三位巨星再次聚首,一起來到英國唯一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城市的巴斯。他們在那裏將舉辦被人稱之為三大男高音最後一次連袂演出(見上圖)。主辦方特地選擇了有城市代表性的場地作為演出地點,那就是建於1767年的著名皇家建築物「新月樓」前面可容納數萬人的圓形廣場。(見下圖)

本次的演出所產生的全部費用都是來自剛在當地完成一個重要企業收購的馬來西亞著名華裔企業家楊肅斌先生。當天總共有4萬觀眾得以免費入場,英國多家廣播電視也都全程轉播了這場盛大的演出,並在全世界產生了巨大的影響。而演出海報上最醒目的節目就是《我心靈得安寧》!(見下圖)

楊肅斌是一名虔誠的基督徒,《我心靈得安寧》是他最喜歡的一首聖詩。當天的演出不但盛況空前,而且觀眾中還出現了一位神秘嘉賓,她就是詩歌作者斯彼福的曾外孫女!原來楊肅斌演出前一直在聯繫斯彼福在美國的後人,希望他們中間能夠有一人作為代表來英國出席這場盛會,但卻因各種原因未能實現;可萬萬沒想到後來得知斯彼福家族後代中居然有一位就住在演出的城市巴斯。她就是傑米拉.蔲普女爵(Lady Djemila Cope)。(下圖中的文字說明錯將傑米拉寫成“孫女”)

在楊肅斌的盛情邀請下,到了演出這一天,傑米拉代表斯彼福家族來到現場,與數萬觀眾一起欣賞世界最著名的三大歌劇明星如何用宏大、震撼的男高音演繹其曾外祖父在一個半世紀前創作的這首詩歌!

在這場盛大演出之後第三年的8月5日,楊肅斌的妻子陳儀罄女士因癌症復發不幸去世,享年才54歲;楊肅斌在之後的一次接受記者訪問時,平靜地談到此事,說:「我知道,早在那天的音樂會上帝已經預備了我的心,讓我“心靈得安寧”」。

08 苦難天問

在本文即將結束前,讓我們再回到本詩歌故事系列的主題:「苦難」。也許有人此時會問這樣一個問題:即當斯彼福經歷了這麼大的苦難時,上帝在哪里?上帝為什麼會允許世上有那麼多苦難發生在好人身上?

坦率地說,對這個世界無數人苦苦追尋答案而未解的“天問”,我無法給出一個令所有人滿意的“正確”答案。甚至我還可以告訴你,詩歌作者斯彼福在海難之後又得了三個孩子,但其中唯一的男孩仍然在四歲時不幸病故,而且死因還是與他前面失去的那個兒子一樣,同樣是因為猩紅熱;而斯彼福本人也在他六十歲生日的前四天在以色列的耶路撒冷因患急性瘧疾而去世,去世前他一直在當地開拓一項福音慈善事工。至於詩歌的作曲家菲利普.貝力斯,在1876年的11月24日剛在佈道家穆迪舉辦的佈道會上第一次唱了這首詩歌,可就在第二個月的29日那天,在他和妻子一起乘火車前往芝加哥的途中,因俄亥俄州阿什塔布拉附近的一座橋樑坍塌所造成的列車出軌、墜落事故,而夫妻雙雙不幸遇難,貝力斯享年僅38歲!如果再算上贊助了巴斯音樂會的楊肅斌,在演出三年後妻子因癌症而去世,在本文中出現的人物中已經有十個人都因遭遇各種苦難和不幸而死亡!如此一連串的悲劇似乎更讓人從心裏為那麼多厄運降臨在好人身上而感到不平!!??

但是,我依然想借用曾經兩次獲金球獎提名的美國電影演員柯克·卡梅隆(Kirk T. Camerron, 其代表作品有《消防員》《末世迷蹤》等)說過的一段話,來回答這個困惑了無數世人的“天問”。那是卡梅隆2013年拍完由他編劇和主演的一部名為《永不止步》(Unstoppable) 的福音紀錄片後,在記者採訪時針對苦難發生原因問題的回答:

關於「上帝在哪,為什麼他允許苦難發生在好人身上?」這個問題,如果我們只是從個人的視角看待那些痛苦和悲劇,是我們所愛的人正在遭受痛苦,我們被擊垮,我們從中看不到其理由或目的。但是如果我們上升到10萬英尺高的角度重新去看待歷史,上帝其實是一直使用疼痛和痛苦,為這個世界帶來了偉大的事。

我們看看十字架,無辜的神的兒子耶穌承受了痛苦,但卻為這個世界帶來了拯救。因此,當我們明白更大的背景,從天上的視角看待這些悲劇,我們對於神的工作會有更廣的認識和清晰的視角。我們知道,事實是上帝強於邪惡,生命戰勝了死亡,信心勝過了懷疑!

上帝是一位有旨意的神,他的旨意不可阻擋。一個人無論是動作敏捷還是身體殘疾;無論是有生理缺陷還是一個世界級的運動員;無論是因為患有癌症只活到5歲,還是像舊約時期那樣活到500 歲,上帝都在掌管著所有的事情;他在兌現他的承諾,並有一天會翻轉這些詛咒,使一切成為新的!

柯克. 卡梅隆主演的《消防員》電影海報

我完全贊同卡梅隆的上述觀點。是的,信基督者在主裏有平安和喜樂,但早在兩千多年前主耶穌在即將被釘十字架前,就明確告訴他所有的追隨者:

在同一篇聖經中,他更明確堅定地告訴他的門徒們:

我想,這,就是這首詩歌故事中所有的人物,以及世世代代的基督徒,面對“苦難”這個“天問”的莊嚴回答!

下面的視頻是世界三大男高音在英國巴斯音樂會上演唱的《我心靈得安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