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难背后的传世圣歌】系列之一:「我心灵得安宁」

导言

你知道在「泰坦尼克号」海难之前在大西洋同样还发生过一次重大的客轮沉船悲剧吗?你能够想像一个幸福的家庭所有的孩子在一次海难中全部丧生给父母亲带来的痛苦吗?你知道作为失去所有孩子的父亲能够写出这首《我心灵得安宁》诗歌背后的原因吗?你知道为什么这首诗歌诞生近一个半世纪后还仍然吸引了世界上那么多人的目光,甚至连世界三大男高音也一起聚首为之歌唱的理由吗?如果您想了解,请阅读下面的介绍。

01客轮起航

1873年11月15日,一艘名为《威乐杜哈弗尔号》(Ville du Havre)的客轮鸣笛起航(见上图),开始了她的死亡之旅。与后来的「泰坦尼克号」的航线相反,它是从纽约起航,目的地是法国西北岸的著名港口城市勒阿佛尔。

这是一艘属于法国通用运输公司的5065吨位的蒸汽动力螺旋桨推进的客轮,1866年由著名的英国泰晤士钢铁公司建造,并在1871年刚完成重大技术改造和内部装修;客轮最高航速可达13节海里,船上有170个头等舱,100个二等舱,50个三等舱,是那个时代最好的客轮。

本次航行乘客和船员加起来有313人,其中包括本文主人翁哈瑞修.斯彼福的妻子和四个年龄分别为2岁、7岁、9岁、11岁的女儿。下图从左到右分别是安妮、玛姬、贝莎、塔纳塔

哈瑞修.斯彼福(Horatio G. Spafford 1828-1888)是一名芝加哥的著名律师和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也是当地一名成功的房地产投资人。

作为一家之主的哈瑞修. 斯彼福其实是买了船票要和妻女一起坐这艘客轮前往法国的,可就在他与家人已经到达码头准备登船的前一刻,正好碰到他所参与投资的芝加哥房地产在区域规划(Zoning)上出现问题,必须由他出面来加以解决。于是他毅然决定让妻女先行,自己等到处理完有关事务后再搭乘下一班船与她们汇合。

                                      斯彼福一家在芝加哥的住宅

02夜半悲剧

威乐杜哈弗尔号客轮启程后在一望无际的大西洋航行,一帆风顺。到了航行的第七天即11月22日的凌晨2点,船航行到北纬47°21’西经35 °31′ 的位置,熟睡在梦中的旅客突然被巨大的钢铁撞击声惊醒。大家蜂拥冲出船舱跑到甲板上一看,原来客轮已被一条铁甲船,英国的《洛希尔号》(Lochear)拦腰撞上,主桅杆已经断裂倒下,大量的海水从撞击处涌来,船正在快速地下沉….。

在一片混乱中客轮在被撞的第12分钟那一刻骤然断裂成两半,沉入到漆黑一片的大洋中,并在海面上产生了巨大的海浪漩涡;大多数乘客和船员根本来不及自救就全部掉入冰冷的海水之中。

在这场早于《泰塔尼号》悲剧39年的著名船难中,全船313条鲜活生命只有87人得以生还,其余人均葬身于大西洋。

反映这次船难的画作

哈瑞修. 斯彼福的妻子安娜及四个女儿当时都一起坠入到海里。安娜落水后在汹涌起伏的海浪中艰难地寻找失散了的孩子们,曾经还一度拽住了小女儿塔娜塔的裙边,但即刻两人又被急流冲开;有一条救生艇也一度有希望搭救到快冲到艇附近的另外两个孩子,但仍因海浪过于喘急而未获成功….。

最终四个小女孩鲜活的生命全部都被无情的大海吞没。安娜本人也仅因为在陷入昏迷前抓住了一块漂浮到眼前的木板而侥幸被洛希尔号的一艘救生艇发现救起。

 03「仅我生还」

斯彼福和妻子安娜照片

安娜和其他生还者获救后被转移到另一艘前往英国的美国轮船上继续航行,几天后终于抵达威尔士的卡迪夫港口。

海难发生后斯彼福立刻从报纸上得知了消息,正焦急地等待着妻子和孩子们是否平安的资讯,而此时伤心欲绝的安娜却实在不知道该用什么方法告诉丈夫这一噩耗;最后她在给斯彼福的电报的开头,只用了两个最简单的英文单词“Save Alone ”(仅我生还)来告知四个女儿全部遇难的事实。

这封著名的电报底稿原件作为这次海难的重要见证和文物至今仍然保存在美国国会图书馆。

安娜拍给丈夫的电报底稿,正文中前两个英文单词即是“仅我生还”

收到妻子报丧电报后,斯彼福心如刀割,他立即搭乘最近时间的班船前往英伦,同行的旅客中有不少旅客都是船难死者的家属。当船行驶到《威乐杜哈弗尔》倾覆发生的经纬度地点时,船长特地来到这位失去了四个女儿的父亲的舱房内,告诉他此刻客轮正在越过船难发生的海峡地域….。 

04苦难浪滚 

亲爱的读者,读到此处你可以想像那时的斯彼福会是什么样的心情?痛心?哀伤?沮丧?自责?愤怒?命运对他来说实在过于残酷和不公平,作为基督徒他甚至还可以对上帝呼喊:天父啊,我是那么的爱你,为什么还要让我经受那么多苦难!

确实,无论是作为一位父亲或者一名公民,还是作为一位基督徒,哈瑞修.斯彼福近几年遇到的苦难实在是太多,太重了!他和妻子安娜是在教会的主日学时认识的,当时安娜才15岁,斯彼福大她整整14岁。斯彼福苦等了三年才与她结成美好的婚姻,这才有了两人爱情的结晶:五个孩子,四女一男;然而在三年前他们唯一的男孩却因为得猩红热而死去。

两年前芝加哥发生了美国19世纪史上最大的一次火灾,大火烧掉了城市面积三分之一土地上的一切建筑物,而斯彼福三年前刚购入的沿密西根湖北岸的大片房产物业,包括他的办公室在内,正好位于在火灾地区,因此造成他大半生的积蓄财富毁于一旦!

被芝加哥大火烧毁的城市建筑

灾后的两年中他依然尽其所有,积极参与了城市的重建工作,而造成他客轮出发前临时改期的原因,恰恰就是他作为律师和重要投资人需要紧急处理有关社区重建规划中出现的问题,但却因此导致在海难发生时他未能在现场,尽己之力去救援四个女儿们,哪怕是其中一个!

而作为一名基督徒,他不但一直是当地长老会教会的忠实信徒,而且一直尽心竭力支持赞助教会外各种福音事工;连他选择这个时间点带家人去欧洲度假的原因之一,也是为了能够顺道到英国爱丁堡去支持他的老朋友、著名布道家慕迪筹备的大型布道会,但却因此行而失去了四个天使般可爱的女儿……。

 05 心灵圣歌

然而,面对人生这样如海浪一波接着一波的苦难打击,斯彼福那天却用《我心灵得安宁》这样的主题写下来这首传世不朽的伟大诗歌:

《我心灵得安宁》

有时享平安,如江河又平稳,

有时忧伤来似海浪滚;

无论何环境,我已蒙主引领,

我心灵得安宁,得安宁。

撒但虽来侵,众试炼虽来临,

但有主美证在我心;

基督已看清我乏助之困境,

甘流血救赎我,赐安宁。

回看我众罪,全钉在十架上,

每念此衷心极欢畅;

主担我重担,何奇妙大恩情,

赞美主!我心灵,得安宁。

求主快再来,使信心得亲见,

云彩将卷起在主前;

号筒声吹响,主再临掌权柄,

愿主来!我心灵,必安宁。

副歌:我心灵,得安宁;我心灵, 

          得安宁,得安宁!

在诗中作者虽然用如“海浪翻滚”那样来形容这场海难给他带来的刻骨椎心的“忧伤”和悲痛,但面对这样的苦难打击,他的心灵却依然保持着那份“安宁”,因为他相信他已经得到主耶稣十字架宝血换来的“救赎”和恩典,不但有主的“领引”,而且有主亲自为他担负“重担”,因此无论是处在什么样的“环境”,无论自己是如何的“乏助”,无论遇到了何种的“试炼”,都无法动摇自己坚定的信仰。全诗的最后一节“求主快再来,使信心得亲见”的诗句更反映了他的真切的盼望,即等到“主再临”的这一天,他必将在天上与他亲爱的女儿们重新相见!而这正是他在经历了如此的人生悲剧后,依然保持“我心灵得安宁”的信心来源和写照!

 作者写下《我心灵得安宁》诗歌的手稿

06 船名为调

这首诗歌完成配曲后在1876年正式发表在由著名圣乐家桑迪 (Ira D. Sankey)和贝力斯(Philip P. Bliss)主编的第2期《福音歌曲》一书上,而为其作曲的就是贝力斯本人。诗歌之所以能够很快成为一首震撼人心的著名经典圣诗,实在离不开贝力斯在旋律上赋予它的非凡张力!

贝力斯1838年出生于美国滨州的一个贫穷的基督徒家庭,他虽然从小就喜欢音乐,但因家境原因11岁就被迫离家去农场和林木场打工,靠着断断续续的半工半读才完成基本教育。这样的出身和背景本来很难让一个人在音乐领域上有所作为,但他在成人后却有幸得到了几位“贵人”的帮助,因而走上音乐的成功之路。

第一位是他19岁时遇到的一位音乐老师,后者因为发现他有音乐天赋,而热心训练他如何提高唱歌技巧。第二个是他的妻子,21岁那年他与女友露西结婚,而露西出生在一个音乐世家,具有良好的音乐素养,因而给了他许多鼓励和帮助;露西的祖母甚至还尽其毕生所有给了贝力斯三十美元,从而使他能够去纽约音乐师范学院接受了为期两个月的正规音乐培训,为他后来成为著名的歌手和作曲家奠定了基础。31岁时他有缘结识了大布道家穆迪,并成了穆迪团队主要歌手,几年后成为一名全职事奉福音音乐的歌手及作曲家,在圣乐史上留下盛名。

贝力斯为斯彼福这首诗所创作的曲调调名就用了那首沉船的船名:Ville du Havre。他写下的诗歌旋律与斯彼福的歌词内容彼此相互交融,充满著庄严、恢弘、力量和敬虔;旋律从低沉稳重的声符开始,然后逐渐一层层的升华和渲染,最后反复烘托出“我心灵得安宁”的主题,从而将诗歌的感染力发挥得淋漓尽致!

                                                                                           作曲家贝力斯

07 巨星聚首

《我心灵得安宁》诗歌发表后迅速在世界各地得到广泛的传播,给历代无数经历了苦难的带来了心灵的慰藉和安宁,被誉为至今为止最能感动人们灵魂的圣诗之一。因这首诗歌巨大的影响力,甚至吸引了乐坛上许多著名的歌唱家也为之折服,引吭高歌,其中包括如今已经三缺一的世界三大男高音帕瓦罗蒂、卡雷拉斯和多明戈。

2003年8月7日上述三位巨星再次聚首,一起来到英国唯一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城市的巴斯。他们在那里将举办被人称之为三大男高音最后一次连袂演出(见上图)。主办方特地选择了有城市代表性的场地作为演出地点,那就是建于1767年的著名皇家建筑物「新月楼」前面可容纳数万人的圆形广场。(见下图)

本次的演出所产生的全部费用都是来自刚在当地完成一个重要企业收购的马来西亚著名华裔企业家杨肃斌先生。当天总共有4万观众得以免费入场,英国多家广播电视也都全程转播了这场盛大的演出,并在全世界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而演出海报上最醒目的节目就是《我心灵得安宁》!(见下图)

杨肃斌是一名虔诚的基督徒,《我心灵得安宁》是他最喜欢的一首圣诗。当天的演出不但盛况空前,而且观众中还出现了一位神秘嘉宾,她就是诗歌作者斯彼福的曾外孙女!原来杨肃斌演出前一直在联系斯彼福在美国的后人,希望他们中间能够有一人作为代表来英国出席这场盛会,但却因各种原因未能实现;可万万没想到后来得知斯彼福家族后代中居然有一位就住在演出的城市巴斯。她就是杰米拉.蔲普女爵(Lady Djemila Cope)。(下图中的文字说明错将杰米拉写成“孙女”)

在杨肃斌的盛情邀请下,到了演出这一天,杰米拉代表斯彼福家族来到现场,与数万观众一起欣赏世界最著名的三大歌剧明星如何用宏大、震撼的男高音演绎其曾外祖父在一个半世纪前创作的这首诗歌!

在这场盛大演出之后第三年的8月5日,杨肃斌的妻子陈仪罄女士因癌症复发不幸去世,享年才54岁;杨肃斌在之后的一次接受记者访问时,平静地谈到此事,说:「我知道,早在那天的音乐会上帝已经预备了我的心,让我“心灵得安宁”」。

08 苦难天问

在本文即将结束前,让我们再回到本诗歌故事系列的主题:「苦难」。也许有人此时会问这样一个问题:即当斯彼福经历了这么大的苦难时,上帝在哪里?上帝为什么会允许世上有那么多苦难发生在好人身上?

坦率地说,对这个世界无数人苦苦追寻答案而未解的“天问”,我无法给出一个令所有人满意的“正确”答案。甚至我还可以告诉你,诗歌作者斯彼福在海难之后又得了三个孩子,但其中唯一的男孩仍然在四岁时不幸病故,而且死因还是与他前面失去的那个儿子一样,同样是因为猩红热;而斯彼福本人也在他六十岁生日的前四天在以色列的耶路撒冷因患急性疟疾而去世,去世前他一直在当地开拓一项福音慈善事工。至于诗歌的作曲家菲利普.贝力斯,在1876年的11月24日刚在布道家穆迪举办的布道会上第一次唱了这首诗歌,可就在第二个月的29日那天,在他和妻子一起乘火车前往芝加哥的途中,因俄亥俄州阿什塔布拉附近的一座桥梁坍塌所造成的列车出轨、坠落事故,而夫妻双双不幸遇难,贝力斯享年仅38岁!如果再算上赞助了巴斯音乐会的杨肃斌,在演出三年后妻子因癌症而去世,在本文中出现的人物中已经有十个人都因遭遇各种苦难和不幸而死亡!如此一连串的悲剧似乎更让人从心里为那么多厄运降临在好人身上而感到不平!!??

但是,我依然想借用曾经两次获金球奖提名的美国电影演员柯克·卡梅隆(Kirk T. Camerron, 其代表作品有《消防员》《末世迷踪》等)说过的一段话,来回答这个困惑了无数世人的“天问”。那是卡梅隆2013年拍完由他编剧和主演的一部名为《永不止步》(Unstoppable) 的福音纪录片后,在记者采访时针对苦难发生原因问题的回答:

关于「上帝在哪,为什么他允许苦难发生在好人身上?」这个问题,如果我们只是从个人的视角看待那些痛苦和悲剧,是我们所爱的人正在遭受痛苦,我们被击垮,我们从中看不到其理由或目的。但是如果我们上升到10万英尺高的角度重新去看待历史,上帝其实是一直使用疼痛和痛苦,为这个世界带来了伟大的事。

我们看看十字架,无辜的神的儿子耶稣承受了痛苦,但却为这个世界带来了拯救。因此,当我们明白更大的背景,从天上的视角看待这些悲剧,我们对于神的工作会有更广的认识和清晰的视角。我们知道,事实是上帝强于邪恶,生命战胜了死亡,信心胜过了怀疑!

上帝是一位有旨意的神,他的旨意不可阻挡。一个人无论是动作敏捷还是身体残疾;无论是有生理缺陷还是一个世界级的运动员;无论是因为患有癌症只活到5岁,还是像旧约时期那样活到500 岁,上帝都在掌管着所有的事情;他在兑现他的承诺,并有一天会翻转这些诅咒,使一切成为新的!

柯克. 卡梅隆主演的《消防员》电影海报

我完全赞同卡梅隆的上述观点。是的,信基督者在主里有平安和喜乐,但早在两千多年前主耶稣在即将被钉十字架前,就明确告诉他所有的追随者:

在同一篇圣经中,他更明确坚定地告诉他的门徒们:

我想,这,就是这首诗歌故事中所有的人物,以及世世代代的基督徒,面对“苦难”这个“天问”的庄严回答!

下面的视频是世界三大男高音在英国巴斯音乐会上演唱的《我心灵得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