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ries by

「海难背后的传世圣诗」系列之二:「泰坦尼克号」上的琴声–《更加与主接近》 Copy

徐彬    ▌ 【引言】今天我要给大家介绍「海难背后的传世圣诗」系列的第二集:「泰坦尼克号」上的琴声 –《更加与主接近》。与第一集我介绍的圣诗《我心灵得安宁》是作者在知道自己的四个女儿全部都死于海难悲剧之后所写的不一样,这首《更加与主接近》的作者其人生和创作经过均非与海难相关,但她写的这首诗歌却因数十年后「泰坦尼克号」邮轮上几个乐手在甲板上的演奏而感动、安慰、激励了无数人的心灵,故在圣诗历史上留下了浓重的后续。 01电影与史实 1912年4月14日深夜至15日凌晨,在北大西洋靠近加拿大纽芬兰省海岸640千米的海面发生了人类和平时期最严重的重大海难,那首号称「永不沉没」的世界级的豪华邮轮「泰坦尼克号」在其首航途中因撞上冰山而不幸沉没,因此造成2224名旅客和船员中有1514人葬身于大海,死者中有三分之二甚至尸骨无存的悲剧。这次海难至今虽然已过百年之久,但因1997年由美国著名导演詹姆斯. 卡梅隆拍摄的好莱坞世纪大片《泰坦尼克号》而给当代的人们留下了难以磨灭的深刻印象。   △上图为赶来救援的船只在海难现场拍摄到最大的一座冰山,上面有明显的擦撞痕迹 伴随着同一首乐曲持续的琴声,影片接着出现的是一连串镜头: 船长爱德华•约翰•史密斯上尉独自一人屹立在已经进水了的驾驶舱,手扶著船舵轮盘,等待那最后一刻的来临; 邮轮总设计师托马斯•安德鲁斯安静地走向屋内壁炉,拨开火炉上方的时钟面板,定下沉船的时间; 纽约最大百货公司创始人伊西多•施特劳斯和夫人相拥对视安静地躺在客房的床上,彼此亲吻告别; 一位不知名的年轻妈妈明知大难将至,还对着一双入睡前的可爱儿女喃喃细语,讲述起一个古老童话的美丽传说…。   上图从左到右分别是施特劳斯夫妇、船长爱德华•约翰•史密斯上尉和总设计师托马斯 萤幕上的这些感人的场景将这场海难中的人性光辉表现得淋漓尽致,然而它们却并不是卡梅隆导演为博人眼目而虚构的电影「桥段」,而是取材于发生在海难时的真人真事。那位留在原地的小提琴乐手,他的的名字叫华莱士•哈特利(Wallace Henry Hartley),生前是「泰坦尼克号」上乐队的指挥兼小提琴手;与他合奏的几位伙伴也是邮轮乐队的成员。而他们最后演奏的那首曲子是一首赞美诗歌,就是我今天要介绍的「更加与主接近」(Nearer, My God, to Thee )。   △以上为《泰坦尼克号》电影中华莱士拉起《更加与主接近》的视频影像 02 作者与创作 我们先来了解一下这首诗歌的作者。她的本名叫莎拉•弗劳尔 (Sarah F. Flower),婚后随夫姓叫莎拉• 亚当斯(Sarah F. Adams),1805年2月22日生于英国埃塞克斯的哈洛。莎拉的父亲曾是剑桥大学的一名职员,后来成为剑桥一份报纸的记者和编辑。受家庭的薰陶和影响,莎拉在22岁起就在文坛上崭露头角,经常在报刊上发表自己的作品。 相比较文学创作,莎拉其实更喜欢戏剧,而且在声乐上极有天赋。她一直梦想着有一天能够登上舞台,尽情表现自己的表演才华。1834 年她29岁时与约翰•亚当斯(John B. Adams)结婚。丈夫虽然是一名铁路工程师,却非常理解支持她的抱负,鼓励她去实现理想。 1837年,她终于首次公开登台亮相,在伦敦的一家剧院演出莎士比亚悲剧《麦克白》中的主角麦克白夫人。演出一鸣惊人获得巨大成功,接下来她又出演莎翁剧《威尼斯商人》中的女继承人波西亚,以及谢里丹讽刺喜剧《丑闻学校》里的乡下女人蒂则尔夫人,均大受观众欢迎。不少知名剧评家在报刊上发表文章对其表演大加赞美,甚至连那家剧院都因莎拉而“沾光”,被评价为伦敦最好的演员学校。 △上图为当代演出的莎翁剧《麦克白》中的麦克白将军和夫人 然而就在她在戏剧演唱领域打开了一片广阔天地的时候,她的健康却不幸出了问题。也许是因为遗传她六岁时就去世母亲的原因,莎拉自幼就体质偏弱,曾经还得过肺结核。那天她是在家中洗澡时突然跌倒休克,事后经医生诊断,她的身体状况今后不再适合重登舞台。从此之后莎拉被迫告别戏剧,把她的全部精力转回到文学写作。然而正因为有了这一“不幸”,才有了后来她这首佳作「更加与主接近」。 说起来,莎拉这首诗歌还是一篇“应命”作品。那是在1841年,莎拉所在教会的一位牧师已准备好下一周主日的讲道题目,请莎拉创作一首相应的赞美诗。牧师讲道涉及到的经文内容与《圣经》「创世纪」的28章的雅各之梦有关,说的是亚伯拉罕的孙子雅各因得罪了哥哥以扫有被其报复杀害的危险,父母因此安排他去远方的舅舅家入赘避难;在雅各孤身一人前往目的地的途中,在旷野的某地因天色已晚便枕石入睡,梦中见到了直达天庭的天梯,有天使上下,并听到耶和华上帝在天梯之上亲口赐给他的美好应许,第二天醒来后将此地取名为「伯特利」(“神殿”的意思)以作纪念的情节。  接了这个“任务”后,莎拉花了许多时间反复去研读相关经文,最后写成了这首「更加与主接近」。在诗中莎拉成功地将《圣经》经文中有关旷野、日落、夜深、枕石、做梦、天梯、天使、神的应许等一系列场景和动作元素与耶稣基督十字架救恩和永恒等信仰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写成了一段段衔接有序,寓意盎然,文字优美的诗句,并且反复烘托出全诗的主题「更加与主接近」。 △上图为莎拉此诗的手稿和莎拉的肖像画 诗歌写完后由莎拉的妹妹伊莉莎配曲,发表后广受读者欢迎,最后成为一首脍炙人口的经典圣诗歌。(如今我们传唱的已不是莎拉姐姐创作的曲调,而是后来美国圣乐家乐威尔.梅森的作曲版本)                            […]

「海难背后的传世圣诗」系列之二:「泰坦尼克号」上的琴声–《更加与主接近》

徐彬    ▌ 【引言】今天我要给大家介绍「海难背后的传世圣诗」系列的第二集:「泰坦尼克号」上的琴声 –《更加与主接近》。与第一集我介绍的圣诗《我心灵得安宁》是作者在知道自己的四个女儿全部都死于海难悲剧之后所写的不一样,这首《更加与主接近》的作者其人生和创作经过均非与海难相关,但她写的这首诗歌却因数十年后「泰坦尼克号」邮轮上几个乐手在甲板上的演奏而感动、安慰、激励了无数人的心灵,故在圣诗历史上留下了浓重的后续。 01电影与史实 1912年4月14日深夜至15日凌晨,在北大西洋靠近加拿大纽芬兰省海岸640千米的海面发生了人类和平时期最严重的重大海难,那首号称「永不沉没」的世界级的豪华邮轮「泰坦尼克号」在其首航途中因撞上冰山而不幸沉没,因此造成2224名旅客和船员中有1514人葬身于大海,死者中有三分之二甚至尸骨无存的悲剧。这次海难至今虽然已过百年之久,但因1997年由美国著名导演詹姆斯. 卡梅隆拍摄的好莱坞世纪大片《泰坦尼克号》而给当代的人们留下了难以磨灭的深刻印象。   △上图为赶来救援的船只在海难现场拍摄到最大的一座冰山,上面有明显的擦撞痕迹 伴随着同一首乐曲持续的琴声,影片接着出现的是一连串镜头: 船长爱德华•约翰•史密斯上尉独自一人屹立在已经进水了的驾驶舱,手扶著船舵轮盘,等待那最后一刻的来临; 邮轮总设计师托马斯•安德鲁斯安静地走向屋内壁炉,拨开火炉上方的时钟面板,定下沉船的时间; 纽约最大百货公司创始人伊西多•施特劳斯和夫人相拥对视安静地躺在客房的床上,彼此亲吻告别; 一位不知名的年轻妈妈明知大难将至,还对着一双入睡前的可爱儿女喃喃细语,讲述起一个古老童话的美丽传说…。   上图从左到右分别是施特劳斯夫妇、船长爱德华•约翰•史密斯上尉和总设计师托马斯 萤幕上的这些感人的场景将这场海难中的人性光辉表现得淋漓尽致,然而它们却并不是卡梅隆导演为博人眼目而虚构的电影「桥段」,而是取材于发生在海难时的真人真事。那位留在原地的小提琴乐手,他的的名字叫华莱士•哈特利(Wallace Henry Hartley),生前是「泰坦尼克号」上乐队的指挥兼小提琴手;与他合奏的几位伙伴也是邮轮乐队的成员。而他们最后演奏的那首曲子是一首赞美诗歌,就是我今天要介绍的「更加与主接近」(Nearer, My God, to Thee )。   △以上为《泰坦尼克号》电影中华莱士拉起《更加与主接近》的视频影像 02 作者与创作 我们先来了解一下这首诗歌的作者。她的本名叫莎拉•弗劳尔 (Sarah F. Flower),婚后随夫姓叫莎拉• 亚当斯(Sarah F. Adams),1805年2月22日生于英国埃塞克斯的哈洛。莎拉的父亲曾是剑桥大学的一名职员,后来成为剑桥一份报纸的记者和编辑。受家庭的薰陶和影响,莎拉在22岁起就在文坛上崭露头角,经常在报刊上发表自己的作品。 相比较文学创作,莎拉其实更喜欢戏剧,而且在声乐上极有天赋。她一直梦想着有一天能够登上舞台,尽情表现自己的表演才华。1834 年她29岁时与约翰•亚当斯(John B. Adams)结婚。丈夫虽然是一名铁路工程师,却非常理解支持她的抱负,鼓励她去实现理想。 1837年,她终于首次公开登台亮相,在伦敦的一家剧院演出莎士比亚悲剧《麦克白》中的主角麦克白夫人。演出一鸣惊人获得巨大成功,接下来她又出演莎翁剧《威尼斯商人》中的女继承人波西亚,以及谢里丹讽刺喜剧《丑闻学校》里的乡下女人蒂则尔夫人,均大受观众欢迎。不少知名剧评家在报刊上发表文章对其表演大加赞美,甚至连那家剧院都因莎拉而“沾光”,被评价为伦敦最好的演员学校。 △上图为当代演出的莎翁剧《麦克白》中的麦克白将军和夫人 然而就在她在戏剧演唱领域打开了一片广阔天地的时候,她的健康却不幸出了问题。也许是因为遗传她六岁时就去世母亲的原因,莎拉自幼就体质偏弱,曾经还得过肺结核。那天她是在家中洗澡时突然跌倒休克,事后经医生诊断,她的身体状况今后不再适合重登舞台。从此之后莎拉被迫告别戏剧,把她的全部精力转回到文学写作。然而正因为有了这一“不幸”,才有了后来她这首佳作「更加与主接近」。 说起来,莎拉这首诗歌还是一篇“应命”作品。那是在1841年,莎拉所在教会的一位牧师已准备好下一周主日的讲道题目,请莎拉创作一首相应的赞美诗。牧师讲道涉及到的经文内容与《圣经》「创世纪」的28章的雅各之梦有关,说的是亚伯拉罕的孙子雅各因得罪了哥哥以扫有被其报复杀害的危险,父母因此安排他去远方的舅舅家入赘避难;在雅各孤身一人前往目的地的途中,在旷野的某地因天色已晚便枕石入睡,梦中见到了直达天庭的天梯,有天使上下,并听到耶和华上帝在天梯之上亲口赐给他的美好应许,第二天醒来后将此地取名为「伯特利」(“神殿”的意思)以作纪念的情节。  接了这个“任务”后,莎拉花了许多时间反复去研读相关经文,最后写成了这首「更加与主接近」。在诗中莎拉成功地将《圣经》经文中有关旷野、日落、夜深、枕石、做梦、天梯、天使、神的应许等一系列场景和动作元素与耶稣基督十字架救恩和永恒等信仰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写成了一段段衔接有序,寓意盎然,文字优美的诗句,并且反复烘托出全诗的主题「更加与主接近」。 △上图为莎拉此诗的手稿和莎拉的肖像画 诗歌写完后由莎拉的妹妹伊莉莎配曲,发表后广受读者欢迎,最后成为一首脍炙人口的经典圣诗歌。(如今我们传唱的已不是莎拉姐姐创作的曲调,而是后来美国圣乐家乐威尔.梅森的作曲版本)                            […]

【海难背后的传世圣歌】系列之一:「我心灵得安宁」

【导言】 你知道在「泰坦尼克号」海难之前在大西洋同样还发生过一次重大的客轮沉船悲剧吗?你能够想像一个幸福的家庭所有的孩子在一次海难中全部丧生给父母亲带来的痛苦吗?你知道作为失去所有孩子的父亲能够写出这首《我心灵得安宁》诗歌背后的原因吗?你知道为什么这首诗歌诞生近一个半世纪后还仍然吸引了世界上那么多人的目光,甚至连世界三大男高音也一起聚首为之歌唱的理由吗?如果您想了解,请阅读下面的介绍。 01客轮起航 1873年11月15日,一艘名为《威乐杜哈弗尔号》(Ville du Havre)的客轮鸣笛起航(见上图),开始了她的死亡之旅。与后来的「泰坦尼克号」的航线相反,它是从纽约起航,目的地是法国西北岸的著名港口城市勒阿佛尔。 这是一艘属于法国通用运输公司的5065吨位的蒸汽动力螺旋桨推进的客轮,1866年由著名的英国泰晤士钢铁公司建造,并在1871年刚完成重大技术改造和内部装修;客轮最高航速可达13节海里,船上有170个头等舱,100个二等舱,50个三等舱,是那个时代最好的客轮。 本次航行乘客和船员加起来有313人,其中包括本文主人翁哈瑞修.斯彼福的妻子和四个年龄分别为2岁、7岁、9岁、11岁的女儿。下图从左到右分别是安妮、玛姬、贝莎、塔纳塔 哈瑞修.斯彼福(Horatio G. Spafford 1828-1888)是一名芝加哥的著名律师和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也是当地一名成功的房地产投资人。 作为一家之主的哈瑞修. 斯彼福其实是买了船票要和妻女一起坐这艘客轮前往法国的,可就在他与家人已经到达码头准备登船的前一刻,正好碰到他所参与投资的芝加哥房地产在区域规划(Zoning)上出现问题,必须由他出面来加以解决。于是他毅然决定让妻女先行,自己等到处理完有关事务后再搭乘下一班船与她们汇合。                                       斯彼福一家在芝加哥的住宅 02夜半悲剧 威乐杜哈弗尔号客轮启程后在一望无际的大西洋航行,一帆风顺。到了航行的第七天即11月22日的凌晨2点,船航行到北纬47°21’西经35 °31′ 的位置,熟睡在梦中的旅客突然被巨大的钢铁撞击声惊醒。大家蜂拥冲出船舱跑到甲板上一看,原来客轮已被一条铁甲船,英国的《洛希尔号》(Lochear)拦腰撞上,主桅杆已经断裂倒下,大量的海水从撞击处涌来,船正在快速地下沉….。 在一片混乱中客轮在被撞的第12分钟那一刻骤然断裂成两半,沉入到漆黑一片的大洋中,并在海面上产生了巨大的海浪漩涡;大多数乘客和船员根本来不及自救就全部掉入冰冷的海水之中。 在这场早于《泰塔尼号》悲剧39年的著名船难中,全船313条鲜活生命只有87人得以生还,其余人均葬身于大西洋。 反映这次船难的画作 哈瑞修. 斯彼福的妻子安娜及四个女儿当时都一起坠入到海里。安娜落水后在汹涌起伏的海浪中艰难地寻找失散了的孩子们,曾经还一度拽住了小女儿塔娜塔的裙边,但即刻两人又被急流冲开;有一条救生艇也一度有希望搭救到快冲到艇附近的另外两个孩子,但仍因海浪过于喘急而未获成功….。 最终四个小女孩鲜活的生命全部都被无情的大海吞没。安娜本人也仅因为在陷入昏迷前抓住了一块漂浮到眼前的木板而侥幸被洛希尔号的一艘救生艇发现救起。  03「仅我生还」 斯彼福和妻子安娜照片 安娜和其他生还者获救后被转移到另一艘前往英国的美国轮船上继续航行,几天后终于抵达威尔士的卡迪夫港口。 海难发生后斯彼福立刻从报纸上得知了消息,正焦急地等待着妻子和孩子们是否平安的资讯,而此时伤心欲绝的安娜却实在不知道该用什么方法告诉丈夫这一噩耗;最后她在给斯彼福的电报的开头,只用了两个最简单的英文单词“Save Alone ”(仅我生还)来告知四个女儿全部遇难的事实。 这封著名的电报底稿原件作为这次海难的重要见证和文物至今仍然保存在美国国会图书馆。 安娜拍给丈夫的电报底稿,正文中前两个英文单词即是“仅我生还” 收到妻子报丧电报后,斯彼福心如刀割,他立即搭乘最近时间的班船前往英伦,同行的旅客中有不少旅客都是船难死者的家属。当船行驶到《威乐杜哈弗尔》倾覆发生的经纬度地点时,船长特地来到这位失去了四个女儿的父亲的舱房内,告诉他此刻客轮正在越过船难发生的海峡地域….。  04苦难浪滚  亲爱的读者,读到此处你可以想像那时的斯彼福会是什么样的心情?痛心?哀伤?沮丧?自责?愤怒?命运对他来说实在过于残酷和不公平,作为基督徒他甚至还可以对上帝呼喊:天父啊,我是那么的爱你,为什么还要让我经受那么多苦难! 确实,无论是作为一位父亲或者一名公民,还是作为一位基督徒,哈瑞修.斯彼福近几年遇到的苦难实在是太多,太重了!他和妻子安娜是在教会的主日学时认识的,当时安娜才15岁,斯彼福大她整整14岁。斯彼福苦等了三年才与她结成美好的婚姻,这才有了两人爱情的结晶:五个孩子,四女一男;然而在三年前他们唯一的男孩却因为得猩红热而死去。 两年前芝加哥发生了美国19世纪史上最大的一次火灾,大火烧掉了城市面积三分之一土地上的一切建筑物,而斯彼福三年前刚购入的沿密西根湖北岸的大片房产物业,包括他的办公室在内,正好位于在火灾地区,因此造成他大半生的积蓄财富毁于一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