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弱殘疾者的詩歌」系列介紹(3):「每一天所度過的每一刻」

導言

今天我在「病弱殘疾者的詩歌」系列中要向大家介紹的這位聖詩作者,雖然出生於北歐之國 – 瑞典的一位女性,但她所寫的詩歌卻在十九世紀歐美各國先後興起的基督教復興運動中發揮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她本人也因此與同時代英國的夏洛特·埃利奧特(Charlotte Elliott)以及美國的芬妮.克羅斯比(Frances J. Crosby) 等著名聖詩作者一起,被列入教會史上傑出的女詩人行列。她就是莉娜·桑德爾(Lina Sandell 1832-1903 )。下麵我就來講述她的生平,以及她的代表作「每一天所度過的每一刻」(Day By Day,and with each passing moment)(以下簡稱“每一天”)背後的故事。

 01 自幼病弱的女孩和博學父親

莉娜·桑德爾1832年出生在瑞典斯馬蘭市的弗洛伊德鎮。父親是一名牧師,她是家中的幼女,上面還有三個姐姐和一個哥哥。在眾兄弟姐妹中莉娜一直最受父母親的關愛,其原因不僅僅是因為她是家中老么,更是因為她在很小時就因染上了傷寒而差點喪命,病癒後身體狀況就變得弱不禁風,一直十分虛弱。正因為如此,在她的童年雷根本無法像正常孩子們那樣在室外自由自在地玩耍,大多數時間裏只能待在室內。

(左圖是莉娜.桑德爾年輕時的照片)

莉娜的父親喬納斯·桑德爾(Jonas Sandell 1790-1858)是一名知識淵博的牧師,他不但是當地教區德高望重的一名教務長,而且還是一個業餘的地形學家,在地形和方言的研究領域頗有建樹。因此在他家裏自然有一個藏書十分豐富的書房。這也為因身體原因只能待在室內的莉娜提供了一個最好的去處,那就是父親的書房。

莉娜的天資本身就十分聰明,加上有了整天和博學的牧師父親在一起的條件,她不但自四五歲起就學會了閱讀和寫字,也因為受到當牧師的父親的影響,從小就在靈性方面打下了良好的基礎。她經常把自己日常生活中的靈修所得記錄在筆記本上,到十三歲時已經記滿了厚厚的一大本。在這些靈修中她最關心的主題是耶穌救恩和在基督裏的生命,以及對天堂和永生的盼望。同時作為一名年少的文學寫作愛好者,她也常常把自己的所見所思化作讚美詩歌的形式記錄下來。

▲ 莉娜父親喬納斯服事的教堂及他本人歷史照片

02 才華橫溢的詩人和受洗“兒歌”

莉娜的文學才華隨著她年齡的成長不斷地得到進步,到了她二十一歲那年就出版發表了第一部詩集;但最早引起人們注意的還是她十六七歲寫的那首「天父的孩子」(瑞典語:Tryggare Kan Ingen Vara),因為這首詩歌流傳到後來居然成為瑞典所有兒童在受洗時必唱的聖詩。

說起來很有趣,莉娜在醞釀寫作這首詩歌時,她心裏出現的人物並不是孩子,而是處在那個極其動盪和不安的年代裏仍然能夠堅持自己的信仰,跟隨主走十字架道路的勇士們。這一點從詩歌的一開始就寫了“沒有人能比那些忠實於天父的信徒更為安全”的詩句可作證明。但是莉娜在這句詩文裏,她用了“little crowd”來形容那些為數雖少卻信仰堅定的信徒;可沒想到當這首詩歌投到報社後,那位負責的編輯卻自作主張改動了其中的一個字,即把“little”後面的 “crowd”(人群/群體)直接改成為“children”(兒童),並專門還配上了兒童的插圖。於是這首詩在大眾讀者的眼裏“理所應當”地成了兒童詩歌;更讓作者沒想到的是,詩歌發表後不脛而走,深受人們喜愛,慢慢地最終成了各地為兒童受洗的專用聖詩。時到今日瑞典的許多教會還在使用。

 ▲ 2014年6月8日瑞典瑪德琳公主在教堂為女兒萊奧諾洗禮時的照片

莉娜自最初發表自己的詩歌起就使用了匿名的方式,對此她的解釋是不想為自己的作品感到驕傲,把一切榮耀都歸於神。直到有一次某個報社在編輯她的詩歌時用了L.S.作為她名字的縮寫,此後莉娜才開始使用這個署名。

03 突如其來的悲劇與傳世佳作

可是這樣平靜和美好的生活卻在她26歲那年被一場意想不到的悲劇無情地打破,而且來的是那麼的突然和震驚。那天莉娜陪同父親一起坐船前往瑞典的第二大城市哥德堡,可就在快到達目的地的海斯特霍爾門(Hästholmen)附近海域時,輪船突然發生了意想不到的傾斜;此刻正站在客船甲板邊沿上觀察海岸線地貌的父親因沒有站穩而不幸墜落到水中,瞬間又被波浪和漩渦無情地吞沒,而這一切就發生在莉娜的眼前。

▲ 莉娜父親墜海海域的海斯特霍爾門碼頭歷史舊照

父親因這場突發性事故去世給莉娜的心靈帶來了極大的打擊,要知道在她過去的二十六年生命裏一直與父親形影相隨,因此對父親有著特別深的依賴和愛戴,更何況父親也是家裏唯一的經濟來源。「每一天」的這首詩就是在莉娜在經歷了如此刻骨的喪父之痛後的日子裏寫的。在這首詩歌中她傾述了自己在失去了地上的慈父後如何依靠天父的憐憫、保護和慈愛度過難熬的每一天、甚至每一刻的心情,以及她在患難困苦的日子裏因著有主的同在及信靠主的應許而得到的安慰、力量和盼望。全詩情感深切,感人肺腑。詩歌分三段,文字和簡譜如下:

04 父母離世後的歲月和編輯工作

在父親去世後的第二年,莉娜又經歷了母親因病去世的悲痛,但依靠著與神每一天親密的交流和神的眷顧,她不但度過了孤獨和困苦的日子,而且在1861年的某一天,迎來了她的人生中新的篇章。那天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一家福音基金會名下新成立的出版社因慕名莉娜的文學才華找到了她,問她是否願意接受邀請來擔任出版社的翻譯和編輯。那一刻她幾乎是懷著顫抖的心情答應了,因為在此之前她幾乎從來沒有接觸過社會,更不要說是職場;而且她甚至也從來沒有一天接受過學校的正規教育,她所有的文字能力和外語水準都是來自在家的自學和父親的教育,但她此時又確實特別需要一份工作。

莉娜由此開始了她這輩子的第一份也是最後的一份工作。儘管她的身體依然還是比較虛弱,但靠著神的恩典,她居然在那家公司裏連續工作了37年,甚至後來還擔任了這家出版社的負責人,成為瑞典出版行業歷史上第一位女性企業家。在這家出版社工作期間,她撰寫和翻譯了大量的福音類文章和文學作品,包括她創作的六百多首讚美詩歌。後人評論她所寫的讚美詩裏飽含著她對救主基督的那種極其溫柔、如同孩童般的信任,以及對耶穌賜給她永恆生命的盡情讚美。

儘管莉娜的一生體弱多病,但是蒙主的恩典和眷顧,她還是活到七十一歲高齡時才歸天家,比她的幾個弟兄姐妹都要長壽。在她生命的最後一年裏她所翻譯的一首詩歌是「我的耶穌,我愛禰,禰是我的」(My Jesus, I Love Thee, I Know Thou Art Mine”)。其中第三節是:「哦,沒有人,真的,沒有人像禰一樣地愛我;禰教我如何去愛,是的,以這樣的方式愛禰;沒有什麼能再把我們分開,無論是現在,還是一直到永遠。」

▼下圖是莉娜創作的一首詩歌手稿,下方有她發表文章所使用的縮寫"L.G."

05 詩人與歌者的互動和創作傳奇

莉娜的詩歌在瑞典及北歐十九世紀中葉興起的基督教復興運動中發揮了極大的作用;而讓她的詩歌變成歌聲傳遍四方和千家萬戶的直接推手就是有瑞典民謠和抒情歌王子之稱、並兼作曲家的奧斯卡.安菲特(Oscar Ahnfelt 1813-1882)。

以這首「每一天」為例,他在為這首詩歌所譜的曲調中非常準確地表達了莉娜作為一個溫柔文靜的弱女子在經歷了突然失去了地上親愛的父親之後,與天上的慈父心靈交流的情感特徵,整個旋律充分反映了莉娜對天父的傾述、眷戀、信靠、敬虔的溫柔之情,從而讓詩歌增添了極強的感染力。詩歌發表後很快傳遍了歐洲大地甚至整個世界。

除了這首詩歌,在歷史上安菲特和莉娜的另一次合作傳奇是發生在1874年那年安菲特被瑞典國王卡爾十五世召見的前夕。當時的瑞典雖然早已把新教的路德宗作為國教,但卻仍然保留著原來的主教和教區制度;而那時一場由卡爾.羅森紐斯(Carl Olof Rosenius 1816 -1868)所發起領導的敬虔覺醒運動正在民間蓬勃地興起,其中安菲特在各地傳唱的莉娜詩歌在這場覺醒運動中發揮了重要作用。為此安菲特也引起了國教上層的日益不滿,千方百計地想對他加以限制。而這次國王的專門召見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發生的。

▲ 從左到右分別是莉娜、安菲特、卡爾五世

當時的卡爾國王因為擁有瑞典和挪威兩大國土,其權勢如日中天。接到王令的安菲特當然知道此行可能的風險。忐忑不安的他這時候想到一個對策,請莉娜專門為他此行寫一首讚美詩,以便能夠帶來王宮當面唱給國王聽,從而也為自己的信仰辯護。莉娜很快按他的需求完成了一首詩作。到了召見的日子,安菲特來到王宮,拿起他手上的那把特製的十弦琴吉它在國王面前唱起了這首詩歌:

是誰在寧靜的夜敲響了你的心門?

是誰給傷痛的人送來靈藥,令治癒的馨香散發?

你的心難以安寧,因為在地上的歡樂找不到平安;

你的靈還在渴慕,尋求釋放,他想得到的是天國的珍寶。…..

安菲特的演唱深深打動了國王的心,他聽完了獻唱後,含著熱淚走下王座,抓住歌者的雙手動情地說: “從今起在我的兩個王國裏,你可以任意自由地歌唱!”….

06 五十年前的往事和我的信主見證

親愛的讀者,你在自己的人生中也曾經曆過失去親人的悲傷和痛苦嗎?你是怎樣度過那些難熬的每一天和每一刻?在此我想和大家分享我本人的一個特殊經歷。

我的母親在我十七歲時就去世了,而去世那一天所發生的事情在我的心靈裏留下了巨大的創傷。我母親因受我父親在五七年被打成“右派”的影響身心長期受到摧殘,以致在1971年不幸去世,年僅49歲。最悲慘的是我母親去世的當天居然是我父親“右派”脫帽的同一天。那日我父親在杭州的工作單位開完宣佈他“脫帽”的大會後急忙坐火車前往上海,想盡快告訴我母親這一消息;可是當父親趕到醫院時見到的卻是剛剛被推進太平間才十幾分鐘的母親遺體。當父親抱著餘溫尚在母親身體,淚如雨下,一字一泣地告訴母親這一她等待盼望了整整十四年,卻在最後一刻依然沒等到的消息時,我就在他們身旁。….

 ▲ 笔者母親生前的照片

因為這一幕實在太過於悲慘,多少年像夢魘一樣一直壓在我的心頭,讓我難以釋懷。我在那個時期落下的心臟疾病也一直像如影相隨地困擾著我。….直到2011年11月25日母親的祭日這一天,我終於提起了筆,一口氣寫下「我的母親 – 母親去世四十年祭」的長文,寫到悲痛處我平生第一次失控嚎啕大哭。文章寫完後發表在本地的「都市報」上,可萬萬沒想到就因為這篇文章的機緣讓我這位很早失去了父母親的海外遊子找到了天上的慈父。

那是因為我認識的一位基督徒朋友看了我的文章後立刻給我打電話邀請我去教會;之後在他的建議下我完整地讀完了遠志明牧師的佈道十二講,接著便一個人決志禱告,願意接受主耶穌為我的救主。之後我又翻出家中多年前一位朋友送我的聖經,打開的正好的《馬太福音》第五章:耶穌登山向門徒論述天國的八福。當我讀到其中的第二福是「哀慟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安慰」時(“哀慟”這個詞在英文版聖經是“Mourn”,牛津英漢雙解詞典的解釋是:“尤指因某人的亡故而引起的哀悼和悲傷”),我完全被震撼住了!…..而我心靈的創傷也從那時起得到了徹底的醫治。….

結束語

親愛的朋友,人的一生中難免會遇到疾病纏身,親人離世,以及各種挫折和失敗的時候。如果有一天你因為眼前的困苦和坎坷而度日如年的時刻,請像詩歌作者莉娜那樣來到上帝的面前,把祂當做自己的父親那樣向祂傾述,從祂那裏尋求安慰、憐憫和力量來幫助你度過你難熬的每一天和每一刻,你必能夠像莉娜那樣走出困境,重新開始你新的人生。因為聖經告訴我們:凡「信祂名的人,祂就賜他們權柄,作神的兒女」(約翰福音1:12);而「父親怎樣憐恤他的兒女,耶和華神也怎樣憐恤敬畏祂的人。」只要「將你的事交托耶和華,並倚靠祂,祂就必成全。」(詩篇37:5)

您,願意擁有這樣一位「天上的父」,充分享受每一天有祂與你同在的真實和喜樂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