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曼玲/信望爱网站

基督徒的得救见证,就像是与上帝由认识到托付终生的恋爱故事。从三浦绫子所写的《寻道记》中,可以看到上帝常透过我们周遭的人,来热切地追求着我们,并耐心地等候我们来认识祂并爱上祂。绫子写「寻道记」娓娓道来自己从不信神到接受神的心路历程,并且因着身边许多爱主的基督徒的鼓励与关怀,使她的身心灵都得了医治。

当小学教师的第七年,24岁的绫子碰上了日本战败,「相信了一辈子的事物骤然崩溃,开始对『相信』这事感到恐惧」。「到底孰是孰非?」的问题,不断在心中扩大。辞去教职后,在订婚之日因肺病病倒。住进疗养院时,有人向她说到人道主义的至高无上时,她写到:「对于以『人』为中心的思想,我没有任何感动。那场永生难忘的败战所带来的苦涩的体验,使我看够了人类的愚昧和不可靠。」

因着疾病与对人生的茫然,她与未婚夫解除了婚约,并且企图自杀。为她热切祷告的儿时友伴,也是基督徒的前川正,虽绫子常以「基督徒压根儿就是伪善者」等话相讥,前川正却不断为她祷告,希望她坚强活下去。绫子看到了前川正「背后那不曾见过的一片光芒」,使她想去寻求这个「不把我当作一个女人,而当作一个人,一种人格来爱的这个人所信的基督」。上帝在绫子与祂为敌的时候,就已深爱着她。

绫子开始到教会去,但是教会中的人却私底下批评绫子有许多男朋友,会对自己的孩子有不良影响。面对批评,绫子非但不生气,反而觉得:「事实上教会并非完美人士的集合,应该是那些自认在神前,人前,都无法昂首的罪人所聚会的地方」。因此心安地想:「这个神既然能够收容那些人为信徒,或许也肯接纳我。」

绫子对前川正说:「基督徒都是老好人,没有信心的人聚在一起,互相说天底下有神,彼此安慰罢了」。前川正翻开传道书1:2-4:「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人一切的劳碌,就是他在日光之下的劳碌,有什么益处呢?一代过去,一代又来,地却永远长存」。这些话深深吸引了绫子。她想:基督教不是劝人为善,互爱的宗教吗?怎么也说「日光之下并无新事」这种否定世界的想法呢?如果我存在的世界是虚空,那么我的存在也失去了价值,人又为什么活着呢?然而传道书12:1提醒我们,在不知道自己生命价值的时候,要记得有位创造宇宙的神。

长年在家中养病,连姪女都称她为「睡觉觉的姑姑」,又以为她没有脚,因为从没看过她下床走路。绫子因肺炎与脊椎骨疾病而长期住院治疗,有一度因气胸疗法而差点丧命,使她不得不感觉到这个世界上,存在了比自我意志更强大的一股力量,冥冥中在修正着我们所订的计画。

绫子也渐渐体会到自认没有罪的意识,也许是最大的罪恶,因而明白了耶稣基督背负十字架为人类赎罪的意义。绫子决定受洗归入主之后,带领她走入信仰的前川正却病故了,绫子对神感到激烈的愤怒。当世间热恋的男女说:「没有你我就活不下去」,前川正却告诉绫子:「一个人要是依赖著另一个人生存的话,他是永远无法真正地生活的。你必须决心去仰望神才好」。因此绫子想起圣经说:「神乃是爱」,这句话使绫子愿意去相信神所安排的是最好的,因此愿意去顺服神。仍旧卧病在床的她,也开始以写信的方式传福音给其他的病患,甚至监狱的囚犯。

前川正死后一年,出现了一个酷似他的基督徒弟兄三浦光世受托前来探视绫子,因而爱上绫子。曾深爱前川正的绫子,心里一番挣扎后,终于相信这是神的安排,并且也是前川正在遗言中要她去做的。因此绫子在37岁那年,与比她年轻的三浦光世结婚。这是曾经想自杀,又身患重病的绫子从未想过的。

「寻道记」让我看到神那永不放弃我们的慈爱。因为基督的爱激励我们,所以我们能为主而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