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未记11章44节   我是耶和华─你们的 神;所以你们要成为圣洁,因为我是圣洁的。

曾经有位做餐饮业的从业人员,为了要研究知名人物的用餐习性,特别花精神去了解个别人物的爱好。她发现当年的国务卿,犹太裔的季辛吉的习性:「不喝酒,爱喝沛绿雅﹝Perrier﹞ 矿泉水,不吃有壳的海鲜,不吃猪肉。」因而若季辛吉到她服务的餐厅,她总是特别为季辛吉准备沛绿雅矿泉水,并且避免向他介绍有壳的海鲜或猪肉方面的菜单。这就是犹太人在饮食方面的坚持,因为这是神给他们的规定。

在〈利未记〉11章里,神教导以色列人怎样分别洁净和不洁净的动物,洁净的可以食用,不洁净的就不可以食用。其中大部份是为了食用的安全和人体的健康。例如:死了的爬物,掉在甚么东西上,这东西就不洁净,无论是木器、衣服、皮子、口袋,不拘是做甚么工用的器皿,须要放在水中,必不洁净到晚上,到晚上才洁净了。若有死了掉在瓦器里的,其中不拘有甚么,就不洁净,你们要把这瓦器打破了。其中一切可吃的食物,沾水的就不洁净,并且那样器皿中一切可喝的,也必不洁净。(利11:31-34)

现在我们知道因为那些死了的爬物,很可能身上有致病的菌或毒,若沾上了我们使用的器皿,没有洗干净,就会使人生病或死亡。

但是动物倒嚼或分不分蹄,对我们食用真的有影响吗?凡在海里、河里,并一切水里游动的活物,无翅无鳞的,为什么都不可以吃呢?为什么有翅膀用四足爬行的物中,有足有腿,在地上蹦跳的,都可以吃;有翅膀有四足的爬物,却当以为可憎?

我们有很多不明白,犹太人当时也不懂,但是神怎样教导,他们就怎样接受,这是犹太人蒙福的原因之一吧。

生物学教授张文亮写了一些有关这方面的文章,我在这里稍微引用一下。(当然,己经有张教授的许可)

骆驼倒嚼不分蹄,为什么上帝认为不洁净,人不可以吃?

骆驼是单蹄动物,便于快速走路,可以纵横走过沙漠,会反刍,吃一点草叶吃很久,是很棒的动物。

但是骆驼长期活在恶劣的环境里,牠们喝的水,可能不干净。沙漠里耐旱的植物,常含有毒的物质。对高忍受性的骆驼,没问题,对人会有问题。

2012年,中东与埃及地区,发生呼吸性症候群(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简称MERS),冠状病毒所引起。至少约350人死亡,可怕的是MERS是骆驼传给人的动物。

荷兰的科学家,为中东地区的骆驼进一步普查,才发现许多骆驼(百分之十以上)身上,已有冠状病毒的抗体。抗体是可遗传的,亦即很早以前,骆驼身上就有冠状病毒。

为什么可以吃蝗虫、蚂蚱、蟋蟀与其类;蚱蜢与其类?

蝗虫在生态界的角色与功能,是有机氮的转换。蝗虫大发生的起点,常是土壤较肥沃,草叶较密集生长的地区。蝗虫获得足够的营养份繁殖,到天气较干的时候,才成群起飞,飞到他处。

蝗虫体内20-75%是蛋白质, 80-99%是人体人可吸收的,此外有油脂与矿物质。油炸、干煎,吃来味道像虾米或小龙虾。蝗虫只吃绿叶,大批蝗虫一起吃时,植物没有时间分泌毒性物质防卫,等于避开植物有毒的危险。

为什么凡在海里、河里,并一切水里游动的活物,无翅无鳞的都不可吃?

这里告诉人不要吃无鳍无鳞的鱼–鳗鱼,不是要打击鳗鱼店,而是从公共卫生,论食用无鳍无鳞的鱼类,具有的危险。

鳞,是保护鱼类的身体。水生物没有鳞,水中的细菌、霉菌、寄生虫就容易附生在其皮肤上。水中的化学物质容易渗透皮肤,进入体内,增加毒性。

翅,是帮助鱼类在水中游动的鳍。水生物若无翅,就会爬上陆地,蠕动前进,甚至在水滨泥泞地做穴。身体在地上蠕动,很容易附上地面的菌种。例如鳗(eel)鱼,是无鳞、无翅的生物,经常到地上觅食,冬天水冷,鳗鱼到地上筑穴过冬。

鳗鱼肉多,油脂多,经过特别料理,很好吃,许多人爱吃。但是鳗鱼的皮肤、肠道、血液有许多的细菌、霉菌、寄生虫。

许多野生的鳗鱼,是皮肤有病的,不只感染其他鱼类,也易感染未经仔细消毒就摄食的猫、狗与人。人工养殖的鳗鱼,鱼塭也要定期消毒、投药,维持养殖环境的干净,并且不能高密度养殖,否则死亡率高。

吃鳗鱼易感染「慢性疲乏症」(chronic fatigue syndrome),这是综合性的病症,人会疲劳、变瘦等。以前以为这是人在长期焦虑,或处于压力,产生的免疫力失调。

后来才发现,是当人体的免疫系统面对未知病毒,或是无法处理的病毒,也会有「慢性疲乏症」。鳗鱼体内的「淋巴囊肿病毒」(Lymphocystis Virus),进入人体,也会引发这种免疫性疾病。

早期的人吃鱼肉,常加大量的蒜头,或泡柠檬汁、蕃茄汁,或泡中药材,很多人以为是为美味或当补品,要小心,其实这是为抑制病毒,让你吃了少危险。(明天我们再来看:野兔和沙番,鱿鱼,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