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崇荣牧师

论物资的多寡与人生的奋斗力

上帝将丰富的资源给予某些地区,将较少的物资给予另一些地区。这使我发现人挣扎求存的潜在能实在大的不得了。拥有最少自然资源之人的奋斗力往往远远超过那些拥有最多自然资源的人。在自然资源特别丰盛的地区,有着许多懒惰、缺乏奋斗精神的民族或人种。这些社会现象都使我们重新思考上帝待人的方式究竟是如何。

一、以加拿大机场为例

我几次冬天时到加拿大讲道。我住在接近赤道、气候炎热的印尼,却要在冬天到靠近北极、冰天雪地的加拿大讲道,来来回回要换好几套衣服,辛苦的不得了。当地筹委会向我解释:「唐牧师,加拿大人夏天的时候都出去玩,圣诞节没有地方去,比较容易来听道。」

纽约冬天时冰天雪地,纷飞的大雪使机场运作停顿、飞机停飞。但同样的情况、同样的天气在多伦多就不会发生这种情形。即使天气再坏,陆地被冰雪封住,多伦多的机场照样运作、飞机照飞。多伦多比纽约地处更北、气候更冷,为什么机场仍不受影响呢?经过一番查问,原来加拿大政府在冰雪覆蓋的多伦多机场底下,提供千万瓦电力的传热设备,使落下的冰雪得以自动溶解。但一般的道路没有这种设备,只有飞机场是如此。

我再问当地人:「那么,该怎么解决路上的积雪呢?」他们傻眼,说:「多伦多每天要用二百多万美金的盐解决陆地的积雪问题」。我更感到奇怪了。我小时候在中国厦门买冰,为了使冰不容易溶解,人们把盐撒在冰上,冰就会冷、不容易溶解。但加拿大放盐,雪就溶掉了。我才知道冰与雪不是表兄弟。冰遇到盐就凝结起来,雪遇到盐就溶解了。

当人找到这些自然规则,就利用上帝所给的智慧解决困难。加拿大政府是很聪明的,但是花费太大,整座机场用电无数才能解除冰封的状态。加拿大与印尼首府雅加达的人口同样不到三千万人,为什么雅加达这么贫穷而加拿大这么有钱呢?这是因为加拿大人在最苦的环境中养成了思考的习惯。

有人怪上帝为什么给他们这么少、给印尼这么丰富?印尼资源越多,百姓越穷;加拿大资源越少,百姓却越富有。如此看来。上帝恩典的供应不能凭物质的多寡来衡量。上帝的智慧高过于人。如果一个人小时候穷,长大之后工作赚钱、有了孩子,发誓不让自己的孩子像他年轻时那么穷,给孩子极尽奢华的生活,却宠坏了孩子,因为人不是凭著丰富的物质使生命茁壮;相反地,物质的缺乏却是敦促人们绞尽脑汁、发展前途的工具。

二、以学琴与作曲为例

我小时候觉得自己没有音乐才干。有音乐才干而没有乐器,好过有乐器却没有音乐才干。很多人家里有钢琴,什么乐器都有,就是不去弹。我想要弹,却没有钢琴,于是便向人要了一块木头,把它漆成黑白相间的木质琴键。后来我就用这块木头弹琴,一边用手弹、一边用口唱,效果也不错啊!十多岁时,我做了一百多首曲子;等有了钢琴之后,却没有做出多少曲子。这让我反思:「富有就是幸福吗?贫穷就是灾祸吗?不是如此。」

三、以河滨教堂为例

有一座位于纽约曼哈顿的礼拜堂,会堂内部可容纳约二千多人,这栋建筑约有二十几层楼高,如此宏大的建筑全由洛克菲勒(John Davison Rockefeller, 1839-1937)一人出资兴建。洛克菲勒发达之后想要奉献一座礼拜堂,便出资兴建了河滨教堂(The Riverside Church in the City of New York),使许多人不用出资就可以到现成的礼拜堂崇拜。河滨教堂建成所需的信心与奋斗力比我的教会所建成的礼拜堂差的多了。

我对富裕的会友说:「不要包下建造礼拜堂的奉献,要给所有的会众都有奉献的机会。」由此可知,印尼归正福音教会建造弥赛亚大教堂的信心与奋斗力比河滨教堂更强。河滨教堂请了一些新派的牧师,聚会人数越来越少。礼拜堂依旧那么高大雄伟,但属灵的本质已经松懈许多。

四、以著名的讲道为例

有一天,我读到一篇美国大型教会牧师的讲道文章。这一位全美著名的牧师讲道时说:「小时候,父亲对我说:『虽然我们家很穷,但你真是一个好孩子,只要你肯好好读书,明年毕业成绩达到我定下的标准,我会送你一辆脚踏车』。我高兴的不得了,从那天开始努力读书、好好做功课、好好考试。等到隔年毕业时,我的成绩斐然,正兴高采烈的时候,看见父亲把脚踏车带来给我。我流下眼泪,并在内心对自己说:『我终于得到父亲所许的奖赏,我的努力、我的奋斗不是徒然的』。在等候的日子中,我不断地鞭策自己。每当我读累、打瞌睡的时候,就勉强自己继续努力。盼望了一年以后,我终于拿到这个礼物。」

他问年轻人:「你曾盼望吗?你曾奋斗吗?你曾忍耐吗?你曾等待美好的日子来到吗?你的父母把什么都给了你,现在的你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在物质上没有任何缺乏。」接着,他挑战父母:「当你倾其所有给予儿女最好的物质享受,以为他们得到了你从前年幼时所没有得到的,却不知自己已经夺取儿女奋斗的机会,并夺走儿女为人应有的奋斗力」。

五、以教育子女为例

我很受这篇讲道感动与影响。当我教导自己的孩子时,家境虽已不像自己小时候那么穷,但至少我做了一个心志与物资的平衡。我教导孩子:「你要用付代价的方法获得想要的东西。对于你所想要的东西,你出一半,我出一半,就可以把东西带回家。」孩子说:「爸爸,我要买相机。」我问:「多少钱?」孩子说:「三千块。」我说:「你才初中,用五百块的就好。」孩子说:「但是三千块的更好。」我说:「我知道。八千块的比三千块的更好,二万块的比八千块的更好。但你已经够懂事、够聪明知道怎样使用造价昂贵的相机了吗?」

孩子说:「爸爸,买给我嘛!」我说:「我只让你买五百块的相机。你先好好地将零用钱存下来,等你存够了二百五十块,我会帮你出另一半的费用。」我是这样教孩子的─想要买东西,必须先储蓄。「我存了二百五十块,轮到爸爸出二百五十块了。」我的每一个孩子都只需要存一半的钱,我则要帮四个孩子各出一半的费用。因此,我的孩子买东西之前必须先征得我的同意。我们必须懂得「奋斗」和「收成」之间的关系。

上帝教育祂的儿女也是如此。无论你想要什么,上帝都要给你吗?若是如此,上帝就不是上帝。当人以上帝的地位自居,要上帝服在人的权柄之下听命行事,这样的上帝不是上帝,而是下帝。这种人口里虽说自己是信上帝的人,其实是要做上帝的上帝。这种信仰不是基督教的信仰,这种祷告也不是基督教的祷告。基督教的祷告是:「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我不求明天、日后的,但求祢凭自己的智慧与主权决定要不要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