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书亚记〉 5:9   耶和华对约书亚说:「我今日将埃及的羞辱从你们身上滚去了。」因此那地方名叫吉甲,直到今日。

阅读经文:〈约书亚记〉 5:1-9

大敌当前,在耶利哥人和其他迦南人的密切「监视」下,神竟然要求以色列人先对自己的壮士们动刀,行割礼。我们都知道成人行割礼后,要忍受几乎一星期的疼痛和坐立不安。雅各的儿子利未和西缅可杀尽示剑城的人,就是叫他们行割礼,才允许妹妹底拿和示剑结緍。示剑人不察,行了割礼(割包皮手术)后,大家疼痛不已时,利未和西缅便把他们都杀了。可见行了割礼之后,这些大男人是不能打仗的。神为何会在他们的敌人面前,让他们变得如此软弱,岂不十分危险?

但是我们看到神挑选了一个好时机,「约旦河西亚摩利人的诸王和靠海迦南人的诸王,听见耶和华在以色列人前面使约旦河的水干了,等到我们过去,他们的心因以色列人的缘故就消化了,不再有胆气。」他们看到以色列人走过汹涌的约旦河如走干地,大家都吓破胆了。即使以色列人痛得哇哇叫,他们也不敢越雷池半步。因为以色列人的神太厉害了!

摩西时,世界已经进入晚铜器时代,即将进入铁器时代。摩西在旷野里就曾经做了一条铜蛇。既然已进入铜器时代,为何神要约书亚用「旧的新石器时代技术old neolithic technology」去做火石刀呢?火石刀是一种用燧石磨成的平面双面刀片,这种燧石刀刃很锋利,其锋利足以用作外科器械,并且比青铜刀更锐利。青铜刀的硬度不如火石刀,比较柔软。火石刀的刀片因为锋利又有足够的硬度,可以割得更好,减轻疼痛,使伤口复原得快一点。

倘若人用放大镜去观察青铜刀和火石刀,就会发现它们两者之间有很大的不同。火石刀的刀面非常平顺光滑,但是青铜刀的刀面会有很多的坑坑沟沟,那些坑沟正是细菌滋长的好地方。火石刀有一个刀片的核心,里面几乎是无菌的。以色列人当时可能还没有无菌观念或晓得怎样处理感染的问题,但是神明白。神知道。所以祂宁可使用「落后的」火石刀,而不用当时先进的青铜刀。约书亚可能从小就学会用燧石作刀,竟然在此时派上用场。可见「先进的」不见得比「落后的」东西好用,神的智慧高于一切。

除皮山的学名是基比亚哈拉罗(Gibeath Haaraloth,意思是行割礼的山)。割礼是神与亚伯拉罕和其后裔立约的证据(创17:11)。立什么约呢?就是神对亚伯拉罕说的:「我必使你的后裔极其繁多,国度从你而立,君王从你而出。我要与你并你世世代代的后裔坚立我的约,做永远的约,是要做你和你后裔的神。我要将你现在寄居的地,就是迦南全地,赐给你和你的后裔永远为业,我也必做他们的神。(创17:6-8)。」第一代出埃及的以色列人已经在西乃山下行过割礼,但是自那之后,四十年中再没有行过割礼。此时,第一代行过割礼的,除了约书亚和迦勒,其他的都死在旷野里了。

现在以色列人已经踏上迦南地,这些没有行割礼的以色列人,必须行割礼,以确定神和他们立的约继续生效。割礼就是证据。神看重祂和选民的关系,神也重视祂所立的约。神的应许是给祂的子民和祂的儿女,因此人若想向神求恩典,要先悔改认罪,接受耶稣做他个人的救主,成为神的儿女。因此以色列人若不行割礼,就与神无份了,神与他们立的约也无效了。因此在他们开始争战之前,他们必须重新确立与神的关系。

等国民都受完了割礼,神对约书亚说:「我今日将埃及的羞辱从你们身上滚去了。」这就是「吉甲」的意思。埃及的羞辱是什么?是指以色列人曾在埃及为奴的过去,现在以色列人正式回到迦南地,成为神的选民,成为自由人了!再也不是任何人的奴隶。神挪去了他们身上奴隶的印记。从此以后,他们可以昂头做人,这就是神极大的恩典和救赎。当我们成为神的儿女之后,我们也不再属羊、属猪、属狗、属鼠(十二生肖),我们都是属神的人了。在神的恩典里,我们不再被罪束缚,不再做死亡的奴隶,我们把生命交在神的手中,可以放心地享受神的丰盛,活出灿烂有光彩的一生。因为神除去了我们罪的枷锁,死亡的羞辱。哈利路!感谢赞美我们的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