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书亚记〉 13:1约书亚年纪老迈,耶和华对他说:你年纪老迈了,还有许多未得之地。

阅读经文:〈约书亚记〉 13:1-33

曾任台湾财政部长的白培英先生写过一篇文章:「春天,不要留白」。现在正是春天,读起来令人特别有同感。「春天就这样来了,在暖阳煦风中,在万紫嫣红中来了。可是,为时无几,当油桐花悄悄地染白了山头,一瞬间,春天便倏然而别,不给人挽留的机会。想这个春天又将无声无息地过去了。开春以来除了日常生活的琐琐碎碎外,竟还没有做任何特别有意义的事。去年呢?也没有做甚么特别的事;前年呢?大前年呢?也想不起做过甚么值得回味的事。你瞿然警觉,这些年的大好春天,你竟这样白过了。人生能有多少春天呢?」

他说起一个真实故事:有位年轻人名叫汤米。汤米在大学时,对老师所讲上帝创造万物的奇妙以及人生的意义,总是嗤之以鼻。毕业后若干年,患了末期的肺癌,医生告知只有数月的时 间。他想起老师讲的话:「人生最悲哀的莫过于没有爱过。」他想如果离开世界,而没有告诉所爱的人他爱他们,那也同样是莫大的悲哀。他和父亲比较疏远,于是 他先勇敢的向父亲说:「爸爸,我愿你知道我爱你!」父亲先是一愣,随即拥抱着他流着泪说:「儿子,我也爱你。」然后母亲和弟弟也都流着泪和他拥抱,彼此说 出心里的话:「我爱你。」他对老师说,他以为上帝不要他,但他现在内心充满平安,相信上帝就在身边,他即使离开世界也无遗憾了。老师对他说:「圣经〈约翰一 书〉中说,神就是爱,住在爱里面的就是住在神里面,神也住在他里面。汤米,神找到了你!」

当约书亚结束了多年的争战之后,终于不得不面对人生冬天的来临,他的年纪老迈了。神知道他的情况,对他说:「你年纪老迈了,还有许多未得之地」。这是不是每个人年老时都有的遗憾呢? 其实到了一定的时候,每个人都会感受到自己的有限和无耐,真正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但是从神的眼光来看,事情本来就应该如此。神从来没有想过要把整个迦南的战事都交付于约书亚一人,神也没有期望戴德生或马礼逊来做完全中国的福音工作。

摩西在〈申命记〉第七章22说;「耶和华你神必将这些国的民从你面前渐渐赶出;你不可把他们速速灭尽,恐怕野地的兽多起来害你。」假如要渐渐赶出,意思便是要以免列人接继约书亚的责任,完成属灵的大业。当我们传福音时,心里必然也有这样的念头:「这些国的民比我更多,我怎能赶出他们呢?」每当我看到在台湾的人拜偶像的情形,看到温哥华和列治文的庙宇有如雨后春笋的蔓延,心里就会有这样旳想法:「这些拜偶像的人比信耶稣的更多,我们怎能把福音传给他们呢?」

但是神接着说:「你不要惧怕他们,要牢牢记念耶和华你神向法老和埃及全地所行的事,  就是你亲眼所看见的大试验、神蹟、奇事和大能的手并伸出来的膀臂,都是耶和华你神领你出来所用的。(申7:17-18)」神用历代圣徒所行的见证,来向我们彰显出祂的能力和恩典,让我们明白,在人不能,在神凡事都能。虽然还有非利士人、西卫人,及住在山地的迦南人,等等,但是神说:「我必在以色列人面前赶出他们去。」神说,是祂赶的,原来整件事都是神在主导,以色列人只是啦啦队,但是神愿意让他们同得祂的荣耀。传福音,也是圣灵动工,人才能得救,我们只是中介,中介要尽责任,让神彰显祂的荣耀。

约书亚的未得之地,包括了非利士人之地,腓尼基人海岸一带之地和利巴嫩。但是神要他放心地让以色列人去拈阄分地。约旦河东的地已经由摩西分给鲁本、迦得和玛拿西的半支派,其他的九个支派,要由人划分实在太难。河西之地的地势各有千秋,没有几个人有亚伯拉罕的胸襟:「你要向左,我就向右。给你先选!”难免有人抱怨,所以用拈阄的方法最好,不管抽到什么都没话讲。正如所罗门王说的:「掣签能止息争竞,也能解散强盛的人(箴18:18)」。

鲁本、迦得和玛拿西支派看中了河东之地有丰盛的水草可以蓄牧,但有人认为约旦河东不是神的应许之地,因此在扫罗时期,有亚扪人为犯;在列王分裂时,河东之地首当其冲,被亚兰王占据。即使如此,神在设立逃城时,在河东也设立了三座,表示也有利未人居住在那里。但是神既然已经说迦南(河西之地)是流奶与蜜之地,为何那两个支派要为了眼前看到的好处,就不进迦南呢?这事值得我们深思。我们是要看眼前的好处,还是要执著于神的应许呢?只差那么一步,那两个支派的妇人、老人和孩子都没有经历到过约旦河的神蹟,只有他们可以打仗的男丁们跟着过去。在属灵的福份上就输给别人一著了。很多事情要回头想时,才能分辨出何为智慧的选择。春天,不要留白。但愿这个春天里,能留下你和神同行的足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