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亮教授

是谁定地的尺度?是谁把准绳拉在其上?」(约伯记38:5)

将美丽的图画泼上油漆,是糟蹋,将珍贵的雕刻摔成粉碎,是破坏,将干净的河川变成黑臭,是污染,将上帝创造的宝贵人类归于尘土,是死亡。死亡不只是人生的终点站,也代表关系的断绝、成就的终点、身体的腐败、情爱的分离,与进入永恒的虚无。在人类的文明史上,死亡是最厉害的辖制者,无人能够胜过,君王、英雄、圣人、贤士、教主…通通无法走出它的权势。只有一个例外,耶稣曾自死里复活,胜过死亡。

上帝是永远的存在者,是赐给人生命的创造主。死亡的产生是人犯了罪离开上帝,是与永远的生命断绝,如同圣经所记:「死又是从罪来的,于是死就临到众人。这是起初亚当与夏娃在犯罪时,所没有看到后果的严重性。

当人犯了罪之后,人类也试图透过一些方式来解决这问题,例如以「献祭」来赎罪,制订「法律」让人不要犯错,强调「道德」来约束行为,用「音乐」来陶冶身心,以「教育」来提升自己,藉「哲学」来探讨永恒等。不管采取哪个方式,人类还是没有解开死亡的锁链,最后仍然臣服于死亡的权下。

死亡是完全的败坏,人类实在想不出任何方法,去败坏已经败坏的东西。死亡是完全的虚无,人类无法在完全的虚无里,挂上拉拔的环扣。死亡是彻底的失败,人类无法去打败彻底的失败。死亡是来自人犯了罪离开上帝的结果,祇在源头之处得到解决,否则无法解开死亡的难题。

上帝是完全的爱,祂愿意接受人;上帝是完全公义,公义的上帝无法接受犯罪的人。上帝不能随意赦免人的罪,罪一定需要惩罚,罪一定需要付代价。但是人无法付这个代价,上帝差派独生爱子耶稣来到世上,成为人的样子,背负世人的罪,钉在十字架上,流血舍命,偿还我们的罪债,除去世人罪孽。耶稣说:「我来了,是要叫羊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我是好牧人,好牧人为羊舍命。」。祂钉十字架,一方面满足上帝的公义,一方面显出上帝的慈爱。

上帝为何采用这样的方式?这是上帝的自主权。溺水之人没有权利对救援的人,提出「喂!你救我的时候可以拉左手,不能拉右手,前不久我右手才扭到。」或「你拉我的时候,可以等我衣衫整齐一些才拉好不好?这样我出水面的时候,形象好一点。」
当我们对宇宙了解愈多,愈发现宇宙里充满著单纯的美。例如以3为比例的数列0, 3, 6, 12, 24, 48, 96, 192。每个数字再加4,将得到4, 7, 10, 16, 28, 52, 100, 196。这些数字,大多数的人可能看不出什么意义,法国的皇家科学院天文台的台长亚拉冈(Francois Aragon, 1786-1853)以地球到太阳的距离当作10,他发现太阳系8个行星――水星、金星、地球、火星、小行星、木星、土星、天王星的距离比就为4, 7, 10, 15, 27, 52, 95, 192,竟然非常接近上述的数列,原来那些星球不是随便挂在那里的,而是准确地安放在那里。为什么是3的比例,还要加上4?迄今,无人能解,亚拉冈也未说明,他祇在日记上留下这个数列。

穹苍之上有太多奇妙、令人赞叹的事。例如,地球距离太阳的平均距离为1.495979×108公里,这是个非常微妙的距离,使得太阳照到地球的热辐射,不会多到使表面的水全部蒸发掉。地表的温度极少超过50℃,水还不会蒸发掉,但是地球的近邻水星,距离太阳稍近一些,为5.97×107公里,每天的温度都高到330℃,如果有水的话,也全部蒸发了。水星一点也没有「水」的踪影。
地球自转的速度是每秒29.79公里。幸好地球转动时,天上的、地上的一切景物也依此速度转动,使人不自觉地球的转动快速,否则就立刻会头晕眼花。更有意思的是,如果地球的自转,如同离心机,速度加快,很多的水会转离地球;慢一点,一天将不是24小时,而是30小时或更久,地球的晚上将更冷,白天将更热,不适合生物生存。上帝精准地球的位置,不多人知道,很少人感恩,更少人有意见。

但是长期以来,人类对上帝拯救人类的方式很有意见。十字架是罗马帝国时期用来处死犯人、凌辱犯人的刑具。当人钉在十字架上,全身的重量只支撑在手掌与脚背的铁钉上,人要以腹部用力支撑起,才能稍减身体往下滑的拉扯之痛;但腹部一直撑起,就难以持续呼吸,要呼吸就会往下再拉扯,所以钉十字架的人每一次的呼吸是每一次的痛。加上手脚钉处所流的血、曝晒、口渴,钉在十字架的人,可能历经几小时,甚至几天之久,痛苦而死,这是处决犯人最不人道的方式。

上帝何以如此拯救人类呢?人类对于拯救者的印象是有权力、有能力、有魅力,耶稣却撇弃这些,选择上十字架。如果有任何宗教、哲学、信仰、行善可让人得拯救,耶稣决不会选择十字架。耶稣身悬十架,也等于宣判人的自救全然无效,除祂之外,别无拯救。「因为十字架的道理,在那灭亡的人为愚拙;在我们得救的人,却为 神的大能。

上帝为什么要用这种多数人视为愚昧的方式呢?圣经讲得非常清楚:「弟兄们哪,可见你们蒙召的,按着肉体有智慧的不多,有能力的不多,有尊贵的也不多。 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 神也拣选了世上卑贱的、被人厌恶的、以及那无有的、为要废掉那因此耶稣的救赎,如同一个牧人,走到郊外荒野,只为寻找一只一只迷失的羊。耶稣的爱使得救赎看起来没有效率,却是深入人心,真正使人回转归向上帝。

也许我们会说:「我们不是当时的以色列人,我们不会将耶稣钉十字架。」耶稣在任何时间、任何地方,都会被人抓起来钉十字架。耶稣直接发出挑战:生命的主权属于祂,救赎只有经过祂才能完成;人却认为主权属于自己的文化、领袖、国家、家族、公司、家庭或自己,人也以为自己有办法,能救自己。人们自夸,一定要钉死耶稣!结果人的愚昧,反而成就了上帝的旨意。

耶稣钉在十字架上,死而复活,是上帝给人救恩的核心。如果救赎的基要真理像是一颗钻戒,那么耶稣的死而复活就是钻戒上唯一的宝石。这就是救恩的核心,也是信仰的核心。我们的理性无法证明或了解,但是只要信祂,信祂的救赎,就能体验救恩的滋味与美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