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师记〉 1:19 耶和华与犹大同在,犹大就赶出山地的居民,只是不能赶出平原的居民,因为他们有铁车。

阅读经文:〈士师记 〉1:1-36

有人说〈士师记〉是整本《圣经》中最悲哀的一卷书,描写神的子民离开神,倚靠自己的力量去生存,不但无法夺取未得之地,甚至丧失已得之地,成为异族蹂躙的对象。这也是形容信徒离开神的光景,不但无法过得胜的生活,反而被罪恶所胜,再度成为罪的奴仆,被罪奴役。约书亚带领以色列人进入迦南,打下了基础,以色人却无法完成神的托咐、剩下的使命;正如基督为我们完成了救恩,我们也接受救恩成为神的儿女,但是却未能倚靠神去战胜老我,以致老我居首,又把圣灵关到地下室。

因此我们明白,信心和行为相辅相成的必要。约书亚死后,以色列人的信心开始逐渐转移。以色列人的团结性也逐渐分散,各打各的仗,以致于力量分散,无法像约书亚在世时,集中一气去打战的气势。一开始,仿佛还是有点信心,以色列人去求问神,谁应该先出战。犹大邀请西缅一起作战,因为西缅的地域就在犹大的领域之内。「犹大就上去,耶和华将迦南人和比利洗人交在他们手中」,意思是,犹大一上去,神就把敌人交给他。犹大有凭著信心而出的行为,神立刻回应。这就是神对我们的要求,好像过约旦河时,祭司的脚必须先踏入水中,水才分开。倘若祭司害怕,要神先把水分开,那么他们就无法过河了。犹大采取行动,神就祝福。

犹大和西缅打了个大胜仗,在比色击杀了一万人,又抓到亚多尼比色。亚多尼比色是个头衔,指他是「比色的王」之意。他是一个势力强大且凶狠的统治者,他曾经击败七十个王,并砍去他们手脚的大拇指。在古代希腊和近东的战役里都有类似的习俗,就是砍去战俘的大拇指,让他不能再拿剑执矛,却可以划船。但是亚多尼比色却故意屈辱他的战俘,让他们在他的桌下拾取零碎食物,苟延残喘以度余生。因此,他觉他所受的惩罚是个报应。

神要以色列人对迦南民族赶尽杀绝,但是以色列人没有立刻杀掉亚多尼比色,只是砍去他手脚的大拇指。回想当年约书亚怎样遵守神的教导,一抓到那些王,全部杀掉。现在以色列人开始心软了吗?不是心软,否则就不会砍去他手脚的大拇指。为何不立刻杀掉他?一是要享受胜利的快感,可以羞辱玩弄他;二是要让人觉得他们很厉害。他们并不是怜悯他,想让他活下去,因为后来把他带到耶路撒冷才杀他。所以我们看到,与其这样对待敌人,倒不如像约书亚那样,让敌人很快死去,反而是对敌人的一种尊重。那也是神要约书亚处理敌人的方式。所以,从处理亚多尼比色一事上,我们可以感受到以色列人心态上的转变,和对神话语的尊重已经开始减少。

在这一段的经文里,我们看到迦勒之所以能打下希伯仑,是因为有犹大人和他一起拚命相攻。迦勒应该是带领者,因此作战所得的荣耀就归于他了。其他有关的故事已在〈约书亚记〉十五章里解释,在此不再另记。反而我们要看,为何他们赶出了山地的居民,却赶不出平原的居民,因为他们有铁车吗?难道神没有办法战胜铁车?在底波拉作士师时,要面对更多的铁车,神下了一场豪雨,铁车就都陷在烂泥中走不动了。难道神此时下不了雨了?所以我们看到,问题不在神,问题在于犹大的信心和苟且的心态。

约瑟家攻打伯特利,但是留下了其他地方的居民。玛拿西、以法莲、亚设、西布伦、拿弗他利,等等,都留下了外族人,使他们成为服苦的人,替他们做粗重的工作。以色列家得了神赐给他们地土,非他们所修治的;神赐给他们的城邑,非他们所建造的。他们住在其中,又得吃非他们所栽种的葡萄园,橄榄园的果子。他们的心就因而忘记了神,开始觉得自己拥有一切,很了不起。马马虎虎地遵行神的话。就像我们成为神的儿女之后,享有从神来的平安、喜乐和医治等等恩典,但是在生活中为了自己喜欢的马拉松、旅行等等活动,就不去敬拜神。在神的话语中,只选自己觉得方便的才去行,和自己的决定有悖的就不去行。把神推下心中的宝座,自己做王了。这样的作法使生命和生活中充满了挣扎。因为真正的铁车在我们的心中,那是我们的自大,使我们无法完全顺服。

在这里,我们也看到摩西内兄(有译做摩西的岳父)和以色列人在一起生活了。不过,若是岳父,在这里可能年记也会太老了。若是摩西妻子的兄弟,在年记上比较有可能。从摩西的岳父建议摩西设立七十个长老来帮助他之后,摩西的岳父就离开了,但是摩西有挽留他。现在我们看到摩西妻子的家人,有一些也真的留下来,成为以色列人的一部份。外族人会留下来成为以色列人的一部份,是因为他们看见耶和华神的真实和伟大,所以愿意离开自己以前所拜的偶像和神。曾任前慈济功德会荣誉董事郭新发离佛归主,成为基督徒。因为他在上帝里面找到真正的平安。他说以前赚的钱一半都拿出去盖庙,此后要盖教会,人生下半场要为荣耀主而活。不是我们能做什么,而是神能做什么。不要让心灵上的铁车阻挡了神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