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数记〉26:64      被数的人中,没有一个是摩西和祭司亚伦从前在西奈的旷野所数的以色列人。

在以色列人出埃及后的第二年二月初一,在西乃的旷野,神吩咐摩西数点廿岁以上,能出去打仗的男丁;在卅八年后,神再次叫摩西数点。我把它们列了一个之前和之后的表,这样可以一目了然,各个支派的人数变化。

      之前       之后
犹大   七万四千六百名/七万六千五百名
西布伦  五万七千四百名/六万零五百名
以萨迦  五万四千四百名/六万四千三百名
鲁本   四万六千五百名/四万三千七百三十名
西缅   五万九千三百名/二万二千二百名
迦得   四万五千六百五十名/四万零五百名
以法莲  四万零五百名/三万二千五百名
玛拿西  三万二千二百名/五万二千七百名
便雅悯  三万五千四百名/四万五千六百名
但    六万二千七百名/六万四千四百名
亚设   四万一千五百名/五万三千四百名
拿弗他利 五万三千四百名/四万五千四百名
总数:六十万零三千五百五十名/六十万零一千七百三十名
利未人一个月大和以上的:二万二千名/二万三千名

摩西特别指出,流便的后裔法路族的和可拉党向摩西和亚伦挑衅,向耶和华争闹时,虽然有火烧灭了250个首领,但可拉的众子并没有死亡。可见神的审判不涉及无辜。在〈诗篇〉里我们还可以看到有可拉或其后人的创作,他们的后人在圣殿的敬拜中也占了相当的地位。

数算人数的目的之一是为了全迦南地分配迦南地的产业。虽然还没有进到迦南,但神都凡事先做好准备:「人多的,要把产业多分给他们;人少的,要把产业少分给他们。要照被数的人数,把产业分给各人。」虽然如此,有时人数不相上下,怎么办?神要他们使用拈阄分地。

俞建霈牧师在〈拈阄分地的意义〉里指出:「阄」这字在希伯来文是goral。根据学者研究,这字的意思是「小石头」,或「小圆石」。因为原初希伯来人用「小石头」,或「小圆石」来作「阄」或「签」,goral这字就转而用来指「阄」或「签」,进一步就是「得的分」, 「命定」,「运气」,或「命运」。与这字相关的动词有描述「投」 「掷」 「抛」 「丢」等动作的四个希伯来文动词;还有「临到」,「落到」, 「使..落下」的三个动词,并一次是「赐下」。

按人来说,拈阄是在于运气,但神就是我们的运气,在祷告之后,拈阄的结果乃是照着祂的命定。神创造地时,关于美地的情形,祂有清楚的看见。譬如,祂很清楚,耶路撒冷和周围地区是为著犹大,基督要从其中而出。这是豫先命定的,但仍必须借着拈阄而得以实现。神命定的手在拈阄上指引其结果。这就是说,分地不在于约书亚、大祭司、或神以外的任何人。结果,各支派没有理由埋怨所给他们那地的分。拈阄分地的方法是公平的,这使每个人服气。正如所罗门王在箴言里说的:「掣签能止息争竞,也能解散强盛的人。(箴18:18)」

犹太传统提供一点参考资料:「当耶稣在世的时候,所拈的阄乃是两个等大而圆的金版,其上所刻的字样,一个是为耶和华,一个是为阿撒泻勒,将这两个阄放在一个瓶子里,大祭司每当拈阄的时候,就站在那两只公山羊中,把瓶子摇一摇,便将两手一齐插入瓶内,两手各拿一阄,随将右手所拿的放在右边之山羊的头上,左手所拿的放在左边之山羊的头上,那一只是应归耶和华的,那一只是应归阿撒泻勒的,都是按阄上的字定的,大祭司就把一块朱红色布绑在那归与阿撒泻勒之羊的角上,又把一块朱红色布绑在那归与耶和华之羊的颈项上,作为分别的记号。」这是新约里的拈阄。

在摩押平原数的以色列人,除了摩西、约书亚和迦勒之外,没有一个是在西奈旷野所数的(男)人。神说他们因为没有信心,所以必要死在旷野,他们就通通死在旷野里了。神的话没有一句落空,不管是祝福或审判。卅八年里,这些还存留的人,就这样看着他们的亲人一个个在旷野中死去。我们也是这样眼睁睁看着亲人一个个离我们而去,假如我们没有信心,真的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人活着就为了等待死亡的来临吗?但是因为耶稣为我们而生,而死,而复活,因此我们有盼望。知道我们的人生不是一场游戏,而是要回到永恒的家乡,在那里有神给我们的应许,有永远的迦南地。

**参考资料: 台湾圣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