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崇荣牧师

〈腓立比书〉一章29节    因为你们蒙恩,不但得以信服基督,并要为祂受苦。

上帝预定我们与耶稣基督一同受苦,这一点是很多人谈预定论时没有提到的事。上帝预定我们成为祂的儿女,预定我们领受耶稣基督的生命,预定我们得着儿子的名分,上帝也预定众子要效法长子,这长子因受苦进入荣耀,因顺从得着完全,「他虽然为儿子,还是因所受的苦难学了顺从。他既得以完全,就为凡顺从祂的人成了永远得救的根源」(来5:8-9)。「苦难」、「顺从」、「完全」是基督道成肉身成全上帝旨意必经的三个步骤,祂在苦难中学习顺从,进入完全,基督在受苦的事上成为我们的榜样。

当我查考《罗马书》第八章的时候,我发现论到预定的经文竟夹在前一段受苦的经文和后一段受苦得胜的经文中间,这让我深受吸引,相当感兴趣。保罗提到预定、救赎和得儿子的名分后,接着提到上帝预定我们效法耶稣基督的样式,并让我们看见预定在前一段和后一段的受苦中间有一个坚固的位置。上帝拣选人不是为了让人骄傲,不是为了让人自义、夸口、轻看他人。上帝拣选人,要人在苦难中与主一同承担重担,与主一同承受苦难,不但如此,也要人在苦难中见证上帝所拣选的人是能够受苦的。

为此之故,保罗提到:「因为你们蒙恩,不但得以信服基督,并要为祂受苦」(腓1:29)。福音派传福音的时候讲「信基督」,培灵造就的时候讲「顺服基督」、「跟随基督」、「效法基督」,却很少提到上帝在苦难中为教会所定的旨意。没有受苦的传道人,很难释放出能力;没有受过苦炼的传道人,很难懂得什么叫做顺从上帝的主权;没有得胜过苦难的传道人,很难用丰盛的生命把上帝的道变成人所需要的信息。两千年的教会历史一直不断启发我们受苦的重要性,但历经两千年的神学研究却没有使这个课题得到当有的地位。

两千年后的教会,竟然还有像暴君、像独裁者这样的人在逼迫教会,不尊重人性、不尊重人权、不尊重百姓的自由,加给教会诸多的逼迫和困难,而这些苦难竟然成为上帝继续向我们讲这一篇重要的道理的一个根据。也就是说,教会在受苦的中间,绝对不是失去力量,乃是得着生命力;教会在苦难中间,绝对不是失败,乃是绝对一定进到得胜。这个重要的道理,不是神学课程和知识的范围里所能给我们的,这样的课程是活生生的见证所带出来的。

教会与主同受苦,就与主同进入得胜─「我们若在他死的形状上与他联合,也要在他复活的形状上与他联合」(罗6:5),「如果我们和他一同受苦,也必和他一同得荣耀」(罗8:17)。这个定律是「苦难在先,荣耀在后」─「基督必须受苦,然后进入荣耀」(参:路24:26),难道教会要得荣耀不必受苦吗?所以,当上帝许可某个地区的教会在某个时代遭受政治的逼迫、遭遇许多的苦难,这是教会在上帝面前领受的另一项恩典。换句话说,上帝所预定的人是格外被验中能在历史胜过苦难的那一批人。

如果我们只把上帝的预定和我的得救连在一起想,这个思想并没有错,《圣经》也这么讲,但这个思想还是不够,因为上帝对教会的心意,乃拣选他们,使他们进入基督里,在基督里享受救赎,得着救恩的地位后,要他们效法基督,有基督的丰盛,有像基督的生活,以致于有了这个生命和生活之后,他们被预备好了,就可以为主受苦,在苦难中体会上帝更深的恩典,成长地更像耶稣基督。所以,「地位」、「生活」、「成全」,你会看见新的生命、新的生活、新的得胜的能力是借着苦难来的。

内文:摘录自唐崇荣牧师神学讲座系列(新编)—第十八届《神的预定与人的自由》,近期即将出版。

照片:《尼禄的火炬》(Nero’s torches),描述罗马皇帝尼禄(公元37-68年)用火刑迫害基督徒的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