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书亚记〉 6: 3     你们的一切兵丁要围绕这城,一日围绕一次,六日都要这样行。

阅读经文:〈约书亚记 〉6:1-14

以色列人在旷野走了四十年,现在进到迦南地的大多数人都是在旷野出生的;即使有在埃及出生的,对于城巿的印象也模糊不清了。来到迦南地,看到耶利哥城那么高大的城墙,可能都是生平第一次。没有人知道,他们要怎样攻打耶利哥城。好像作梦一样,要攻打铜墙铁壁般的耶利哥城?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电视剧三国里演的攻城,他们有火炮先射,然后有云梯前扑后继地上,以色列人什么都没有。连埃及人那样的战车都没有。他们凭什么去打耶利哥城?耶利哥城里的人又为何怕他们怕成那个样子,他们怕的是谁?竟然因以色列人而把城门关得严紧,无人敢出入?

耶利哥是迦南地的门户,城墙高厚,是古代极强大的堡垒,她有两重城墙,外城六呎厚,内城十二呎厚。她的守军极其高大健壮,就像以色列人的探子说的,以色列人在他们面前就像蚱蜢一样。以色列人有何谋略,有何军备,能够打下耶利哥城?但是耶和华神说,祂已经把耶利哥城、耶利哥王和其中大能的勇士,都交在约书亚和以色列人手中。好像父亲对儿子说,我已经帮你买好一辆车子了,这是车子的钥匙,你去开吧!假如儿子看到那把车子的钥匙,只是一个长方形的小遥控器,他会不会去试试看呢?

现在有的汽车根本不用钥匙,用个遥控器就行了。假如有人不知道这样的趋势,看到父亲只给一个遥控器,没给钥匙,他会相信父亲的话吗?神叫以色列人的兵丁去围绕耶利哥城,每天绕行一次,共绕六天。每一天,祭司要拿着七个羊角走在约柜前吹角。到了第七天,兵丁要绕城七次。当他们听到角声拖长拖长时,所有的百姓要一起呼喊,不是只有兵丁,而是百姓要一起参与。那时城墙就必塌陷,兵丁就要勇往上前。

不知道孙子兵法里有没有这一招?光是靠绕城和呐喊就可以使那两重城墙倒塌,若是换成今天,你愿意去绕城吗?有的人应用这个方法,在教会附近的社区绕来绕去,又为社区祷告,希望有更多的人归向主。我不知道成效如何,但至少心意是好的。但我觉得,这是神给约书亚打耶利哥的方法,只有打耶利哥才这样,其他战役是用别的方法。所以我们的事工若想有成效,可能神会有不同的方法。因为我们的神是很有智慧的神,每场战役的打法都不一样。

但是重要的是在顺服。虽然以色列人可能搞不懂,为什么打仗要绕城走。回营地时,可能人家会问:「今天有没有发生何事?」到了第五第六天,可能会问:「都绕这么多天了,城墙一点都没反应,耶利哥城也没有人出来赶你们。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你们就像傻瓜一样地走路啊?」士兵们会不会说:「哎啊不懂啦,要走到第七天,大家一起呼喊时,城墙才会倒下来!」你相信吗?我们都知道神最有智慧,可是祂的方法怎么如此幼稚?

当祭司和兵丁在绕城时,百姓不可说话,不可出声,更不可呼喊,必须十分安静。因此空旷的耶利哥平原就只听见祭司吹角的声音。耶利哥人在城里,看着这一群人每天在城墙外面走,真是不知要怕还是要喜?喜的是看不见他们有攻城的装备和武器,怕的是他们敬奉的神,好像无所不能,会用什么方法来攻打城呢?以色列人看起来真的没有什么可怕的,个子不高大,也没有铁甲战车。我想,耶利哥王当时一定很伤脑筋,无法理解以色列人的战略,因此也无从防备。即使派了探子,又有何用?也不能因为人家在走路,就去攻打他们啊?

有一个基督徒,他很想顺服神的旨意去做事。有一天晚上聚会完,他心里火热,一面开车,一面不停地祷告。忽然,心里有一个意念,叫他去买一盒牛奶,送去给某户人家。他心想,不会吧,三更半夜了,买牛奶去给不认识的人,会被当成疯子啊!于是他继续往回家的路开,又继续祷告。那个意念又起,并且要他转回头。到最后,有个意念升起:「你不是说要按我的旨意去行吗?」他挣扎了好久才决定,好吧,去买牛奶,然后按著圣灵的感动去按某家的门铃。有个女人出来开门,他不好意思地把牛奶递给她,并嗫嚅地说,是神感动他这么做的。那个女人一下子哭了,她说神真是听祷告的神。原来那天晚上她的丈夫离开她和孩子,家里什么都没有,孩子很饿,正哭着要喝奶。她一直道谢。而这位弟兄,为了自己花了那么长时间才顺服圣灵的感动,他觉得非常非常难过。为什么要用自己的判断去阻挡圣灵的带领呢?

连续六天,祭司带着兵丁围绕耶利哥城一次,绕完就回营地。没有一个「正常的」的将军会这样作战的。但是因为神的智慧高过人的智慧,神的道路高过人的道路,因此在我们无法“接受”的情况下,只要确定是来自神的带领,我们就当按著去行。顺服,就是在你不明白、不愿意的情况下,接受神的旨意,按著去行。这样,神蹟才会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