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崇荣牧师

第一封信:给以弗所

这七封信的第一封是给以弗所的教会。以弗所是这七个城市中最大的城市,也是靠岸的城市,船只从这里可以到地中海许多不同的港口,做为交通的中心,是罗马帝国位于地中海的重要港口之一,是亚细亚最大的城邦。以弗所教会,是上帝在这大城市拣选一批为祂做见证的人。以弗所是相当重要的城市,它是当时商业、政治、教育、体育、经济中心,由此可见以弗所教会是当时这七个教会中最大的教会(编按:以弗所,在当时是仅次于罗马的第二大城市)。

我去土耳其的时候,特别去看以弗所剧场(Ephesus Theatre)的遗址,这剧场是在山坡用石头建起来的,可以容纳上万人,表示这个城市至少有几十万的人口。这繁华的大都市有提供大家娱乐的场所是很不简单的。罗马帝国知道百姓终日劳苦,每天做了很繁重的工作,为了减轻百姓因生活的劳累所产生的精神紧张及心灵疲乏,罗马帝国在竞技场提供许多娱乐,例如:斗兽,让繁忙的百姓在工作之余能借着竞技场的娱乐放松心情。

罗马帝国是著名的有奴隶制度的帝国,那些战败的人沦为市场竞标的货物,这些战俘有的是身体非常强壮的男人,有的是非常美丽的女人,他们纷纷被人用竞标的办法拍卖,替主人做工,增加主人的财富,一方面用这种办法使罗马帝国强盛起来,同时用竞技场的娱乐解除劳工心灵的疲惫。

以弗所这个大剧场大的不得了,宽几百公尺,高十多公尺,有层层上升的阶梯。按照我所设计的弥赛亚圣堂,阶梯的高度,最低的有二十五公分,最高的有四十公分,阶梯层层升上去。罗马帝国最大的剧场设计都是如此,到了最后一排,可能有三、四层楼这么高,每一排比前一排更加倾斜的设计,作为罗马人斗兽、娱乐、竞技的场所。

以弗所——保罗花最多时间传道的地方

以弗所这个地方是保罗在地上花最多时间传道的地方。以弗所不但是商业、政治、交通中心,它更是当时的学术中心,有一个从希腊传下来的习惯,有彼此辩论、讨论宇宙、政治大事的传统,这项传统从苏格拉底(Socrates, B.C.470-B.C.399)的时代就有了。苏格拉底是大约主前四百年的人,他们常常在街头行走,所讨论的尽都是思想性的话题,例如:什么叫做正义,「你把你的观点讲出来,当我与你辩驳的时候,你要有很深的思想告诉我你辩驳的依据是什么」,当别人加入讨论的时候,这个辩论会就扩大了。以弗所当时有一个推喇奴学房,许多富有学识的人会来这里讨论深奥的课题,保罗也曾在推喇奴学房天天与人辩论(徒19:9)。

保罗在以弗所的时间一定超过两年。使徒行传二十章记载保罗从米利都派人到以弗所,盼望以弗所的长老到他那边去,因为他路过亚细亚,要回到耶路撒冷,这是他最后的行程,因此保罗对长老说:「你们以后都不得再见我的面了」(弗20:25),他们听见这句话,「众人痛哭,抱着保罗的颈项,和他亲嘴」(弗20:37),叫他们最伤心的,就是保罗说:「以后不能再见我的面那句话」(弗20:38)。

这情景好像我年老的时候,我选了一百个城市要举办告别布道会,二O一九年,我在温哥华、圣荷西、旧金山、洛杉矶、西雅图,举办北美西岸告别布道会,从四面八方涌进相当多的人,因为他们知道这是唐牧师最后一次来这个城市,他们舍不得,所以都来了。一位比我年长十二岁、九十多岁的牧师,天天来参加聚会,每一天站着听,我非常佩服。他已经退休很久了,他对我说:「在这过去的四十多年时间,我们常常听你讲道。知道这次是你最后一次来,我们特别珍惜」。有些人从年轻的时候就听我讲道,如今成为父辈,他们对儿孙、姪儿说:「我从年轻就听唐牧师的讲道直到如今。这次是唐崇荣牧师最后一次来,你们也要来听」,老少同堂,领受上帝的真理。

保罗那一次在米利都派人到以弗所教会,把人带到米利都开退修会的时候,心情就是如此,那是他向以弗所告别的聚会。保罗所搭的船停在米利都,随后他即将前往耶路撒冷,因此他不进去以弗所,他请以弗所的长老到米利都与他异地相逢,最后一次见面。保罗说:「我三年之久昼夜不住的流泪、劝戒你们各人」(使20:31),这表示以弗所是保罗曾经访问最久的城市,保罗曾经有三年的时间在以弗所传道。

以弗所教会在保罗离开世界三十一年后收到此信

以弗所位处亚细亚中心的地带,当时附近的地区皆听闻在以弗所当地发生的事蹟(参:使19)。当耶稣叫约翰写给以弗所使者这封信的时候,已经不是保罗的时代了。保罗是主后六十四年被砍头,如果以弗所是在主后九十五年收到这封信,那么就是在保罗离开世界三十一年后收到这封信。教会在每个时代不断向前,当历史慢慢退去、时间慢慢消失的时候,上帝的家在地上应当有永远的见证、进展、记号,把上帝永恒的旨意在地上显明出来。

耶稣基督写信给以弗所教会,说:「以弗所的教会啊,现在保罗不在了,约翰现在成为你们的牧师,然而我(耶稣基督)才是群羊的大牧人,现在我写这封信告诉你们,我知道你们的光景」。教会不要以为我们活在地上,是独自生活、独自信仰、独自事奉,是没有人鉴察、认识、照顾的孤儿。每个时代的教会都要继续不断在上帝面前顺服祂、敬拜祂、事奉祂,为主做美好的见证。每个时代的教会都需要主的照顾、鉴察、引导与警戒。虽然以弗所教会是保罗所建立的,但保罗那时已经离开世界三十多年,上帝借着当时还活在世上的约翰来照顾以弗所教会。

年老的使徒约翰被罗马帝国流放到拔摩海岛,拔摩海岛距离以弗所大约两百多公里,两地之间的路程,就像从雅加达到新加坡一半的路程。年老孤苦的约翰在拔摩海岛看见天上的异象,因而写下启示录这卷书。启示录被写下的时候,约翰已经相当年老,他的同工一一死了,这位神的老仆人在拔摩海岛听见上帝的儿子吩咐写信的话,「我是拿着七星,在七灯台中行走的那一位,我是掌管、鉴察你们的救主」(启2:1)。

耶稣基督是教会的元首,是教会的新郎,是永世的救主,是神人之间的中保,是独一能救赎、保守我们的主宰,这位主说:「我右手拿着七星(意即:基督对教会的情况了若指掌),在七个金灯台中间行走(意即:基督巡行在教会之中,鉴察、照顾、审判教会),写信对你说:『我是认识你的』」(参:启2:1-2)。我们的主巡行在七灯台之间。「灯台」,就是为上帝发光、为基督做见证的「教会」。教会是上帝居住的所在,上帝十分清楚教会的光景,因而吩咐约翰写信给以弗所的教会,说:「那右手拿着七星、在七个金灯台中间行走的,说:『我知道你的行为』」。

上帝给予以弗所教会最多的赞赏

基督把以弗所教会的长处指出来,这里所记载的长处多的不得了,是所有收信的教会中最多的,「你的行为,我知道;你的劳苦,我知道;你的忍耐,我知道;你的鉴别能力,我也知道;你的为人、事奉,我都知道」。这里提到以弗所教会的行为、劳碌、忍耐、不能容忍恶人,试验那自称为使徒却不是使徒的,看出他们是假的来,对真正的圣徒能忍耐,并为主的名劳苦,并不乏倦(参:启2:2-3)。这些是以弗所教会各样的长处。

这是信行相符的教会

这个教会是有行为的教会,不是口是心非的教会,所讲的,能行出来,所信的,能行出来,所知的,能行出来,这是一个有行为的教会,不是空谈理论,是一个是信行相符,将信仰付诸实践的教会。

老人的悲叹:「讲的道都是真的,做人都是假的」

有一位住万隆的老人家,他年老的时候生病,因为我很尊重他,所以我特别开了三、四个钟头的车抵达万隆,当时没有现在的新的路,要绕两、三个城市,相距一百八十公里,现在交通比较好了,只需要二个多小时就能抵达万隆。如果你四十年前到印尼,你就知道从玛琅、泗水到雅加达,要二十八个钟头才能到,现在七个钟头就可以到。我去找那位老人家,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那时他已经七十八岁,而我才不到五十多岁,他看到我非常欢喜、非常激动,很想从椅子上跳起来,但他不能,因为他已经半身不遂。

他的嘴歪了,当他看到喜欢的人,心情很激动的时候,他就大哭,我在旁边看了非常难受,等待老人家要对我说什么话。他对我说:「你是上帝的仆人,我已经听你讲道有二十多年了。我非常喜欢听你讲道,我现在年老了,把一生对教会的感受告诉你,我相信你是能够消化这些,也能正面看待这些。我的结论是,教会很多传道人讲的都是对的,所传讲的信息都是好的,他们讲的道都是真的,但他们做人都是假的」,他讲的时候,眼泪一直流。他讲的传道人,我也是其中的一个。上帝是否借着他责备我、提醒我,反应教会的缺点呢?

为什么有些人反对基督教?因为他们听见真理,却看不见行动

当我听见老人家说:「我一生听传道人讲的都是真的,传道人做人都是假的」,我非常难过,我把这句话铭刻在心,在心灵深处对主说:「主啊,你赦免全世界的传道人,也赦免我,如果我也在这事上有份,愿主你的宝血洗净我,你的手鞭打我,你改变我」。老人家说:「对不起,我不是讲你,而是讲我这一生的感受,看到这些传道人把真理讲得这么美,所行的却与所传的相违背,我心里很难过。」怪不得有些人无法在教会待下去,离开教会,反对基督教,因为他们听见真理,却看不见行动,你不要以为奇怪。这位老人家跟我谈了很多事情,我一面听,一面好好省察自己,一面求主赦免、改变他的教会。那一次给我的印象太深了,这位老人家盼望教会有行为,不是单单想、单单知、单单信,而是要行出来。(待续)

内文:摘录自印尼归正福音教会主日崇拜信息20210307,未经讲员过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