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皇有女的?《教宗和皇帝的大事记》记叙在公元853年,那位任期2年7个月又4天的教皇John Anglicus,其实是女性!数百年来,民间相信真有其事,电影《圣袍天下:惊世女教皇》以此传说改编。

约翰娜的父亲是基督教教士,他以拯救异教徒的名义,性侵强取女子,生下两儿一女。他认为女人地位卑微、生来不洁,女人有知识是亵渎上帝,只教儿子读书。而她就偷听父亲教哥哥们,并央求大哥私下教她。

没多久,大哥因淋雨生病而亡。父亲认为是约翰娜偷偷读书,招来上帝的惩罚。大哥的死,约翰娜也伤痛不已,认为是自己的错。直到一位博学多闻的希腊教士来到他们的村庄,他所讲的道理充满理性逻辑的智慧,跟父亲是那么的不一样。他说:「我们所信的上帝,是经得起逻辑推论,而非排除异己。」希腊教士的话,令她走出多年自责与内疚的綑绑,明白大哥不是被自己害死的。她只是想读书,怎么可能会触怒上帝?

希腊教士同时教导约翰与约翰娜,后来兄妹俩到了教会学校,众人都奇怪,怎么来个女生?校长要让约翰娜知难而退,表示女人的地位、头脑远远次于男人。约翰娜就用创世记反驳:「女人是用男人的肋骨创造,而亚当是用泥土。」表达女性不比男性次等的观点。约翰娜虽然获准入学,但百遭欺凌与排挤。

完成学位没多久,挪威人屠杀血洗小镇,她一人幸存。从此约翰娜用二哥的身分进修道院作修士。过去她的勤勉好学,带来的是讽刺与羞辱。女扮男装,带来却是赏识与重用。她体会到当男人的自由,最后到了罗马,因为治好教皇的疾病,踏入权力核心。没想到,教皇被毒身亡,她被选为教皇。她一上任,大肆改革,供水、减税、派医生至贫民窟、成立女子学院…,直到被发现性别。

从电影《圣袍天下:惊世女教皇》可以得知,信仰必须把圣经读入生命。约翰娜的父亲是基督教教士,充塞世俗的错谬邪恶。把妻子当奴隶,拳脚相向,完全违背圣经的教导:「你们作丈夫的,要爱你们的妻子,正如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丈夫也当照样爱妻子,如同爱自己的身子;爱妻子便是爱自己了。」(弗5:26, 28)如果那个下雨的夜晚,约翰娜的父亲没有殴打妻子,哥哥就不会带着弟弟妹妹躲去外面,因淋雨生病而亡。他却把自己的罪,算到女儿读书头上。

至于,女人是否可以读书?《提摩太后书》保罗写,「想到你(提摩太)心里无伪之信仰,这信仰是先在你外祖母罗以和你母亲友妮基心里的,我深信也在你的心里。」「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1:5, 3:15)提摩太的父亲是不信上帝的希腊人,提摩太从小圣经是谁教授的?信仰是谁奠定基础的?自然是外祖母和母亲—两位女性的功劳。

犹太人十分重视圣经阅读,幼童不分男女,都要熟读妥拉(摩西五经)。早期教会使徒时代也传承这种精神。但到了中世纪,如《圣袍天下:惊世女教皇》所演,多数人都没有读圣经,大量的文化习俗、异教信仰错误观念参入。当年,身为平信徒、正攻读法学博士的马丁路德,虽然是知识份子,也只有上教堂听讲道。有次他险些被闪电击中,他不对上帝或耶稣呼救,而是对矿工的主保圣人呼喊:「圣安娜,不要让我死,我愿意成为一个修士。」后来,马丁路德进了修道院,每日有大量的时间灵修,但依然没有机会好好阅读圣经。直到在神学院授课,在备课、教学过程中,他必须直接、全面性深入阅读圣经,才被「义人必因信得生」的真理所震撼。

马丁路德「只有祷告、听道,没有阅读圣经」,正反映出多数基督徒的状况。不读圣经,不会知道所信为何。不读圣经,很容易用原本的世俗文化框架来理解诠释基督信仰。让灵修祷告建立在圣经上,用心灵和诚实把圣经读入生命,不重蹈中世纪的错误,不当「圣经文盲」!

信望爱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