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亮教授

1881年,有个病人问他的医生:「先生,我还有救吗?」

医生满怀信心的对他说:「现在不行,未来一定可以。」

这医生名叫罗斯(Ronald Ross, 1857-1932)。

在人类的历史上,最致命的传染病是「疟疾」。尤其在热带、亚热带潮溼多雨的地区。在十九世纪,单在亚洲,每年超过一百万人死亡死于疟疾。

当时「疟疾」,被称为愤怒神祇给人的咒诅,亚洲许多的神祇,是提供人免得疟疾的「瘟神」。瘟神得崇拜,疟疾并没有减轻。亚洲人的寿命,平均低于45岁,与疟疾有关,大人、小孩、婴孩都不得幸免。

罗斯写道:「我相信任何疾病,背后都有医治的法则。即使造成疟疾的原因可能很多,外界也有许多的传言,甚至有人宣称,这是上帝对多偶像崇拜的惩罚,我依然相信上帝有医治的恩典。」

罗斯出生于北印度的阿尔莫拉(Almora),父亲是英国驻阿尔莫拉要塞的指挥官。他在英国受教育,圣巴多罗买医学院(St.Bartholomew’s Hospital)毕业后。

1881年,回印度当军医。不久,他发现传染病的严重性,不单是死亡人数,与致病人口的百分率,而是对整个国家、社会、经济、文化,都有负面的影响。

传染病,使百姓更排斥外来的移民,国家排外的民族主义高涨,成为政治的动乱。相同的族群愈集中居住,贫富不均成阶级化,造成贫民区的公共卫生更差,死亡率更高。工作人口的下降,导致经济生产力不足。

社会上的负面言语、负面情绪、负面表达、负面报导愈来愈多。他写道:「身体不是传染病影响的边界,而是到人心。」

传染病的防治是从人心开始,罗斯写下他的祷告:「我若在黑暗中,即使有钥匙,也对不上钥匙孔。求主怜恤,给我光,看清问题。

1898年,罗斯才发现「疟疾」,他首先证明传染病是有媒介,由疟蚊叮人,使单细胞的疟疾原虫进入人的体内,是人感染疟疾的原因。

他提出防治疟疾,需要工程的技术,将低漥地的水排走。他写道:「印度的公路,桥梁的墩柱,灌溉渠道的布设,经常阻碍天然排水,造成积水,滋生疟蚊,造成多人得到疟疾。所有的工程重改,顺着天然的排水方向。」

1902年,罗斯获得第一届诺贝尔医学奖。他将奖金在印度孟买成立「瘟疫研究实验室」(Plague Research Laboratory),是亚洲第一个病毒防疫的中心,后来帮助亚洲许多国家。

现在疟疾在亚洲的发生,已经少很多了,关键不是技术,不是医疗,而是有人在上帝的恩典里,看到光。

同学,冠状病毒的瘟疫,将改变未来的世界,但是不能改写人生命的意义,因为上帝掌权。瘟疫的关键,不在每天报导的确诊数,与死亡人数,而在人心,有没有上帝的光,否则人即使有钥匙,也对不上钥匙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