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小小教授

一个男人搭电梯到豪华饭店的一楼大厅,拖着血、缓步走到沙发坐下。女服务员上前来关心:「先生,你还好吗?」那人面无表情漠然地说:「他死了,在总统套房。」之后一语不发。但德国柏林新闻界却炸了锅!因为死者是85岁的大企业家汉斯麦尔,他曾获得德国的十字勋章,更是受人敬重的慈善家。

嫌犯柯里尼是义大利人,却在德国西南方的斯图加特居住超过三十年,孑然一身,无子嗣,没甚么朋友。他为何要来到东北方的柏林来犯案?他与慈善家汉斯麦尔有何深仇大恨?为何射击头部一枪之后,汉斯麦尔已当场死亡,柯里尼还要补上两枪,打烂对方的脸,接着又用脚猛踹其脸至面目全非?甚至右鞋跟都因此被踹坏。然而,柯里尼只有沉默,对杀人动机三缄其口,案情陷入胶着。

刚通过律师资格考三个月的菜鸟律师莱恩,被选为本案的公设辩护人,这是他担任律师第一起可以进入庭审的重要案子,却赫然发现死者竟是他生命中极为重要长者。莱恩是土耳其人,两岁父亲就抛下他们母子,若非汉斯麦尔在莱恩幼年成长过程中不断施予恩手,他根本不可能有机会成为德国律师。

莱恩陷入情感纠葛,他无法为杀死自己恩人的凶手辩护,向法庭请辞辩护律师一职。可是本案的对手律师正巧是莱恩大学的刑法老师马汀格。他以过来人的身分开导莱恩,将来会有各式各样的问题,不可能场场都请辞逃避。马汀格下重话:「你若想当辩护律师,就要有辩护律师的样子!」

莱恩打起精神,全力以赴。然而,嫌犯柯里尼仍不发一语。直到凶器证物罕见瓦尔特P38(Walther P38)曝光,莱恩正巧看过。汉斯麦尔的孙子飞力浦曾在爷爷的书房,偷偷地秀给他看同样型号的手枪。莱恩沿着这把枪追查,竟然揭开一个动摇德国国本的秘密真相!查出1968年德国法律界的羞耻—雷尔德法案!这个法案使得很多纳粹军人脱罪。而莱恩的恩人汉斯麦尔,在1943-1945战争期间,曾在义大利屠杀平民,因着此法而没被制裁。

《罪人的控诉》这部电影并非凭空杜撰剧情。事实上,2013年有项针对义大利坎帕尼亚(Campania)处决事件的研究,发现纳粹在义大利屠杀高达2.2万人。被处决的包括大批屠杀的犹太人、战俘和其他平民,其中义大利平民占死亡的多数,他们通常是纳粹军队报复游击队抵抗袭击的目标。电影以此真实故事架构情节,片中的柯里尼的父亲是汉斯麦尔担任纳粹军官时,被处死的平民。当时汉斯麦尔要抑制游击队的攻击,便下达以恶报恶的命令:「死一个纳粹军人,就杀十个反纳粹游击队军人。」捉不到反纳粹游击队军人,就捉平民来凑数。

战争令这个世界成为地狱,让人显现里面最大的黑暗,活着像个厉鬼。汉斯麦尔在战争时期,活脱脱是个恶魔;然而在非战争时期,任谁都会称赞他是天使。莱恩回忆他们第一次相遇,幼年的莱恩与母亲在湖边玩。汉斯麦尔的孙子飞力浦看到便骂:「这是我们的湖,恶心的土耳其人!」但汉斯麦尔立刻向他们道歉,真诚地表示:「我不知道我的孙子从哪里学来这样失礼的话,真的很抱歉。」并脱帽向他们出示自己的名字,「我是汉斯麦尔」。飞力浦也跟着爷爷,向莱恩致歉。两人从此就成为好友。汉斯麦尔也让莱恩去他们的豪宅与孙子孙女一起学习,并不时鼓励莱恩。若汉斯麦尔是个恶人,在那种场合,他大可以不要出具真名,直接把这对母子赶走便是。

非战争时间的汉斯麦尔,成为企业家,也尽力用自己的资源帮助人。甚至在死亡威胁来临,他看到柯里尼来到旅馆房间,拿着那柄纳粹军官用的瓦尔特P38手枪指着他,就明白对方是为了自己战争期间犯下的恶来寻仇。他当下的反应是跪下,双手相握成祷告的姿势,闭上眼睛接受惩罚。他没有任何抵抗,也因此,法医验尸遗体没有任何防御伤。而这就是在非战争期间的善人汉斯麦尔。但战争期间的汉斯麦尔却是最卑鄙、最无情、最残忍的魔鬼。同一个人,差异竟如此之大!

而柯里尼苦心积虑三十多年,终于杀了汉斯麦尔,踹烂他的头,有大仇得报的开心吗?并没有!他就是身心俱疲,一脸怅然。在法庭上,辩护律师莱恩已让法律公正地站在柯里尼那边时,他终于释然了吗?并没有!他当天晚上选择自尽。父亲之死,深深地烙印在心中。他没有结婚生子过著一般人的生活,他整个人生都活在报仇中。

世界各国各民族都有战争带来无法修复的深深伤口,台湾也不例外。没有任何法律或执法可以抚平受害者的心灵。这里绝对不是说不要透过法律追究、给予公道以及赔偿,而是指出情况仍有遗憾,像受害者柯里尼,他即使得到公义伸张或是钜额赔偿,他还是宁可父亲仍活着,从来没有发生过这件悲剧。

人类是按著上帝的形象所造,「神就照着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着祂的形像造男造女。」(创世记1:27)原本应该自由地活出上帝的美善。可是因着亚当的悖逆,罪入了世界。战争就是人类历史上不断出现最严重的集体罪恶。而没有遭遇战争的你我,不须惊讶、嘲笑、责怪、批评别人(如汉斯麦尔)在战争死亡下的反应与作为,因为你我在战争死亡的压力下,会干出比那些人更可鄙的事。耶稣道成肉身来到世间,为罪人钉死在十字架,就是要解决罪恶的问题。耶稣复活,则是让我们这些被救赎的人,可以在罪恶的世间,活出复活的生命。也就是信的人因圣灵内住,得以有能力面对各形各样的压力,即使是最大的死亡,都有机会靠主胜过,不以恶报恶。

片尾,莱恩的童年玩伴—汉斯麦尔的孙女在庭外等莱恩。早就知道实情的她,在维护企业利益与家族美名的压力下,第一时间找上莱恩叙旧,并使用美人计,不怀好意,设下圈套。但,真相已经在法庭上被一一揭露,她不用继续背负名利的压力,良心出现,她问莱恩:「我也是跟他们一样吗?」莱恩安慰著:「妳,就是妳自己。」然而这句话更是莫大的讽刺,因为实况是没有人能靠自己做自己,她正是看到自己竟然是如此的丑恶,才会想与莱恩聊聊。莱恩帮不了她,唯一能帮她的只有耶稣。

信主三十多年,我也遭遇过各形各样的压力。每次靠自己多会出现丑恶的一面,每次靠耶稣就能活出良善的一面,活出上帝当时创造—人该有的美好形象。被耶稣从罪恶权势救出的我,才有机会深深体会到先知所言:「这百姓是我(耶和华)为自己所造的,好述说我的美德。」(以赛亚书43:21)原来我竟可以活出真实的、显出上帝美好形象。在罪恶的世界,因为有耶稣,你我不用丑恶地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