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钟

弟兄姐妹,平安!

我是郝钟弟兄,很高兴在这里与各位弟兄姐妹和慕道朋友们分享神在我生命中的带领和祂在我家里的奇妙作为。

我们在2011年移民来到加拿大。在这之前,我和大多数国人一样,是一名无神论者,家族里没有一个基督徒,身边也没有遇到过一个基督徒朋友,当然更不要说去教堂了。

初入教会享主爱

登陆初期,面对着一种崭新的环境和文化,我有诸多的不适应。个人的工作,孩子的上学、各样的挑战都摆在面前。感恩的是,我们落地后居住的第一个家,旁边的邻居是位基督徒姐妹。有一天她来到我家探访,询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并主动开车带我们去超市购物,去学校、教育局办理女儿的入学手续等等,让我们很感动。当她第三次来我家时,邀请我们一起去教会;当时我略带敷衍又不失礼地表示感谢,没想到第二天她真的开车来接我们。出于礼貌我只能上车跟她去了。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走进教会。尽管当时心里很不情愿,但回头看来这实在是神的恩典,祂派天使到我们身边,把福音带给我们。

第一次来到教会,我带着某种警惕的心理。因为不想让任何人来影响我,给我洗脑,所以找了会场里最靠边的位子坐下来;但同时又有一种好奇,也想看看教会里到底讲些什么。奇妙的是,在讲道开始的前30分钟,我被大家颂唱的赞美诗感动了。虽然一直提醒自己,你不能这样,第一次来教会就沦陷啊,但奇妙的是有一股暖流流进我的心里,心里的压力好像瞬间得到释放,不自觉地我就跟着一起唱了起来。随后牧师的讲道,虽然现在已经忘记了他讲的具体内容,但当时给我特别深刻的印像是,《圣经》中那些话语特别朴素和真实…..。

从教会回家后,我心里感到特别温暖,好像有一种平安,是语言不能表达的。两个月后,我们搬家到白石镇,在那里我参加了另一家教会。从那时起我开始每周按时参加敬拜,同时还参加了小组查经。在这个过程中,我好像找到了一个归宿,对这位创造天地万物也创造我们生命的神,心里充满了感恩和渴慕。到了2012年5月我终于受洗归主。

信主后,虽然我生命的改变不是特别明显,但每当参加主日敬拜、小组查经的时候我就特别开心,因为我在弟兄姐妹中间感受到一种来自上帝的爱。

祈求就给你们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家发生了一件事。就是移民前我们一直想要一个儿子,但因为孩子妈曾经多次流产过,医生说,你们都40多岁了,不太可能再有孩子了。在一次读经中,一句经文吸引了我,就是〈马太福音〉7章7节: “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当时我就想,如果上帝是全能的,那我就求主赐我一个儿子吧。我把这个祈求也分享给教会的牧者和弟兄姐妹,他们都为我们代祷。

过了一段时间,有一天孩子妈告诉我,她在一位姐妹家做完祷告后,在开车回家的路上神对她说话了,说要给我们一个儿子。我当时听了就开玩笑地对她说:“神还能跟人说话呀?可能是你没有休息好,有了幻觉。”奇妙的是,就在两个星期之后,她因事返回北京后身体出现了反应,去医院做了检查,发现果然是怀上了。因为太突然,当时我听了还有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加上那时我们的身体状态都不好,国内也还有一些业务,她需要经常飞来飞去,很辛苦,所以我劝她说:“即使怀上了,这次就不要了,要是再流产今后就真的没希望了。还是等回到温哥华,身体调养半年后再怀吧。”

但孩子妈仍然坚持要这个孩子,而且这次妊娠反应非常剧烈。三个月后,当我去机场接她的时候,看到已经突出的腹部,那一刻我才从半信半疑中清醒过来,心想:“这位神,也许真的是超出人想像和理性的超自然的神。”从那之后,每一天我都向神祷告,祈求神保守这个来之不易的生命。我们期待着孩子的出生,并提前给他起名叫“天赐”,因为我们相信这个孩子是上帝的赐予!

在开始的一段时间里,孕妇体检一切都显示正常;第一次去医院做超声波的时候,医生还对我们说,这个孩子在妈妈肚子里很活跃,非常健康。一个星期后,牧师安排我去多伦多参加一个圣经培训课程。当时觉得牧师怎么能这个时候让我离开温哥华?但回家跟孩子妈商量后,她竟然很支持我去,说她现在一切都很正常,何况你培训也就一个月时间。于是我就去了。

天赐多难神保守

没想到就在我到达多伦多的第五天,突然接到医院的电活,说可能保不住我们这个孩子了,孕妇有很严重的流产迹象,正在医院做紧急保胎处理。当时我的心一下子仿佛从天上掉到了地上,怎么又会是这样?接到电话后,我马上更改了机票,要回温哥华。可是教会的牧师劝我不要回来,说我回去也帮不上忙,你就继续留下了专心学习,敬拜神,家里那边教会会派人去陪伴。就这样,经过了一番挣扎,我没有马上回温哥华,而是继续留在多伦多。

又过了一个星期,也就是到怀孕21周的时候,更加糟糕的消息传来,孕妇的宫口开了五指,羊水连续破了六天都流尽了。医生建议把胎儿打下来,因为不但羊水已尽,胎儿还经常听不到胎动,留在里边怕发生感染。可每次医生提出打掉的时候,婴儿在里边又开始动了。这种现象反反复复出现很多次,医生都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甚至好几次以为胎儿会自己从宫口掉下来,因为已经开了五指,而胎儿也就巴掌大,若自己掉下来也是很正常。那时我们提出是否可以剖腹产,但医生不同意。

那段时间特别感谢教会的牧师和弟兄姐妹,天天来看望和陪护;有的昼夜轮流看护,有的放下自己的孩子来医院探望,让我们真切地体会到什么是肢体的爱和神的爱,心里倍感温暖。到了怀孕22周的前4、5天的时候,医生改变了主意,同意做剖腹产。后来我才知道,当时在北美最早出生记录是23周零3天,不到这个时间不可给孩子接生,否则会牵扯到法律责任。

此时在多伦多的我,随着胎儿状况的起起伏伏,已经改签了二次回温哥华的机票。奇妙的是,每次祷告神给我的感动都是要我继续留在那里,完成课程。有一天,当我做完祷告打开圣经,〈诗篇〉23篇的经文就出现在眼前:“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祢与我同在;祢的杖,祢的竿,都安慰我……。” 当时我流着泪读完这篇诗篇后,跟神说:“神啊,祢是我的牧者,我的神,我唯一的盼望和拯救!我把一切的忧虑和重担都交托给祢。”祷告完,有一种出人意外的平安涌上心来,我真切地感到神与我同在!

因为早产婴儿出生需要有恒温箱,而白石镇的社区医院却没有这样的设备。因此医院把这个特殊的病例上报了BC省卫生厅,在全省寻找有恒温箱的医院,但一时都没有发现有空闲的。后来经过卫生厅持续的努力,终于在温哥华岛的维多利亚省府医院有恒温箱可用。到转院那天我还在计算著从白石坐渡轮要四个小时左右时间才能到达维多利亚医院,可是仅仅一个小时后我接到电话,说人已经到了;原来政府安排了一架专用直升飞机,把她送到了目的地。听到这个消息,我跪下来祷告,感谢神如此恩待我们,恩待这个孩子,并对神说,如果这孩子是你定意要赐给我们的,就求你一定要保守这个孩子到底!

在维多利亚医院安排剖腹产手术的前一天,又传来坏消息,医生告诉我们,胎儿已经没有胎动了,即使生下来,也可能是死胎,要我们有心理准备。此时,我无力的跪在地上,充满了绝望!因为我觉得我们将再一次失去这个孩子。

死而复生的异象

那天晚课上,我就向牧者及同学们分享了儿子的事情,请大家为天赐祷告,求神拯救。祷告时我看到一个很大的异象:“耶稣在天上手捧著一个一动不动的婴孩儿,向他吹气,他就活了。”当时我就知道那个孩子就是天赐。当我安静下来后就给孩子妈打电话,说我有特别的感动,让她把电话的话筒打开,贴在肚子上,我要为儿子祷告。几个小时后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我接到她的电话,那时已经是午夜十二点了。她说:“有一个神蹟!在你祷告的前一天起,儿子已经没有胎动了,可当你祷告完,突然就有了胎动!”我听了马上跪在地上,对神说:“神啊,我是什么人,有什么能力,既不是牧师,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恩赐,跨越五千公里,借着电波,祢却应允了我的祷告!”这件事情,给了我极大的信心!接下来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坚持不懈的向神祷告祈求。

2013年7月22号下午是天赐即将出生的日子,那天正是孕期的23周。医生说,如果他能活着出生,就是北美最早的出生记录。在剖腹手术前,因为胎儿太小要给他做定位,所以又照了一次超声波。在做的时候,那个医师兴奋地说:“Amazing,Amazing!”(太奇妙了!)。原来造成宫口开了五指而这个只有巴掌大的胎儿没有掉下来的原因,是因为子宫里长了一个4.7公分的肌瘤;从超声波看,正是因为胎儿抱住了那个肌瘤,才没被羊水冲出来。更为奇异的是,肌瘤还不只一个,而是有六七个,而按照医学理论来讲,有这么多子宫肌瘤的妇女能怀孕的可能几乎是零!可所有在人看来这些不可能的事情就这样奇妙地发生了!

紧接着胎儿开始在母亲肚子里动得很厉害,顺产的迹象十分明显,于是医生当即改变了原来的剖腹产计划。 19分钟后,一个才孕周23周,体重只有450克(相当于0.992磅;市斤九两),身长仅29公分,有生命体征的男婴出生了!这是有记录以来,世界上最早的顺产婴儿。后来我听医生讲,有生下来三四斤的,就已经是很轻了,像天赐这么早这么轻的真是奇蹟。我再一次跪在地上,流着泪向神献上感恩!

当孩子出生后,医生打给我电话表示祝贺,并说孩子出生是个奇蹟,就是太小了。当时我没有什么感觉,只是想活着就好。没想到才过了20分钟,医院又给我打来电话,说非常抱歉,孩子很快就不行了,你最好找附近华人教会的牧师来给他施洗;因为孩子不仅是体重轻的问题,他有几大重症,医生无法医治,只能靠仪器维持。具体说是:由于出生太早,婴儿脑骨是软的,出生过程中受到挤压,造成四度颅内出血;心脏没有闭合,只能靠人工博起;肺叶没有打开不能自主呼吸;没有肠胃功能,肠穿孔,导致腹腔里充满了被感染的墨绿色液体;肠梗阻和败血病,加起来总共有六大重疾。医生说我们真的无能为力,你就赶快叫牧师来吧。我听了马上恳请医生不要拔管子,因为天赐出生前神给我看到的异象给了我极大的力量和信心。

接下来的日子,我只能靠着读经祷告度过每一天。到了第八天,温哥华妇幼医院终于有了空床位,又用了直升飞机把母子两人接回了温哥华妇幼医院。当时有一幕令我非常的感动。当飞机抵达温哥华妇幼医院,飞行员走下飞机,按手在放有天赐的恒温箱上,为他祷告,后来知道他也是基督徒。

神赐圣名同庆贺

天赐出生的第二天,有一个老姐妹问我:“你儿子有没有英文名字”,我说还没有。过了一天,她又对我说,她觉得“Matthew”(马太)是神给你儿子的名字,它在旧约的意思是“Gift Of God” ,就是上帝的礼物。我马上告诉她,我儿子的中文名字就是叫“天赐”,同样是上帝的礼物的意思。她听了也非常的惊讶。过了二个小时后,我女儿又发短信给我,说查了​​《圣经》里的名字,是否给弟弟起名叫“Matthew”?我不由得默默地对主说,主啊,谢谢祢赐给我儿子的名字,祢真是太奇妙!

到BC妇幼医院后,天赐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他的心脏已经开始衰竭,时常因出现心脏停止需要抢救复苏。为此医院下了病危通知,说最多维持二天生命,如果不进行心脏手术,根本没有希望,可是像他这样只有450克体重婴儿又怎么做的了手术!我们听了还是继续恒切祷告,求主改变医生的决定。在祷告中,神给了我一句经文,〈诗篇〉37章5节:“当将你的事交托耶和华,并依靠祂,祂就必成全”。结果到了第二天,医生突然说同意做手术了。

感谢神!为天赐施行手术的是心脏科主任甘地医生。手术前,他再次找到我说,孩子的实际情况比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还糟糕。意思是,如果不做这个手术,孩子可能多活两天;如果做,很有可能死在手术台上。但神给了我极大的信心,我对甘地医生说:“我相信你!” 那时我把天赐马上要做心脏手术的消息发到很多教会,那一刻,有很多弟兄姐妹在不同的地方为天赐的手术迫切祷告。

手术终于结束了,甘地亲自出来告诉我说:“well done! (手术成功了!)”,并说这应该是世界最小婴儿的心脏闭合手术。感谢神!三天后,护士告诉我,做手术的甘地医生是儿科心脏领域世界第一把刀,很多美国人还专门送孩子到温哥华,请他做手术。神真是奇妙,祂安排各样的天使来成就祂的计划!面对不可知的危急处境,人只有恐惧战惊,甚至就连医生也觉得没有希望,但我们的神却使这不可能不但成为可能,而且成为事实!

奇妙医治儿复原

天赐出生第30天,我为儿子拍下了第一张照片。当时心脏手术虽然成功了,但肠梗阻的问题依然严重,随时还有可能导致死亡。奇妙的是,就在我拍完照片后的第二天早上,发现天赐的肚子竟然完全恢复了正常的颜色,医生们也不明白是什么原因。 3天后,X光的结果显示,肠子上的洞居然已经没有了,炎症的指数大幅下降,败血病也自然消失了;又过了十天,肠道功能完全恢复。医院说,这是医学史上体重最小的肠梗阻自愈病例,从此以后,医院再没有人来说劝我们放弃之类的话。过去他们还曾跟我说过很多关于儿子后遗症的问题,像大脑淤血造成痴呆,早产儿脚跟腱没有长好,只能用脚尖走路,吞咽肌没有长成,在喉咙上开个口安个拉锁,要用导管吃饭等等。但在他的肠道功能恢复之后,医院就再没有人跟我说这些负面的信息了。其中一位主治医生对我说:“你继续祷告吧!”。

感谢赞美神,神医治的大能每天都在天赐身上发生,他的情况一天天的好转;到出生五个月时,经过全面体检,颅内出血消失,肺部完全自主呼吸,各项指标正常,终于可以出院了。当我怀抱着天赐走出医院时,心里充满了对神无限的感恩。神不仅创造生命,祂也保守生命,医治生命,生命的主权在于祂,在祂没有难成的事。我感谢神,让我亲身经历,亲眼见证了这个神蹟。正如〈马可福音〉10章27节所说:“在人不能,在神却不然,因为神凡事都能!”

感谢神的恩典,到今年2020年7月22日,小天赐就已经七周岁了。在过去的七年里,我每天都以〈但以理书〉一章四节的经文为他祷告:“年少没有残疾,相貌俊美,通达各样学问,知识聪明具备”。感谢神一直的保守,让天赐的身心灵健康地成长。他现在已经长到1米2,马上就要上小学二年级了,各项活动能力都属正常。

亲爱的弟兄姐妹,愿主通过天赐的这个奇妙见证激励大家,无论我们所面临的,是患难还是困苦,是疾病还是绝望,只要我们紧紧抓住神,并将一切的忧虑重担交托给祂,祂必让我们经历奇异的恩典!

愿上帝祝福大家!

(下附的照片分别是作者儿子出生后不久所照及现在的照片;本文是作者2020年7月在温哥华未名团契聚会上所做的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