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亮教授

有一天,比尔教授请我与一些研究生,到他的家里吃饭。

饭后,教授要我们去客厅喝茶,他没有出来与大家聊天。我问师母:「老师在那里呢?」师母说:「他在厨房洗杯子、碗盘。」我仔细聼,听到他在厨房轻哼歌曲,又吹口哨。

一阵子,他才走到客厅,与学生聊天。他满面春风,一脸享受,师母也在一边微笑,真是幸福的老师。

「老师,为什么喜欢洗杯子、碗盘呢?」我问道。老师笑咪咪的望着师母,师母替他回答:「我们结婚的第一个晚上,客人散了之后。他到水槽边洗玻璃杯,洗了第一个,他拿上来在灯光下端视。我不禁称赞道:『我从来没有看过男生,这么会洗杯子。』,他一高兴,那一晚他将所有的杯子都洗了。以后,持续洗了三十多年。」老师在一边点头。

师母说这一段,是在说明老师的毅力,还是婚后男人的柔情呢?师母没有解释,我不好意思再问。

我学习到夫妻之间,需要彼此称赞,而非视一切为理所当然。夫妻一起做事,甚为美好;彼此配搭,才是婚后的爱情。我相信,这是赞美的大能,带来的喜乐与享受,持续年的效力。

同学,我在教会唱诗,有时候会举手赞美主,聚会后,我回家洗碗、擦桌、倒垃圾,也是举手的赞美,持续的赞美。赞美的聚会,尚未停。

主耶稣,我感谢祢的救赎,让我体会祢爱的带领。与给我一个妻子,谢谢有人陪我吃饭,过去我一个人吃饭,实在太没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