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亮教授

「你们在何烈山又惹耶和华发怒;他恼怒你们,要灭绝你们。我上了山,要领受两块石版,就是耶和华与你们立约的版。那时我在山上住了四十昼夜,没有吃饭,也没有喝水。」(申命记9:8-9)

「我又像从前在山上住了四十昼夜。那次耶和华也应允我,不忍将你灭绝。」(申命记10:10)

瘟疫时,常听到「医学检定(医检)」与「隔离」。这两个是防疫的关键词,皆用一个单字quarantine。这字是义大利文,意思是「四十天」。

1374年,黑死病在义大利流行,义大利米兰王国的国王贝尔纳博(Bernabò Visconti, 1323-1385),面对国内惨重的灾情,不知如何应付。而他的军队,又将自海外归来。他曾经当过军人,深知军队作战,已经很辛苦了,归国又要面对更大的敌人—黑死病。

他在1374年1月17日,下令归国的军队不准登陆。战船全部停泊在威尼斯海外,一座无人岛边。他前往,与军队在一起登岸,祷告四十天,求上帝怜恤国家。这命令后来称为「贝尔纳博诏书」(Bernabò Order)。他用圣经申命记,摩西在山上祷告四十昼夜,以免上帝灭绝背逆的以色列人。

以后,quarantine代表分别出来,祷告四十昼夜的意义,逐渐变成隔离出去,减少少数人,传染给多数人的风险。

甚至一度演变成,将海外归来的人,集体关在一个不与社会接触的地方,类似「死亡集中营」,让其集体消灭。

在17-18世纪,quarantine才又改成,具有保护隔离者的医疗行为。19世纪,南丁格尔将quarantine纳入医疗,改为「防疫系统」。1851年,她在英国成立「防疫委员会」(quarantine committee)。1861年,改名为「公共卫生委员会」(Public Health Committee),这是普世第一个「卫生署」,后为世界各国所仿效。

南丁格尔提出:「防疫前线的护理,是『机警』的护理人员;防疫前线的医生,是『负责』的医生。」当机警与负责的医护合作,才能组成防疫的第一道阵线。

她提出最好的隔离,是像「方舟」,在大水之上。她在大西洋上,建造「医院船」(Hospital ship),该病人白天在甲板上活动,有好的通风,日晒,给与新鲜的青菜与水果,晚上才回去休息。

她对防疫委员会,提出两大原则:第一、国人的生命安全,高于国家经济,更高于海外贸易。不要为了经济利益,牺牲百姓的性命。第二、公布事实,不以夸张,喧染疫情;不受压力,为任何特效药广告;不屈服政治压力,美化数据。

她讲出一句名言:「担任报告疫情的人要知道,你的敌人,可能是你最好的朋友。你的朋友,可能是你最坏的敌人。」
瘟疫里,有人会以特效药,谋取暴利,她提出:「瘟疫时不得有任何医生、科学家、研究单位为药品背书,除了非经过『医学协会』充份检定,才能上市。」

「疫情报告时,要口气平和,表现冷静,只为生病人数,染病地方,不涉其他的报导。」

瘟疫,不只是可怕的传染病,也是人性的试探。众人的苦难,也可能成为少数人谋利、出名、得权势的机会。

瘟疫的日子,绝对不是出国旅行,吃喝玩乐,是该受节制的日子,否则瘟疫不过去,更多人会失业,更多公司会垮掉,更多店会关门。当粮食不够,物质不足时,更多人会抢,会自杀,会引精神问题,会起暴动等。

同学,瘟疫的意义,不是夸张,而是人需要更多的儆醒、节制、安静、祷告、阅读、与有需要的人分享,以免他们缺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