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亮教授

学生问道:「瘟疫是不是来自魔鬼?如果是,为什么现在不用赶鬼的能力,奉主耶稣基督的名祷告,叫瘟疫立刻离开?」

上帝用神蹟大能来做事,也用医学的法则来做事。神蹟里,有医学的法则:医学的法则,是神蹟。这是两种不同的语言,不互相冲突,相得益彰,皆来自上帝。不要只读一种语言,就反对另一种。我们要学习两种,都会读。

医治里的科学知识,是上帝的旨意;医治的功效,有上帝的能力;医治后的复原,有上帝的恩典。所以什么是医学?什么是公共卫生学?是顺着上帝的旨意来帮助人的学问。每个得医治的人,都是神蹟。

上帝愿意人得医治,与得洁净。上帝是把医治与洁净连在一起,是有美意。洁净不只是外面的洁净,更是心里的洁净。许多疾病的来源,是人的不洁净,生活上的不洁净、饮食上不洁净、环境上不洁净、性关系上不洁净等。

更大的不洁净,是来自心里的罪,而且坚持,不肯悔改。如果人心未得主耶稣的宝血洗净,人会误用外面得洁净的规条,成为自己的骄傲;以美好的知识,当成看不起别人的依据。

我喜欢〈利未记〉十三章,细细的读这章,是很大的享受。这一章是防疫医学的基础,历史上许多的医生与公共卫生学家,都在这一章里,得到启发。

上帝以「大痳疯」作例子,要人学习判断疾病的医治原则:

第一原则,上帝要我们精确的区分,不要把一堆问题,都放入一个疾病的框框里。长疮、长疖、头疥、白癣、秃头,或被火烫伤(火毒)等,不要归入大痳疯。

真高兴有上帝这样的启示,否则许多「秃头男」或「癞痢头」,会被误认为大痳疯。

第二原则,上帝要我们知道,疾病有外表的症状,可作准确的判断。例如皮肤的颜色会改变,如果变白色,疾病只在表面;变红色,疾病已经到深处,病况较为严重。毛的颜色也会改变,健康的毛是暗黑色,若变成白色,是有疾病;胡须若变成黄色,也是有疾病。

第三原则,上帝要我们明白,诊断需要时间,发病的部位有没有扩散,若没有,是疾病止住。若有,疾病更严重了。可见在公元前1200年,上帝已经启示人,医治与诊断的法则,这是神蹟。

第四原则,上帝要我们注意,身体得到医治,不是就跑掉了,或是去庆祝,或是去大吃大喝。因为,医治的程序还没有完。需要献祭赎罪,心里的罪,求主洁净。如果心思继续邪恶,即使病得医治,还会再来,未来还有的审判与刑罚。所以追求医病是一回事,追求罪得洁净是另一回事。

同学,我不论断瘟疫,是不是来自魔鬼?主耶稣的救赎恩典,才是重点。祂的恩典够我们用,遇到任何事,我们仰望祂拯救。

为什么不奉主耶稣基督的名祷告,叫瘟疫立刻离开?瘟疫的前来,背后有许多的缘由:人与罪的联结,人对上帝的持续背逆等。瘟疫立刻离开,罪没离开,人还是没有得到真正的拯救。

我祷告瘟疫离开,是因上帝有丰富的慈爱与怜恤,祂知道最好的判断。同学,在医学的知识,与神蹟之上,还有祂永恒的智慧与大能,是我对镜观看,不明白的。

瘟疫一定会过去,但愿更多人蒙恩、得洁净。

附:利未记13:3-44

「祭司要察看肉皮上的灾病,若灾病处的毛已经变白,灾病的现象深于肉上的皮,这便是大痲疯的灾病。祭司要察看他,定他为不洁净。若火斑在他肉皮上是白的,现象不深于皮,其上的毛也没有变白,祭司就要将有灾病的人关锁七天。第七天,祭司要察看他,若看灾病止住了,没有在皮上发散,祭司还要将他关锁七天。第七天,祭司要再察看他,若灾病发暗,而且没有在皮上发散,祭司要定他为洁净,原来是癣;那人就要洗衣服,得为洁净。但他为得洁净,将身体给祭司察看以后,癣若在皮上发散开了,他要再将身体给祭司察看。祭司要察看,癣若在皮上发散,就要定他为不洁净,是大痲疯。

人有了大痲疯的灾病,就要将他带到祭司面前。祭司要察看,皮上若长了白疖,使毛变白,在长白疖之处有了红瘀肉,这是肉皮上的旧大痲疯,祭司要定他为不洁净,不用将他关锁,因为他是不洁净了。大痲疯若在皮上四外发散,长满了患灾病人的皮,据祭司察看,从头到脚无处不有,祭司就要察看,全身的肉若长满了大痲疯,就要定那患灾病的为洁净;全身都变为白,他乃洁净了。但红肉几时显在他的身上就几时不洁净。祭司一看那红肉就定他为不洁净。红肉本是不洁净,是大痲疯。红肉若复原,又变白了,他就要来见祭司。祭司要察看,灾病处若变白了,祭司就要定那患灾病的为洁净,他乃洁净了。

人若在皮肉上长疮,却治好了,在长疮之处又起了白疖,或是白中带红的火斑,就要给祭司察看。祭司要察看,若现象洼于皮,其上的毛也变白了,就要定他为不洁净,是大痲疯的灾病发在疮中。祭司若察看,其上没有白毛,也没有洼于皮,乃是发暗,就要将他关锁七天。若在皮上发散开了,祭司就要定他为不洁净,是灾病。火斑若在原处止住,没有发散,便是疮的痕迹,祭司就要定他为洁净。人的皮肉上若起了火毒,火毒的瘀肉成了火斑,或是白中带红的,或是全白的,祭司就要察看,火斑中的毛若变白了,现象又深于皮,是大痲疯在火毒中发出,就要定他为不洁净,是大痲疯的灾病。

但是祭司察看,在火斑中若没有白毛,也没有洼于皮,乃是发暗,就要将他关锁七天。到第七天,祭司要察看他,火斑若在皮上发散开了,就要定他为不洁净,是大痲疯的灾病。火斑若在原处止住,没有在皮上发散,乃是发暗,是起的火毒,祭司要定他为洁净,不过是火毒的痕迹。无论男女,若在头上有灾病,或是男人胡须上有灾病,祭司就要察看;这灾病现象若深于皮,其间有细黄毛,就要定他为不洁净,这是头疥,是头上或是胡须上的大痲疯。祭司若察看头疥的灾病,现象不深于皮,其间也没有黑毛,就要将长头疥灾病的关锁七天。第七天,祭司要察看灾病,若头疥没有发散,其间也没有黄毛,头疥的现象不深于皮,那人就要剃去须发,但他不可剃头疥之处。祭司要将那长头疥的,再关锁七天。第七天,祭司要察看头疥,头疥若没有在皮上发散,现象也不深于皮,就要定他为洁净,他要洗衣服,便成为洁净。

但他得洁净以后,头疥若在皮上发散开了,祭司就要察看他。头疥若在皮上发散,就不必找那黄毛,他是不洁净了。祭司若看头疥已经止住,其间也长了黑毛,头疥已然痊愈,那人是洁净了,就要定他为洁净。无论男女,皮肉上若起了火斑,就是白火斑,祭司就要察看,他们肉皮上的火斑若白中带黑,这是皮上发出的白癣,那人是洁净了。人头上的发若掉了,他不过是头秃,还是洁净。他顶前若掉了头发,他不过是顶门秃,还是洁净。头秃处或是顶门秃处若有白中带红的灾病,这就是大痲疯发在他头秃处或是顶门秃处,祭司就要察看,他起的那灾病若在头秃处或是顶门秃处有白中带红的,像肉皮上大痲疯的现象,那人就是长大痲疯,不洁净的,祭司总要定他为不洁净,他的灾病是在头上。」(利未记13: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