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数记 2章 34节   以色列人就这样行,各人照他们的家室、宗族归于本纛,安营起行,都是照耶和华所吩咐摩西的。

在《创世记》 里告诉我们「在起初」发生的重大事件,其中「架构出、规范」了人类历史发展的总体方向和路线,包括:耶和华神的创造、人类的犯罪,人离开神、土地受咒诅、人类文明的「自行发展」、耶和华神的毁灭与「历史的终结」。接着,就是「救赎」历史的开展,由亚伯拉罕肩负「修复」世界的任务,再由耶和华神「确立」出一条神圣产业「血脉传承」的系谱,也就是亚伯拉罕–以撒–雅各这条「主线」,以「确保」修复世界、回到起初的总工程可以被「延续」下去,不致中断。

在《出埃及记》里,再次强力证明了《创世记》的信息:耶和华神是创造天地宇宙万物的主宰,祂定意要执行「修复」世界的国度计画。所以,以色列百姓被领出埃及后,很快地来到西奈山与耶和华神「相认」,拿到一张新的「国民身分证」,要成为『祭司的国度,圣洁的子民,在万民中做专属耶和华的子民』;另外还领取一份「永恒的婚约」,就是神的圣法:十诫及一切的典章、律例、法度,统称为「妥拉」。

这是人类历史上,耶和华神 (首度) 将祂的「整套圣法」系统性地授予一个特定的人类社群。因此《出埃及记》的结尾,也是《出埃及记》的巅峰和「完成」,就提到了会幕的竖立和完工,让神的荣耀 (在人类犯罪以后),首次得以在一个人类团体里面「居住和同在」,这代表耶和华神初步「恢复」了祂与人类「在起初」的同住状态。

《利未记》的希伯来文书卷名为 (ויקרא),意思为「祂呼叫」He called。在《出埃及记》的结尾提到「会幕」的完工,接下来《利未记》顺理成章地就是耶和华神「祂呼叫」以色列百姓来到会幕、神的面前「来亲近」祂、来侍奉祂。但前提是人必须「手洁心清」,所以需要透过一群从百姓中「被特选出来」的祭司们,来操办「献祭-赎罪」的事宜,以「维持」以色列全体的「圣洁」,好让先祖们所承接「修复世界」的任务,得以「保持高档」并薪火相传。

因此《利未记》的一个关键钥句就是『所以你们要成为圣洁,因为我是圣洁的。』整本《利未记》讲述了「人类生活」各方面的圣洁,这体现在饮食、婚姻、社会、自然、甚至是「时间」。《利未记》23章是妥拉第一次有系统地讲述了「耶和华神的节期」,是一份圣洁生活的「时间作息表」,这些「约定好的时间」(מועדים)乃是要告诉世人,务必要这些时间「分别出来」好「亲近」祂,因为神在呼唤祂的子民。

接下来,《民数记》的希伯来文书卷名为(במדבר),意思为「在旷野」,其内容讲述的是以色列百姓「在旷野」历时 38 年漂流迁徙、「信心拉扯」的经历。从《出埃及记》的十灾、分开红海、云柱火柱、天降吗哪..等等的神蹟奇事,以至于西乃山的颁布十诫,以色列百姓都「亲眼见证」了耶和华神的信实、慈爱和看顾、保护。在《利未记》,因着「会幕」的竖立及运作,以色列百姓除了学习「成圣」,也「确实知道」神荣耀的「临在和同住」,时刻经历耶和华神的「坚强护卫」。因此,进入《民数记》开篇就提到「在旷野」做人口普查、「征兵和营队布署」的事宜,好为将来「得地为业」的战斗做准备。(节录自钟盐光老师的<妥拉精义概述>)

〈民数记〉(Numbers)这个名字采自《通俗拉丁文本圣经》中纽米利(Numeri)一词,而这个字词则从希腊文《七十士译本》的阿利夫摩依(A•rith•moi′)演变而来。所以这卷书的拉丁名是Numeri,希腊名是Arithmoi“在荒漠”,希伯来语Bemidbar「在旷野」。《出埃及记》19:1记载:「以色列人出埃及地以后,满了三个月的那一天,就来到西奈的旷野。」而在《民数记》的1章1节已经是「第二年二月初一日」,他们在西乃山下已经住了整整十个月了。在这段时间里,神没有急急忙忙地把他们带到迦南地,而是要他们停下来,学习神的律法,做好会幕,建立与神的关系。然后神才叫摩西数点廿岁以上可以打仗的会众,开始建立以色列的国家(军)队。

摩西把十二支派分成四组,这四组支派的排列和他们的母系有很大关系。第一组安营在会幕东面,是犹大(利亚所生)、以萨迦(利亚所生)、西布伦(利亚所生)三个支派;犹大是领队。第二组安营在会幕南面,是流便(利亚所生)、西缅(利亚所生)、迦得(利亚婢女所生)三个支派;流便是领队。第三组安营在会幕西面,是以法莲(拉结之孙)、玛拿西(拉结之孙)、便雅悯(拉结所生)三个支派;以法莲是领队。第四组安营在会幕北面,是但(拉结婢女所生)、亚设(利亚婢女所生),拿弗他利(拉结婢女所生)三个支派;但,是领队。

各支派都有徽记,鲁本那组的旗纛是人,犹大的旗纛是狮子,鲁本的旗纛是水,以法莲的旗纛是牛,但的旗纛是鹰,以萨迦是驴,便雅悯是狼,拿弗他利是鹿;希布仑是船,迦得和西缅是不一样的城堡,亚设是粮食,约瑟是结果子的树枝,都是按著雅各给十二个儿子的祝福而设立的记号。

所有帐篷都围着会幕,所有帐篷的出口都要对着会幕,以便可以立即看见云柱和火柱的动向。无论搭拆帐篷或出去争战,都必须在自己的纛下,就有紧密的契合,有相互的照应。

这四组国家队起行的次序为:犹大领头的一组先行,其次是鲁本为首那组,利未人和会幕第三,以法莲为首的一组第四;以但为首的一组走在最末。以色列民人数虽众,经此组织,秩序井然。因为耶和华神本是有计划,有秩序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