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子

 

在华人过新年时,除了除夕要打扫干净,除旧迎新之外,新年那天也有很多禁忌。最常见的便是要说吉利话,不可说不吉利的话,讨个好彩头。这好彩头,其实就是祝福。可见我们也相信别人口里说出来的话,对自己一整年的生活都会有影响。那么,我们说出来的话,对别人是否也会有影响呢?

有一个日本博士江本胜对水有特别的研究,他写了一本《水知道答案》,其核心理论是水能够根据外界的信息,辨别美丑善恶。从1994年起,他开始拍摄水结晶的照片,将从世界各地采来的水标本放入冰箱,在冰即将融化成水的临界点,用高速摄影技术留下了一张张水结晶的奇异图片。

他的实验研究中发现,城市中的自来水在消毒的过程中,因为使用氯将天然水的美丽结构破坏无遗,因此几乎完全拍不到美丽的结晶。但是只要是天然水,不管来自何处,只要是大自然中未受污染的水,都会呈现美丽的结晶。长话短说,为何要做对水的研究呢?因为他认为人体中有70%的水份,因此我们的思想会影响到体内的水,从而影响到我们的健康。

他让水听音乐,听过贝多芬的田园交响曲之后,水呈现出美丽的结晶体;听过一曲充满骂人歌词的摇滚乐之后,水晶体一片混浊。在水瓶上贴「爱、感谢」字条的蒸馏水,接受电磁波后的结晶十分美丽;反之,则没有什么形状。江博士在神户大地震之后的第三天,用采来的神户自来水偶然拍出的结晶照片。水好像摄取了地震后人们的「恐怖、慌乱、悲痛欲绝」的情绪,结晶完全破坏…地震三个月后的神户自来水结晶又变得漂亮了,仿佛感受到神户的人民因为得到全世界的关心,因而反应出的感谢心情。

最有趣的是他有一次让人做实验。他把米饭分别装到两个玻璃瓶里,每天让小孩子向贴谢谢的瓶子说「谢谢」,另一小孩对贴有混蛋的瓶子说:「混蛋」。一个月后,贴「谢谢」的米饭变黄色,发出香曲味;另一位贴「混蛋」则变黑而发臭味。言语之力量是那样的明显,假如我们在一年的开始就学习说祝福的话,不抱怨,不批评人,那么不仅对别人是个祝福,对自己的健康又何尝没有益处?

神也知道祝福于人之重要。因此在以色列人出埃及后,即将离开西乃山前往迦南地时,神教摩西教导亚伦和其他祭司们怎样为百姓祝福。根据犹太人的传统,祭司每天早上在圣殿献完早祭后,都会给百姓祝福。祭司在祝福之前,要先脱掉鞋子,让利未人拿水来给他洗手,然后他站到约柜之前,背诵一段经文,并用祈祷巾盖住自己的头和手。背诵完之后,主持的司仪会给一个信号,让祭司开始为百姓祝福。此时每个祭司举起他们的手,掌心向下,两边的大姆指相碰触,其他每手的四个指头,食指和中指夹在一起,无名指和小指夹在一起,摆出希伯来文的神的名字:Shin / Shaddai,表明这祝福是从神来的。据说,古时候祭司祝福时,他们用手摆出神的名字时,神的光辉会通过祭司们的手指射出来,表示神亲自临到。因此领受祝福的人都要低头,专心聆听,以示恭敬。

这段祝福的话记在〈民数记〉六章的24-26节:“愿耶和华赐福给你,保护你!愿耶和华使祂的脸光照你,赐恩给你!耶和华向你仰脸,赐你平安!”在2015的新年和大家分享神的祝福,但愿大家今年都能蒙福,主恩满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