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becca Zhang

翻开旧专辑,一个高大英俊的男子的照片映入我眼帘,那温柔慈善的目光,瞬间把我带回一段难忘的往事回忆。

那是在1995年的冬季,我和我的法裔先生去澳大利亚旅游,然后转道中国再返回加拿大。在飞回蒙特利尔的⻜机上,我旁边的座位上有一位十分俊朗的中年外籍男士,是那种通常让女人一看就恨自己早婚的那种;他吸引了我的目光,虽然我先生一脸的不屑。

就在这时,⻜机突然急剧下降,都没来及广播,没系安全带的人都跳了起来,头几乎碰到舱顶,周围一片尖叫声,我先生紧紧抓住我的手,恐惧的气氛笼罩着整个机舱。

此时我本能的扭头一看,身旁的这位男士泰然自若的神情使我大为感知。只⻅他闭着双目,口中念念有词。一会儿他结束了念词,安慰我:“上帝与我们同在!”我被他强大的气场感染,心里立刻平静了很多。

⻜机平稳下来之后,他问我是否是基督徒?我说不是,他便说他是瑞士人,是基督教的牧师,他可以介绍我去蒙特利尔华人教会,因为他认识那里的牧师;接着他又问我可否留下我的地址,待他回瑞士后寄些书籍给我。

当时我给他留下了地址,但心里却并没太当当回事,咱是来自社会主义的中国,从小受党的教育,是坚定的无神论者。

我的法裔先生是个十分虔诚的天主教徒,我们家挂著耶稣画象和十字架,宗教气氛浓厚。蒙特利尔是世界第二大法语城市,它完全秉承了浪漫的法兰⻄传统⻛情,艺术气息它又是一个天主教城市,登上皇家山顶,周围著名的圣劳伦河,两旁金色的尖顶哥特式教堂比比皆是,,弥漫在城市每个⻆落,因此有“北美小巴黎”的美誉。我还知道其中那1829年建立的圣母大教堂还是北美教堂之最,里面金壁辉煌,奢华之极!映衬在湖光山色中熠熠闪光。

天主教和基督教有相通相近处,而同时分离己有400余年,它的本质区别之一是天主教除了信仰基督还信仰玛丽亚,即耶稣的母亲,而基督教则只信仰三为一体(圣父,圣子,圣灵)的真神耶稣。

虽然我不信教,但每个周日我都要陪我先生去教堂做弥撒,定期还要到神父那里去忏悔和祷告。我虽然听不太懂那个法语神父的讲经论道,但每次一进教堂,在那种圣乐弥漫的肃穆中,顿时让我有一种敬畏,有一种通天地,逾生死的感觉,似乎人的灵魂得到平静和升华。每当我跟随先生下跪,祈祷划十字,常⻅他泪流满面。

旅行回来后过了削减,突然一天我收到了一个包裹,是来自瑞士的,里面有一封信,一张他的全家福照片和一本中文《圣经》,以及几本中文基督教小册子,信里面还有蒙特利尔恩典堂教会牧师的联系方式。

一是我第一次接触宗教课的书,我从简到繁,从小册子开始一直读到《圣经》,书中一个个真实的故事,现身陈述,奇蹟⻅证,深深吸引和打动了我,使我脑海⻔洞大开,真正在人生的茫茫大海中看到了灯塔。

我常常仰望那浩瀚的星空,宇宙如此的奥秘与和谐,不可能一爆炸自然就形成了这样,建造一些房子还要设计呢?必有一个超自然的力量在把控,这是人类的认知所不能达到的。这就是神,这只能是神。

《圣经》揭露了人的原罪,并把人的智慧归结为罪恶的根源,即亚当偷吃了禁果,使人有了自我主义,利欲主义,这是何等的深刻!所以承认原罪和罪的不可克服,从而信神的救赎大能,是灵魂得救赎的唯一出路。

我就是带罪之人啊!在这世上浑浑浑噩恶的活着,随波逐流,为世俗的一切争斗著,烦恼著,犯下了无数罪过,过去不知有天父在上,凭我这凡体肉身又怎能战胜罪恶。

还有要爱你的敌人,为你的敌人祷告,求神救赎,这又是何等的大爱呀!爱因斯坦临终遗言:“有一种无穷尽的能量源,根本科学都无法解释,这是一种生命力,这种生命叫’爱’。”因为爱我们活着,因为爱我们死去,爱是神,神就是爱!

人类的认知可能是蚂蚁蚁,科学在神面前又一次偶然无力;科技发展到今天,我们看到的世界呈现整个宇宙的百分之五不到,有多少航天人从太空回来都相信了神。 “人类是孤独和无知的,在浩瀚无垠的星际,只有造物主无声的注视着我们”,这是一个曾经征服过太空的宇航员说的话。我感到自己过去了这么多年都白活了。

我给牧师打了电话,没想到他早己在等着我。似乎神在召唤他迷失的羔羊,我知道一定是那个瑞士牧师的祷告让神听⻅,我终于迈进了神圣的基督教堂。

教会里的兄弟姐妹们多是台湾人,都非常热情,慷慨和乐于助人,这也改变了我在国内对台湾人的许多偏见。经过在教会半年多的学习中,我愈发感到基督文化的博大精深,完全颠覆了我以前很多的认知。

1997年3月我在满地可恩典堂受洗,并发表了“受洗者的祷告”,我流泪宣读了祷告,听的人都感动的哭了。

不久之后我又写了一篇自己的“忏悔录”,想在回国时亲手交到文革初期被批斗的老师用手。我费尽周折地去寻找当年的体育老师,在中学我是校田径队他最器重的得意⻔生,多次给学校争得荣誉,也是他推荐选拔我进了北京市⻘少年业余体校。记得这位老师曾推荐我一本苏联小说《叶尔绍夫兄弟》,此书对我影响颇大,包括写作⻛格技巧,尤其里面有句话:“奋斗,探求,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成为我那时的人生座右铭。

可是在文革运动初期我却恩将仇报,声嘶力竭的揭发批斗他送给我的是毒草,还迫害他去锅炉房烧煤。我还是北京第一批到外地串连,煽动⻛点火的红卫兵,我校红卫兵又是66年8月16日第一批被毛主席天安⻔检阅的红卫兵。可是通过运动的恶性发展,⻛暴最后又无情的卷到自己身上时,我们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当年的我是多么的愚昧无知,可恨又可笑。

我们从小所受的教育是阶级斗争,英雄主义,形式主义,教条主义,好大喜功,假大空等,所以我们才会轻易的被人利用,忽悠着推上历史的舞台,在血淋淋的红海洋中,演出了一场场场闹剧,悲剧,赔上了一代人的⻘春。 。现在该是我们回首审视自己的时候了,文革给我们这代人身上刻下的烙印,改变了很多人的人生价值,以致至今包括我内部的很多人,身上仍然残留着文革时期的余毒,分析问题仍用文革思维模式。因此我必须正视自己,必须为当年的从事所为,认罪,忏悔,赎罪。

最后我找到了这位老师时,他在一所所大学任教;我诚恳向他道歉,并且获得了他的宽恕和原谅。感谢有主!

千禧年我和先生离异,彻底告别了原来无忧无虑的太太生活。是我主耶稣在我没著没落,最迷茫的时候陪伴着我,磨练了我,给了我勇气和力量,我经历过辉煌,也遭遇过险境。生活中我和破落律师,妓女流氓,骗子毒贩都打过交道;我曾经被抢劫,被劫匪打的鼻⻘脸肿,仍出现在法庭上。我经历了多少惊涛骇浪,曾经犹豫过,徬徨过,但我没有畏惧,退缩,因为我是主的女儿,我血管里流淌的是中华祖辈的血液,是中国五千年历史沉淀的智慧和力量,我知道在这块土地上没人能够歧视你,除非你自己。

往事悠悠,一张张照片叙说著经历,从年轻俏美到满脸苍桑。我自知亏欠太多,是神一直眷顾着我,不嫌弃我这带罪之身,替我赎罪,并把天下最好的宝地温哥华赐给我居住,又让我结识了这么多朋友,给了我亲人般的温暖,这是何等的恩典与荣耀!因此我知足,感恩,我心永远!